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章 材料市场
章节列表
第九章 材料市场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六级大法师阿布利特的领主府是在香叶城的西城区。

这里位于繁华的商茂地段,各种生意十分兴隆。

或许是阿布利特的名气太大的缘故,多少年来,从来没人敢在领主府一带惹事生非。

得罪一个空间系大法师的结果,伴随而来的通常不是死亡,而是比死亡更可怕的后果——永远迷失在无尽虚空之中。

在领主府的斜对面,就有一个小酒馆,叫黑棕榈酒吧。

此刻修伊坐在黑棕榈酒吧,要了一杯黑松子酒,这是这里的特产,味道香郁浓厚,回味甘甜。

近四年的炼狱岛生涯,让他的神经始终处于崩紧的状态中,如今终于有了放松的机会,哪怕是一杯美酒,都能让他感到生活的甜美。

当然,他到这里来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喝酒。

由于这里是距离领主府最近的酒馆,因此领主府的武士经常会在空余时间到这里来喝上几杯。

人们在喝得多了之后,总会有些不该说的话就说出来,一些不该透露的信息也因此而被泄露。

要想知道有关领主府的消息,其实再没有比在这里更容易得到的了。

修伊甚至不需要去冒险夜闯领主府,不需要去收买某个武士,只需要在这里静静地坐着,细细地听着,日复一日,那么要不了多久,有关这里的所有情况,他就都会了解。

喝过酒后,修伊会起身离开酒吧,在领主府的附近转一圈,然后再回到旅店。

克拉丽斯最近忙到四脚朝天,她有太多的事要做,要管理团队,要排练新剧种,还要帮其他的歌舞团训练歌女。 所以她彻底从修伊的眼前消失了,对修伊来说,这到不啻于是一个福音——他以为他可以把更多的精力用在修炼和其他事情上。

但事实证明他错了。

即使没有克拉丽斯的骚扰,也还有来自歌舞团其他姑娘的骚扰,尤其是黛丝和兰缇。

刚回到酒店的修伊此刻正在头痛地望着旭。

他正在教旭怎么学习和使用魔法。

不过看起小家伙并不好学,做为一头天生就拥有无尽魔力的魔龙,旭就好象一座未被开发的宝库。可惜的是,旭的一连串奇遇,只提升了它的智慧与潜力,却不能让它摆脱魔兽那种永远不考虑明天的日子该怎么过的懒惰本性——它完全没有要早早勤学做个魔龙小天才的梦想。

它更愿意每天躺在修伊的怀里睡大觉。对他来说,他现在还处于调皮,捣蛋,混吃等死,靠父母过活的年龄。

学习这种苦差不该这么早落到自己身上,那叫虐待儿童。

“芬克!”兰缇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我和黛丝要上街去买点东西。但是你知道两个女孩子上街是一件很冒险的事,你不觉得有必要在这个时候挺身而出展露一下你的骑士精神吗?”

兰缇的叫声传来后,修伊很无奈地放弃了继续教导旭。

他打开门,看到兰缇和黛丝正在门口盛装打扮着等待自己。

“你们要上街?”他问。

兰缇快速回答:“今天的排练结束了,克拉丽斯要去别的歌舞团,我们现在是自由的。不上街做什么?”

“可我记得你昨天刚去购过物。”

“哦,女人是永远不会嫌购物次数太多的。”兰缇撅起可爱的小嘴。

还是黛丝忙道:“是我常用的一些日用品不够了,我让兰缇陪我去,她就想叫你也一起去。我觉得这实在是太打扰你了。”

黛丝的声音一向是那么温柔甜美。

很难想象这两位个性相差那么大的姑娘竟然会是好朋友。黛丝就象是空谷里盛放的幽兰,性情柔和含蓄,却偶尔也带了些调皮。兰缇则是快人快语,就象个朝天小辣椒,想什么就说什么,她比黛丝更敢于追求自己喜欢的事物。

至少她在语言上从不掩饰自己对修伊的好感,从她见到修伊的第一眼起,她就决定了要抓紧这个小男生,而黛丝则总是用眼神和羞涩来代表一切。

至于克拉丽斯,她对修伊的金钱崇拜显然胜过于对他本人。

修伊想了想点头道:“不,这并不算打扰,正好我也打算去街上走走。”

———————————————————

出旅店的时候,遇到了一点小小的麻烦。

一队骑士正在向旅店老板问话。

为首的骑士长神情很严肃,在问过一些话后又用冷峻的眼神扫了一下周围的客人。

修伊能感觉到那个骑士长特别在自己的身上停留了一下,在看过他头发的颜色后才重新望向别处。

骑士们呼啸着离去。

“嘿,杰米,发生什么事了吗?”好奇的兰缇问旅店老板。

“哦,是来追查一个逃犯的,好象叫什么修伊格莱尔,是个杀人犯,杀死了帝国要员。真难以相信,这个杀人犯还不到十六岁。”旅店老板叹息着摇头。

“哦,我的天啊。”黛米惊恐地捂住了自己的小嘴:“你是说香叶城来了一个可怕的杀人犯?”

“不,我没这么说。”旅店老板回答:“这是全国通缉令,每个城市都要下发的,谁也不知道那个杀人犯在哪。就我个人看来,那个修伊格莱尔来到香叶城的可能性为零。哦,对了姑娘们,你们不必这么害怕,那个修伊格莱尔虽然是个杀人犯,但却不是强/奸犯。”

“他长什么样子?”兰缇看了一眼修伊,然后快速问,心中突然升起一股毛毛的想法,该死,不会这么巧吧?

旅店老板回答:“金色的头发,蓝眼珠,身高嘛……大概和你们的朋友差不多。”

旅店老板亮出了那张即将贴在墙上的画像。

感谢老天,炼金术不会发明照相机,而见过自己容貌的人同样也不会绘画。修伊注意到旅店老板手里拿着自己的画像,不过看起来和自己的容貌还有很大的差别,再加上头发颜色的改变,没人能确认自己就是修伊格莱尔。

重要的是,画师把他画得就象一个凶神恶煞!

兰缇盯着画像看了半天,然后嘟囔了一句:“他看上去真丑。”

修伊有种想笑的冲动。

他最想笑的是,在追捕自己这件事上,兰斯帝国尽管可以大张旗鼓,但正如他所预料的那样,帝国只会给他另外栽赃罪名,而不会说出事实真相。

如果让国民知道他们的皇帝用国民生命来做炼金试验品,恩,就算是皇帝,也要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

这就意味着一个很重要的好处,除了少数知情官员,绝大部分的普通探员不会去把目光盯在一个炼金师身上。

因此对于修伊格莱尔,除了头发的颜色和年龄,探员注定将几乎一无所知。

当然,这不排除有经验的猎犬在暗中伺服,等着他主动上钩的可能。

前提是他们得先知道该在哪里埋伏。

“我们走吧。”黛丝用玉葱般的手挽住了修伊的手臂,一旁的兰缇很不服气,挽住了另一只。

很多客人向修伊投来羡慕的眼神。

出门的时候,旅店老板喊:“出门尽量小心点,现在查得紧,听说整个凡尔萨群都在加紧盘查。”

修伊的脚步停下,回头问旅店老板:“全国都是这样吗?”

“是的,不过这一带是最紧的,从凡尔萨到诺兹群,几乎所有的道路都被封锁了。我猜我们的总督大人一定很期望那个修伊格莱尔会在凡尔萨,听说连一些高级武士都被派到了这里,别的地方可没听说有这样的待遇。”

修伊的嘴角拧动了一下:“是么?那他们对这里还真是特殊照顾呢。”

扭头离去。

法政署的猎犬果然发现了自己是落在了凡尔萨群,而且在前往南威尔镇的路线布下了重兵。

他的落脚点距离南威尔镇相当近,距离香叶城却遥远许多。这引导法政署的人的走向了错误的思维误区。

然而修伊的心中却还是产生了警兆。

要知道自己留在传送法阵上的线索所隐藏的目的地虽然是假的,但也绝不是一般人能发现和破解得了的。

那既是假线索,也是真试探——试探追踪自己的人的能力到底如何。

只要法政署的人往通向诺兹群的方向大加盘查,那就意味着追捕他的人的确是很有能力的——如果不是贝利曾经告诉过他法政署的人有多么狡猾,又是如何的熟谙人心弱点的话,如果他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修伊格莱尔,他或许就真得回到修伊格莱尔曾经的家乡了。毕竟对一个离家太久的少年来说,在逃离那样的地狱之后,回家的想法实在是太正常了。

从修伊格莱尔的记忆中,他找不到太多的关于这位姑妈的印象。他甚至已经记不清这位姑妈长什么样子了,反到是对男爵和男爵夫人的印象极其深刻。

这是不是意味着在曾经的修伊格莱尔的心中,他总是在尽量避免回忆他的姑妈?

修伊不知道答案,但他知道即使是现在的自己,也在受着曾经的修伊的情绪影响,有种想回家看看的欲望。

看看那个该死的姑妈,看看那位曾经颇为照顾他的男爵还有男爵夫人。

这种情绪意识并不强烈,但却时刻存在着。

正因此他并不希望法政署的人能发现这个假线索——发现假线索不仅意味着对方有很强的追踪侦察能力,同时也意味着自己以后恐怕真得都不能回到南威尔镇了。

他本希望自己能看到法政署的人如无头苍蝇般满天乱飞,到处瞎找,可惜的是兰斯帝国或许不乏蠢货,但自己却并没有这么好运的碰上。

现在部署一切追在自己背后的人,绝对是一头有着丰富经验的老牌猎犬。

不过这头猎犬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知道自己已经是一个三系魔法师,不可能知道旭的存在,不可能知道红和绿的存在,不可能知道自己在还只是一个初级法师的情况下就自创出威力强大的虚空斩。

如果一个人不了解对方的底牌就出手的话,那通常意味着惨败。

何况修伊还可以为自己增加更多的底牌,那只老牌猎犬同样不可能知道一个炼金师真正发威时,拥有多么强大的能量。

在魔法与武技修为上,修伊或许依然还只能算弱者,但在炼金术方面,当今大陆敢说比他强的,怕是没有什么人了。

不过在清楚地了解那只猎犬的底细前,修伊不打算和对方做正面交锋。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在他们发现自己不在南威尔镇的时候再向这里赶回来,应该已经错过了好戏。

是时候做些前提准备了,想到这修伊突然道:“兰缇。”

“什么事芬克?”

“你知道香叶城最大的炼金材料市场在哪里吗?”

“哦,当然,女人是对市场最熟悉的。”兰缇骄傲的回答。

“那么有兴趣跟我去逛一趟那里吗?”

“你说去哪里就去哪里。”兰缇从不掩饰她对修伊的着迷,在她看来,这个男孩就是天神赐给她们的最好礼物。他聪明,礼貌,英俊非凡,错过了才叫可惜呢。

—————————————————

尽管炼狱岛是兰斯帝国秘密建立的试验室,是整个国家炼金术的中心,但这并不意味着它就拥有国内所有的一切资源。炼狱岛上所拥有的,基本都是些绝迹的物种,与之相反,一些常见的物种反而并不多见,主要是靠自由号的输送。

因此即便是修伊要制作某样东西,也需要到炼金市场来找一些他的戒指里不可能去携带的便宜材料。而且他也希望尽量少用戒指里的东西。毕竟那些东西太珍贵了,在他找到一个安全地点将戒指里的种子全部培育出来之前,那些材料每用一点就少一点。

然而在来到香叶城的炼金材料市场,修伊遗憾地发现自己严重错误地估计了形势。

他没有想到,自己当初认为不值钱而特意留下迷惑探员视线的一批材料,在这里竟然也是难得一见的好货色。

他当初看到这些东西自由号每个月都成船成船的送来,以为价格应该不会太离谱。却忽略了这是集一国之力的输送。分散到国内各地,其拥有量其实少得可怜,价格也水涨船高。

一些奸猾的商人甚至会用普通的植物或者别的什么物品进行加工来代替各种珍稀材料,而这些材料却是当初炼狱岛上根本不屑一顾的。

至于修伊戒指里的那些材料——就干脆连假货都不存在了,人们以为这些东西早已绝迹。

在这种情况下,修伊也只能叹息,只怕这些东西如此难见的原因,炼狱岛也是罪魁祸首之一。兰斯帝国号称举国之力支援炼狱岛,到也不是空口白话,自己天天吃鱼翅吃到没有感觉,走进世界却发现原来连鱼肉都贵得吓人,心理状态一时间实在有些适应不过来。

他本打算为自己制作几个强力的攻击性道具,不过就目前的情况看来,要完成计划就有些难度了——就算是再出色的炼金师也无法用泥土去制作最高明的法阵。

正在沉思间,不远处传来两个人的对话。

那段对话立刻引起了他的注意。

倾听片刻后,修伊的嘴角微微一撇,他发现自己有了一个好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