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章 配方
章节列表
第十章 配方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在材料市场不远的一处小摊前,一个管家模样的中年男人,留着一缕小胡子,正在和那个长得瘦小的摊贩主人进行着激烈的讨价还价。

“每株三个金维特,不能再便宜了,加里先生。”小摊笑咪咪道,两只眼眯成了一条小细缝。

“基迪,我可是你的老主顾了。这些蓝珠草我全收,每株两个金维特。”管家模样的中年人对小摊贩道,看起来他非常熟悉这里的行情,他叫价的口气很坚定。

“哦,这是不可能的价格,你想让我回去被我老婆抽皮鞭吗?”

“得了吧基迪,你每次被老婆打都是因为你偷偷拿钱去找你那个相好的了。但是你别想从我这里捞好处去满足你的下半身。”管家的口气很不屑。他太知道这帮象老鼠一样的贩子转的是什么心思了。他肯定打算卖出比自己老婆要求更高一些的价格,好供自己去花天酒地。

小贩看看左右没什么人注意,偷偷凑过来:“如果你愿意,我可以给你让十个银维特,怎么样?你回去以后照样报三个金维特,怎么样?”

“不,不行,你这是在行贿,基迪。”

“哦,加里,你只是个管家,没必要这么尽职的。”

“那正是为什么我能从仆役成为管家的原因,好了,两个金维特一株,我不会再多给你一个子。”

瘦小的摊贩苦着脸摇头:“我知道你不相信,加里先生,但是这个价格我真得没法出手。要知道现在驻颜药剂非常走俏,那些贵族夫人们疯狂地采购。蓝珠草是制作这种药剂必不可少的材料,就算你不买,我也不用担心没人会来买它们。”

那名管家恨不得将这混蛋抓起来猛揍一顿。

很多时候把住对方的底线价格并不代表就能成功,市场的热销偶尔会使买方市场变成卖方市场,一些材料贩子并不担心自己的东西卖不出去,他们大可以待价而沽。

但是用这样的价格收购材料,也就意味着制作出来的药剂成本价已经接近于销售价了。

问题是他今天来晚了,蓝珠草已经不多了,别的地方的摊贩也都是这个价钱。该死的基迪,他是钻到钱眼里去了,以后别想我再照顾他的生意。

他正在苦恼的时候,旁边突然响起一个年轻的声音:

“据我所知,蓝珠草并不是制作驻颜药剂必须的材料。”

加里管家赫然回头,他看到一名衣着翩翩的少年就站在自己的背后。

在他的两侧,还有两个清丽可人的小姑娘在陪伴身旁。

叫基迪的小贩有些不满意:“嘿,小子,不买东西就别在这捣乱。”

少年耸了耸肩膀,对加里笑道:“看来有人并不希望我说话。”

管家不屑地瞅了一眼小贩,对少年道:“看得出来你是有教养的人家出来的年轻人,那只是一个下等人,你不必理他,我对你刚才说的话很感兴趣,我想你是在说有什么东西可以代替蓝珠草制作驻颜药剂?”

对方做了一个优雅的鞠躬姿势:“很多同类系的水属性魔植都可以替代。”

一旁的小贩基迪用尖利的嗓子叫道:“加里先生,我想你没有告诉他,卡默尔家族从不生产上品以下的药剂。”

那个叫加里的管家笑着看修伊:“我很抱歉,阁下,您的建议我无法采用。”

修伊看了看身边的两位丽人,笑得依旧灿烂无比:“取一株红苓的中段精华部分,再加两滴阿鲁巴蜥液进行调和,用它来代替蓝珠草,能制作出精品级别的驻颜药剂。”

管家和小贩同时面面相觑。

加里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看修伊,想了想才道:“尽管我并不是一个炼金师,但长期担任采购使我多少也了解到一些关于药剂炼制的事情。真奇怪我从未听说过这种方法。”

修伊摊开两手:“炼金术追求的是事物运转的规律,而万事万物之间的联系之复杂,又怎么可能是人力所能探索得尽的呢?想必就是伟大的伊莱克特拉大炼金师,也不敢说他已经掌握了这世界所有事物的运行规律。知识的海洋是无穷的,新的发现每天都在诞生,您没有听说过并不稀奇,稀奇的是您连试一下的勇气都没有……这两种东西加起来的价格也不到1个金维特,可比蓝珠草便宜多了。”

那名管家用右手托起下巴想了一会,然后点点头道:“你说得对,阁下,我很抱歉刚才对你的怀疑。要知道很少有炼金师愿意把自己的独家配方交出来的。”

“的确如此,我之所以肯告诉你是因为在我看来那算不上什么。”修伊表现得很自信。

他自信满满的样子看上去帅呆了。

如果克拉丽斯在这里,她一定会坚决的相信修伊又在玩弄他的那套骗术了,但是这刻在这里的是黛丝和兰缇。

有时候我们不得不承认,在女人面前装酷的确是一种很有效的吸引芳心的行为,尽管修伊的目的并不在此,但他的确成功的使得两个小姑娘眼神中放出一颗颗红色小心心。

那名叫加里的管家想了想,点头道:“我会尝试买一些回去请家族里的炼金师试一下的。”

然后他不顾那小贩的喊叫匆匆离去。

小贩基迪用恶狠狠的眼神瞪着修伊:“嘿,小子,你毁了我的生意。”

兰缇正要反唇相讥,却被修伊阻止住了。

他随手扔给基迪一个金维特,然后拿出纸笔在上面匆匆写了几个字交到基迪的手上说:“不用担心,我敢保证他一定还会回来找你买蓝珠草的。这个纸条上有我的名字和地址,如果你能用隐晦一些的方式把这份资料透漏给那位管家先生的话,我就再给你一个金维特,你觉得怎么样?”

小贩基迪有些迷惑地看了看修伊,又拿起那个金维特晃了晃,点头道:“没问题,爱捣鬼的小子。如果你不给我那一个金维特,我就把你现在告诉我的全告诉那位管家。我会告诉他你骗了他。”

“成交。”修伊淡然自若道。

——————————————————————

“我以为你告诉他的方法是正确的。”回来的路上,兰缇几乎要叫了出来。

“那的确是正确的配置方法。”修伊回答。

“那为什么那个管家还要回来买蓝珠草?”黛丝迷惑地问。

“因为我只告诉了他,如何用别的材料替代蓝珠草,但没有告诉他应该使用怎样的方法进行后期处理。所以他注定了要失败的。”

“哦!芬克,你真坏!”两个女孩同时捂住嘴叫了起来。

“可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得罪一个家族对你有什么好处吗?”黛丝有些替修伊担心。

“还有你是怎么懂得炼制药剂的?”兰缇则很是想不明白修伊怎么会知道这么多的。

两个女孩你一句我一句问个不停。

修伊叹了口气停了下来,他看看两个小姑娘,轻声说:“黛丝,兰缇,你们都是好姑娘。可是我不能一直待在歌舞团里。我有我自己的事要做,我是说……每个人都要有追求的不是吗?”

黛丝吃惊地看着修伊:“你说你要走?”

兰缇干脆一把抓住了修伊:“不,芬克,你不能就这么离开。”

修伊拍拍兰缇的小手:“别紧张,我又没说要离开。我只是想得到一些东西,但这些东西并不好得到,需要有人帮助我。”

两个女孩这才松了口气。

黛丝问:“你说你需要贵族的帮助吗?”

“是的。”

“那个加里管家?”

“是的。”

女孩完全糊涂了:“可是你刚刚才耍了他。如果你告诉他正确的方法,他也许会来感谢你,可现在……”

修伊不耐烦地止住她们两个的文化:“相信我黛丝,还有兰缇,这个世界很复杂,没那么简单的。一个家族的大管家不会因为一个路人好心指引了他几句话就知恩图报。他们不是什么逢恩必报的君子,尽管他们总是教养良好,外表温文,但那并不能说明什么任何问题。你不可能指望一次普通的偶遇和几句点拨的话语就让一个管家去信任你,然后任你提出怎样的需要都会满足,这是不切实际的事。”

“可是你……”

“所以如果你想要吸引一个人或者一个家族的注意,有时候吸引仇恨比吸引感激要来得更加快捷方便得多。”

女孩们同时捂住了嘴,瞪大了眼睛:“哦,我的天啊,你是说……”

“是的,如果他们不按照正确的方法进行调配,那么驻颜药剂就不仅仅是失败那么简单了。坩埚里的药剂会象咆哮的海浪一样冲出去……”说到这,修伊露齿一笑:“我知道绝大部分的药剂炼金师的习惯都不那么好,他们总喜欢把所有要使用的材料堆在一起,只为了顺手拿着方便。当坩埚里的药剂冲出去时,相信会毁掉许多材料,那将远超他们预期的损失。”

“哦,不!芬克!那个加里管家会杀了你的!”兰缇几乎要尖叫起来。

她怎么也没想到修伊自信满满地走过去教导他人的方法竟然会是祸害他人的方法。

“是的,如果我无法告诉他们如何正确使用调配这些材料的办法的话,他们也许会那样做。”修伊笑着回答,他轻轻搂住两个女孩:“不过放心吧,我没那么容易死的。我只是想确保那位加里管家会找上门来而已,毕竟报仇总比报恩更容易来得有动力。当然,他的目的肯定不会是表达感谢,不过有什么关系呢?重要的是他一定会来找我,对我来说这就已经够了。”

两个女孩几乎要昏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