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一章 震慑
章节列表
第十一章 震慑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芬克.达尼托,你在哪?你这个混蛋快给滚我出来!”加里管家那咆哮的声音在旅店门口回荡。

几名家族武士气势汹汹地推开挡路的旅店伙计,加里象一阵旋风般冲进店内。

当修伊的身影出现在楼梯口时,加里管家的眼睛亮了。

他对着身旁的四名武士叫道:“就是这个小子让家族蒙受了巨大损失!”

四名武士同时上前一步,将楼梯口的几个出路全部封锁住。看得出来,他们干这个很在行,不急于抓人,而是先堵死对手的逃跑路线。而在管家的身后,还有四名普通的仆役,他们才是负责抓人的。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修伊微笑着对身边的黛丝和兰缇说:“你们先回房间去,告诉其他人不会有事的。”

兰缇强挤着笑颜:“是的……我不紧张……我不紧张,你说过你能搞定的对吗?”

她的声音直打颤。

黛丝则长长地吸了口气:“芬克,不要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实在不行我们可以赔偿他们钱的。”

“我知道,快回去吧。”修伊催促她们两个。

眼见着黛丝她们回到房间里,修伊才转回头笑道:“我以为你是来感谢我的呢,加里先生。”

“你应该叫我卡默尔先生,这是我的主人赐给我的姓,当你念到这个姓的时候,也许你会想起卡默尔家族意味着什么。招惹了卡默尔家族的下场又是什么!”加里管家愤怒地吼叫道。

然后他向前走上几步:“我猜你没有想到我会找到你的对吗?那么现在,小子,你有两个选择。一:赔偿家族价值五百个金维特的损失。二:让家族的武士打断你的腿。”

修伊冷冷看了一眼堵在路口的那四名武士。

都只是些初级武士而已,就算不使用魔法,他也能轻易地干倒他们四个。

不过他觉得自己或许该用更加震得住场子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给这个目前肾上腺素猛增的管家先生降降温。

于是他轻轻抬起头,望着眼前的加里管家笑道:“我觉得也许还有更好的解决方法。”

风之元素开始凝聚。

仿佛是呓语一般的声音,轻轻地吟诵着那风的咒文,风的力量仿佛汹涌澎湃的波涛一般开始积聚于旅店的周围。它们渐渐凝聚成实体,现出如刀锋般的形状,在空中打着旋地飘舞,就象是一条条刀叶。

宁静,却暗藏杀机。

整个旅店内的所有在这刻都被浓重的风之气息所包拢,正是风系范围性杀伤法术—风裂。

加里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他发出了一声喃喃的呻吟:“哦,我的天啊……”

他终于明白他现在面对的是什么人了。

一个魔法师!

该死的,自己竟然在用咆哮的口吻对着一个魔法师大喊大叫,甚至说出了威胁要打断他的腿的话!

要知道就算是最低级的魔法师,也不是几个初级武士所能对抗的,魔法师的神秘,魔法师的强大,从来都是毋庸置疑的。

而这还不是最重要的。

重要的是魔法师的地位极高。

要知道除非武士达到七阶以上,成为自由武士,否则即使是六级武士,其地位也不可能和一个初级魔法师相比。

一方面这是由于魔法师的数量远远比武士要稀少得多,另一方面他们的作用也不是武士可以替代的。

因为武士仅仅拥有战斗的能力,而魔法师所拥有的,却不仅仅是战斗力。他们在其他方面的辅助能力甚至更加强大。因此一个三级武士或许可以打败一个初级法师,但是他的薪水和待遇却永远不可能比得上这个初级法师的十分之一。

唯一能在地位上和魔法师对等的,除了教廷的神圣骑士之外,大概就只有炼金师了。问题是地位上的平等不代表实力上的平等,炼金师的自身实力根本不足以和魔法师对抗。

这就是为什么人人都向往成为一个魔法师的原因—无论在地位,实力还是其他方面,魔法师都是最出色的。即使是对帝国兴起极为重要的大炼金师海因斯,他的梦想也是拥有更强大的魔法能力而非其他。

否则以兰斯洛特星辰武士的身份地位,又怎么可能会听命于炼金师?

所以别说加里和他的手下没有杀死修伊的实力,就算有那份实力,他也不敢那样做。

如果此刻站在修伊面前的是卡默尔家族的族长,以他的身份到是够资格无视一个初级法师,但是一个管家嘛……

加里有理由相信,卡默尔族长或许不会惧怕这个年轻的法师,但如果这个法师现在就杀了自己,卡默尔族长只怕也绝不会为自己放半个屁。

任何一个国家的贵族都比魔法师多,所以贵族不会去招惹魔法师,只要他们不是欺人太甚。

五百个金维特和一个管家的生命还不值得让卡默尔族长去冒险。

再加四个初级武士也不行。

谁知道这个初级法师的背后还有什么更强大的存在?

所以现在加里管家吓得瑟瑟发抖,甚至连那四名武士也面面相觑。

这下该怎么办?

————————————

“我想,您的火气正在消除,对吗?”修伊微笑着问加里管家。

“哦,是的先生,我很抱歉刚才对您使用的不敬言语,我希望您不会放在心上。”加里管家满头大汗,他掏出一块手帕不停地擦着汗,看起来那块帕子都已经湿透了。

“那么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我是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你如此气急败坏地来找我?”修伊装出一脸糊涂的样子,他挥挥手,空气中的风刃全部消失。

“恩……是这样的,芬克法师。”

“叫我达尼托先生。”修伊冷冷道。

“是,是的,达尼托先生。就在今天下午,我按照您教我的方法买了一些红苓和阿鲁巴蜥液回去,交给我们的炼金师去制作。但是结果……”

“结果怎么样?成功了吗?”修伊明知故问。

“事实上……是失败了,达尼托先生,药剂在炼制时全都冲出来了,就象是火山爆发一样,毁掉了半个药剂房,很多材料都被毁了。我的主人……很愤怒,他责骂了我。然后我就……”老实巴交的加里说不下去了。

“原来是这样。”修伊点点头:“你认为我是在害你,教了你们错误的方法,所以你就来找我报仇了?是这样吗?”

“……是……是的,达尼托先生。”

“其实那是因为你们的炼金师太没用了。”

“我们的炼金师……没用?”

“是的,看来他并不知道怎样处理一些新事物,也没有相关的经验和教训,一点小小的变化就能让他措手不及,并使贵家族损失惨重。真遗憾,我本来是一番好心,没想到却招来恶报。”修伊叹息着摇头。

他回过头去,注意到黛丝和兰缇正紧张地看着他。两个小姑娘没看到旅店中风起云涌的景象,只发现加里管家已经从一只老虎蜕变成了一只家猫,因此诧异无比。

“原来是这样。”加里管家的心情此刻平复了许多,他注意到这位年轻的魔法师似乎并没有要把他怎么样的意思:“那么您的意思是,那个配方依旧是可以制作成功的?”

“当然。”修伊看上去有些不满,他想了想道:“这样吧,为了证明我自己,我可以跟你们去一趟你的家族,我会当众做一次给你们看,以洗清我的冤屈。要知道我并不想让别人以为我仗势欺人。”

加里管家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这位魔法师少年愿意跟随自己回家族,而且非常讲道理—这真是太好不过了。

刚才还吓得发抖的管家一下子找回了主心骨,他大声下令:“你们几个快去准备一辆马车,要豪华的,我们要请一位魔法师去我们的家族,他将指点我们如何更好的炼制药剂!”

修伊淡淡道:“我不喜欢太过张扬,加里先生,魔法师不应该陷于虚荣与繁华之中,那会让我们迷失方向,失去研究魔法的动力。而且我想今天的事如果传出去,对你家族的名声也不会很好。”

“哦,是的,您说得对,先生。”加里连忙吩咐道:“随便找一辆马车就行了,今天的事谁也别说出去。给那些客人一些钱,告诉他们闭嘴的好处,别忘了登记他们的名字。如果有谁多嘴,卡默尔家族可不是好惹的!”

几名仆役纷纷上去办理此事。

修伊又道:“你们去门口等着,我先跟我的朋友告个别。”

“谨遵您的吩咐。”加里管家恭敬道。

修伊回到房间里,微笑着看黛丝和兰缇,两个女孩一起扑了过来,投入他的怀中:“哦,芬克,你是怎么做到的?你简直太神奇了。”

修伊看看外面恭敬等候的加里管家还有那几名武士和仆役,想了想回答道:“恩,或许这就是语言的魅力吧。我发现有时候贵族也是很讲道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