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三章 幽暗魔纹
章节列表
第十三章 幽暗魔纹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一切正如修伊所预料的那样,他成功地显示了自己的实力。

卡默尔家族对修伊在炼金术上的实力感到震惊,他们甚至向修伊抛来了橄榄枝,希望这位年轻的炼金师能够留下来为家族服务。

不过修伊还是委婉拒绝了。

他提出了一个简单的条件,他愿意向该家族出售三种药剂的改良配方,使每种药剂的制作成本平均下降两个金维特,并提供一种精品药剂的全新配方,每瓶可为他们带来至少十个以上的金维特的利润。

当然,条件就是他们必须按照修伊开出的清单为他提供一批价格昂贵且难以寻觅的材料再加一笔现金。

修伊需要的现金到是不多,不过这批材料价值高达近七千个金维特,卡默尔家族在权衡利弊后终于同意了此条件。为了确保卡默尔家族拥有对新配方的所有权力,修伊在魔法卷轴上立下血誓之约:此笔交易将处于严格保密状态,他不会向任何人任何家族吐露此事,不会再以任何形式出售此四类药剂的配方,同时他本人也将终生不进行此类药剂的经营,仅可制作后自行使用。

尽管誓约之神在绝大多数时候都处于偷懒睡觉的状态,不过对卡默尔家族来说,这样的一纸誓约还是可以让人放心的——如果此消息走漏,或者修伊违背誓约向其他家族出售该药剂配方,那么卡默尔家族将有权无视其魔法师身份对其进行追杀,而兰斯帝国将不会追求责任,并保证其对药剂配方的合法拥有权。

这可以是一份类似于现代社会的版权协议,尤其令卡默尔家族满意的是修伊甚至主动完善了协议的各方面细节,以尽一步避免自己利用协议漏洞的可能,由此可见他的诚心。

毕竟对于卡默尔家族来说,这些内容都是他们用极大心血换来的,一旦被盗,其损失可谓惨重。

在誓约达成之后,修伊爽快地交出了四种药剂的配方,并当场试制给大家看。原本狂傲无比的戴曼先生在看到修伊精湛的手法还有那神奇的配方之后已经彻底膺服。如果不是他与卡默尔家族同样有合约在身,或许他已经抛下了一切立刻投入到修伊门下做学生也说不定了。

卡默尔家族则将修伊所需要的所有材料送达他所居住的旅店,这笔交易就此圆满完成。

从卡默尔家族回到旅店并不需要太长时间,当他回来时,他发现整个歌舞团的人都已经等候在那里了。

包括克拉丽斯。

所有人都听说了修伊被卡默尔家族的人接了过去,尽管他们前倔后恭,但是这依然让大家心跳不已。

不过当看到修伊坐着卡默尔家族的豪华马车回来,加里管家更是一口一个大师的称呼着,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如果说之前歌舞团的人还没有意识到这个突然出现在团里的小男孩有什么值得重视的话,那么现在人们可就不再这么想了。

他们看眼前的男孩眼里充满了敬畏。

能够让一个大家族派出豪华马车送回,让管家恭敬礼遇的人终究不多。

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修伊开始收拾东西。

他要抓紧时间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

没人知道法政署的人什么时候会找到他,预作绸缪永远好过临时抱佛脚。

“芬克。”外面响起了黛丝和兰缇甜蜜的声音。

“黛丝,兰缇,我现在没法回答你们任何问题。我要出去几天,要过些天才能回来。”修伊在屋内回答道。

“你要离开这里?”外面两个姑娘的声音透着惊慌,她们没想到修伊刚回来就要走。

“……只是暂时的,放心吧我很快就会回来。”

“可你不打算和我们说些什么吗?我们有话要和你说。”

“现在不行,等我回来后吧。”修伊的态度很坚决。

“好吧芬克,我们会等你的。”两个姑娘轻轻离开了房间,听得出来,她们很失望。

没有了姑娘们的打扰,修伊匆匆离开旅店。

来到香叶城外的一处荒野处,注意观察了一下四周,在确认无人后,修伊放出了红与绿在四周警戒。

下一刻,他拿出所有收集到的材料。

面前摆放的是那本得自皮耶房间的关于海因斯所有试验记录的书。

这一次他要做的是以往从未有过的试验——魔纹镌刻。

伊莱克特拉发明的魔纹镌刻其实本质上就是一种人体法阵。

法阵是人们用来施展大型魔法时的必须帮助。最低级的魔法,只需要咒语即可完成。中高级的魔法就需要咒语再加手势的配合来进行完成。这就是为什么修伊在施展虚空斩需要用到六芒星阵的原因。而一些超级的甚至禁咒级的法术,就需要用到大型法阵的支持才能完成。

一般来说,七级法术就需要一定程度的法阵配合。

能够随手使用的超级禁咒是不存在的,否则这个世界已经毁灭。

法阵可以说是人类魔法师在使用法术时的一种必要支持。普通的魔法师可以借助法阵的力量使用出更强大的魔法,甚至不会魔法的人只要懂得念咒语,也可以借元素共鸣法阵来暂时性使用出魔法来。

只不过法阵的摆设需要使用到大量材料,每一次的使用又都会消耗许多能量,甚至包括了一些珍稀材料,因此人们轻易不会去动用它。

伊莱克特拉的魔纹镌刻其实就是在法阵的基础上演变而来——他希望能够通过将法阵锩刻于人体来完成魔法的使用,至于能量的提供,则依赖于人自身的魔力或者生命力。

这毫无疑问是一个伟大的变革,要在人体皮肤上刻录法阵,意味着有许多材料将无法使用。你无法将能量晶石刻入身体,无法将大量的材料也刻入身体,只能通过制造特殊的魔药来完成这一切。

再加上魔纹比传统的法阵更小,更精细,因此而来的要求也就更高。

因此当初海因斯对仆役们反复进行试验的魔纹配方,其实就是在寻找用什么样的材料制作出合适的魔药从而进行魔纹的镌刻。

魔纹的完成总共有两个步骤。一个是寻找合适的材料组成配方,从而可以刻于人体,达到与外界元素产生共鸣的效果,这就是为什么魔纹镌刻使得不会魔法的人也能释放魔法的原因。另一个就是阵图的刻录。通过事先刻录好的阵图将魔药纹入体内,从而形成一个微型法阵,并达到指定的魔法效果。

因此镌刻了魔纹的人拥有免于使用手势,只需念动咒语就可以使用魔法的优势。对一个魔法师来说,这或许算不上什么,但是对于一个战士来说,如果能拥有某种只需念动咒语就可使用的魔法,那么他的优势是显而易见的。他空出的双手将会继续发挥自己武士的力量,从而给敌人造成可怕的打击。

二十三年来,海因斯一直试图重现伊莱克特拉的发明。他试图用一种魔纹来完全取代元素共鸣,但却总是失败。每一次当他以为他要突破的时候,却最终还是发现自己突破不了。

直到修伊的出现。

从魔龙丽塔那里,修伊得知,即使同一系的法术,由于魔法的不同,对元素共鸣感应的要求也并不相同,因此魔纹不应该是一个单独的存在,而是每一种魔纹都代表着某种程度的元素共鸣,每一个阵图都代表相应的法术效果。

因此所有人都误会了伊莱克特拉的发明,认为他只是发明了几种魔纹就代替了所有的魔法元素,但事实并不是如此。

这样的做法,或许并不能实现以某一种魔纹就让人类拥有该元素天赋的能力,但是可以使对方至少拥有单一的法术。

而海因斯一直以来,走得其实都是一种错误的道路。

其后不久,修伊用婉转的方式提醒了海因斯,向他指出了这一问题,使得海因斯幡然醒悟。

也就是那时起,他的魔纹研究进展明显加快了。

在经过近两年时间的不懈研究后,海因斯找到了十四种可以产生不同程度的元素共鸣的配方,同时根据这研究出二十多种魔纹阵图,也就是说他二十多年来没有获得任何成果,却因为修伊的一句提醒,在两年后便拥有了二十多种他无法学习却可以随意使用的魔法。

不得不说,海因斯在这方面还是很有能力的,只是可惜他不具备魔法师的天赋,因此很多时候,他看不到魔法的世界到底是怎样的。就好再聪明的蚂蚁,也无法理解人类的世界一样。

当然,也不能说他前期的努力全部白费,那些耗费无数人命和材料留下的记录同样是海因斯能迅速成功的基础。

而现在,修伊要做的就是按照海因斯记录下来的配方,给自己镌刻法术阵图。

在那之前,他从未做过。

————————————————————

“唔!”剧烈的疼痛让修伊发出无可忍受的低吼声。

调制好的魔药在进入身体皮肤的那一瞬间,发散的药性带给修伊的是强烈的痛楚。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当初在山谷里那些少年们会发出如此凄厉恐怖的嚎叫,那痛苦就象是噬人的虫蚁,疯狂地噬咬着他的痛苦神经,就算是铁人也无法经受得住这份煎熬。

那一瞬间他几乎要崩溃了,他快速给自己含上一块布,以避免无可忍受时发出的大声吼叫惊动可能路过的路人。

挺住!

修伊瞪大了眼睛,细小的刻针不停地在身上跳动,仿佛一只无形的手在操纵,在他的胸前划出一道道由灰黑色的魔药组成的诡异线路。

针刺割裂皮肤,却诡异地不流出一丝鲜血,灰黑色的魔药在渗入皮肤后便停留在那里,发出深幽的光芒。

一个小小的法阵就这样在刻针的跳动下渐渐成形,原本孤立凌乱的线条渐渐形成一个奇特的微型法阵,牢牢地凝固在了修伊的胸脯前。

待到细针跳完最后一道轨迹,神奇地自动脱离他的身体回到地面上,修伊躺在冰冷的地面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几乎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修伊的面部已经扭曲,整个人象抽了筋般的大汗淋漓。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无论是海因斯还是安德鲁都没有在自己身上进行魔纹的镌刻,因为那份痛苦实在是太强烈了,痛到你只想自杀。

躺在地上休息了好半天,修伊才勉强坐了起来。

他低头看向自己的胸膛。

在他的胸前,是一道由十八条法线组成的三个六芒星法阵,三个法阵交相结合组成一个整提,散发出诡异幽暗的光芒。

不知道的人或许会以为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几何图案,就算是深谙法阵原理的炼金师和魔法师也不会明白如此其他的图案能有什么作用。

但是修伊知道,这个法阵,正是海因斯所发明的数十种魔纹中最有价值的一种——幽暗魔纹。

幽暗魔纹是一种很奇特的魔纹,它只对灵魂力量产生作用。

也就是说,这种魔纹只适合于灵魂法师使用。

拥有了幽暗魔纹的法师,可以产生灵魂震荡的能力,这就和修伊拥有风元素感应天赋中的风元素震荡一样,可以大大提高灵魂法术的威力。

在海因斯研究魔纹的过程中,由于魔纹的品种过于庞大,复杂,繁琐,因此海因斯根本无法选择他能够研究出什么配方,又或者不能研究出什么配方。他只能够根据自己的发现来调整他的研究方向与策略。

这就导致了海因斯最终无奈地发现他所研究出来十多种魔纹配方绝大多数其实并不适合于普通人使用。恰恰相反,它们到是很适合魔法师们进一步加强自己的魔法威力。

制作这些魔药的价格是如此的昂贵,仅仅为了让一个魔法师能够达到更深一层境界就使用如此众多的材料,至少在海因斯看来完全是不合算的事。

他研究魔纹是为了让自己成为真正的魔法师,而不是为魔法师升级服务。

这可以说是海因斯面临的一个无奈,同样也是魔纹的研究成果始终没有向帝国上交的另一个原因。

但是对修伊来说,这却是一个好消息。

早在炼狱岛的时候,修伊就意识到,仅凭炼金术来提高自己的灵魂法术能力,成就始终有限,但是有了幽暗魔纹,一切就会不同。

这意味着从现在起,他在灵魂法术方面的天赋,真正和自己的风元素天赋是完全相同的了。

而灵魂法术的好用程度,其实是远超过风系法术的。这到不是说风系法术不如灵魂法术,主要是由于灵魂法术无视等级差距的特性。

假如两种法术共同修习到顶点,其威力都是相当强大,但是就初级效果看来,灵魂法术比风系法术更具备扭转乾坤的力量。修伊即将要面对的,是可怕的六级空间系大法师阿布利特,这样的对手可比海因斯要强大太多。在面对这种强者的时候,灵魂法术很显然是要比风系魔法要好用多了。

这刻幽暗魔纹完成之后,修伊能够清楚地感觉到胸前传来的丝丝灵魂能量的波动。

他闭上眼睛,只觉得脑海中一片清明,周围是无数的星星点点,就象一团团放着白色光芒的火焰。

这些白色光团不断地向外延伸出一根根丝线,彼此交缠,互相连接,同时也连接向自己……

“霍!”修伊一下子睁开了眼睛。

他立刻意识到,那些光团其实就是这附近所有的生命所散发出的灵魂能量。其中灵魂能量最强大的,无意就是炽焰鸟和旭了。炽焰鸟的灵魂能量就象是一把炽烈的火焰,而旭的灵魂能量却仿佛一个能够吞噬光线的黑洞……

至于那些普通的鸟蚁冲兽的灵魂能量,则要黯淡许多,有些几乎就是不可察觉。

没有想到在镌刻了幽暗魔纹后,自己竟然能清楚观察到其他生命的灵魂波动,此刻的感觉当真是新奇而又美妙。

这就是灵魂法术的特点了。

灵魂法术专门针对人的灵魂下手,因此修习灵魂法术的法师,对周围生命的灵魂能量也是最敏感的。在灵魂法术修炼到高级时,他们能够释放出心灵风暴,就是以能量冲击的方式,对这些已经可以观察到的灵魂能量进行攻击,又或者直接控制他人的灵魂,使其成为自己永久的奴仆。

后者尤其可怕,这也是为什么灵魂法术被列为禁术的重要原因。

修伊此刻之所以能够看到周围生命的灵魂能量,其实则是来自于初级法术精神探察。

初级灵魂法术的四种基础能力,意志削弱,意志坚定,精神探察,精神凝聚,都是对人类意志与精神的研究,只是有些法术没有足够的天赋,根本无法使用。

因而直到这刻,修伊才掌握了这一法术。

下一刻,他隐隐感到自己身体里的魔力开始提升,托幽暗魔纹的福,他终于升级了。

一想到自己第一个突破成二级的法术体系依然是灵魂法术,修伊也不由苦笑,看来自己就是一个被人追杀的命啊。

炼狱岛的逃亡仆役,修炼禁术的灵魂法师,唔,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有更多的值得被追杀罪名呢?

然而完成幽暗魔纹的镌刻,事实上并没有结束。

对于修伊来说,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魔纹需要镌刻。

能量转移魔纹。

这种魔纹是当年海因斯无意中发现的一个配方,也是海因斯认为最无用的配方。因为它唯一的好处就是可以将敌人的攻击吸收,并转化成自体能力。

但这种魔纹一不能削弱伤害,二不能频繁使用。使用一次过后,魔纹就会自动消失。而且以后对于同类攻击即使再度镌刻也无法再行吸收。

对于过弱的攻击,魔纹所能吸收的力量实在有限,根本不值得耗费如此众多的材料去制作,更不值得让镌刻者承受那巨大的痛苦。如果想要吸收强大的攻击能量,就必须冒着被对方一击致死的风险。

望着那瓶早早调制好的魔药,修伊苦笑着对自己说:“凡是敢用这东西的人,通常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那就是……找死。”

说着,他将刻针向着自己右臂狠狠扎了下去。

轰!

巨大的痛苦再度席卷而来,将他彻底淹没在一片黑暗中。

———————

昨晚好朋友过生日,必须要去的,而且知道自己基本属于要被放倒了才能回来的,所以先打了预防针。

先见之明啊!!!

抱歉更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