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五章 疯狂
章节列表
第十五章 疯狂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清晨醒来的时候,黛丝与兰缇依然睡得深沉。

她们昨夜的表现太疯狂,因而也陷入深深的疲倦中。

至于修伊,听说炼金师们有一种药物可以让男人的雄风常在,黛丝和兰缇怀疑修伊是否也用了这种药物,以至于这一夜在给予她们如此强烈的冲击之后依然可以保持着清醒与强健。

这个男孩在男女之道上,有着远超过他年龄的成熟,手法巧妙,技术娴熟,根本不象是初次的经历。

修伊对这份怀疑只能表示无奈的遗憾。

拥有双份的人生记忆,的确是怎样表演,终究无可避免地会露出一些马脚来——大学不仅仅是学生们的象牙塔,同时也是将男孩变成男人的转职之地。

但是不管怎么说,随着眼下这具身体逐渐的发育成熟,修伊第二次经历青春期时已经少了那许多懵懂的酸涩,更多了一份少年的成熟。

他很感谢黛丝与兰缇对他的另眼相看——长达近四年的仿佛牢狱一般的仆役生涯,使他的神经长期绷紧,很多时候心底下有一种想要歇斯底里的发泄的欲望。及时的碰到黛丝和兰缇,使自己得以通过另一渠道来宣泄心中的愤怒与仇恨,至少使他可以不至于迷失心中的方向。

这刻温柔的眼眸顺着黛丝光洁的皮肤一路下滑,渐渐停止在她的那一线臀缝上,修伊忍不住轻轻凑过去,轻吻了那神秘的清幽之地。

那里如今还遗留着他的体味。

或许是被修伊的调皮弄醒了,黛丝转过身来,促狭地用双腿夹住了修伊的脖子,不许他离开自己那里。

下一刻,下身的暖流袭遍全身。

兰缇也被身边发生的旖旎情事带醒,她惊讶地发现,修伊正在做着一些她之前从未想到过的行为。

他用舌头与手指生生将黛丝推向了高潮。

然后他转向了兰缇。

一个美好而充满情趣的清晨。

至少在歌舞团管事亚历克到来之前,一切都是如此美妙。

—————————————————

房间的门被老管事蓬蓬砸响。

“芬克先生,芬克先生!”亚历克的声音急促,透着焦急。

“什么事?亚历克?”

“是团长,团长可能要出事了。”

修伊霍地从两个姑娘的身上坐了起来。

他迅速穿好衣服,示意两个姑娘躺在被窝里不要出来,这才轻轻拉开房门。

“克拉丽斯怎么了?”他问亚历克。

老头看都不看房间里的景象,对他来说,这一切实在是太正常了。

他急急道:“今天早上很早,克拉丽斯团长就去了兰雅大剧场,您知道她一直希望能在耶诞节来临的那天能在兰雅大剧场上演图兰朵。”

“是的我知道。”修伊回答。

耶诞节或许是风鸣大陆在年末最后的一个盛大节日。

平民们会在这一天走上大街,手持烛火,欢庆新年将到。一些有组织的商社会安排人手扎设花车游街,通常他们会在花车上打上自己商铺的名字,也算是旧时代的一种广告方式。至于贵族们则会乘坐专用的马车,在侍从们的引领下,带着家人前往各大剧场去观看最新的歌剧表演。

一些有志向的歌舞团,大都会在这个时候准备好自己精心准备的新节目拿出来亮相,以期能获得贵族们的青睐,从而迅速将自己的名气推向全国。至不济,也要在这个黄金时刻,为自己大捞一票。

当然,要想抢下这段时间的剧场租用权,是要花费相当惊人的数额的,如果一场表演不能达到三分之一的满座率的话,就意味着这个歌舞团演砸了,要赔钱了。

而剧场租赁给歌舞团的时候,通常都是预先安排好日期和场次,不可能临时改变。没有哪个歌舞团可以在发现生意不好后提出撤离剧场,取消演出,这就意味着损失往往不是一场两场,而是数场甚至多天。

剧场在耶诞节的这天,会安排六场演出,每次演出为两个钟时,中间有半个钟时的休息时间,演出从中午开始,一直持续到深夜。

这六场演出,可以说是歌舞团们争抢最凶的场次,也是价格最高的场次。毕竟对大部分歌舞团来说,能够在这里上演,只要演出成功,就不仅仅意味着金钱那么简单。

对克拉丽斯来说,仅凭帮其他歌舞团训练歌女,帮助排练,所能获得的金钱,其实远远不够租赁兰雅剧场在耶诞这天的任何一场场地使用费的,她充其量只能租赁一些小场地。不过有了修伊的那两千个金维特,克拉丽斯的想法自然变了——她当然不可能真得败家到把所有钱都花光的地步。

她希望耶诞节到来的那天,紫萝兰歌舞团能在兰雅大剧场上演她这些天正在排练的新剧目《图兰朵》。

《图兰朵》是她见过的堪称最出色的剧本,许多咏叹调的曲目也是经典之作。修伊虽然不会作曲,哼来听听还是做得到的。克拉丽斯本身就曲乐上的天才,被修伊这样一带动,所有的曲目自然顺利完成。

对于自己寄予厚望的《图兰朵》,克拉丽斯认为只有在兰雅大剧场这样的地方表演,才能达到她预期的效果。所以她把这笔钱留下来,就是期望能够租赁到这一天的场次。

然而要在这样的场地上表演节目,不仅仅是有钱就够的。克拉丽斯必须向兰雅大剧场的经理证实,紫萝兰拥有可以征服贵族们的实力。

所以这些日子她一直在和兰雅大剧场的经理商谈此事。

好消息是看起来那位经理对图兰朵的剧本相当满意;

坏消息是那位经理似乎不仅仅是对图兰朵满意——他对克拉丽斯的风情万种同样很满意。

正如黛丝和兰缇所说的那样,歌舞团的姑娘们从干这一行开始,就总是在面临这样的挑战。

这刻亚历克急道:“克拉丽斯团长并不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得到场地租赁权,她认为图兰朵的优秀足以证明一切,但看起来那位经理不是这么想的。他认为以紫萝兰的名气与实力如果想在兰雅表演,就势必要付出更多一些的筹码,而不仅仅是场地租赁费用那么简单。”

“那么然后呢?发生了什么?”

“今天早上团长和我一起去的大剧场。当时我就觉得事情有些不太对,因为我注意到那个经理……”

“说重点,亚历克,长话短说。”修伊急颜厉色道,事实上他已经猜到会发生什么了。

亚历克擦了一把头上的汗:“团长进了经理的房间,她没有跟我回来……那个经理不让我见她。”

修伊回头对房间里叫道:“你们两个待在这里,哪里都不要去,我去去就回来。”

两张惊恐的小脸蛋望着修伊:“芬克,小心一些,那里的人并不好惹。”

“放心吧,我只是过去和他们聊聊天而已。”修伊安慰两个姑娘道。

他迅速走出旅店。

解开一匹马的缰绳,修伊对它使用了一个风翔术,那马儿如闪电一般在大街上狂奔起来。

—————————————————

兰雅大剧场位于香叶城的最北端。

这个剧场仅从它能够以国母为名,就可以想象这家剧场的主人绝不是普通的商人。

不过修伊可不在乎这个。

事实上在这风驰电掣的急赶中,他只感到了一种情绪—愤怒。

马儿在风翔术的加持下飞快的来到剧场,直冲入剧场大门,修伊跳下马,几名仆役向着自己冲来。

身形做了一个美妙的弧形旋转,几名尚未来得靠近的仆役已纷纷被他甩了出去。

一名管家从里面冲出来,看到眼前这景象,吓得转头要逃。

下一刻,修伊已经一把拎住他的脖子,将他按在墙上:“你们的经理在哪?”

“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就要倒霉了,小子!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这里是……”

修伊掰断了他的一根手指。

那管事发出了凄厉的惨呼。

修伊用平静的口吻说道:“别给我我不需要的答案。现在告诉我你们的经理在哪,否则你将失去一只手。”

“就在里面,在二层,哦,放开我!”管事痛苦的大叫。

修伊随手将他扔到一边,向着里进二层楼走去。

一名武士出现在楼梯口,手中还拿着一把沉重的大剑:“你不该来的,小家伙。我知道你是紫萝兰的人,那个管家跑回去的时候,我就知道会有人来,但我没想到会是这种方式。”

修伊回答:“必须承认,武力破入有时的确是效率最高的一种方式。”

“后果也很严重。”

修伊摇了摇头:“我不那么认为。旭,我把他交给你了。”

从修伊的怀里,一只小黑狗如一道黑色闪电般蹿了出来。

当它在修伊的怀里时,它还只是一只迷你狗的样子,可当它冲到半空中时,身形已极剧变大,待落到那武士的身上时已变得如一只小牛犊般大小。

那个武士惊骇地睁大眼睛。

“不!”武士凄厉的喊声响起,旭象一头疯狂的暴狼,凶狠地咬住武士的咽喉。

修伊看都不看那场面一眼,向着楼梯上继续走去。

尽管旭还只是幼生体,但如果它连一个初级武士都对付不了的话,也实在太愧对它那得天独厚的血统了。

二层的几名武士大概是听到了楼梯口的武士的惨叫声,敏感地意识到来者不善。

他们很机警地没有立刻冲出去,而是躲藏在楼梯的一角。

其中两名武士举起军用重弩,对准即将上来的不速之客。

然而他们没有注意到,空气中一只透明的风莺将他们所有的行动都观察得清清楚楚。

两只色彩缤纷的鲜艳鸟儿从修伊的肩头飞起,转瞬间变大,一如展翅的雄鹰。

它们发出欢快的鸣叫,下一刻,两团硕大的火焰从它们的口中喷出。

四名武士哀号着从躲避的角落里冲出,修伊的脸色铁青,他身形急闪,连续两个突刺跃过那几名武士的身边,顺便用手中的锋利的剑刃抹开了四人的咽喉。

简单,毒辣,一击致命,这正是兰斯洛特教他的武士制胜之道。

解决了看门犬后,修伊站在经理办公室的门前。

他甚至能听到克拉丽斯的喘息声。

“蓬!”大门被踢开。

一名年轻人骇然地转过头来,他的身下还压着克拉丽斯,外面的衣服已经被撕破,正露出里面大片的空白。

令人惊讶的是,他看不到克拉丽斯有半点的反抗。

“我希望你还没有来得及对她做些什么,否则你恐怕这辈子都不会需要用到你的老二了。”修伊沉声说道,他迅速走过来,一拳将那个衣衫不整,头发上还抹着浓郁的栀子花油的公子哥经理给打飞。

克拉丽斯衣衫不整地躺在那张大办公桌上,看到修伊进来,她发出放荡的笑声:“哦,芬克,你怎么也来了?哦,快点,我正需要你呢。”

修伊看了一下克拉丽斯的身体,还好,要紧部位尚未暴露,自己总算是及时赶到。

他随手从窗台上撕扯下一大块窗帘,将克拉丽斯紧紧包住,可恨的是这个女人很不老实的拼命挣扎,口里还发出**的大声呻吟。

被打倒的年轻人愤怒在地上叫骂:“你这个混蛋!你没有看见吗?她是自愿的!我没有强迫她!”

躺在地上的年轻人并不蠢,这种情况下他没有用家族的身份做威胁,而是第一时间选择了将自己站在真理的一边。

“如果下了迷心草就算是自愿的话,那么天下就没有不自愿的女人了。”修伊凑近克拉丽斯大张的嘴巴,在闻到了克拉丽斯口中那一点药味后道。

他翻起她的眼皮仔细地观察着她的眼珠。

然后他回头用冷酷的眼神看着那年轻人:“你这混蛋,你给她下的药足够烧毁她的大脑!”

“哦,不,你怎么可能会知道?”年轻人骇然叫了出来。

“我知道的比你想象得多。”修伊快速取出一瓶清醒药剂,向着克拉丽斯的口中灌去。此时的克拉丽斯还在不停地疯言疯语:“哦,芬克,快点,我想要你。知道吗?当你从天而降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属于我的。你知道那时候我有多想要你吗?我的英俊小男生。不过可恨的是黛丝和兰缇竟然跟我抢你。哦,我痛恨我是团长,这让我必须保持我的尊严与矜持。你以为我不知道昨天晚上你和她们都做了些什么吗?哦天啊,她们的叫声可真浪!这真让我发疯。”

该死的,她已经彻底进入癫狂状态了。

“你需要好好睡一觉,放心吧,一觉醒来你就会好的。”修伊很无奈地在克拉丽斯的后脑上轻轻劈了一掌。

他转回头看向那年轻人。

然后他冷冷道:“也许我也该喂你吃些东西,这对我们大家都有好处。”

他拿出一瓶墨绿色的药水,向着那经理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