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七章 欢乐颂
章节列表
第十七章 欢乐颂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当修伊还在为如何解决眼前的危机而陷入思索中时,克拉丽斯却已经从旅店中走了出来。

今天的一天,对克拉丽斯来说,想必是一个惨痛的教训。

但是此刻的她,面色沉重,却不象是为了白天的事情来道谢的。

她走到修伊的身前说:“芬克,你跟我来一下。”

跟随克拉丽斯来到后院,克拉丽斯站定后静静地望着修伊,看得修伊极不自在。修伊苦笑道:“你到底有什么事找我?”

“我只是想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修伊微微一怔。

克拉丽斯清醒之后,起初还只是懊恼,愤怒,颓丧和害羞,但是一向以坚强自许的克拉丽斯还是很快就从打击中恢复过来。事实上歌舞团的姑娘们整日在贵族圈子们打拼,这样的事经历得从来也不少。

没有好的心理调节能力,她们根本无法生存。

清醒过来之后,克拉丽斯恢复了曾经的精明,她敏感地意识到修伊的来历绝对有问题。

一个普通的仆役怎么可能如此顺利的把她从兰雅剧场救出来?

这个人精通商道,心思细密,从天而降,来历神秘,明明身无分文,却可以拿出价值两千金维特的药剂。

这还不算,卡默尔家族凭什么对他如此礼遇?

为什么布朗尼家族会默默忍受白天受到的折辱?尽管她当时头脑不清,也没有看到死人的那一幕,但是她依然可以感觉到,修伊前往救她的过程绝不会温柔。

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历?

她突然发现自己太大意,大意到对方只是是随口说了一下自己的来历,自己就信以为真,但是可以想象,如此简单的来历,配不上眼前这个少年神秘莫测的能力。

所以克拉丽斯终于意识到,自己很可能是被修伊给骗了。想到他在商铺里骗那帮商人时使用的手段,克拉丽斯对这个少年的骗术是丝毫不会小视的。

当她明白这一点后,她立刻放下羞涩把修伊叫了过来。

望着克拉丽斯那质询的眼神,修伊只能苦笑:“我是什么人,对你真得那么重要吗?”

克拉丽斯的脸色微微一变:“那么说你果然不是叫芬克了?”

修伊没有回答他。

“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要欺骗我们?”她怔怔地望着修伊,脑海中无数个影象闪过,突然之间她有一种恍悟的感觉。

眼前的这个少年,除了头发是黑色的以外,似乎与那个正在全国通缉的杀人犯……

“噢,我的天啊。”克拉丽斯捂住嘴唇轻呼出声:“你……你是修伊格莱尔。天啊,你是那个杀人犯!”

修伊一把抓住克拉丽斯,克拉丽斯疯狂大叫:“不,放开我!你一定是他,是的,你一定是他。我的天啊,神灵给我降下了一个什么人啊!”

“够了,克拉丽斯!”修伊低低地怒吼:“你看清楚些,我是芬克,不是什么修伊格莱尔,难道你真得以为我是那个杀人不眨眼的罪犯吗?”

克拉丽斯愕然抬首,那一刻她看到的是修伊清澈如水的眼神。

修伊抓着克拉丽斯的手臂:“克拉丽斯,要相信我。对于很多事物的观察你不能光用看的和听的,你还要用你的心去感觉,去领悟。你觉得我是那样的人吗?你看着我,看着我的眼睛。你觉得我真得是那个杀人犯吗?满手血腥?罪恶累累?杀人放火无恶不作?你觉得我是那样的人吗?”

克拉丽斯本能地摇头:“不,芬克,你是个好人。”

“对,是的,你终于明白了?通缉令上的人是个魔鬼,他杀死无辜,害死平民,可我不是。我没有做过任何伤害你的事对吗?”

“呜……”克拉丽斯呜咽着哭了起来:“是的你没有,恰恰相反,你还帮助了我。哦,我的天啊,我怎么会把你看成是那个杀人犯。如果你真得是修伊格莱尔,那么早在我敲诈你二十金维特的时候就杀死我了。我很抱歉,芬克,我真得很抱歉。你救了我,我却那样看你……”

“没什么,克拉丽斯,我只希望你明白,我不会伤害你们的。反正过段时间我也要离开了。到时候你就可以真正放心了。”

“你要离开我们?”克拉丽斯惊愕地看修伊:“为什么?你生气了吗?”

“不,只是我终究不是歌舞团的人,不可能一直和你们在一起。很遗憾我的计划出了些差错,所以我要提前离开你们,不过我向你们保证,我们总会有机会再见的。”

“你确定不是因为我刚才的……”

“我确定!”

“哦,不……”当修伊说出自己要离开的时候,克拉丽斯的心中突然生出不舍。她突然发现,眼前的这个少年早就不知不觉间征服了她的心。管他是什么来历,他是通缉犯也好,是逃亡仆役也罢,重要的是,她不想他离开。

天知道当黛丝和兰缇那两个臭丫头在他的房间里和他颠鸾倒凤的时候,自己的心里有多难过。

这个混蛋,他迷住每一个女孩子的心,也包括了自己。

“相信我,克拉丽斯,我只是暂时离开而已。”

“好吧……那你什么时候走?”

“耶诞节那天,我要看过你们的节目,看过图兰朵在兰雅大剧场上演,征服所有贵族的心之后再走。”

“哦,那是不可能的。”克拉丽斯嘟囔:“我已经放弃了兰雅,我想紫萝兰还是在小剧场里演出吧。”

“相信我,克拉丽斯。这世上永远都不缺奇迹。”修伊微笑着对克拉丽斯说。

———————————————

第二天一早,克拉丽斯回到旅店时疯狂的大叫起来。

“兰雅!我们要去兰雅了!”

一下子轰动了歌舞团所有的成员。

黛丝第一个提着厚布碎花裙冲了出来,对着克拉丽斯喊道:“哦,天啊,克拉丽斯,你刚才说什么?”

克拉丽斯笑着大喊:“我说兰雅!我们要去兰雅大剧场了!在耶诞节这天!”

“哦!”后面冲出来的姑娘们齐齐捂住了小嘴,眼中流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一些姑娘甚至流出了激动的泪水。

从那个只能在小村庄表演的可怜歌舞团,到一下子进入兰雅大剧场,这中间的飞跃实在是太大了。

尤其还是在耶诞节这天进行表演,那可是所有歌舞团当初做梦都不敢想象的事。

兰缇更是流着眼泪哭喊出来:“我简直难以想象,我们要去兰雅了!而且是在耶诞节。我们要在耶诞节那天在兰雅大剧场表演了!”

黛丝更是大叫道:“可是这怎么可能?昨天芬克还把你从那个经理的手里抢了出来,他们怎么可能还让我们去兰雅演出?”

兰缇大叫道:“谁知道呢?也许是他们良心发现了!不管怎么说我们成功了!我们就要成为这世界最幸福的歌舞团了!”

所有的姑娘们大叫着跳了起来,她们搂在一起高兴的又哭又叫。

可能是外面的吵闹声太大,连正在冥想中的修伊都被吸引去了注意力。

打开窗户,看着对这特大喜讯喜极而泣的团员们,修伊也露出了惬意的笑容:“瞧,帮人总是美好的,对吗?旭。”

小魔龙躺在床上哼哼了几声,显示出一种不屑的表情。

外面响起了疯狂的砸门声。

修伊把门打开,看到克拉丽斯站在外面。

她特意做了些打扮,此时的她,穿着一件白色的宫廷服,脸上还涂了些粉妆,这刻正激动无比地看着修伊。

修伊也笑着看她,她终于按捺不住地扑了过来,一把将修伊搂在怀里:“谢谢你,芬克。如果没有你,我们不会有今天。”

“都是你自己的努力,告诉我你是怎么得到这个机会的?”

“哦,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昨天的事情后,兰雅的剧场换了一个经理。新的经理在看过图兰朵的剧本后,说本来以我们的资格是根本不可能拿下耶诞节的场次的,就算有钱也没用。”克拉丽斯快速吐出一连串的话语,兴奋无比道:“但是他对这个剧本非常满意,他认为只要我们表演好,一定会成为经典之作。他很喜欢我们的咏叹调,但他认为我们缺乏好的乐队,所以他甚至决定了要把剧场的乐队借给我们使用。他相信我们一定能让香叶城,哦,不,是整个国家都轰动的!”

“听起来不错的理由。”

“哦,是的,非常不错。芬克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那个经理甚至为他的前任向我道歉,希望我不要介意此事,他说他希望兰雅剧场和紫萝兰歌舞团在未来能够建立起长久而密切的合作。”

“我也希望是如此。”

说到这,克拉丽斯停下了说话,她轻轻来到修伊的身边,用深情的眼眸望着修伊:“我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述说这一切,述说我心中的感激。是你告诉我应该怎样去管理我的歌舞团;是你给我写了这世上最好的剧本,也给了我们希望;还是你拿出来的钱拯救了我们,让我们可以继续下去;你还把我从那个色狼的手里救了出来……即使我曾经那样的有眼无珠,那样的苛责待你,你却始终在帮助我;哦,我的天啊,我甚至还怀疑你,可是你却始终关心我,帮助我……你就象个天使,真正的天使,是神灵响应了我们的祈祷,把你从天而降,送到我们的身边来,拯救我们于危难之中……”

她的眼眶里闪烁出激动的泪花,再说不出一个字来。修伊轻轻地搂过克拉丽斯,他用手指划过克拉丽斯的脸庞,然后在她火热的嘴唇上轻轻地印下了一个吻。

这个吻让克拉丽斯面红耳热,慌忙的躲避:“哦,不,不,芬克,我比你大好多,我配不上你。只有天底下最高贵最美丽的姑娘,才能配得上你。”

那一刻,修伊的动作微微一滞,心底深出浮现出艾薇儿的影子。

女人天生的敏感让克拉丽斯察觉到了什么:“你的心底有个女孩,你想起了她,是吗?”

犹豫了一会,修伊点点头:“是的。”

“你爱她吗?”

修伊摇摇头:“我不知道。”

“那么……你是爱她的。”克拉丽斯低声喃喃道:“她一定很美。”

“……是的。”尽管这个回答很蠢,可是修伊不想欺骗克拉丽斯。

他正想补充一句:但是我们没有可能,克拉丽斯却突然猛地搂住他,疯狂地吻住修伊,吻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小魔龙旭呜的一声,从床上爬了起来,大有跃跃欲试的意思。

良久,克拉丽斯才松开修伊,痴迷地望着他,喃喃道:“我想试试。”

“什么?”修伊一楞。

克拉丽斯羞红着脸,轻轻道:“你不需要给我任何承诺,这是我自己愿意的。我想……品尝一下那禁果的滋味。你知道的不是吗?我昨天说得那些……”

“那都是你神智不清时说的话,你没必要放在心上。”

“不,芬克,是你告诉的我,要用心去领悟。我的心告诉我,我想要你。”

说着,她靠上了修伊的胸膛,两个人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

趴在窗口偷看的黛丝和兰缇很是幽怨的叹了口气。

“我就知道她早晚要落进那个家伙的魔掌。”黛丝坐在地上说。

“我们该庆幸我们提早下手了。现在克拉丽斯是后来的,在这件事上,她得感谢我们的慷慨。”兰缇也坐了下来,很不服气道。

耳边突然响起修伊的声音:“如果你们真那么慷慨,为什么不一起加入呢?”

两个姑娘惊愕抬头,只见窗口修伊正在促狭地向着自己笑。

“啊!”姑娘们一起尖叫起来,同时向着自己的房间跑去。

修伊将恋恋不舍的目光收回,回头望向克拉丽斯,团长大人的眼神中正流露出无限的希冀。

“现在没人打扰我们了,是吗?”她微笑着说。

“是的。”修伊笑道,他向着克拉丽斯走去。

(此处删除一百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