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九章 螳螂捕蝉
章节列表
第十九章 螳螂捕蝉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在那一轮血日从天之尽头落下之前,进入香叶城的神圣骑士终于再度开拔。

修伊由心底升起一股庆幸的感觉——任何部署周密的计划,都讨厌外来势力的插足。他们带来的意外通常只会让一切完美的诡计流产。

所以当那支神圣骑士队离开香叶城的时候,他觉得幸运之神至少到此刻还是眷顾自己的。

夜晚的街道静悄悄的,几乎已经见不到什么人影。

修伊行走在空旷的道路上,风莺在前方为他探察道路。要丛黛丝和兰缇那样的美人怀中挣脱出来,对男孩的意志来说是一份莫大的考验,有时候修伊自己都怀疑自己此刻选择的道路是否有着自虐的倾向——也许上天把他空投到歌舞团,就是希望他从此过上安宁祥和的日子,而他却选择了另一条更为艰险的道路,这让他注定了与依红偎绿的美好生活没有太多缘分,伴随他的只能是阴谋与杀戮。

领主府就在前方的不远处。

在黑棕榈酒吧守了一个多月,他早对这里的情况熟悉透彻。这个时候可以说是领主府防御最松懈的时刻,大法师阿布利特不在领主府,按照习惯,他在位于城外的一处别墅内,进行自己的空间魔法的试验。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他是不会到这里来的。

领主府的门口是两名武士在把守。

要想瞒过武士的眼睛进入领主府,对一个魔法师来说,算不上什么太难的事。难的是如何确定那本伊莱克特拉的笔记的存放位置——他已经知道阿布利特在这个领主府里有一个秘密的藏宝室,唯一的问题是它到底在哪。

修伊打算使用一些简单而具备实际效果的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红,看你们得了。”他轻轻说。

天空中一对炽焰鸟腾空而起,它们在领主府的上空盘旋了一阵,然后猛然张开大口,对着领主府下喷吐出熊熊烈焰。

大量的火元素如火山喷发般涌出,疯狂地肆虐四周,黑暗的夜空升起一片光亮的火焰。

大火引起了领主府内的混乱。大批的武士,侍卫还有仆役纷纷呼喝叫嚷着冲出来。

站在一处房檐的屋顶,修伊轻轻抬了抬手,一连三只风莺被他放飞,飞往领主府的各个角落,这几处地方都是藏宝处最有可能存在的地方。

当一名侍卫长带着一大群人冲向后院时,景况收到修伊的眼中,他知道那里就是自己的目标所在了。

他并不着急,这场火势必要让侍卫们乱上一阵子,在下手之前他需要做的只是等待。

红与绿两个纵火犯此时已经回归,这刻停留在自己的身上,彼此炫耀着各自的功劳,作为奖赏,修伊掏出两颗火系晶石给它们各一块。

两个家伙伸长着脖子将晶石吞了下来,惬意地打着饱嗝。小魔龙旭用可怜巴巴地眼神望着修伊,修伊扭扭它的耳朵:“不努力干活是没有奖励的。”

小家伙发出了悲哀的呜咽声,趴在修伊的腿上尾巴晃个不停。

风莺将侍卫们的声音传了回来:

“报告队长,没有发现任何敌人的入侵。”

“报告,密室安全。”

“报告,起火点已经受到控制,没有人员伤亡。”

“有谁发现火是怎么起来的吗?”那是队长的声音。

“是的,有人看到有两只鸟从上空飞过,看上去象是两只火系元素鸟。”

“火系元素鸟?这不可能!”

“也有可能是普通的火系魔法鸟,但是的确有人看到那两只鸟向下面吐火来着。”

“是否受人指使?”

“没有看到魔法契约的光芒。”

“哦,该死!难道我要向领主大人解释,有两只路过的自由魔兽因为一时好玩而把他的府邸给烧了吗?”

“……恐怕只能如此解释了,队长。”

下面是那个脾气暴躁的队长一连串的怒骂。

修伊笑嘻嘻地望着红和绿:“干得不错,路过的自由魔兽?恩?”

红和绿高傲地扬起了自己的脑袋。

无论是红,绿还是旭,它们都没有和修伊签订任何形势的契约。修伊对它们的尊重,是换来它们友谊的最大保障。尽管它们一直都跟随着修伊,但它们也的确是自由的。他们彼此间是一种平等的存在,拥有的是一种好朋友间的互相尊重。

随着火势的熄灭,人群渐渐散去,大家各归各位。

夜晚又重新恢复了它的平静。

站在远处的屋檐上,修伊轻轻念动咒语,空间之门霍然打开。

修伊一步踏入,下一刻,他已出现在领主府内。

随手放出一个法力吸吮,修伊拼命地抽取着旭身上的魔力弥补自身消耗。

打通一次空间通道所需要的魔力之大,根本不是目前的修伊所能承受的,好在小魔龙此刻扮演起了魔力补充器的角色。相比魔力恢复药剂和魔力激发药剂,小家伙的存在的最大好处就是——省钱。

旭对此很不满地哼哼着,修伊抛给它一块晶石做奖励。

接下来他在领主府内闲庭信步,就象是行走在自家的后花园中一般。

阿布利特的密室是在后院的一处假山中,打开通向假山内部的通道,需要特殊的手法。

这刻来到假山前,一切便如他猜想的一样。假山的周围刻满了一些奇特的符纹,在不懂的人的眼中,这些刻痕看上去就象是小孩子在这里的涂鸦之作,但是落在修伊的眼里,每一道刻画,每一个符号,都有着它独特的含义。

炼金师是这世上学问最丰富的魔法师,他们精研各种魔法理论,对于法阵,结界这类东西的理解,远远超过普通魔法师。虽然修伊本身算不上炼金领域里的法阵专家,但是对一个空间系法师布下的法阵结界,他还是有着充足的把握可以破解的。难度只在于这位空间系大法师的力量实在太强了些,要想不发出一丝动静的破解他而又不让那位大师察觉,到着实有些困难。

他微微想了一会,终于决定还是用最保险的方法。

空间系高级法术——结界破除。

这是一个五级的空间法术。做为一个空间系的初级法师,要想使用出这样的法术原本是根本不可能的。不过好在修伊同时还是一个炼金师。炼金师的奥妙就在于他们总是可以通过其他辅助手段来完成魔法师所能使用的魔法,而这一切与等级无关,只和他们掌握多少知识,拥有多少条件有关。

下一刻,修伊开始布置“结界破除”法阵。这个法阵可以代替他使用出结界破除法术,尽管不能象空间法师那样随手用来,也不具备足够的威力,而且每使用一次都要消耗一定量的材料和能量晶石,但是仅凭此点,就已经可以看出炼金师的最强名义的确有他的独到之处。

在面对面的战斗状态中,炼金师或许是最弱的,但是只要给他们足够的时间和准备,他们就能做到许多大魔法师无法做到的事。此一真理已经被一再确认。

布置好的法阵在启动后,响起一阵轻微的嘈杂声,好在修伊事先还布下了一个隔音结界。随着一小团白光的亮起,阿布利特布置的那个防御结界被破除,眼前的假山内部现出一条幽暗的通道。

放出风莺探路,修伊的手心中,一株磷光草发出碧幽的微光,照耀着修伊脚下的道路。

他向着里面走去。

通道里并没有什么埋伏,看起来阿布利特相当信任自己布下的空间防御结界。空间系法术在结界上向来是最强悍的,能够破除空间结界的人,大都本身也是空间系的大法师。而在兰斯帝国,能在空间法术上超越阿布利特的,目前尚未有出现。

所以阿布利特怎么也不会想到会有一个炼金师轻而易举地找到他的秘密藏宝地,并轻松破开他的防御结界。要知道就算是制作一个“结界破除”法阵,也同样不是随便哪个炼金师就能做到的。

走了没多远,修伊就看到了远方魔法灯闪耀出的光亮。

眼前出现一排排架子,上面摆放着一些小木盒。里面存放的大都是一些魔法宝石,稀有的炼金材料以及一些魔法卷轴。

在密室的中间,有一个小小的平台。

那上面赫然放着一本书。

修伊知道,那就是自己前来寻找的目标——另一本伊莱克特拉的笔记。

当年的伊莱克特拉到底留下了多少有关于炼金的笔记,谁也说不清楚。但是对于炼金师们来说,即使是上古神器摆放在他们的面前,也未能比伊莱克特拉的笔记更有价值。

修伊从皮耶那里得到的,是关于伊莱克特拉早期制作魔偶时的心得随笔,对于修伊来说,那本笔记的意义并不是很重大。这主要是因为,除非修伊有把握打造出可以和兰斯帝国抗衡的巨魔神军团,否则成千上万的魔偶对他而言,其意义还不如一瓶可以将他伪装成他人模样的伪装药水。毕竟魔偶由于灵魂存在的缘故,是无法收进空间戒指的。而一支无法与对手抗争的魔偶军团,除了暴露他的存在和多杀掉几个敌人外,实在没有太多的好处。

所以他很希望能得到一本关于伊莱克特拉其他方面成就的笔记,炼金术的领域庞大驳杂,修伊认为自己还有很多可以学习的地方。

眼前的那本笔记,此刻便深深地吸引了修伊。

不过他并没有立刻下手,而是先仔细地观察了一番周围的布置。

在确认没有机关后,他将那本笔记拿了起来。

翻开第一页,一排熟悉的字迹显现在眼前:

“魔纹制作随笔。”

这很明显是一本伊莱克特拉后期的笔记,其价值与技术成就远远高于炼狱岛上的那一本。毕竟第一本只是伊莱克特拉早期学生时期的作品,即便是以魔偶制作为主,也还存在有许多不成熟的地方。

不过眼前的这一本,当修伊翻开看过之后,又不免失望了许多。

因为这本笔记并不是记录魔纹成果的笔记,还是记录了伊莱克特拉在研究制作魔纹时的笔记。整本笔记并没有就魔纹镌刻的结果给出一个确定的答案,反到是提供了许多新鲜的思路。

对于修伊来说,这些思路对他将来的成长会有大帮助,但就眼前的形势来看,却算不上什么太过有价值的宝贝。

将笔记收好后,修伊的目光在四周梭巡起来。

他希望能发现一些其他的有价值的物品。

六级空间大法师的收藏,不能算不丰盛,不过对经历过炼狱岛生涯的修伊来说,眼前的那些珍稀材料和魔法宝石,根本不可能和自己戒指里的相提并论,收自然是要收下的,惊喜的感觉却远远还达不到。

他正郁闷自己入了宝山,却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物品时,一份地图吸引了他的注意。

这是一副北大陆地图,地图本身可以说是粗制滥造,算不什么精品。令修伊感到惊奇的是,地图上有一份粗大的红线,贯穿了整个兰斯帝国。红线经历之处,在各地区都标注有显眼的符号。

其中有一处地区有人用墨笔画了个圈,做了注释:红日山脉,伊莱克特拉第二实验室,已空,得笔记二本,(证实无误)。

修伊的心脏不可抑制的狂跳起来。

——————————

修伊终于明白了当初炼狱岛的那本笔记是如何得来的。

毫无疑问,兰斯帝国在追寻曾经的伊莱克特拉的实验室。他们很可能是根据传说与伊莱克特拉曾经走过的路线制做了这样一份地图,并派出大量的人手寻找伊莱克特拉可能隐藏于某处的实验室。

在经历了多年的查找之后,兰斯帝国终于找到了一处这样的地方,并从中得到了两本笔记。看起来空间大法师阿布利特就是当年追寻伊莱克特拉实验室的主要人员之一,毕竟空间法术在破除结界,寻找隐秘空间等方面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而在得到这两本笔记本后,阿布利特给自己留下了一本笔记,就是眼前的这本魔纹随笔。由于空间大法师阿布利特地位崇高,他不愿意拿出来的东西,就连皇帝也不愿逼他。从更深一处着想,魔纹制作的普及对于兰斯帝国来说也的确没什么好处。天赋是魔法师区别于平民的重要凭依,是血统高贵说的基本立足点。魔纹的普及,对魔法等级制度从根本上讲具备极大的冲击力,会严重削弱贵族对下层平民的控制力。就好比枪支的泛滥会造成政府统治力的削弱与社会治安的混乱一样,魔纹的镌刻就等于一把人人都可以用的魔法枪。

因此兰斯帝国可以追求伊莱克特拉的任何一种伟大发明,惟独对魔纹的制作却密封保存,不许任何人拥有和公开。这或许才是阿布利特能保留这本笔记的重要原因。所以海因斯无论怎样讨要这本笔记,阿布利特都坚持拒绝,如今却落到了修伊的手上。

不过对修伊来说,眼前的这份地图显然更具有实质性的意义。

很显然兰斯帝国将所有伊莱克特拉可能设立实验室的地方都进行了划分与研究,并进行着长期的探索。尽管他们最终只找到了一处伊莱克特拉的实验室,但也确切说明,地图上述这些地点中,的确还有可能隐藏着其他的实验室。

对于自从离开炼狱岛后,就渴望着能追寻伊莱克特拉的伟大足迹一路前行的修伊来说,这份地图无疑是给了他一个人生的方向。

有了这份地图,他将确切地明白自己将往何处去,去做什么,去追求什么,再不用为未来的方向而担忧,而苦思不解了。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对修伊来说,追索与被追索,或许就是他今后人生的主题了。

想到这,修伊不由笑了起来。

他将地图收好放起,继续寻找这里还有什么可以让他感兴趣的东西。

一个看上去形状古朴的黑色玉环引起了他的兴趣。

令修伊疑惑的是,以他目前的眼光,他竟然看不出这个玉环是用什么材质的玉制作的。

尤其令他惊讶的是,当他注视着那个玉环时,他竟然有一种发自灵魂深处的悸动感觉,就好象自己的灵魂要被吸入这玉环中一般。

这可把修伊吓了一跳,他连忙镇定心神,这才抑止住灵魂深处的颤动。

快速将玉环收起,再将宝库内所有的物品搜刮一空后,修伊随手一扬,一把魔法长剑赫然在手。

用长剑在墙壁上刻下:“阿布利特大师,看来您的宝库需要重新充实一下了。修伊格莱尔留。”

扬长而去。

……(该处删除四百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