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章 道别
章节列表
第二十章 道别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耶诞节终于到了。

每一年的这天,人们都会走上街头,敲起大鼓,吹起风笛,用他们独特的方式庆祝旧的一年的在安宁中结束,也期待新的一年同样美好宁静。

这是一个满载了人们美好期望的节日,无论它是否能够实现,因此耶诞节也被称之为平安节。

然而今年的平安节,注定了将要不再太平。

急促的马蹄声踏破了香叶城的平静,为即将上演的重大庆典带来了一丝恐慌的气氛。

大批的领主府武士纷纷出动,法政署上下官员们集体走上街头,将目光停留在每一个可疑的外来者身上。

任何一个年纪在十四五岁左右的少年都会被带进署里进行反复盘问,修伊格莱尔的画像再一次被贴满城中的大街小巷。骑士们走上街头,成群结队,满脸杀气,整个城市因此而变得人心惶惶。

不和谐的杀伐之气冲淡了节日的喜庆,冲击着每一个市民的内心。

人们纷纷议论着: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武士上街?”

“听说是要抓捕一个叫修伊格莱尔的。”

“哦,我的天啊,你是说那个全国通缉的要犯修伊格莱尔来到了香叶城?”

“这并不是不可能的对吗?”

“这听起来太可怕了,那可是个杀人犯,听说他刺杀了某位帝国要人。”

“谁知道呢,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个消息正在让整个城市都变得沸腾起来。”

“我更关心的是耶诞节。我只希望那些商家的大酬宾优惠活动不会因此而取消。”

外界的喧闹完全无法惊扰到修伊,此时的他正在自己的房间里奋笔急书,直到外面的克拉丽斯匆匆忙忙推门而入。

“芬克。”克拉丽斯轻声呼唤。

“稍等一下,这就好。”修伊加紧了书写的动作。

在写下最后的落款后,他回头看向克拉丽斯:“有什么事吗?克拉丽斯。”

“外面到处是法政署的人,他们正在到处搜捕修伊格莱尔,听说他到了香叶城。”克拉丽斯急切道。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修伊耸了耸肩。

“他们正在抓捕所有年纪在十六岁左右的少年,你今天还是别出门了。”克拉丽斯直视着修伊的眼睛说。

“这恐怕不行,克拉丽斯。布朗尼家族已经邀请我去赴晚宴,而我也已经答应了。”

“不,你不能去!”克拉丽斯叫了起来:“他们对你不怀好意!”

修伊止住了她:“克拉丽斯,今天是你们在兰雅的大日子,为什么不回去好好和姑娘们待在一起呢?提醒她们一下需要注意的事项。放心吧,我能照顾好自己的。”

“可是……”

她没有说下去,只是一把抓住修伊的手臂,眼眶中已经闪烁出着急的泪水。

两个人同时沉默了起来,气氛有些僵硬。

修伊想了想,从台子上拿起他早就写好的书放到克拉丽斯的手中。

“这是什么?”克拉丽斯愕然。

“新的剧本,没有哪个歌舞团能靠一个剧目吃一辈子的,你们需要新的剧本,在图兰朵之后,还有更多更好的节目等着你们去表演。在出了香叶城后,你们会发现舞台是如此辽阔,还有太多的人需要你们去征服。”

“可是……我……”

修伊捂住了她的嘴:“看看吧,里面有你想要的答案。”

克拉丽斯愕然看向修伊。

他的手正穿过她的长发,将她轻轻靠在自己的肩头,用温柔的语调轻声说:“其实从来都没有人发现你是一个又温柔又细心的女人对吗?……非常感谢你这些天为我所做的一切。”

克拉丽斯一阵心慌意乱,她连连摇头:“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克拉丽斯,你是个聪明人。我注意到在我们第一次亲密接触之后,你并没有象黛丝和兰缇那样对我更加亲热。恰恰相反,你离我反而更疏远了。我观察了一下,发现最近几天每次都是你帮我打扫屋子。你收拾得很干净,连一根头发都不剩。”

听到最后一句,克拉丽斯的脸色煞白。

修伊轻轻拔下一根头发,呈现在克拉丽斯的眼前。在那发根处,是一点金光闪亮。

搂住克拉丽斯,他低声道:“谢谢你,我知道你是为我好。”

“我……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克拉丽斯捂着嘴想哭。

“那正是为什么我一开始不愿意向你做任何解释的原因。我不希望影响你做出的任何决定……知道吗克拉丽斯,你真得是个傻瓜,我给了你机会,你却放弃了……你本该去揭发我的。”

“不。”克拉丽斯抱住修伊的身体:“我做不到。”

她躺在修伊的怀里不住地抽泣,任由修伊轻轻拍打她的后背。

这些天里,她又何尝不是在矛盾与痛苦中度过。在她发现了修伊就是修伊格莱尔后,她的理智就不止一次告诉她,应该立刻向法政署揭发修伊的存在。但是她的感情却告诉她,事情并不象她想象的那么简单,修伊格莱尔很明显不是通缉令上那个杀人如麻的疯子。

她到底该如何应对?这让她痛苦极了。

于是在她做出抉择之前,她选择了先尽可能的隐瞒好修伊格莱尔存在的迹象。

但她没有想到,修伊早就察觉到了克拉丽斯的行为。

一个恋爱中的女人对自己产生的惶恐,因而出现的行为上的反常,实在是太令人容易觉察了。

望着惶恐不安的克拉丽斯,修伊叹了口气。他指指自己放到克拉丽斯手中的书:“把它读出来。”

克拉丽斯乖乖地打开修伊给她的剧本,轻轻念到:“基督山伯爵?”

“是的,确切地说它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剧本,只是一个故事……我专门为你而写。”

她用不解的眼神看着修伊。

修伊柔声说:“它来自一个我从小听来的故事,不过故事的背景太过庞大,所以我把它稍微修改了一下。大概的意思就是某个受到迫害的少年在监狱中度过漫长的岁月后,终于挣脱自由,最后奋起反击的故事。听起来很老套对吗?”

“某个受到迫害的少年……”克拉丽斯细细品味着这句话中的含义。她看向修伊:“那个少年……他受到了什么样的迫害?”

修伊缓缓回答:“他被当作实验品投送到某个荒岛上,等待他的除了繁重的工作,就只有随时可能到来的死亡。”

“哦,天啊。那后来呢?”

“正如你所知道的,他逃出来了。”

“然后呢?会有人追杀他吗?”

“如果他的逃亡无人知道,自然不会有。可如果他在逃亡前进行了报复,将那个罪恶的地狱毁掉,那么追杀他的人一定会很多。”

克拉丽斯轻轻捂住了嘴。

她终于明白了。

修伊正在用属于自己的方式告诉她一切。

修伊又从台子上又拿起几本剧本塞到克拉丽斯的怀里:“刚才的那个只是故事,现在这几本才是真正的剧本。看看吧,我想你会喜欢的。”

克拉丽斯本能地翻开书页。

“卡门?”她望向修伊。

“对。”修伊笑道:“卡门,麦克白,还有茶花女。我把我所知道的所有最优秀的故事都写在了这里,我希望它们能对你有帮助。”

“你要走了?”克拉丽斯急问。

女人的敏感让她觉察到对方话里的诀别之意。尽管她早就知道眼前的男孩已经决定了今天离开,可是此刻她依旧希望对方能改变主意。

修伊轻轻在她的唇上吻了一下:“你知道我不能一直留在这里的,那对你不好。”

“我不怕……”

“别说傻话。”修伊阻止了她,他搂着克拉丽斯轻声道:“别告诉黛丝和兰缇,她们会承受不了的。至少在表演结束前,不要让她们知道。”

克拉丽斯无言的点头。

拿出那封刚刚写好的信,修伊说:“帮我个忙好吗?”

“什么忙?”

“再过几个钟时,布朗尼家族的马车就会过来接我了。我会在你们进剧场之前先去参加布朗尼家族的晚宴。等我上了马车之后,你把这封信交给旅店附近的领主府武士。”

克拉丽斯低头看去,只见上面写着:阿布利特大人亲启。

“我不明白……”

“不要明白,克拉丽斯,什么都不要问。答应我,无论如何都不要打开这封信,如果有人问起你,你就说这封信是你写的,知道吗?要相信我,如果你相信我,就照我说的去做。”

克拉丽斯怔怔地看着修伊,她微咬下唇:“是的,芬……克,我相信你。”

————————————————

快到黄昏的时候,布朗尼家族的马车果然来到旅店前。

管家在旅店门口恭敬地等着迎接修伊。

站在窗口,修伊冷冷地望着街头的巡逻队。大批的武士仍在四处梭巡,凡是有年纪差不多十五六岁的少年,一概抓起来盘问。

在一队领主府的武士来到旅店门口后,修伊对克拉丽斯道:“我走后,你立刻把信交给武士,然后就去剧场准备演出,明白吗?”

“我想今天晚上你不会来看我们的演出了对吗?”

修伊深情地望了克拉丽斯一眼,缓缓道:“是的,今天晚上,我有一场更大的演出。”

望着修伊的背影走出旅店,克拉丽斯的眼中已是一片湿润。

她注意到在旅店的门口,似乎发生着争吵。

某个武士看起来正打算把修伊带走进行审讯,但是布朗尼家族的人却阻止他们如此做。

争吵的声音很大,修伊的脸色却依然平静。

直到布朗尼家族一再以家族名誉做保,声称这是他们家族的重要客人,绝不可能是修伊格莱尔,那几名武士这才放行。

在修伊上马车的一刻,他看了一眼窗口的克拉丽斯,偷偷用手指指了一下刚刚与布朗尼家族发生争执的那几名武士。

克拉丽斯立刻明白了。

马车绝尘而去,克拉丽斯匆匆跑出旅店,对着那领主府武士道:“这位大人,我有一封十分重要的信要交给领主大人。”

“什么信?”那武士随口问。

克拉丽斯望着远去的马车背影,轻轻说道:“我想……和你们正在四处抓捕的修伊格莱尔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