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一章 猎艳场
章节列表
第二十一章 猎艳场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夜晚尚未降临,香叶城的上空已经点满了烛火。尽管大肆搜捕破坏了节日的气氛,但是心存美好希望的人们依然坚持点亮代表渴望的那盏明灯。

香叶城的大街因此而变得灯火通明,今夜,这里无人能眠。

紫萝兰歌舞团按照规矩,将在晚八点的黄金时段进行演出。

姑娘们在五点的时候就要提前进场,进行化妆,最后的彩排和其他各项准备工作。

黛丝注意到克拉丽斯的眼圈红红的,她轻声问团长:“出什么事了吗?克拉丽斯。”

克拉丽斯快速回答:“没什么,只是有些紧张而已。”

兰缇匆匆跑过来,叫道:“我没有看到芬克,今天一天我都没有见到他。真见鬼,今天可是我们的大日子,他跑到哪去了?”

“他在剧场,他说他要先看一下其他歌舞团的演出,然后对比一下,看看谁的演出更出色。”克拉丽斯回答。

“那还用问?当然是我们了。我们是全国最好的歌舞团!”兰缇骄傲的回答:“今天晚上我会让他看到我最出色的表演。”

“好了别说这些了,要进场了,准备去化妆吧宝贝。”克拉丽斯催促她。

作为香叶城目前设施最豪华,可容纳观众最多的剧场。兰雅剧场是一个半圆形结构,舞台面积极大,各种设施也很先进。一次可以容纳大约八千名客人。

这里的收费也很标准,单是普通座就高达二十个银维特,高级包厢则会要到三到五个金维特,平均下来,每个位置的价格差不多是三十个银维特。

一场演出下来,只要满座,剧场收入可以达到2400个金维特,而歌舞团则将从中得到至少八百个金维特。

不过要是演砸了或者生意并不好,歌舞团同样要支付高达1600个金维特给剧场。

在剧场的顶层,是一个露天大平台,这里是贵族们举办鸡尾酒会的地方。高级贵族们经常会选择在平台上一边办酒会一边观看表演,这可以让他们带来双重的愉悦感受。也使一些对歌剧并不感兴趣的贵族同样可以在兰雅大剧场找到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

偶而,贵族们会把表演出色的歌女们请到平台上来。他们在这里喝酒,聊天,同时并不介意花上一笔钱将自己看中的某个姑娘于当晚带回到自己的房间,去度过销魂的一夜。

因此也有人称那座露天平台为——猎艳场。

克拉丽斯并不知道,在她的歌舞团进入兰雅之前,修伊就已经在这个猎艳场了。

————————————

站在这座代表着香叶城最高层次的露天平台上,修伊悠然自得的观赏着四周。

这座被称为猎艳场的露天平台,即使是在整个兰斯帝国,也是以奢华,华丽而著称的。

整个露天平台搭建在剧场的最上方,呈椭圆型建筑。两道蜿蜒的旋梯从上一直延伸向下。

华贵的红地毯从旋梯口开始铺起,一直延伸到整个平台。

台基是用大块的玉石雕刻而成,扶栏上雕以精美的花纹。

平台的两侧是用整块整块的超大水晶制作成的幕墙,从这里可以清楚地看到下方舞台上的表演。当然,观众们也可因此看到贵族们在上方花天酒地的生活。

整个椭圆平台分三层结构,最外围是下人们休憩的场所,中圈则用于盛放早已经准备好的各色精美糕点与美酒,仆人们穿着白色的工作服,手里拿着金色托盘,站成一列随时招待客人。最内圈则是酒会进行的场所。

在内圈和中圈之间,是数十名武士把守防卫。

十数张长桌排列在平台内圈的两侧,上面摆满了精美的食品。中间是一大片空地,可以用于跳舞。在酒会的上方还有一个小高台,可以用来让人们发表讲话。

数以百计的魔法灯从各个角落照向天空,即便是星月无光的日子,这里也是一片白昼。

布朗尼家族今天在这座露天平台上举办了一次规模盛大的鸡尾酒会,邀请了香叶城所有的知名贵族。

这是布朗尼家族的惯例,每年的耶诞节,他们都要在这里举办酒会,交好同城各地的名门望族。

来到这里的大多数贵族老爷们都戴着精致的假发套,一些人胸前扎着黑色的领结,少数人则穿着小马甲,手里还拿着马鞭,看样子就象是刚刚狩猎回来。

一些贵族夫人则穿着宽大的晚礼服,裙子的内里用竹圈撑起,使她们的裙摆始终保持在一种隆起的姿态。一些夫人的头上还戴着天鹅绒的帽子,也有些戴着面纱或丝巾。

绝大多数的贵族夫人身上镶满了念珠、指环、链条、宝石、钻石、翡翠、珍珠、玛瑙等各种饰物。

她们看上去就象是一只只挂满宝石的人形魔兽。对于这些女人来说,这种场合就是她们用来炫耀各自财力的机会。

来参加酒会的贵族大都保持着彬彬有礼的风度,看到女士,他们会脱帽致敬,对于一些长得美丽的女子,则会不失时机地走上前去大献殷勤。

在酒会正式开始之前,人们通过自由走动来结识自己认为有资格结识的朋友。这是贵族们处身的一种方式,通过一场场酒会建立起贵族圈,在圈子里活动并推销自己,为将来谋取好的晋身做准备。

所以象这样的酒会与舞会,其实也就是上流贵族交际圈的代名词。

克劳德.布朗尼之所以要把修伊请到自己的酒会上来,就是想通过这种高层的社交压力向修伊展示一下家族的强大,同时也完成他“哥哥的嘱托”——确认修伊是否身上真有价值连城的宝物。

象这样的酒会结束后,如果有一两个人失踪,并不算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即便是法政署也不敢调查如此众多的贵族。

“我希望你能喜欢我的酒会。”这刻克劳德.布朗尼对修伊如此说道。

“一场华丽的盛宴,我看到整个香叶城所有有身份地位的人几乎都来了。”修伊回以礼貌的回答。

克劳德.布朗尼不无得意地说:“哦,只能说布朗尼家族在香叶城,不,该说是整个凡尔萨群都还算是有些名望的。知道吗?来到这里的贵族至少有一半曾经受过布朗尼家族的恩惠。我们总是擅长于解决麻烦。”

“您的话让我感到汗颜。就在几天前,我却给您的家族制造了麻烦。难得你们可以不计前嫌,不但不追究我的责任,反而邀请我参加如此盛大的宴会,我本人受宠若惊。”

“哦,大度是每一个贵族应有的美德。”克劳德搂着修伊的肩膀笑道:“不用在意过去的事,要知道你可是个炼金师。布朗尼家族愿意和任何一位有实力的炼金师合作。我是说,如果你有什么麻烦,你也可以找我们。”

“是的,比如在我今天出门前,我就多亏了你们的人帮忙才摆脱了那些讨厌的武士……他们正在到处抓捕年轻人。”修伊露出无奈的表情回答。

“哦,是的,我知道这件事。我听说他们在抓一个叫修伊格莱尔的少年。真难以想象,那个少年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能让整个帝国都大动干戈。领主大人今天甚至颁布了全城戒严令,严禁任何年纪在十七岁以下的少年出入。”克劳德说这话的时候,用一种特别的眼神看着修伊。

修伊装作漫不经心的模样回答:“那就得看抓住这个犯人能获得多少好处了。”

“哦?你是指那一万个金维特的奖赏吗?”克劳德有意无意地将话题引到修伊格莱尔的价值上去,而修伊则予以全力的配合。

他笑道:“或许那只是真正价值的万分之一。”

克劳德的心脏不争气的剧烈跳动起来。他干笑了几声:“我很难想象什么人可以值如此多的钱。”

修伊悠悠的回答:“那是因为您不是一个炼金师。要知道炼金师拥有的东西,有些价值甚至是一个城市都换不来的。比如说……”

修伊故意停顿了一下,然后才随意道:“比如可以用来储藏大量物品的空间戒指;比如一些珍稀到这个世界上根本找不到的材料;比如数以千计的顶级药剂;比如一些已经失传了的顶级炼金术……”

克劳德倒吸了一口冷气。他怔怔地看向修伊,然后落向了他正举着酒杯的左手。

在修伊的手指上,一个样式普通的戒指发出淡淡的魔法光芒。

巨大的贪婪从克劳德的眼中喷射而出,他做梦也没想到这么轻易地就从修伊的口中得到了关于修伊格莱尔的大秘密。然后他笑着举起杯子,用那微微颤抖的动作来掩饰内心的紧张。他说:“真有意思,一个很不错的推理,达尼托先生。”

“是的。”修伊也向对方举了举杯。

他望望四周,然后道:“不介意我四处走走吧?”

“当然,酒会还没有正式开始,您可以随意去逛。瞧那边,有位美丽的贵族小姐正在看着您呢。为什么不上去和那位小姐聊聊天呢?也许你可以度过一个美丽的夜晚。”

“您说得很对。”修伊向旁边走过去的侍者招了下手,将手中的酒杯放进托盘里,然后他向着克劳德鞠了一躬:“非常感谢您的慷慨。作为回报,这瓶药剂就算是我送给布朗尼家族的礼物吧。”

他随手拿出一瓶药剂放到克劳德的手中,然后向着人群中走去。

望着修伊的背影,克劳德打开手中的药剂瓶,轻轻嗅了一下。

果然是顶级品。

他招招手,身边一名武士走了过来。克劳德低声道:“把所有的家族武士全部安排好,守好这里。让大家看住那个小子,今天晚上,绝不许他走出这个酒会。”

武士有些犹豫:“现在就动手吗?”

克劳德摇了摇头:“不,等酒会结束后。就让那小子先得意一阵子好了。记住,下手的时候一定要秘密,千万不要让人发现。这件事……绝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

沿着外围的栏杆一路行来,修伊悠然自得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他看起来就象是在欣赏风景,偶尔会驻足观看下方舞台上的演出。

还没有到八点,此刻的演出者还不是紫萝兰歌舞团。

穿梭在人群中,一边品尝着美酒和冬季难得的新鲜水果,修伊一边做着属于自己的小动作。

没有人注意到在他漫无目的的行走中,几乎已经将整个露天平台的所有角落都走了个遍。

他的裤缝里不时地会洒出一些白色粉末,落在红地毯上,渗透进去,渐渐化为无形。偶而修伊也会象个俏皮男孩一样向某个角落里丢出一小块石头,它们看上去并不起眼,只在幽暗处发着淡淡的光芒。

贵族们在相互聊天,男人们聊目前的国家局势,听说佛朗克帝国和乔治亚帝国正在准备反扑兰斯帝国,而斯特里克六世已经再度调集兵马准备打一场大型会战了。

女人们则互相闲聊着天气,服装以及最近某个家族又出现了怎样的纨绔子弟,闹出了怎样的丑闻。

或许是对如此重要的场合突然出现一个面目陌生的少年感到好奇,也可能是被修伊俊美清秀的外表所吸引,有不少贵族夫人小姐向他投来热情的眼神。

“我还以为今天的酒会上不会再看到一个少年了呢,没想到竟然还会有一位如此出色的俊秀少年。”一位贵族夫人望着修伊轻笑说,在她的身边同样是几位年轻的贵族夫人或小姐。

令修伊眼前一亮的,是其中的一位女士。

她就站在一大群的贵族夫人和小姐中间,但是任何一位男士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后,都会立刻停止梭巡的眼神,在她的身上驻足不去。

她有着一对仿佛宝石般璀璨的眼哞,如暗夜中的星辰闪闪生辉。

她穿着一件用紫色面料制成的宫廷盛装,低圆的领口处裸露出一大片雪白的皮肤,一串珍贵的钻石项链在她的颈上发出晶莹的光芒。长发自然的卷曲着垂散在两肩,衬映出她尖尖的下巴,美好的面容。

与那些盛装奇服的贵族夫人相比,这位女士的打扮看起来要简单许多,但却也更具品味。她背靠着一张长餐桌,左手托着自己的右臂,右手里则举着一个玛瑙色的酒杯,里面盛着鲜红的果酒,作势欲饮,姿势看上去分外撩人。衬托出的鲜艳红唇恨不得让每个男人都扑上去亲一口。

女人的美丽,有时候是需要通过衣装,行止,谈吐,动作等多个方面来表现出来的。仅仅依靠脸蛋来取悦男人的女人,其实是最低级的。真正的美女,懂得用身上的每一寸部位去吸引男性,包括她们的一举一动。

眼前的这位女士,毫无疑问就是这一类型的。她十分擅长于发挥自己的天赋,并通过一些细微的小技巧来将自己的姿色发挥到淋漓尽致的地步。

仅仅是看了一眼,修伊就可以确定,仅是这个托酒杯的姿势,就需要无数次锻炼才能达到象眼前这位女士般自然圆润,与自身的仪态完全切合。

与她相比,黛丝和兰缇就象是乡下跑出来的小姑娘,尽管同样拥有美丽的外表,但是她们显然不懂得如何将自己更加完美的表现出来。

与那些将这类场合当作是炫耀财富的贵族夫人相比,眼前的女士将此地变成了自己施展魅力的舞台。

而在她的身边,围拢着的是一大批的贵族年轻人。他们大多是某个家族的继承人,此刻正不失时机地围在这位姑娘的身边大献殷勤。

出于礼貌,在听到先前那位夫人的调笑后,修伊向对方做了一个绅士的弯腰,然后彬彬有礼道:“如果您指的是领主大人在今天的抓捕行动导致的年轻人的出行不便,那么我承认,在我来参加酒会之前,的确碰上了一些小小的麻烦。”

“哦?那么你是怎么摆脱这个麻烦的呢?”先前出声的那位贵族夫人好奇地问。

“是布朗尼家族为我做了证明。”修伊回答。

“原来你是主人邀请来的客人。”那夫人笑道:“我还以为你是……”

她没有说下去,修伊已经明白了她话中的隐意。她一定以为自己是某个贵族夫人带来的小情人,今天将他带到此地见见世面的。

上流社会淫靡的生活使得贵族圈子里的每一个人几乎都有属于自己的情人,不仅仅是男性,即便是女性也常唱不例外。对于对方有这样的误会,修伊并不感到惊讶,所以他只是微一点头,便打算退去。

那位夫人笑道:“但愿领主大人早日抓到那个可恶的修伊格莱尔,否则你恐怕就要不停地依靠布朗尼家族的证明才能出门了。”

旁边的一位穿着打着银色领结的贵族青年立刻接口道:“以领主大人的能力,我相信这并不困难。”

修伊低下头想了想,悠悠接口道:“我想,这只怕同样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

附加一句话送给自己,也送给所有人:如果你的敌人对你进行恶意攻击,那么他们是希望你乱了心志,越做越差。如果你上当了,中招了,就随了他的意了。你在愤怒的时候,他们正在笑。最好的反击,就是做好自己,把工作做得更出色。这样对得起自己,也对得起支持自己的朋友。而那些恶意中伤你的,诅咒你的,则最终只有黯然下场,并最终消失无声。

支持缘分的请相信缘分,缘分一定会越写越好,绝不会被任何人轻易乱掉方寸。仅凭几句中伤恶语,还倒不了我。我没那么嫩,对方却太天真。

第二部即将结束,这一部的结尾将会一如既往的拥有高潮,缘分相信一定会令大家满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