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二章 决斗
章节列表
第二十二章 决斗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兰雅大剧场的露天平台上,修伊站在一群贵族男女的对面。

当他这句话说出口的一刻,面前的那位贵族青年有些不满道:“你是在质疑领主大人的能力吗?”

修伊笑着回答:“不,阁下,我对领主大人拥有的力量非常清楚。六级空间系大法师再加水系四级的修为,即便是一位星辰武士也很难说打败这样的人物。但是我更清楚武力并不代表一切,即便是神奇的魔法也不可能让人随心所欲地去做任何事,否则这个世上就不会有犯罪,而坐在皇帝宝座上的人就不用是斯特里克陛下了。”

那个贵族青年被修伊的话噎住,他甚至能听到身旁丽人抿嘴的偷笑。这让他极为不满:

“但是不管怎么说,只要那个修伊格莱尔敢露面,他的结果就一定是被抓获。他就象一只地沟里的老鼠,害得所有人都为他不得安宁。如果他敢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发誓我要用这把剑砍断他的双脚。”

贵族青年自傲地拍拍自己腰下的魔法长剑。

他的“豪言壮语”引来了他的同伴,另一名棕发青年的附和:“没错。如果修伊格莱尔敢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一定会亲手抓住他。我会将他的头颅送给领主大人,然后用帝国的赏金去购买那颗最美丽的宝石翡翠之心送给克里斯汀夫人您,将它镶嵌在您的项链上。只有您的美丽,才配得上价值一万个金维特的财宝。”

“哦,那正是我想说的话。”打着银色领结的青年连忙叫道。很显然,他对同伴抢走了自己的恭维话深感不满。

看得出来,这个话题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一大群年轻的贵族纷纷“同仇敌忾”,表示只要修伊格莱尔敢于出现,就一定要把他当场抓获,并以此来向他们心仪的女士证明他们的勇敢。

而他们献媚的对象,赫然正是那个举着酒杯正在用好奇地眼神打量自己的被称作克里斯汀夫人的美丽女士。

直到此刻,她尚未说过一句话。到是修伊,隐隐想起一些关于克里斯汀这个名字的传闻。

他听说兰斯帝国有位有钱的寡妇,曾经令帝国曾经的皇帝都对她动心,并试图迎娶她,但最后却失败了。那个寡妇,好象就是叫克里斯汀,难道那个克里斯汀就是眼前的这位美艳动人,令所有男士追捧的夫人?

出乎意料的,克里斯汀并没有对身边献媚的男人的恭维感到满意,反而不为人察觉地皱起了眉头,似乎很不满意的样子。

修伊终于忍不住道:“请恕我直言,我不认为送一颗价值一万个金维特的宝石给这位女士,对她有什么好。”

众人惊奇地看向修伊,就连那位叫克里斯汀的女士也睁大了眼睛看向修伊。

那名棕发青年有些恼怒:“你是想说克里斯汀夫人配不上吗?”

“冲着你的这句话,我要向你提出决斗!”银色领结的青年已经准备抽出他的白手套了。

只要他将白手套丢在修伊的身边,那么修伊要么选择接受决斗,要么选择灰溜溜地离开。

那个时候,被众星捧月般围在人群中的那位克里斯汀夫人突然开口道:“为什么大家不先听听这位先生说出他的理由再做出决定呢?先哲说过,冲动只会造成错误的决定。”

然后这位美艳夫人用她那充满诱惑的妙目看向修伊:“我想您并不是这个意思,对吗?虽然你很年轻,但是看得出来,你并不是一个口无遮拦的人。你的身上有股神秘的气质,我能感觉到你一定是个有过许多有趣的经历的人。”

“夫人过奖了。其实我只是想说,真正的美丽,是不需要任何饰物来衬托的。在自己的身上挂满宝石,只会将自身的光彩掩盖在那些华丽的装饰品之后。就好比真正的油画,从不必在意画框的精美,过于精巧的画框,反而让画作失去了本色。如果夫人戴上了那样的宝石项链,我很难想象到时候人们是关注您的宝石多一些,还是关注您更多一些。”修伊回答。

原来如此,众人这才恍然大悟。

克里斯汀轻轻笑了起来,修伊的说话很显然说到了她的心里。放眼整个平台上的贵族,她的身上所拥有的饰物是最少的,但是她身边的男人却是最多的。她是一个非常懂得展现自己的女人,在她看来,那些豪华饰物的作用应该是用来体现女人的美丽,而非喧宾夺主的。

在财富与美貌之间,她更重视后者。

那些以为将乱七八糟的饰物往身上堆砌就能让自己变得更美丽的女人,毫无疑问是愚蠢的,她们不懂得发挥自己的所长,哪怕是一串最普通的珠链,只要正好配贴自己,也比价值万金的饰物要来得有意义。

众人同时看向修伊,这个少年显然非常有见识,他的年纪虽小,但气质温文儒雅,风度翩翩,说话也极有条理。很多不清楚底细的贵族还以为这又是哪一个家族培养出来的精英人物。

那名棕发青年不服气道:“这到是可以成为平民们的托词,他们可以用这个理由来不花一分一文就获得姑娘们的芳心。”

一大群贵族青年纷纷附和着笑了起来。

修伊也微笑道:“您说得没错,这位先生。不过我想至少平民们不会用某个虚无飘渺的逃犯来证实自己对爱情的忠贞。说起来修伊格莱尔好歹也价值一万个金维特,我很想知道如果您永远都抓不到他,是否也会象平民们一样处于财政尴尬的处境中呢?或许我可以用更加直接的语言来形容您的说法:就叫画饼充饥。”

“你敢侮辱我?”那个棕发青年大叫起来。

修伊笑嘻嘻道:“我并不认为那是一种侮辱。或许您自以为很了不起,但在我的眼里你并不比一个逃犯更值钱。一万个金维特……我相信兰斯帝国至少不会为您开出这样的价码。”

这句话很明显是将对方贬低到连逃犯都不如的地步,所有人同时看向那棕发青年。

被修伊说得理屈词穷的青年心中的怒火勃发,他迅速掏出自己的白手套,向修伊的面前一丢:“我,莫勒尔家族子爵,以美丽的克里斯汀的名义,向你提出决斗!”

—————————————————————

在风鸣大陆,最不缺乏的传说与故事,或许就是关于决斗的。

只要你愿意,你几乎每天都可以听到关于两位贵族为了某件事某次争吵而发生决斗。决斗一旦展开,彼此双方就可以公然杀死对方,而不用考虑承担任何法律后果。决斗失败的一方,其家人也无权向胜者报负。

看起来女人的确很容易成为一切祸乱的根源,仅仅是几分钟的时间,已经先后有两位男士准备或已经向修伊提出了决斗要求。

这让修伊感到有几分好笑。

他看向地上的白手套,他知道,只要自己拾起那双白手套,那么就等于是正式接受了对方的决斗请求。

耳边是一阵悠扬的乐曲声响起,修伊知道,那是紫萝兰歌舞团开场的时间到了。

修伊无视对方的愤怒还有地上的白手套,自顾自走到水晶幕墙前,望着下方的舞台。

在铜管发出的音色乐曲声中,舞台的幕布徐徐拉开。舞台上的第一幕景象便是那阴森恐怖背景氛围:

高高耸立的皇宫城墙,戒备森严手持大刀的卫士。舞台的一侧是一面闪着寒光的大铜锣,迎面是一排木桩,上面悬挂着十几个面目扭曲的人头。一群百姓簇拥在那里,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终于,一位大臣走出来了,他庄严地宣告:“京城里的百姓们,仔细听好:尊贵的公主图兰朵为召驸马,颁布了谜语三条。凡有意应征者都可前来猜谜,不过,假如他猜不着,那就要把命丧!”

演出开始了。

望着舞台的修伊紧抿的嘴唇终于露出了一线笑意。

他的冷漠与无视进一步激怒了那位棕发青年。

他对着修伊的背影叫道:“你不敢了吗?贪生怕死的家伙,如果你害怕了,就立刻向我和我的朋友道歉,我可以考虑收回我的决斗要求。”

这一刻,这名贵族青年高傲的就象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国王,他看向身边丽人克里斯汀的眼神,充满了信心。

修伊的眼神望着水晶幕墙外的舞台,看了好一会舞台上的表演,确定姑娘们的状态良好,他才缓缓过身来,对着那贵族青年道:“我对这样的决斗邀请没有丝毫的兴趣,所以我拒绝你的要求。”

群众中顿时发出了嗡的一声响,人们纷纷用鄙夷的眼光看向修伊。

拒绝一个贵族提出的决斗要求,在上流社会里从来都被认为是懦弱的表现,许多贵族青年面对众目睽睽下的决斗要求,经常是明知是死,也会接受决斗。

象修伊这样堂皇拒绝决斗的人,真正是少之又少。因此这刻就连那位美艳至极的克里斯汀也不满地皱起了眉头。

这是第一次,有人在她的面前公然表示拒绝决斗。尽管私下里她自己也常认为,决斗是男人们最愚蠢的行为之一,但当此刻看到有人拒绝之后,她还是觉得心中很不舒服。

或许每个女人都是如此,她们乐意看到男人为自己争风吃醋,甚至大打出手。

那名棕发青年得意的大笑起来:“既然你已经承认自己是个懦夫,那就向我道歉!”

修伊轻轻摇了摇头:“我想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我之所以拒绝你的决斗邀请,不是因为我怕你,而是因为那实在没有必要。”

“没有必要?为了荣耀与尊严进行的决斗,怎么会没有必要?”那青年大吼起来。

修伊的脸上浮现出嘲弄的笑容:

“为了荣耀与尊严?莫勒尔子爵阁下,那或许是你毕生的追求,不过可惜,不是我的追求。”

说着,他重新走回到场中间,看看四周环视他的众人,他朗声道:

“我知道你出生在富裕的家庭,从小衣食无忧,我完全可以想象你从来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怎样的艰辛。你并不曾在真正的生死线上挣扎过,所以你也从不知道生命的可贵,不知道死亡的真正含义。由于不了解死亡的真相,所以你天真得以为尊严与荣耀可以代表一切,一个人甚至可以为了尊严与荣耀去决斗,仅仅为了某个侮辱性的言辞或者博取某位美女的欢心就不惜自己的生命。这是一种典型的理想派的做法,是一种对生命的不负责任。”

“和您有所不同,我并不是来自某个血统高贵的大家族,我曾经生活的地方,可以说是这个世界最黑暗的底层,即使是在贫民窟,也比那种地方要强得多。我每天面对的是死亡的阴影,我必须努力工作,卑颜屈膝,才能争取到一点活下去的资格。我必须对迫害我的人微笑,送给他们最甜蜜的谎言,才能让自己的生活变得稍稍好一点。尊严与荣耀……呵呵,那从来不是我追求的东西。如果我追求它们,那么现在的我根本不可能站在这里和你对话。”

“所以说,我知道生命的可贵。我知道生命与自由是如何的来之不易。我绝不会为了那虚无的荣耀与尊严去与人决斗,因为我懂得珍惜生命。身为上流贵族的你们,将生命视作儿戏,但很抱歉,那不是我的作风。”

“如果我要拿起武器,那我决不是为了可笑的尊严,荣耀,或者某位并不爱我的红颜。当我拿起武器的那一刻,通常意味着我有战胜对手的信心与把握,对我来说,那不是决斗,而是杀戮。”

“所以,如果你想和我决斗,那你就要有先有足够的心理准备。我是说……真正的……面对死亡的觉悟。”

这番话说得大家一楞一楞的,没有人注意到在修伊说话的同时,他的人同时也在缓缓靠近着那名棕发青年。

就在莫勒尔子爵警觉到修伊离自己太近时,修伊突然一个飞身上前,左手已经掐住了对方的咽喉,右手随手从餐桌上抄起把餐刀,对准子爵的眼睛插了下去。

“啊!”一连串的尖叫响起。

餐刀停留在了莫勒尔子爵的眼皮上。

“放开他!”不少人同时大叫起来,数名武士冲向这里,试图拉开那个已经严重威胁到对方生命的修伊。

修伊冷冷道:“谁敢靠近我,我就戳瞎他的眼睛。”

所有人同时停住了脚步。

修伊用戏谑的眼神望着满脸惊恐的莫勒尔子爵:“现在,向我道歉。”

“不!”莫勒尔子爵大叫起来。

压在眼皮上的餐刀微微一用力,子爵的眼球明显感觉到上方的压力正在严重压迫着他的眼珠,他的另一只眼睛能够从修伊冷酷的笑容中读出那隐藏的含义:他绝对乐意就此抠掉自己的眼睛,而不会有丝毫胆怯。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向我道歉。”他说。

“我道歉!”完全是不加思索,莫勒尔大叫起来,他吓得浑身颤抖。

该死,这个家伙是个魔鬼!

修伊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笑,他松开抓住莫勒尔咽喉的左手,拍了拍他的脸,然后柔声道:“瞧,仅仅是一只眼珠就可以让你低头。那么当你面对真正的死亡时,你又会是如何的表现呢?看起来你并不如你所想象的那样勇敢对吗?”

这句话沉重的打击了这位莫勒尔子爵,他总以为为了荣耀去战死是一件光荣的事。但这刻当危险真正压迫在他的头上时,他才发现原来自己并不想自己想象的那样无所畏惧。

眼前的这个少年,毫不留情地揭穿了他自以为是的刚强,仅仅是几句话再加一把普通的餐刀。

他彻底摧毁了这位子爵的意志,他几乎要崩溃了。

望着对方惊恐的面色,修伊这才放声道:“很好,至少现在的你已经学会了在死亡面前放弃尊严与荣耀,学会了生存才是第一要位。你已经意识到,所有你所追求的东西其实都是那么可笑。当你拥有了这样的认识的时候,或许将来的某一天,在你真正面临死亡的威胁时,你反而会拥有勇气去面对一切苦难。”

说着,他轻轻将莫勒尔子爵推开,随手将餐刀扔到一旁。

然后他弯下腰,将莫勒尔子爵扔下的白手套拾起。

用它擦了擦自己的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