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三章 血腥平安夜(上)
章节列表
第二十三章 血腥平安夜(上)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现场的气氛,微微有些凝固。

没有人敢再小看这个少年。

尽管他始终面带微笑,但他刚才出手时的冷静,迅速还有准确,已经充分显示了他的实力——即使是真正的决斗,他也有十足把握杀死那位莫勒尔子爵。

武士们见没什么情况,纷纷退了下去。

“你叫什么名字?”克里斯汀突然问道。

随着这个问题,众人露出又羡又妒的神情。

克里斯汀的艳名可以说是名满天下。

作为目前兰斯帝国最富有的寡妇,她的前夫就是兰斯帝国赫赫有名的威斯顿伯爵。威斯顿伯爵的财产之多,据说曾经让克里斯特陛下也心动不已。在前年威斯顿伯爵因病去世后,由于这位伯爵大人没有留下一位子女,因此他所有的财产最终都由他美艳的妻子所继承,这便是克里斯汀夫人。

由于本身出众的美丽,再加上前夫留下的大笔遗产,因此许多贵族青年都渴望能娶到这位美艳夫人,如此便可真正的财色兼收。

不过真正愿意娶这位夫人的青年,一般都是各大家族的次子。

由于次子没有继承权,甚至无法继承爵位,娶一位有名望的大家闺秀,就成为他们日后晋身的最佳选择。而在所有的选择中,克里斯汀夫人又是名列首位的。

这便是这位夫人的身边永远围绕着众多追求者的原因,当然也不乏真正的冲着美色去的拥有继承权的家族子弟。

或许是长期被男人包围,使得这位夫人不胜其烦的缘故,所以她曾经立下过一个规矩:除非是她主动询问,否则她的追求者没有资格在她的面前自报门庭。

而此刻,克里斯汀却主动询问起了修伊的姓名。

对于这位至少有一百个男人为她决斗过的夫人的提问,修伊的眼中闪过一抹不屑的笑意。

“克里斯汀夫人,我听说过您的美丽还有你所立下的规矩。对于永远都不缺乏追求者的您来说,或许询问对方的姓名,是让对方觉得一件有莫大荣耀的事。在你看来我刚才的所做所为所言所语,也不过是为了吸引您的注意,而且看样子我还成功了。不过很遗憾您弄错了。”

修伊扬起高傲的头颅,望着克里斯汀道:“尽管我并不会为了荣耀与尊严去决斗,但我同样不会为了一个女人而去放弃这些东西。所以对于您的厚爱,我只能说一句抱歉,我不感兴趣。至于我叫什么名字,相信再过一会您自然会知道,但绝不是这种你问我答的方式。”

在场众人纷纷大哗,谁也没想到修伊竟如此傲慢而不客气地拒绝了回答克里斯汀。

不过修伊的态度,到使那些克里斯汀的追求者看到了希望——看起来这个少年对那位美艳夫人毫无兴趣,没有什么比失去一个强劲对手更令人感到愉快的事了。

如果可以,他们希望这个少年能尽快的早早消失。

眼看着没什么事了,修伊转身离去。

对他来说,此时此刻的自己,已经没有什么必要再隐瞒实力,更没有必去对一些他根本就不放在眼中的所谓“贵族”去屈膝哈腰。

如果有人不识相,他不介意在计划开始之前,先做一次小小的热身运动。

正当人人都在猜测那神秘的少年到底是什么来历时,天空中却已经开始出现了变化。

先是一声尖锐的呼啸刺破长空,整个露天平台上,空气如波浪般荡漾。

巨大的空间能量在一瞬间弥漫住整个兰雅大剧场,庞大的压力如山般向着平台上的众人压迫下来。

魔法灯仿佛风雨中飘摇的小树苗,摇摇欲催。

不少贵族纷纷惊呼起来,一些有见识的贵族则大叫道:“那是空间屏障在被打破。有人在试图向这里进行空间传送!”

“这不可能!”有人叫道:“谁有那么大的本事?”

修伊的嘴角撇出一丝冷笑:“还能有谁?当然是阿布利特大法师了。不过可惜,他怕是没法完成这次传送了。”

他的左手微微一扬,一连串神秘的咒语从口中吐出,硕大的露天平台,突然凭空生出了一座巨大的魔法护罩。

白色的魔法护罩的光芒如一片水幕天穹,从平台上升起,形成一个巨大的圆形穹顶,在天际结合,将整个平台包拢住,从而也断绝了能量的传输。

刚刚波动诡谲的空气,瞬间又恢复了平静。

一大群贵族看得目瞪口呆,有人惊骇地问克劳德:“什么时候布朗尼家族竟然在这里布下了一个法阵?”

克劳德也看得呆滞:“不,这不是我们干的。这样庞大的法阵,只有最顶级的炼金师才能做到。”

一说到最顶级的炼金师,克劳德.布朗尼的心中闪过一个名字。他惊骇地向修伊望去,只见对方正向自己微笑着弯腰致敬,很显然,刚才的那一手的确出自于他的杰作。

克劳德大踏步向修伊走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这里会出现空间能量的波动?这个魔法罩是怎么回事?”

修伊轻笑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阿布利特大人试图通过空间传送将自己直接传送到这里,而我用这个魔法护罩切断了他的能量传输,使他无法进行准确的定位。所以现在我们的大法师要想来到这里,就只能麻烦他用自己的脚走过来了。”

阿布利特?克劳德脑海中一阵晕眩:“为什么?他为什么要来?你又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什么时候布下的这个法阵?”

修伊背负着双手仰面看天:“所有的这一切,你不是早该有答案了吗?克劳德布朗尼大人,难道您的哥哥不是要求你秘密留下我,将我身上所有的财物洗劫一空,然后毁尸灭迹吗?难道您的家族武士难道不是已经将整个兰雅大剧场全面包围了吗?”

克劳德一听这话,吓得连连后退几步。

修伊悠悠道:“是牌,就总有要摊开的时候,您又何必如此震惊?我想在阿布利特愤怒的来到这里对所有人兴师问罪之前,我们还有一点时间可以让彼此增进了解的。哦对了,不用指望您的那些家族武士了。这个魔法罩隔绝了所有人的进出,现在任何人都无法离开这个平台。而您的家族武士根据您的命令,将死守在平台之外,可惜的是由于你无法走出这里,所以执行先前命令的他们将会先和阿布利特血战一场。我相信愤怒中的领主大人一定不会介意杀光你外围所有的武士,以教训一下你这个敢于收留和藏匿帝国叛逆的家伙。哦,还有,我的风莺告诉我,阿布利特已经派出了一支武士队前往布朗尼家族庄园了,看起来他已经打算把整个布朗尼家族都连根拔起了。这也难怪,谁叫我还偷了他的宝库呢……”修伊的脸上露出了邪恶的笑意。

克劳德吓得脸色惨白。

突然发现原来一切并不是在自己的掌控之中的感觉无疑是非常糟糕的,而那恶劣的后果更令他几乎崩溃。

此时许多贵族已经发现,魔法罩不仅隔断了魔法能量的输送,同时也隔断了他们进出的道路。

一些贵族纷纷大呼小叫着,质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不过答案很快就出现了。

一声巨大的咆哮响起在露天平台的上空,那正来自于香叶城六级大法师阿布利特。

“克劳德,你这个卑鄙的小人。我已经给了你足够的机会,你却毫不懂得珍惜!你竟然敢贪图国家财宝,私自藏匿帝国要犯,从今天起,你和你的家族都将完蛋!也许在你死亡的那一刻,你会知道贪婪的恶果是怎样的严重!”

半空中一个巨大的人脸显现,赫然正是愤怒的大法师阿布利特。

昨天他的宝库被盗后,阿布利特下达了全城搜捕令寻找修伊格莱尔的下落。但他万万没想到,布朗尼家族竟然敢秘藏修伊格莱尔。

如果不是有一封揭发信送到了他的手里,他怎么也不会相信克劳德敢干出那样的事。

然而当阿布利特先后三次派人来到兰雅大剧场,向克劳德索要芬克.达尼托,要他回法政署接受调查的时候,克劳德手下的一再拒绝,却终于引起了他的怀疑。

而当修伊暗示克劳德修伊格莱尔的身上拥有大量的财富时,布朗尼家族武士的调动则进一步刺激了阿布利特的神经。

他原本打算建立一个空间能量传输通道,直接与克劳德进行对话,警告他此刻的作为有多么危险,但没想到一个巨大的魔法阵竟然将自己拒之于门外。

能够做出如此大的魔法阵的人,毫无疑问只有炼狱岛上出来的修伊格莱尔了。

这一刻,被洗劫宝库的阿布利特终于耗干了所有的耐心,亲自出手了。

———————————————————

魔法罩将露天平台隔绝成两个世界。外面的世界,领主府的大批武士正在杀向布朗尼家族武士,而在平台上,克劳德面若死灰地望修伊,眼前的少年眼中凛冽出无尽的杀机。

他大步走向场中的高台,望着台下的人群,抬起他高傲的下巴,面对那一群群不知所措的贵族们发表起他早已准备好的充满激情的演说:

“女士们,先生们,欢迎来到兰雅大剧场!作为以国母的名字命名的这个大剧场,它是兰斯帝国历史最为悠久的剧场,它已经二百三十六岁高龄,就象这个国家一样,它昏庸,腐朽,且正在走向衰亡!不过在今天,它将见证一场兰雅自诞生以来最华丽的演出!那也许会为它腐朽的生命注入一针强心剂,使它肮脏的生命能够维持得更久一些!”

“我知道作为贵族的你们,已经厌倦了舞台上华丽的表演,厌倦了那矫揉做作的表情,还有刻板生硬的台词!你们锦衣玉食,你们无所事事,你们渴望刺激,你们追求享受!那么今天,你们将得到一个可以满足你们愿望的……你们期待已久的夜晚。”

随着修伊的高声呐喊,平台上所有的人都安静了下来,一起看向正站在高台上平静微笑着的少年。

少年的脸上露出神秘的笑容。

“很奇怪对吗?奇怪我为什么要这么说?奇怪我到底是什么人?不要急,答案很快就会揭晓。”

说着,他突然做了一个奇怪的手势——他将左手放在自己的耳边,做出倾听状:

“听!远方的丛林里,有一群野兽在奔跑。他们在追逐,追逐一只忤逆了他们意志的猎物……”

少年的声音悠远而深沉,仿佛在阐述着一个故事:“野兽们凶狠,嚣张,而且是成群结队。那只猎物很弱小,面对强大的力量它根本无法反抗。所以它只能拼命逃逸。突然,一只狐狸拦在了猎物的面面。那只狐狸看中了猎物的美味,想要悄悄地独吞那只猎物。”

少年的望向远处怔立当场的克劳德,眼中露出狡黠的笑意:“狐狸很贪婪,但是他犯了一个大错误。那就是……这只猎物与众不同。它是会反击的,而且它咬起人来相当疼!”

“于是我们听到的,注定将不是那猎物的惨号,而是贪婪的狐狸在面对灭亡命运时的最后挣扎与悲鸣……”

随着修伊话音的落下,高台上少年乌黑的头发渐渐变得淡薄起来,呈现出一股妖异的金色。

轰!

平台上炸响出无数人的惊呼。

“哦,我的天啊,他是修伊格莱尔!”

“他就是修伊格莱尔!”

这个名字震慑了在场所有的贵族,尤其是刚刚和修伊说过话的那几位贵族青年,他们此刻已完全被眼前的场面所震住了。

修伊缓缓将手放了下来,望着下面的一大群贵族笑道:

“何必惊讶?何必惊慌?我的贵族老爷们!你们不是喜欢刺激吗?不是渴望鲜血能够填充你们那空虚的生活吗?你们不是喜欢决斗吗?不是喜欢视生命为儿戏吗?那么今天!我给你们一次决斗的机会。”

修伊的手指向台前。

“我!修伊格莱尔就站在这里。我站在这里等待你们的追杀,你们的猎捕还有你们的挑战!”

“你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只要他愿意,他都可以加入到这场战斗中来,然后用你们的身体去感受,去近距离的接触和体验一次死神的恐怖!”

“我相信这对你们日后的生活会有极大的好处,你们将永远不会忘记在这个夜晚,某个人所带给你们的那无与伦比的刺激享受!如果当某天你们想要处死某个犯了错的下人时,或许你们会想起一个人,一个名字!那可以让你们在做出决定之前,更加冷静的去对待生命!”修伊大吼道。

“在这里,我要宣布一件事。布朗尼家族从今天起已经被正式除名!”修伊的手缓缓指向克劳德:“就用布朗尼家族的生命作为我愤怒的祭品,用这个家族的鲜血,来作为我对兰斯帝国的警告……想要抓到修伊格莱尔,先做好付出足够代价的准备吧!”

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他们用惊恐的眼神看着那个高高在上的少年。

那一刻,少年身上发出的凛冽之气,惊的所有人心胆欲裂。

从没有一个人,可以在这种情况下发出如此激扬壮烈的宣告!

“杀了他!”那是燃烧的怒火焚尽所有的理智的克劳德布朗尼对着平台上的家族武士大声发布命令。

大批的武士向着修伊冲去。

修伊的眼中掠过淡淡的萧条与肃杀之意。

他站定在高台上,轻轻吟动咒语。

“在欲望之海中沉沦,在万物静寂时复苏,虚无的意志掌控一切……精神燃烧”

修伊刺在身上的幽暗魔纹闪耀出淡淡的光泽,单手轻轻挥舞,冲前的数名武士同时感觉到一阵头痛欲裂。

“啊!”他们发出了撕心裂肺的狂吼。

“是灵魂法术!”有人骇然高叫起来:“这是个该死的灵魂法师!”

“不仅仅是灵魂法师。”修伊眼中的笑意更盛。

他的右手凭空出现了一把重剑,正是当初在商铺里以“猎奇”的心态购买下的那把刻着风灵法阵的大剑。

纤弱的身体挥舞着重剑,涌泉般激荡出一瀑流彩的焰雨,很快将四周暴扫而来的刀光熔成星碎。

挥舞着重剑,他义无反顾地向着武士群中冲去。

露天平台上,一场血腥狂乱之舞正式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