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四章 血腥平安夜(中)
章节列表
第二十四章 血腥平安夜(中)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高台上,数十名武士正纷纷向着修伊涌来。

魔法的吟唱需要时间,精神燃烧虽然可以无视等级差距,却不能无视人数差距。快速地接近对手,杀死对手,是每一名武士都明白的道理。

即使最先前的武士因为了中了灵魂法术而失去战斗力,后续的武士还是借此时机强攻上去。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上一刻还是个一个普通的魔法师的神秘少年,在下一刻,竟突然如武士般展开了贴身近战,仿佛虎如羊群般冲入武士群中大开杀戒。

他们的对手不仅仅是一位炼金师,一位魔法师,同时也是一位武士。

先后经历过兰斯洛特和帕吉特两位顶级武士的教导,即使在斗气方面,修伊还只是一个二级武士,但是在作战的技巧,眼光,和战技的运用上,修伊早已超越一般武士的范畴。

厚钝的重剑,原本应当是以劈砍的攻击方式为主,但是这刻在修伊的手中施展,却显现出一股风的轻灵。

重剑轻轻挡开一名武士对他的劈砍,身体做了一个华丽的弧形回转,在与那武士贴身而过的同时,重剑的锋刃已经割破了对手的咽喉,激出一股冲天的血泉。

与此同时,修伊的口中继续吟唱出令人心跳的咒语:

“时光与空间的交集,巨轮和锁钥的紧合,时空横竖之窗,飘渺无定之门,虚无而现实的世界,为召唤之人开启吧!”

他的左手划出诡异的六芒星手势,下一刻,当至少三名武士呼啸着冲到他身边时,他们惊奇地发现对方竟离奇的消失了。与此同时,一个淡淡的人影出现在众武士的后方。

重剑下斩,一名武士的人头应天飞起。

“瞬间传送!他会瞬间传送!”有人凄厉着嗓音高叫起来。

“虚空斩!”修伊的声音一如他的为人般沉稳,准确。

当武士们纷纷转向后方时,修伊的身影已经再度消失,重新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大剑横扫,先前的三名武士被一剑破开胸膛,内脏掺杂着血水流出,他们用不可置信的眼神望着身形如鬼魅般飘忽的修伊。

“这不可能!他怎么能连续传送自己?!”众武士大叫起来。

“啊!”一声声尖叫在露天平台上炸响,巨大的声浪一直传到剧场上空,剧场中的无数观众纷纷惊奇地向头上看去。

他们看到水晶幕墙的后面,血花象喷泉般激射,一个金发少年在数十名武士的追击中,展开着凌厉的还击。

舞台上,图兰朵的表演已经进入高潮,《今夜无人睡眠》的曲声悠扬响起。

仿佛是在应和着那华美动人的曲调,金发少年的作战姿态优雅动人。

宛如伴随着那优美的音乐跳着世上最轻盈的圆舞曲一般,以眼下这高大的露天平台作为展现自己实力的舞台,用几乎近于轻盈的舞姿展现着令人惊叹的完美的杀人技艺。

那些令人细思起来便感到毛骨悚然的杀人手法,在这个少年的手中施展起来是如此的优雅和美妙,仿佛这本身便是一件精美的艺术品一般,一件冷酷凶残充满血腥味道的艺术品。

这是一首旋律轻柔缓转的圆舞曲,但是演奏者偏偏是一位死神的使者。

这是一场优雅华美的宫廷舞蹈,但是表演者却是一个凶残冷酷的杀戮者和他所制造的一具具尸体。

所有的认识他的,或不认识他的人,在这一刻纷纷被修伊那残酷,冷静而优美的杀人手法所震慑,以至于正在高声咏唱的紫萝兰歌舞团的姑娘们也目瞪口呆地望着幕墙后那华丽而血腥的场面,失去了对自己声音的把握。

黛丝直接惊呼出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咏叹调,兰缇原本轻盈的步伐在修伊那圆转流畅,飘忽自如的脚步前,也变得沉重干涩。

“我的天啊,那是芬克吗?”有人如此低呼。即使距离遥远,他们还是能看清杀人者那冷酷而英俊的面容。

“不,不可能是他。芬克,那不可能是他。”黛丝惊恐地捂住了自己的嘴。

惟有克拉丽斯,叹息着看向那上方,她知道,那就是芬克达尼托,也就是修伊格莱尔。

她的眼神中充满了幽怨。

——————————————————

蓄谋已久的杀戮,在露天平台上无情地展开,修伊用手中的剑与魔法,向人们证实着自己的强大。

布朗尼家族的武士,大都是初级武士,只有少数二级武士,根本不可能和拥有虚空斩技巧的修伊相抗衡。

鲜血在平台上激扬飞溅,哀号声刺激着每一个人的心脏。

每一名武士倒下去,克劳德的心就象是被人狠狠掐了一把。

从来没有人告诉他,那个逃亡中的炼金师竟是如此强大。

他明明只有二级武士的实力,魔法等级也不高,但是就是运用这些初级能力,他却创造了一个杀人的奇迹。

如果在此之前,有人告诉他一个炼金师可以如此轻易地杀戮他的家族武士,他一定会认为那是谎言,是胡扯,但是现在,有人却真正用手中的剑和他手下的鲜血告诉他,等级从来都不是那么可靠,只要运用得法,即使是弱小的绵羊也可以凶猛过狮子。

不,他的对手不是绵羊。

(和自己手下那些凶悍的武士比起来,这位小小少年看起来就是一只孤立无援地面对着一群凶悍恶狼的弱小羚羊。可是沉溺在杀戮快感中的却不是恶狼。1)

这是一个令人绝望的讽刺,是大陆有史以来最不可思议的笑话。能够将低级的武技发挥到如此极端的攻击能量,还用如此优雅的方式展开的对手,克劳德无法想象一旦这个少年将来拥有更强大的力量时,会是怎样的可怕。

可笑的是自己竟然还在奢望谋取他的财物,试图杀他灭口。

而如今,自己几乎一下子就把家族所有的武士都葬送了。

当最后一名武士倒在了修伊的剑下时,整个广场平台已经是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所有的贵族怔怔地看着那个刚才还温文儒雅的年轻人。

在经历了刚才怒狮般的杀戮后,年轻人的脸上终于现出了一股疲惫。

但是他的眼中,却有着一股兴奋。

那是一种畅快淋漓的感觉,是他期待已久的,对这个帝国的反击走出成功第一步的感觉。

用充满挑衅的目光看着克劳德,修伊轻声问道:

“你……还有人吗?”

克劳德的心在一瞬间沉到了湖底。

魔法罩外围的武士,正在遭受阿布利特的攻击,而平台上的武士,则已经被修伊斩瓜切菜般杀光,布朗尼家族一下子面临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克劳德知道,此事之后,布朗尼家族恐怕再不会出现在历史的舞台上了。

得罪了领主阿布利特,没有哪个家族能在香叶城继续逍遥下去。

克劳德苦笑着抬起了头,他望向修伊:

“修伊格莱尔,是我小看了你,布朗尼家族小看了你。不过我相信,你就算再强,也不可能是阿布利特大人的对手。我已经无法向领主大人解释这一切,但是大人也绝不可能放过你。呵呵,或许你还不知道阿布利特大人的脾气和手段,得罪了他的人,从来没有人能是好下场。”

修伊微微笑了起来。

他收回已经染满鲜血的重剑,金色的头发迎风飘扬,修伊走下高台傲然道:

“从我来到这里的那一刻,我就没在乎过他阿布利特。我就在这里,哪儿也不去。我等着他阿布利特上来,等着和他一决生死。”

舞台上,图兰朵的剧情正在走向高潮,音乐开始变的大气磅礴,修伊轻轻哼起了《今夜无人睡眠》,眼中的杀意却已是越发的凛冽。

他踏着满地的泥泞与鲜血,还有那一地的死尸,竟然就在原地跳起了欢快的舞蹈。

地上渐渐出现一个个血脚印,就仿佛是在印证着它的舞步。

所有人的目光在这一刻凝结,仿佛时间都停止了流动……

———————————————————

咚咚的鼓声,激荡出空气的颤抖,仿佛敲击在人们的心脏上。

那是图兰朵中鞑靼王子即将走上断头台时的鼓号。

尽管舞台上的表演还在继续,但是人们的心思已经完全飞到了露天平台上,贵族们聚居之所。

一个高大的人影披着紫色披风,一步一步走在盘旋曲折的楼梯上。

每一步,都仿佛印在人们的心中。

香叶城领主,六级空间系大法师阿布利特,终于出现了。

在修伊用魔法罩隔断了他的空间传送后,这位大法师阁下只能使用自己的双脚来完成赶到此地的重责。

在他的身后,同样是布朗尼家族的大批武士躺倒血泊中。这位大法师愤怒时杀手的手段也绝对是毫不留情的。

面对那道将所有人隔离,不许人上下的魔法护罩,阿布利特的眼中浮现出一股欣赏。

透过那层护罩,他看向修伊,已经停下了自己舞蹈的脚步的修伊也满脸微笑地看着他。

阿布利特举起一根手指,指向修伊,那一指直接穿透魔法护罩,送入罩内,对准了修伊。

他说:“你就是那个偷了我东西的修伊格莱尔?”

修伊做了一个优雅的欠身动作:“修伊格莱尔恭迎大师,我等待您,已经很久了。”

“很好,很好。”

下一刻,阿布利特大步走进魔法罩内,仿佛那个隔离罩对他毫无影响一般。

有趣的是,在他进入的同时,这个魔法罩竟然没有丝毫的破损,就如一个水泡,有着强大的自我修复能力。

在阿布利特进入之后,两个人互相看向对方的眼神,同时充满了好奇,欣赏,还有那浓浓的杀气。

—————————————

(1):本句引自《魔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