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五章 血腥平安夜(下)
章节列表
第二十五章 血腥平安夜(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只有在阿布利特走进平台的那一刻,修伊才看清,尽管据说阿布利特已经是七十多岁的老人,不过他的样子看起来还只是个中年人。阿布利特长得极为高大,他有着一头狮子般的卷发,行走时的脚步极大,气势浑厚,倘若是不知道的人看到阿布利特,或许会以为他是一名武士,而不是一位魔法师。

来到平台广场的中央站定,阿布利特一身紫袍,怒视了修伊一眼,再扫视了一眼地上的尸体,最后目光却停留在了克劳德.布朗尼的身上。

“克劳德,这就是你私欲旺盛的下场吗?瞧瞧你的人,还没等我动手,就已经全部死光了。”

克劳德吓得心胆俱裂:“阿布利特大人,我从未想过要和您作对!”

“但是你并不能否认在你把修伊格莱尔接到这里之前,就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对吗?当我还抱着一线希望来到这里试图说服你的时候,迎接我的却是你家族武士的阻拦!这真是太可笑了,你以为就凭这个小小的防御结界就能阻止我吗?你好象忘记了空间系的法术最擅长的就是结界的布置与破除!”阿布利特怒吼道。

克劳德结结巴巴道:“那是……那是族长的吩咐,我也是奉命行事。而且这个结界也……”

阿布利特冷笑道:“够了!伯纳德的主意是吗?哦,面对贪婪,就算是真理也要让步,死神也要退缩!我想不到伯纳德竟然胆大到敢劫掠帝国的财富!而且这个小子偷走了我的东西,甚至还留下了侮辱我的言辞,他是我志在必得的人,而你们却有胆量跟我争抢。既然伯纳德如此愚蠢,我不介意把他和他的家族一起灭掉!……事实上我已经这么做了。”

说着,阿布利特的眼中现出一团阴狠:“布朗尼家族从今天起,再没有必要存在这个世界上了。”

他说着,左手向着克劳德遥遥一指,口中咒语诵念,只见克劳德身周顿时出现十数道空间裂缝。

“五级空间法术,裂空之刃。”望着这一幕,修伊喃喃道。

这正是空间系最强大的杀伤性法术之一,裂空之刃。这个法术可以通过在指定地点制造出空间裂缝,将对目标进行攻击。

下一刻,克劳德发出绝望的呼喊声,空间裂缝就象是一道道锋利的刀刃划过他的身体,瞬间将克劳德肢解成十余块血肉。

他甚至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在场所有的贵族吓得纷纷后退,一些贵族夫人更是吓得失声惊呼起来。

反到是阿布利特,缓缓收回左手,狞笑着看向修伊:

“修伊格莱尔,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到我的地盘上偷东西。我想你之前并没有打听过我是什么人吧?”

修伊轻笑道:“恰恰相反,大法师阁下,为了了解你的情况,我可是在你府前的酒馆里守了一个多月。从您的武士那里,我知道了你是一个残暴,凶狠,嗜杀而毫无人性的领主。虽然你是一位魔法师,而且你的领地看起来也还算不错,但是能力与人格往往并不能划上等号。在了解了这一切后,我发现我偷你东西时毫无心灵上的愧疚。”

说着,他缓缓举起手中重剑,遥空指向阿布利特。

这一刻,他的胆量,豪气,就连阿布利特也感觉吃惊。

然后他抬头看向阿布利特:“伟大的玫瑰君主曾经说过,与其面对弱小的对手,我更情愿去面对残暴而强大的敌人。至少后者让我没有良心上的负担。现在的我,便是如此。来吧,我到想见识一下六级大法师有着怎样的实力。”

阿布利特赞叹地点头:“我不得不佩服,难怪你能杀死海因斯,至少在勇气上,你无与伦比。不过可惜啊,我阿布利特不是海因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你就是有再多的狡诈伎俩也是没用的。把地图和噬灵之环交出来,我或许会饶恕你的性命。”

阿布利特的左手再度前指,带着空间魔法光芒的能量在指尖闪耀,只要咒语念动,裂空之刃将会立刻将修伊也随之肢解。

“我却认为,就算我不投降,你也不敢杀我。你们的君主一定很想要活着的我吧?也就是说,这一仗,只有我打你,而没有你打我的份。”修伊似乎毫无所觉地笑道。

这句话彻底激怒了阿布利特:“修伊格莱尔,世上不是只有你一个炼金师!失去的技术也未必就不能重现,杀了你,陛下也未必就会把我怎么样!既然你以为我不敢,那么你现在就去死吧!”

随着咒语的念动,他指尖的光芒突然大亮,空间能量迅速撕扯开空间屏障,形成一道道空间裂缝。

然而就在那一刻的同时,修伊的脚下突然泛起一层光亮,阻住了空间能量的输送。

一道新的魔法护罩出现在了修伊的身周。

少年的脚下,一个古怪的法阵正闪耀着奇特的光芒。

阿布利特一楞,修伊已经笑道:“没有必要太奇怪对吗?我既然能阻挡你使用空间传送,那就说明我有能力屏蔽空间能量。做一个法阵是做,做两个也是做。”

就在他杀死那些武士的时候,表面上他象一个疯子般在血水中舞蹈,其实却已经悄悄地又布下了一个法阵。

阿布利特眼中闪过凶狠之色:“不愧是海因斯的学生,我没想到你在法阵的运用上已经这样纯熟。不过你好象还是忘记了,炼金术或许很强大,但它从来都不具备应变的能力!”

阿布利特仰天长吼起来:“来吧,空间中的冰雪精灵,将你们的力量集合到我手中,让大地冻结,让山川成冰,将世间的一切笼罩在白色之中……冰封之地!”

一大串雪色光芒从阿布利特的双手中捧出,如冰河泻瀑般向着天空急射,然后扑向修伊。

水系四级法术,冰封之地。

阿布利特说得没错,炼金术所制造的法阵虽然强大,但是毕竟需要事先准备,缺乏应变的能力。修伊为阿布利特准备的法阵,主要是针对他空间系的能力而使用,但是看起来他似乎忽略了阿布利特同时还是一个水系四级法师。

冰封之地带来的寒气,将整个平台变成一片冰天雪地,地面流动的鲜血在瞬间结成了红色的冰块,向着修伊的脚下迅速蔓延。一旦让这些寒冰将整个平台冰封,那么修伊布下的法阵就会受到破坏。

但是修伊的眼中却毫无惊象,他轻轻笑了起来。

天空中突然传来两声欢快的鸣叫。

阿布利特愕然抬头,只见天空中两只硕大的炽焰鸟突然出现,它们扬着头,对准阿布利特就是两道凶猛的火焰喷吐。

大量的火元素如汹涌的岩浆滚滚而来,就算是强大如阿布利特也不得不急忙闪避。炽焰鸟是九级火系元素魔兽,尽管是两只加起来才被评为九级,但在火魔法的威力上,依然远远强于阿布利特的四级水系法术,只是一次喷吐,他的冰封之地就被彻底瓦解,连带着还将阿布利特的紫色法师袍烧穿了几个大洞。

望着空中得意盘旋的红与绿,阿布利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张老脸涨得通红:“炽焰鸟?你竟然将它们也带出来了?”

修伊微笑着看阿布利特:“阿布利特大人,当初就是兰斯洛特大人要抓它们,也是费了不少的力气呢,虽然那是因为活捉的难度比较大,但它们毕竟不可小看。现在您不会再认为我对上您,毫无还手之力了吧?我想您要杀我,得拿出点看家本事才行了。”

“哼,满嘴大话的小鬼,你以为凭这两只畜牲就能打败我吗?”阿布利特冷笑。

对方有炽焰鸟做助手,阿布利特已经不能再小看对手。

他终于将自己的右手伸了出来。

用左手在自己右手画出一个个古怪的符纹,阿布利特轻声念颂着:“以我的身体做为力量的原结,生成那空间的旋涡,去吧,元素的精灵,在这自由的空间里尽情地渲泻死亡之潮,噬灭吞没一切敢于阻挡您自由圣体的陌生力量……结界破除!能量风暴!”

结界破除,能量风暴。阿布利特竟然同时使用出了两个法术。这种双法术的同时使用,是只有高级法师才能领悟到的特殊效果,只能在同系魔法中才能施展。面对修伊的冷嘲热讽,他彻底不顾一切地痛下杀手了。

这一刻,所有人才真正见识到了阿布利特的强大,两个顶级空间法术同时施展开来,四周敞明的光线很快黯淡下来,所有的魔法灯全部自动熄灭,只有那来自阿布利特身上的光亮照耀着这片虚无的空间。

仿佛可以浸透时空的黑潮如烟般笼向修伊,下一刻,仿佛置身于一个无边无际的孤独空间,从肉体到心灵,都被一种前所未有的怵骇恐怖的力量压抑得难以喘息。

修伊的眼中放出强烈的光芒,这是他第一次和一位如此强大的高级大法师交手,尽管他事先做足了种种准备,但是阿布利特的强悍依然令他心中震惊,却也更加兴奋。

可以肯定,阿布利特是他目前所见过的最强悍的一位大法师,就连当初的克洛斯也绝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在巨大而汹涌的空间能量的冲击下,红与绿同时仰天高呼,向着天空中飞去,很显然这股巨大的压力令它们也感到吃不消,用来割断阿布利特空间能量的法阵顷刻间被结界破除所瓦解,修伊的脚不时地泛出银色的光潮。

下一刻,巨大的能量风暴在阿布利特的指引下,在修伊的四周生成,火红色的能量浪潮如熔岩喷发般汹涌四溢。

阿布利特仰天大笑:“修伊格莱尔,能够死在能量风暴的法术下,你也可以值得自豪了!”

那个时候,修伊突然猛一抬头,望向阿布利特:“是么?那么你可知道我等你用这一手,已经等了好久。”

阿布利特一呆,只见修伊突然倒举重剑,迎向那团能量风暴。重剑的剑柄上原本刻录的,应当是一个风灵法阵,但是这刻却展现出与先前徊然不同的的光芒与色泽,一个新的奇异法阵出现在上面。

法阵释放出强烈的光芒,将修伊的身形包括,一道模糊的流影横穿于赤色光涛之间,修伊竟然将自己的整个身体都卷入了那场风暴中。

就象是一条激流中搏浪的鱼,又象那狂风暴雨中逆风飞翔的海燕,修伊的身形在风暴中急速穿行着,竟然丝毫不受能量风暴的伤害。

可以粉碎一切空间范围内物体的能量风暴,却在他的穿行中渐渐减弱了……

“这怎么可能?”阿布利特狂喊起来,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从来没有人能在能量风暴中活下来。

“没什么不可能的!”穿梭在能量风暴中的修伊放声道:“阿布利特大人,或许我该告诉你一件事:在炼狱岛上,我最擅长的就是对空间法术的理解。尽管我不具备强大的魔力,不具备相关的天赋,但是再没有人比我对空间魔法的运行原理更加了解。别忘了,我真正的职业,就是一个炼金师!连传送法阵都是我做出来的!你的能量风暴虽然很强大,可它……能脱离空间能量运行的原理吗?能强大得过空间之门中的能量风暴吗?”

空间之门?阿布利特一呆,他完全不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修伊格莱尔甚至连空间之门中的能量风暴都可以对付?

阿布利特放出的能量风暴在下一刻彻底消失,停止下穿梭脚步的修伊已再度举起了手中的重剑。

那把重剑上刻录的,正是当初伊莱克特拉用来封印空间之门中的能量风暴所使用的能量汲取法阵。

伊莱克特拉的法阵,正是针对能量风暴的力量汲取而发明的。

修伊格莱尔当初之所以选择了这把重剑,就是因为他看中了这剑宽大的剑身,正适合刻录那个复杂无比的法阵。

这刻修伊冷哼道:“你还不明白吗?如果站在这里的是任何一位其他系的大法师,我想我都只有受死的结果。可是空间系……哼,对我来说,那正是我可以汲取力量的源泉!这也就是我找上你的真正原因!”

随着修伊的怒吼般话音落下,重剑上闪耀出一团炙目焰柱,仿佛一条火龙向着修伊扑去,修伊的身体发出强烈的光芒,仿佛一团火球点爆,充斥着大片的空间能量。

“吼!”修伊仰天发出了一声怒吼,巨大的空间能量充塞着他的全身,给他的身体带来了巨大的痛苦,却也同时带来了巨大的变化。在一阵冉冉升腾的炙痛中,修伊突然双臂向空中一张,升腾而起的魔法力狂潮竟将所有疯狂扭跳的焰柱搅碎,一股强劲的赤色光潮一浪浪反复沸腾怒扬。

“你,你在……哦,我的天啊,这不可能!~”阿布利特大骇地发现对方竟然是在吸收自己的力量。

没错,这正是修伊为了突破空间法术天赋桎梏,经过多日思索最终想出来的办法。

运用种种手段激怒和逼迫阿布利特,让他不顾一切使用出能量风暴这样强大的法术来对付自己,然后利用伊莱克特拉发明的力量汲取法阵来吸收空间能量,再转移给自己,以提高自己在空间魔法上的魔力修为。而帮助他做到这一点的,正是那个能量转移魔纹。

能量转移魔纹无法吸收伤害,可是力量汲取法阵可以,他成功地通过法阵吸收能量风暴,然后将其中的力量转移给自己,最大限度的利用了能量转移魔纹的效用。

这一刻,庞大的力量贯穿他的全身,修伊终于成功地突破了空间魔法修炼天赋不足的瓶颈。

他正在升级,而且看起来还要升上不止一级。

阿布利特所制造的能量风暴需要消耗多少力量,修伊就能得到多少力量。

炽焰鸟在空中发出欢快的舞蹈,就连他怀里的小魔龙都有气无力地哼哼了两声。

前后三个法阵的运用,再加上虚空斩使用时的消耗,以及此刻吸收能量时的消耗,修伊几乎把这小家伙体内的空间魔力流消耗一空。

“不!”阿布利特发出愤怒的狂吼。

他做梦也没想到,修伊积心处虑的布置下一切,竟然为的就是完成他在空间魔法修炼上的突破。

“我要杀了你!”阿布利特大叫着举起双手。“裂空之刃!”

指尖发出的那一道空间能量向着修伊涌溅。

空间能量阻断法阵已经结界破除破坏,阿布利特要用裂空之刃将修伊彻底撕成粉碎。

修伊冷冷地看向阿布利特,嘴角不屑地撇出一线嘲弄。他诡异地笑了笑,手指划出一弯优美的弧线,一道空间裂缝在他的身前显现,将阿布利特发出的空间能量尽收入那道裂缝中。

以空间魔法破空间魔法,再没有人比他更了解空间能量的运行轨迹了。

正如他所说的,只要给他足够的准备,他绝不会害怕对上任何一位空间系的大法师。

阿布利特发出的这一记裂空之刃,甚至尚未成形,就已经被修伊破除。

他呆呆地望着修伊:“这……这怎么可能?”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对吗?阿布利特大人,你自己也知道,这世界上没有什么魔法是不可以破除的,没什么魔法是真正无敌的。问题的关键,只在于你是否知道那方法。”

从满地尸骸和血污中走出,修伊的目光滴血般凝重,沉默的身影仿佛穿过了时空的莽穹。

阿布利特耗费巨大魔力释放出的魔法,已经成功被修伊吸收,他此刻已经是一位拥有四级力量的空间系法师了。

阿布利特望着冷笑中的修伊,额上星汗密布,滔天的惊怒翩跃在赤红血目之中。

空间系的法术向来强大,可也向来耗费魔力甚高。他先后释放了三次裂空之刃,再加上能量风暴和结界破除,没能杀死敌人,却把他自己的空间系魔力几乎耗空了。

而此刻的对手,却正在变得空前强大。

那个时候,他突然醒悟到一件事:自己是在接到了歌舞团的密报之后赶来的,可为什么修伊格莱尔却似乎早就知道自己要来,竟然早早准备好了一切?那些法阵明明是他早就准备好了用来对付自己的!

该死,这是一个圈套!阿布利特终于省悟了。

————————————————

露天平台上,是一片死寂般的沉默。

修伊的表现,大大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

谁也没想到,一个小小的炼金师竟然敢单挑一位帝国最强横的空间大法师。而且看起来他还很有赢面。

只是谁也不知道,修伊为了做到这一点,冒了多大的风险,又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他暴露了炽焰鸟的存在,为了布置这些法阵更是耗费了大量的材料,最后吸收那些能量风暴时,他险些暴体而亡。如果不是旭在他怀里帮他承担了一部分力量的输送,只怕自己根本承受不起这强大狂暴的空间力量。

在魔法的修炼上,他的时间毕竟还太短,修为基础还太浅。

不过不管怎么说,他总算成功了。

这一刻望着阿布利特,修伊再度举起了手中的重剑。

他放声道:“阿布利特大人,非常感谢您慷慨的馈赠,那么现在,你我可以放手再战一次了,这是我对你,一位强者最后的尊重表示!”

轰!

修伊的身后升腾起一团红色气浪,怒涛激扬,滔浪沸腾。气浪裹旋着修伊的身体,高速地冲向阿布利特。

武士技“突刺”,武士技能“重斩”,武士技“冲撞”。

斗气在体能疯狂流转,三种武士技在这刻同时爆发,当战斗进行到最后的时刻,修伊更愿意象一名战士去将对手斩落马下。

“吼!”阿布利特高叫起来。

宽大的法师袍鼓起,整个身周形成一片片冰雪寒潮。

由于魔力几乎耗尽,此时此刻阿布利特要对付修伊格莱尔只能依靠自己的水系法术了。

“冰之铠甲!冰雪结界!冰之长矛!”

阿布利特的身上出现一件坚硬的冰封铠甲,在那铠甲的周围,是那片冰雪舞动出的寒溯之息,他的右手则持着一把雪色冰矛。

炽焰鸟没有再参与到对战中去,此时的它们对修伊充满了信心。

冰之长矛刺出,修伊快速移动的身体滴溜溜地打了个旋转。单论作战技巧,这位大法师连一个最初级的武士都比不上。

躲避对手刺矛的同时,重剑已穿过冰雪结界,仅仅是一刹那间,冰雪结界中大量的冰潮疯狂地席卷向修伊,将他整个人包拢在一片冰霜之中,年少的金发男孩转眼间成了白发少年,连眉毛都成了一片银灰色,惟有眼底深处那一丝战斗的兴奋,却燃烧起炽烈的火焰。

“砰!”

重重地劈砍在了那件冰之铠甲上。

“开!”修伊怒吼出声。

斗气从身体中肆无忌惮地狂放而出,劈在冰之铠甲上的那一记重剑,真正展现出一名武士刚猛的威力。

一道道龟裂的纹路在铠甲上绽放,如干涸的大地,贯穿出数条清晰的纹路。

“这不可能!”阿布利特骇然惊呼。

冰之铠甲至少需要四级以上的武士力量全力施展才能突破,怎么可能对方一个二级武士就能打破自己的冰之铠甲?

“你还不明白吗?战斗之道,从来就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修伊低吼道。

他最早就是修炼的武技,对于斗气的理解,甚至更强于魔法。当每个人都把对修伊格莱尔的印象停留在炼金师上时,他已经是一个出色的魔法师了。而当人们开始意识到他是魔法师时,他在武技的道路上同样在提升着。

即使没有极限锻炼法,三年多的斗气标准修炼也早到了井喷的时刻,长久以来未能获得突破的斗气力量,在这刻伴随着自己狂野奔放的毫无保留的斗气运用中,终于盛放出鲜艳的花朵,他的斗气流转借助于对手的强大,而成功突破了三级的标准。

再加上魔法重剑自身的力量,修伊打破阿布利特的冰之铠甲并不稀奇。

稀奇的是到现在,阿布利特对自己对手的感觉竟然还停留在那个“满腹诡诈,只会耍阴谋诡计的小子”的印象上。

嗥——犹如山崩地裂的巨吼,倏然猛烈地地冲刷着每个人律动中颤抖的神经,那是阿布利特的铠甲被砍碎后,手臂遭遇攻击发出的凄厉惨叫。

修伊双目之中暴电如潮,滔血涛天,周身腾跃出一道又一道急旋的劲风,仿佛飓风之中疯狂怒吼的神话斗士。那是他在借助风的力量,在进一步强化自己。

如今,他已经越来越能够体会到魔法与武技结合时的妙用了。

目光中炙闪出兴奋和激昂的情愫,血骨中鸣响起战斗的号角,修伊用低沉冷酷的声音说:“当上苍需要我用力量与意志去战斗时,我同样拥有慷慨赴死的勇气!”

“虚空斩!”

阿布利特惊骇地发现,面前的修伊已陡然失去了踪影。

他想将自己瞬间传送出去,却发现外围的那个魔法护罩阻挡了自己。

下一刻,修伊出现在阿布利特的身后,重剑高高扬起,夹带出锐利的气波落向阿布利特的头颅。

血潮冲天飞溅,阿布利特飞扬在空中的脑袋瞪大眼睛,怎么也想不通自己竟然会在正面决斗里丧生在一个最初级的小法师手中。

——————————

悠扬的乐声依旧,歌手的嗓音却已在颤抖。

露天平台上,那个孤单而瘦小的身影,已经成为所有人心目中恐怖的存在。

走在泥泞的血沼中,修伊倒拖着重剑,在血色地面划出磁啦啦的声音,听得所有人心胆俱裂。

刚才的一战,阿布利特最后的冰雪结界也给修伊造成了一定的伤害,不过这种伤害只需要一瓶药剂下去,修伊就已经全面康复。

在地面上行走了一圈,重剑也在地上划了一圈,修伊用他独特的方式,在这个平台上写下了几个大字:

“这只是开始!”

然后,他就那样站在水晶幕墙上,望着舞台上的黛丝和兰斯。

舞台上两个女孩已经停滞了动作,望着修伊的表情彻底呆住。

长长地叹了口气,修伊挥舞重剑,重重地劈砍在了水晶幕墙上。

漫天的琉璃飞溅,击打在修伊的脸上,就仿佛敲击在岩石上一般。

浑身浴血的他就那样从平台上跳了下去,身后平台上的魔法护罩随之消失。

“啊!”剧场中的无数人纷纷尖叫着逃跑。

修伊却只是默默地随着慌乱的人群走出剧场。

然后,他消失于人潮中,只留下平台上的的一众贵族。

平台上的那位美艳寡妇克里斯汀也是那一众目瞪口呆的贵族之一。

这群贵族今天亲眼目睹了一场血腥的屠杀。

屠杀者以一人之力,将整个布朗尼家族的武士杀净,顺带还杀死了当今帝国最强大的空间法师,香叶城的领主阿布利特。

很显然在这个少年外表温文儒雅的背后,有着极度的疯狂与血性,正如他先前所说的那样,他不会去参加什么无聊的决斗,只会用尽手段去杀死敌人。

被修伊狠狠教训过的莫勒尔子爵,或许之前还在愤怒和痛恨那个少年,或许还曾经在心底幻想着秘密召集一批武士在集会结束的时候教训甚至杀死那个小子。

但是这刻,他已经彻底傻眼了。

他必须庆幸,自己在刚才被那个少年威胁的时候没有做出愚蠢的过激举动,否则此刻的自己,已经是躺在地上的死尸一具了。

他再不必怀疑在杀死自己这个问题上,少年会不会有什么犹豫或不忍的心态了。

克里斯汀妩媚的眼神扫过莫勒尔子爵,还有自己身边那大批的呆若木鸡的追求者,悠悠发出了一声叹息。

她说:“今晚,可真是无比刺激的一晚。我记得曾经有人说过,要用修伊格莱尔的人头来换取我的欢心。那么我等待着有谁能兑现诺言。如果真有人能做到的话,我会考虑嫁给那个人。”

这位克里斯汀夫人说完这句话扬长而去。

—————————

手机订阅的朋友,如果条件允许的话,还是改网站订阅吧。谢谢大家的支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