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六章 尾声
章节列表
第二十六章 尾声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六级大法师阿布利特的死亡,就象是平地生起的风暴,迅速刮向帝国的周边。

修伊格莱尔的名字再次响彻全国,人们惊恐地谈论着那个金发少年,谁也不敢想象未来的某天,他是否会出现在自己所在的城市。

然而只有熟悉他的人才知道,那是一个即使被敲诈钱币也可以甘之若诒,每日笑呵呵面对大家的美好男孩。

他的温柔,他的体贴,他的细心,他的关怀,都只对少数人使用过,却使任何人都无法忘怀。

当香叶城的空气还凝聚着紧张,肃穆和少许的惶恐时,克拉丽斯的心情却充满彷徨。

那个夜晚,她亲眼看到了修伊格莱尔在杀人时冷酷的面容,还有那矫健稳定的步伐。

但是同样是那个夜晚,在他从高台上跳下的一刻,克拉丽斯还看到了他眼中的深情与温柔。

那是一种无奈,面对即将诀别的无奈,他什么也不能说,什么也不能做,只能就此离开。

克拉丽斯完全理解对方的心情,这也使得她怎么都无法入睡。

直到天亮时,她发现自己的枕边多了一封信。

她心中一跳,急急冲到黛丝等人的房间。两个小姑娘哭了一夜,这刻还沉睡不醒呢。

微微有些失望,克拉丽斯拆开了信封。

“克拉丽斯,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走了。

很抱歉我打扰了你的盛会,这个夜晚本该是属于你的,却被我破坏了。

我本想把事情提前解决,但克劳德发给我的邀请却是和你的表演在同一时间。对此,我或许只能说世上从没有什么事可以十全十美,总有很多遗憾和无奈令我们惋惜。

和你们相处的这段时间,或许是我自来到这个世界以来,最无忧无虑的一段日子。我不必担心每天一早醒来,发现自己已经被自己的主人剖开了肚子,不必担心因为工作上的某一次失误而将自己送入死亡的深渊,不必担心因为说错了某句话,而失去主人的欢心,不必每天绞尽脑汁想着怎样活下去。

在歌舞团的这些天,我可以尽情的做我想做的事,过着开心的,没有烦恼的生活,看着你和姑娘们嘻嘻哈哈……是的,那才是一个人真正应该过的日子,但可惜,那不属于我。

所以我要感谢你,感谢因为遇到你们,使我的生活添上了一缕阳光,即使在未来最艰苦的日子,想到你们,你们这些歌舞团的姑娘们,想到你,克拉丽斯,我至少知道我拥有了一段美好的回忆。

那对我来说或许是最珍贵的。

不要为那些钱而烦恼,从把钱放在你手上的时候开始,我就没打算再要回来。也不要生气我用你的名义写了那封检举信,揭发了我在歌舞团的事实。因为那是唯一能让你们不因为我受到牵连的办法——如果法政署还讲点信誉的话,他们应该至少给你们五千金维特的奖励。记住,不要客气,收下来。如果你表现得太大度,他们会怀疑你的。更不要为我的不辞而别而愤怒,因为我必须走……尽管我很想留下来。

法政署询问你们的时候,有什么就说什么。如果有人问到旭,你就说是我在路上拾到的小黑狗而已。这一点拜托你了。

最后,帮我向黛丝,兰缇她们问好,她们很美丽,很可爱,很迷人。我真得好想好想和你们在一起,但是很遗憾我不得不离去。告诉她们我会想她们的,但是请不要挂念我。

当然,我也会想你的。

最后,请不要忘记烧掉这封信,就把这份思念,留在心底吧——修伊格莱尔。”

“这个混蛋!”克拉丽斯看着这封信,忍不住哭出声来。

“他不会回来了,对吗?”克拉丽斯耳边响起了黛丝的声音。

黛丝和兰缇相互依偎着躺在她身边,脸上挂满泪水望着克拉丽斯。

原来她们已经醒来。

“不。”克拉丽斯轻轻摇头:“分开只是暂时的。相信我,他会回来的,象一个英雄般凯旋归来。”

—————————————————

两天过去了,没有人再得到任何有关修伊格莱尔的消息。

人们知道,他已经离开了这里,离开了香叶城。

兰雅大剧场曾经辉煌的露天大平台上,如今空荡荡空无一物。阿布利特狂暴的空间法术没能消灭他的对手,却把整个露天平台都几乎摧毁。

拉舍尔和查克莱站在平台上,望着被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平台,无奈地发出叹息声。

他们紧赶慢赶,却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修伊格莱尔已经做完了他要做的事,潇洒离去。

查克莱狠声道:“这帮狗崽子,到是把地方收拾得够干净的,惟恐我们发现点什么吗?”

拉舍尔冷冷道:“没办法,香叶城有自己的法政署,他们没有必要非要等到我们过来再清理现场。”

查克莱问:“也就是说,我们只能看他们的汇报资料了?”

拉舍尔的脸上挤出一线苦涩:“看不看都无所谓了,我太了解这帮同僚了,他们能发现什么东西?还不就是人云亦云的那一套。”

“好在有些东西他们还没法清除。”查克莱死死地看着平台上的那排字迹:

这只是个开始!

这是修伊格莱尔最后在这里留给他们的,也是香叶城的法政署所无法清除的痕迹。

“拉舍尔,你觉得这几个字能说明什么?”

“说明他从来不认为这是一场逃亡,说明他认为这是一场战争,说明这是他和我们,和兰斯帝国之间的一场战争。”拉舍尔冷冷回答:“想想他之前说过的那番宣告吧,那就是证据。他在警告我们,只要我们敢追杀他,抓捕他,那么我们就将面对他凌厉的反击。他在告诉我们,他绝不会束手待毙……这就是他想要说的。”

查克莱惊愕地看向拉舍尔:“他疯了吗?他竟然向帝国宣战?他这是在挑衅!”

拉舍尔冷笑着回答:“我一点都不觉得奇怪。想想吧,他刚刚从阿布利特那里偷走了又一本伊莱克特拉的笔记,还拿走了那幅帝国耗费多年心血绘制的有可能存在伊莱克特拉的试验室的地图。他以前有明确的目标,现在更有了明确的方向,他的戒指里更储藏有大量的魔种和材料,未来的日子里,如果有人说他会成为第二个伊莱克特拉,我是丝毫不会觉得惊讶的。在这种情况下他有什么不敢挑衅的?他已经毁掉了炼狱岛,和帝国的仇恨已经没法再深了。他又何必担心再多加一笔仇恨?”

“这简直太荒唐了!”查克莱愤怒已极。

“荒唐?”拉舍尔冷笑:“告诉我,查克莱,你能打败阿布利特并杀死他吗?”

查克莱一滞,他摇了摇头:“不,我做不到。”

“可是他做到了。查克莱,收起你的偏见吧,我们的小朋友的实力远远超乎我们想象的强大,而且他还在不断的进步之中。他的确是很狂傲,但是他有狂傲的资本。”

贝利忍不住插嘴:“那是因为他事先布置了法阵的缘故,我们都知道,只要让炼金师提前有所准备,他们是可以非常强大的。可如果在遭遇战的时候打,他们什么都不是。而且我们谁也没想到他竟然还带出了炽焰鸟,那两只鸟就足够分散阿布利特太多的精力和法力。修伊格莱尔的底牌正在一一泄露,我觉得我们没有必要太过担心这个问题。”

拉舍尔轻蔑地看了一眼贝利,然后冷笑道:“难怪你会被修伊格莱尔象只玩偶傀儡般随意摆弄。我到现在才发现,那是因为你足够蠢。”

“你!”贝利怒视拉舍尔,拉舍尔却丝毫不为所动。

查克莱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拉舍尔先生,我觉得贝利的话还是有些道理的,难道修伊格莱尔不是正在暴露他的底牌吗?我相信下次遇上他,他不会再赢得那么轻松了。”

“是的,他的确暴露了他的底牌,使我们知道了炽焰鸟的存在,知道了他的一些战斗方式和战斗技巧,也可以早做防范,但是你们为什么不想想他为什么要这样做?要知道象他这样的人是不会去做对自己没有好处的事的。阿布利特可不是海因斯,他和他没有仇恨。虽然阿布利特也干过不少伤天害理的事,但我不可认为修伊格莱尔是那种替天行道的游侠人物。他或许会做一两件好事,但是要他付出暴露自己底牌的代价去做,我可不认为他会那么傻。那么他为什么非要杀死阿布利特?”

“那么您的意思是……”

拉舍尔懒洋洋的回答:“有一些旁观者说在阿布利特使用出能量风暴后,修伊格莱尔做出了一些非常古怪的举动。尽管他们说不清楚那到底是什么,但是我相信,杀死阿布利特,只怕是让他拿到了更好的底牌。”

众人心中皆是一惊。

“拉舍尔,你认为现在我们该怎么做?”查克莱急忙问。

拉舍尔背着手在原地踱了几圈,然后道:“没有必要再浪费国家财力大张旗鼓地去搜捕格莱尔了,那只会让他藏得更深。对于一个炼金师来说,只要他不想出来,我们就永远别想找到他。所以必须给他一些空间,一些可以对外施展的空间。就象猫要抓到耗子,靠堵在耗子洞前是永远不可能抓到它的,必须给这只耗子溜出来的机会……放弃全国大范围通缉格莱尔吧,将全面撒网改成重点捕捞。”

“问题是我们得知道哪里才是重点。”

“修伊格莱尔既然偷走了地图,就不可能不去利用它,他一定会根据地图上的指引去寻找伊莱克特拉的实验室。就追踪的意义而言,这是一件好事。因为这意味着我们有了明确的追踪路线。那些地图上伊莱克特拉可能存在的实验室所在,不正是帝国制作的吗?只要查一下档案,我们应该很轻松就可以找到离香叶城最近的目标点都有哪些。”

“说得对。”

“另外,根据紫萝兰歌舞团的情报,我们可以分析出一个结果,就是修伊格莱尔在杀死阿布利特之前,一定做了大量的事先准备。所以他才会在这里逗留如此长的时间。这正符合他的一惯作风——伪装,潜伏,等待,绸缪,准备,然后伺机而动,就象一条毒蛇一样,在他每一次行动之前,他都会习惯性的先观察周边,查找资料,了解情报,然后才做出致命一击。”说到这,拉舍尔对着查克莱呲牙一笑:“就好象是在舞台上进行的表演,序幕时如细雨春风,可能会看得人昏昏欲睡,到中段时就杀机四伏,让人提心吊胆,到尾声时才高潮叠起,使人心旷神怡……这个家伙总是喜欢将阴谋变成一场华丽的演绎,且是在不知不觉中进行。真想知道他的下一个计划是什么。”

“那又怎么样?”

“这说明修伊格莱尔正在形成自己的行动模式,而这种行动模式是建立在不断的成功基础上的。这也就意味着在修伊格莱尔失败之前,他不会轻易更改自己的行动方式。如果以后他还有什么行动,也一定会按照这种方式来进行。所以我们要先查清楚在这段时间里修伊格莱尔到底做了哪些准备工作。那么以后我们就可以通过这方面的了解来提前锁定修伊格莱尔可能出现的地点和他行动的目标。”

“我会派人去查的,紫萝兰歌舞团应该能够给予我们这方面的信息。”

“那么最后,我们还需要向帝国申请更加强大的追击力量。我需要至少五名六级以上的武士,三名四级以上的法师,还要包括能使用时光逆流的法师,最好还有巅峰级别的武士。这一次我们需要的是精英的力量,而不再是那些无能的废物。”

“如果是那样的话……”查克莱有些犹豫。

“不用担心。”拉舍尔看出了查克莱在顾忌什么:“我一定会帮你制造机会亲手杀死修伊格莱尔的。”

查克莱微微一滞:“那么好吧,我会亲自去恳请陛下再派一些高级武士来协助我们捉拿修伊格莱尔,不过我要提醒你,一旦陛下真派来了巅峰武士,这里就未必是你我说了算了。”

“这个问题你大可以放心,我自有办法处理。”

“那么这里的事情接下来怎么做?”

拉舍尔恶狠狠地回答:“总得有替罪羔羊不是吗?”

“伯纳德.布朗尼应该是比较合适的人选。”查克莱已经完全明白拉舍尔的心思。

“那是自然。如果不是他的弟弟克劳德,阿布利特大师又怎么会死?他的家族都完了,他又何必留恋内务署的位置不肯离去?让他和他的家族一起下地狱去吧!”

拉舍尔的口气中透露出一股歇斯底里的疯狂,令查克莱和贝利等人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