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章 暴露
章节列表
第二章 暴露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紧跟在修伊身后下车的,是那两位武士。

或许是修伊的行动刺激了他们,他们不想表现得比一个孩子还懦弱。

数十名盗匪打扮各异,不过每一个手里都拿着兵器,大多数人拿着大斧子,这种武器过去于沉重,不利挥舞,在战场上并不吃香,但是用来劫道,却有着极佳的效果——重兵器所拥有的震慑效果很明显强于普通的刀剑。

匪徒们已经将马车团团围住。

“一共四十六个人。”修伊在第一时间看清了对方的人数。全都是些身强体壮的大汉,但只有少数人修炼过斗气。

两名武士中的一个脸色有些深沉:“其他人都不怎么样,不过为首的那个是三级斗气。”

“真倒霉!”另一个武士低声骂了起来。

他们两个都只是普通的二级武士,单是面对对方的首领就讨不了好。

“放下你们的武器,这只是一次普通的抢劫,你们没必要为了一点钱财就浪费自己的生命。钱是身为之物,命才是自己的。”为首的那个大汉抗着一把粗厚的大剑用傲慢的态度对修伊等三人道。

修伊觉得这几句打劫用语对方一定是花高价买来的——听着比“此山是我开”要有人情味多了。

尽管是在寒冷的季节,那名匪首还是只穿了一件短劲装,裸露出毛茸茸的胸膛,显示出他发达的肌肉。

他的注意力显然集中在了那两名武士上,如果两名武士发起疯来,自己这边或许会有人员伤亡。为首的盗匪并不希望出现这样的后果,能够和平接收对方的财产,毫无疑问是最理想的结果。

修伊将小匕首藏在袖子里,他低声问武士:“他们会杀人吗?”

一名武士舔了下自己的嘴唇:“很难说,如果我们放下武器,交出财物,或许不会被杀死,但是**怕是难免。”

“那我情愿作战到死。”另一名武士说。

两个人对望了一眼,武士的尊严与荣誉感让他们同时发一声喊,举起手中的大剑向盗匪们冲去。

“该死的混蛋。”那名匪首骂了一句。

他知道那两名武士只有自己能对付,所以大吼着挺剑冲上,同时大叫道:“我缠住这两个家伙,你们去把马车上的人都抢光!”

“放心吧头。”一个满脸横肉的匪徒向着修伊走去,他对着修伊咧嘴大笑:“现在可难得见到这么带种的小子了。”

两名武士和那名匪首冲杀在了一起,看起来他们打得很热闹。匪首的力量很强大,打法也很凶悍,而且他的身边还留着几名匪徒,有人手持土制的弩弓,时不时的就向那两名武士放出冷箭。这使得武士的作战显得颇为艰难。

修伊好整以暇地看着眼前的战斗,丝毫没有危险已经逼近自己的觉悟。

先前说话的那名满脸横肉的大汉大笑着向修伊抓去:“你被吓傻了吗?小子。”

“不,只是对这种级别的战斗,丝毫提不起兴致而已。”修伊淡淡回答。

他手中的精光一闪,那大汉狂叫着缩回了自己的手。

那大汉的右手手心已经被修伊的匕首刺了一个血淋淋的大洞。

“噢!”大汉狂叫起来:“杀了这小子!”

一大群匪徒全向修伊冲了过来。

“无所不能的风之精灵啊,请让我能感受到你的存在,感受到你光辉的沐浴……听从我的呼唤……风翔术,元素凝聚!”

修伊的口中发出低低的颂念声。

那受伤的大汉听到他的念颂,吓得脸色都变了。

魔法师?这个小子竟然是个魔法师?

所有的人都为之一呆。

与阿布利特的一战,令修伊受益非浅。他不仅让自己成功突破了空间系天赋障碍,提升了战士能力,同时还从阿布利特那里领悟到了双法术运用的奥妙。

双法术的运用,其实就在魔法师天赋能力的基础上,进一步发挥自己能力的体现,就象斗气的提升与斗气的运用是两种概念一样,但是这种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殊为困难,并不是简简单单将两种咒语混合起来颂念就能达到效果的。它要求施法者对于魔法元素有着更加精确的控制能力。

自从离开香叶城后,修伊就一直在研究双法术的应用,而首先获得突破的,却是风系法术。

修伊意识到,这很可能与他自身天赋是风的感应有关。令人哭笑不得的是,修伊的风元素天赋是最高的,但风法术级别却是最低的,直到昨天,他才刚刚突破二级边缘。好在低级法术的双法术应用,显然比高级法术的双法术应用要来得轻松许多,因此他才能在短短几天时间,就掌握了风系法术的双法术使用要领。

随着咒语的颂念,下一刻,修伊的身周风之元素迅速聚拢。

风之元素在修伊的身边高速盘旋着,以修伊的身体为中心,形成了一个风的旋涡,就象是一道龙卷风般,将修伊完全裹旋在风眼中。

那名大汉看得呆了,连正在恶斗中的那两名武士还有那个匪首都惊愕地看向修伊。

此时,不断盘旋上升的气流,已经将修伊完全裹进了大风之中,形成了一道高达十余米的风墙。

“龙卷风!是龙卷风!”一名匪徒大骇着叫了起来。

龙卷风,那可是风系高位法术。魔法师们可以通过制造一道凶猛的龙卷风,卷走任何他们想要卷走的物体,甚至用猛烈的风卷撕碎一切他们试图消灭的生命。

但问题是,这是一个五级法术,匪徒们无法想象,一个少年怎么可能使用出如此高阶的法术。

数十名匪徒纷纷向后方退去,前方少年的影象在大风剧烈的刮动中显得模模糊糊。

他们隐约能看到那少年脸上露出的冷酷笑意。

风将他的声音传到众人的耳中:“不,这不是龙卷风。”

然后,他猛然启动身体,大风裹卷着他向着众人飚去。

一名凶悍的匪徒举起手中的重斧向着那大风劈下,但是劲风滴溜溜在他身边打了个旋转,瞬间来到了他的身后。修伊的身形在风中闪现,那把明亮的小匕首向着匪徒的大腿内侧狠狠扎去。

“疾风击!”少年的声音冷酷而沉稳。

“啊!”匪徒发出凄厉的惨叫。

风过,修伊已经移动向下一名匪徒。

平地上刮起的旋风,仿佛长了眼睛一般扫向匪徒。修伊的身体在飓风中高速移动,远远望去,就象真是一股龙卷风在平地上移动,路线诡异莫测。

四十多名匪徒眼中只看到飚卷的风之气流在人群中穿梭,他们甚至看不清对手的影象,就看到一个个匪徒倒在地上。

每一个人的大腿内侧,都被那个凶狠的少年扎穿。

这使他们不会死去,但却暂时失去了移动的能力。

“哦,见鬼!快走!”那名匪首看到眼前的一幕,放声狂叫。

他转身就跑。

修伊的眼中闪过一丝冷酷:“跑得了吗?”

劲风向着匪首追去。

锋利的匕首在旋风中抖落出星的寒芒,疾射那逃走的匪首。匪首的反应显然比他的手下要敏捷得多,他竟然头也不回,就将大剑横在了自己的身后。

“铿!”一声清脆的鸣响。

那是匕首撞击在大剑上发出的声音,一抹星亮的火花闪线。

在挡住了这一击后,那匪首挥舞着大剑向自己的后方拦腰挥砍,刚才的示弱,根本就是假的,他真正的目的是用自己的这招回身击把那个裹在风中的少年砍成两段。

这招回身击,已经多次帮匪首赢下过那些实力在他之上的对手,他相信这一次也不会例外。

然而对手的身影却在他的急速回转中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停顿,诡异的身形越发模糊起来,那名匪首愕然看到飓风卷着对方的身躯腾飞向空中,仿佛一只灵巧的鸟儿在空中做了一个盘旋后,轻轻地落在了他的身后。

“很不错的回身攻击术。”他的身后响起了少年的声音:“差点就被你得手了。你让我学会了一件事:永远不要小看任何对手,哪怕对方已经战败。”

那把匕首架在了匪首的脖子上。

———————————————

匪徒的袭击,就象是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暴,来得迅猛,消失得也快速。

在人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修伊已经轻松地制服了所有匪徒。

马车里的乘客一个个都看得呆住,少年那翩跹的步伐,诡异的旋风,还有快捷精准的刺击,严重地刺激着每一个人的心脏。

能够打赢一群盗匪的人,在这片大陆上有很多,但是能够将一场战斗变成华丽的表演,即使是在最凶险的时刻也能保持自己优雅姿态的人却找不出几个。

从制服那个匪首开始,匪徒们就已经丧失了斗志,不过看起来少年并不打算放过任何一名匪徒。

风卷动着他的身体,向着四方高速移动,将每一名试图逃跑的匪徒轻轻松松地拦截下来。

直到最后一名匪徒倒地时,飓风消散,修伊的身形才重新出现。

他就那样安静地站在那里,望着一地哀号的匪徒,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样子。

看起来他在思考什么。

“他是……他是修伊格莱尔!那个杀死了阿布利特的少年!”一名乘客对着窗口张望,脱口叫了出来。

每一个人在这刻都同时省悟了过来。

是的,从凡尔萨群来的客人,如果说还有一个少年能做到这样的地步,那么这个人就只能是修伊格莱尔了。

“我的天啊,我们一直在和一个帝国通缉犯坐在一起。”那位布莱尔先生尖叫起来,看起来他的样子并没有更轻松,反而比刚才更害怕了。

毕竟匪徒们只要钱,传说中的修伊格莱尔却是杀人不眨眼的狂徒。

“不!我不相信!”南茜摇头道:“他是个好人!”

“就因为他帮你换过孩子的尿布吗?”丈夫布莱尔愤怒不满道。

“至少他一直表现得象个绅士,比你强多了!”南茜毫不示弱的回击。

布莱尔大怒,他正要喝骂,却突然发现远方少年的眼光已经停留在了马车上。

他向着这边走来。

两名武士如临大敌。

在少年放倒所有的匪徒之后,他们已经知道,自己距离这少年的实力差距太大。

而从任何角度考虑,这个少年都没有不灭口的理由。

这让他们分外紧张。

少年来到马车附近,扬声道:“这真是个令人遗憾的事实,我本以为我可以和大家一起安安静静地走过这最后一程,但我没想到麻烦总是会伴随着我不停的来到。看来我无法和你们一起上路了,而显然你们也猜到了我是什么人。我想你们不会欢迎我的,对吗?”

这是一个不需要回答的问题。

南茜怔怔地望着修伊,她无法想象,就在半个钟时前彼此甚至还谈笑风生。就在几天前,布莱尔甚至还开玩笑地说可怕的修伊格莱尔正在给自己的儿子换尿布。

然而这一切,如今却全都变成了真实。

简直就象是在梦里一样。

怀里的孩子看到修伊走来,高兴地张开了手臂。这两天小家伙和修伊已经混得很熟了。

这让修伊有些叹息,这里的人中唯一不怕他的,就是这小家伙了。

“我能最后抱抱他吗?”他问南茜。

南茜木然的点头,不管对方是什么人,她都没有反抗的权力,还好她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他没有恶意。

抱过孩子,修伊在孩子的小脸蛋上轻轻亲了一口,然后道:“好了帕迪,格莱尔哥哥不能再和你一起上路了。很抱歉一直没有告诉你我的真名字,不过现在知道也不算太晚,对吗?”

修伊将一个吻留在了孩子的脸上。

小家伙裂着嘴咯咯的笑。

逗了一会孩子,他把小家伙还给了南茜,然后将目光停留在那两名武士身上。

那两名武士互相看了看,同时向修伊鞠了一躬:“不管你是谁,你都救了这马车上所有人的性命和财物。我们对您表示最真诚的感谢。请您放心,我们用武士的名誉保证,我们不会将看见你的事情向任何人说起。”

“我也保证。”南茜连忙道。

马车上的乘客纷纷向修伊做出承诺,表示不会将他的行踪泄露给任何人。

“谢谢,不过我更愿意用另一种方式来确认这份承诺。”修伊的这句话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少年悠闲地取出几块不具备魔法属性的普通宝石,这是他前段时间特意准备的,想不到这么快就派上作用了。送到南茜的手中:“每人一颗,如果缺钱了就把它卖掉。如果有谁真傻到把我的行踪出卖,那么宝石也会被充公。我觉得这种方法更让我安心。”

他笑道。

众人目瞪口呆地看向修伊。

这个少年处事的老成程度,出手的阔绰程度,都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马车重新启动了,南茜望着后方站立在那里用目光为他们送行的修伊,捏了捏手中的宝石,她柔声道:“无论如何,我都不相信他是那个杀人如麻的恶棍。”

“是的。我也不相信。”车上的每一名乘客,都做出了同样的慨叹。

远望着马车离开,修伊将目光收回,停留在了那名匪首身上。

“我想,我们应该算一下彼此的帐了对吗?要知道你们破坏了我的旅行计划,我本打算到山里去,你们却让我停在了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