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章 震慑
章节列表
第三章 震慑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夜晚平原上寒冷的风,吹得火堆里的火苗摇摆不定。

修伊静静地坐在火堆旁,旁边是旭在旁边摇头摆尾啃吃一块肉骨头。

两只炽焰鸟在不远处的树杈懒洋洋地输理着自己的羽毛,它们的出现最终证实了修伊的身份。

原本修伊是让红和绿自己飞翔的,这可以避免别人怀疑到他,但现在显然已经没有必要。

看到自己打劫的目标竟然是那个不久前杀死了阿布利特的可怕少年,匪徒们已经彻底失去了先前的锐气。

他们躺在地上,用惊恐的目光望着那独自烤肉的少年。

“我的心情还不错。”少年终于开口了。

他的脸上洋溢着快乐的笑,但是这笑容就象魔鬼一样,让每一名匪徒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事实上,修伊的心情的确不错。

尽管匪徒们的出现使得他被迫暴露了自己的身份,但同时却也在无意中帮了他一个大忙——帮助他领悟了一种新的战斗技巧。

白天的战斗里,修伊在运用元素凝聚和风翔术两种法术的时候,出于临机一动的念头,他将这股风用在了自己的身上,结果成功制造出了一个类似龙卷风的战斗技能。

和龙卷风法术不同,龙卷风是五级法术,魔法师们用这样的法术进行远程攻击。修伊利用元素凝聚和风翔术制造出的龙卷风却只能帮助他自己进行高速的移动。以自己为风眼,吸引风之元素的聚拢,最大化风的力量,然后通过风的旋转和移动,一方面混淆对手的视线,模糊他们的视觉,另一方面进一步加快自己逼近敌人的速度,从而形成诡异的进攻路线,最后在辅以武士的进攻手段,便形成了这一套进攻路数。

在最后躲避那名匪首的回旋攻击时,修伊更是利用龙卷风的上抛力量将自己抛向空中,躲避对手的攻击,最终完成了这一进攻手段的最后步骤。

修伊给这套进攻路数取了个名字,就叫“疾风击。”

与虚空斩不同,虚空斩名义上是魔法与武技的结合,但事实上它们并不是联合起来使用,而是各用各的,并最后组成一套路数。

疾风击则是在使用魔法的同时,展开武士的战斗技巧。

如果论威力,疾风击或许比不上虚空斩强大,但是在魔法与武技的结合体现上,疾风击却更进一步。尤其难得的是,疾风击的威力虽然不如虚空斩,但是由于使用的是初级法术,因此对魔力的消耗极低,后续作战能力强。

而虚空斩的使用,在没有旭的支持下,就只能靠喝药硬挺了。

匪徒的这次袭击,竟然帮助自己在无意中完成了一次在魔法与武技上更深层次的结合,这使得修伊的心情大善,连带着看那些匪徒也格外顺眼一些。

除了帮助他在魔武结合上有了大突破外,这些盗匪的出现更在无意中帮了他另一个大忙——在拿下这些匪徒后,他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绝妙的想法。

他意识到自己完全可以将这些人收为己用。

因为盗贼团和自己一样,都是不容于帝国法律的人,是被这个国家抛弃的角色。

某种程度而言,如果要选择以武力对抗法律和国家机器,再没有比盗贼,流氓,恶匪这类人更适合得了。

这对修伊来说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日后他的身边能够长期跟随他的人,几乎注定了只能是强盗,匪徒,流氓,恶棍,杀人犯,通缉犯。在势力的发展阶段,他只能依靠这种人来打下自己的基础。

但是毫无疑问,这的确是一个很实用的想法。

而且比利亚斯山区是盗匪横行肆虐之地,帝国的军队没空往这里来清剿,就算来了也没用。盗匪们就象春天里的野草,总是清理了一茬又长一茬。至于刑侦力量在这里更是受到极大的束缚。

如果能够在这里站住脚,就意味着他有了自己的一个根据地。

此外目前兰斯帝国把寻找的目标集中在单身少年这个方位上。

修伊意识到在经历过香叶城事件后,仅仅依靠改变头发颜色和相貌,已经不能摆脱法政署的追踪,他需要更进一步的掩护。

将自己隐藏在一大群人中间,毫无疑问是一种比较有效的做法。

此外对修伊来说,还有一件事,是他一直想做,却苦于条件无法完成的,而现在,机会似乎来了。

种种原因,都让他迫切需要立刻组织起一批属于自己的人马,而盗匪又是最佳的选择……

也就是在那之后,他放走了马车,开始思考下一步整个计划的细节问题。很显然,他不能仅仅将比利亚斯山区定位在寻找伊莱克特拉的实验室这个问题上了。

在他思考细节问题的这段过程中,匪徒们被他整整谅了大半天时间,直到黄昏来临。

这刻在说出自己心情不错后,修伊对匪徒们说:“必须承认一个事实,在白天我曾经动过杀光你们的念头,不过我最终改主意了,对此你们必须感到庆幸,毕竟对于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来说,这样难得的仁慈来之不易。”

“去你妈的吧,小兔崽子!”那名匪首狂傲大骂。

“很有骨气的表现。”修伊轻轻笑了一下,他打了个响指,旭精神抖擞地站了起来。

“左边的大腿,肉厚味美。”少年的话语简单而犀利。

旭窜了出去,狠狠地一口咬在那大汉的腿上,哗啦撕下一大块血肉,狼吞虎咽地吃了下去。

那大汉痛得嗷嗷狂叫起来:“修伊格莱尔!你这个魔鬼!”

“说得没错。”修伊笑嘻嘻地站了起来:“我就是一个魔鬼。但不管怎么说,现在的我是仁慈的。我仁慈的体现不在于不会杀死你们,而是我可以给你们多一个选择:一,做魔鬼的对头,我会让旭一口一口把你们全部吃掉,最后把你们化成粪便,排泄在这片土地上,请不要怀疑它的胃口。”

匪首打了个激灵,他眼前的魔龙正对着自己呲牙裂嘴,看起来它很支持匪首继续自己那“傲人”的勇气。

不过其他的匪徒们可承受不起这种精神上的折磨,他们大叫起来:“哦,不,我们选另一条路。”

“别着急,你们还听完第二条路呢。”修伊继续斯文的说。“我给你们的第二个选择就是:做我的手下。简单的说,就是恶魔的仆役。你们将听候我的差遣,我让你们向东,你们就不能向西。”

“你他妈的想得美。”匪首大叫。

“右腿。”修伊淡淡道。

旭又是凶猛的一口咬下,那匪首发出凄厉的叫喊。

修伊仿佛沉浸在他的惨叫声中,微闭双眼,喃喃道:“多么动听的音乐啊。老实说,我并不介意你们的反抗,至少那让我可以享受杀死你们的快乐。”

“不!不!我们愿意做你的奴隶!”一众匪徒全部吓破了胆,狂嚎起来。

他们见过各种凶狠的视人命如无物的强者,但从没有一个如眼前的少年般,将杀戮当成艺术,将折磨看作享受。

这是一个地道的,变态的魔鬼!

望着一群匪徒就此臣服,修伊的眼中闪过一线凛冽。

必须感谢兰斯帝国对他形象的污蔑和他罪名的宣扬,这使自己可以轻而易举地在人们心目中树立起他残暴的印象。匪徒们不是平民百姓,他们凶狠,狡诈,反复无常。要想让这样的人在自己的手下心甘情愿的卖命,做他们的首领,你就必须比他们更狡诈,更凶狠,更残酷。

至少在表面上应当是如此。

千万不要相信一点小恩小惠就能打动他们,金钱拉拢只会更加刺激这帮恶棍的胃口,让他们更加贪婪。

对于这些匪徒来说,用恐怖的手腕让他们畏惧自己,比用金钱拉拢更有效果,用冷酷的心肠震慑他们,比用高超的武艺更容易收服他们。

要知道匪徒们崇拜的可不仅仅是强者,同样也是杀伐果断的人物。

象兰斯洛特那样的武士,或许可以打败一万个匪徒,却未必能让一百个匪徒甘心听命。

因为他的心肠太软。

仅仅依靠出众的杀人技巧,就想让那些匪徒折服,等待他的只能是随时可能刺过来的暗剑。就算你有再强大的武力,如果你的心肠软,都等于是在纵容他们攻击自己。只有让他们彻底的畏惧自己,才能乖乖听命于自己。

这就是对恶人的管理统治之道。

由于白天修伊放走了马车中乘客,形象上失了一分,所以他就必须用加倍的暴力和残忍来挽回众人心目中的恶魔印象。

然而修伊自问自己又做不到每时每刻都象一个魔鬼般通过折磨他人来体现自己的“威风”,那就只能换一种方式来体现自己的残酷。

笑里藏刀式的阴险,视折磨他人如游戏般的变态,外表温文而雅的谦谦君子,内里暗藏着疯狂的冷酷,简而言之,就是一个外表绅士内心变态的恐怖魔鬼。得罪他的后果永远要比普通的受压迫可怕十万倍。

这就是修伊目前试图表现在那一众匪徒面前的形象定位。

这可以使他不必每时每刻都表演自己的“凶残”。

目前看来,这场表演是相当成功的,匪徒们骇然发现眼前的少年铁石心肠的程度远超过他们的想象,看起来连他的宠物也是如此的穷凶极恶。

“那么就剩下你了。”修伊望着匪首,看来这家伙的骨头还真够硬的。

他走过来,开始饶有兴致地观察着匪首的伤口,然后教育旭:“从活着的生物上撕扯下来的皮肉,最是新鲜。但是你不能这样大口大口地吃。你得学会细嚼慢咽,细细品味那其中的鲜美滋味。要知道你是最高形式的生命,你怎么能和其他的那些低等生命一样,毫无风度的进食呢?”

旭很认真地听修伊说教。

修伊爱抚地摸着旭的小脑袋,用柔和的语调轻声道:“下次记住,吃饭时,是最体现一个人的绅士风度的。做为高等生命,你不可以用这样不雅的姿势进食,那会影响你的形象。如果你再这样,我就要惩罚你了,知道吗?”

旭很认真的点头。

“啊!你这个魔鬼!”那匪首疯狂的大吼起来。

眼前的少年长相俊美,但是每一举一动,一言一语,都透着疯狂的暴虐,他简直将自己看成了餐桌上的一盘菜,研究着该如何进食。

这个从来都不畏惧死亡的大汉,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了恐怖,他有种死了也比落在这个少年的手上要好得多的感觉。

这刻修伊轻轻给自己系上了一条白围巾,然后坐在大汉身边,打开自己的背包。事实上那个背包是他用来做样子的,里面除了几件简单衣物,什么都没有。这刻他从戒指里将那些瓶瓶罐罐假装从背里取出然后铺在地上,然后慢悠悠地说:“在我的家乡,有一道名菜,叫活叫驴。人们把活驴牵上餐桌,用滚油浇淋它的皮肤,然后直接从它的身上割下一块肉来。驴在痛苦时会发出大声的喊叫,客人们会一边欣赏这种惨叫一边进食。由于那肉是从活驴身上新烫下来的,所以味道极为鲜美。”

匪首瞪着大眼看修伊,对方已经拿出了刀和叉。天啊,他竟然把自己当成了驴?而且是使用如此残忍的吃法。

“很遗憾,我这里没有烧滚的沸油,不过好在我还是带了一些香料的。哦,这瓶是盐,这瓶是酒。只能临时改做一下生炝了。对了,需要我向你解释什么叫生炝吗?”修伊用戏谑的眼神望着匪首。

“哦,我的天啊,你是个魔鬼……真正的魔鬼!”匪首的戾气被彻底打散,无力地呻吟起来。

修伊将刀叉举在了匪首的眼前:“你的词汇量真是太贫乏了,你就只会说这个了吗?……最后的选择,从现在起跟随我,或者成为我的盘中餐。”

“我愿意跟随你!”匪首大吼起来。

修伊的脸上露出遗憾的神色:“真是太可惜了,老实说我并不希望你答应。要知道你是个硬汉,你身上的肉一定很美味……我本想吃一儆百的。”

所有的匪徒都已经吓得瘫软在地。

没人注意到,修伊和旭做了一个得意的对视。

小家伙旭舔了舔舌头,望着匪首的样子有些不舍。相比刚才修伊的那番违心而做作的言论,它到是真想把这家伙吃干抹净。

含有斗气能量的肉质相当不错。

—————————————

夜色已深重,众人却无眠。

金发少年背着手站在一棵大树下,神情冷漠,仿佛一块冰冷的礁石。

在他的身后,四十六名盗匪颤颤惊惊地站立在那里。

他们刚刚使用过修伊赏给他们的治疗药剂,此时伤势已经全部愈合。

要知道那可是难得一见的顶级药剂,就连那些贵族老爷们都难得有机会用到。谁能想到眼前的少年随意的出手,就是如此价值高昂的货色。

这不仅让匪徒们感激,同时也更加敬畏这个少年。

在施以雷霆手段的同时,要加以适当的怀柔政策,这是笼络人心的不二法则。在这里需要值得注意的是,威慑的力量必须大于拉拢。

人的心理有时就是如此犯贱。

残忍的主人偶而的一点仁慈,足以让属下感激涕零。仁慈的主人偶尔的一些严厉,却会让属下心生不满。

修伊很清楚这点,所以当匪徒对自己这个主人已经产生了强大的恐惧心理时,他不介意抛出一点小小的甜头让他们知足。

因此仅仅是半天的时间,这批匪徒已经彻底臣服在修伊的脚下。

“雷勒.耶萨听候您的吩咐,头。”

曾经的匪首,三级武士雷勒的伤势最重,也是最后一个复原。伤好后,他立刻恭恭敬敬地来到修伊的身后。

此时的他,已经再无复先前的霸气。

“叫我主人。”少年的语气充满冷漠。

“是……主人。”

“要学会加上敬语。”

“是……强大而慷慨的主人,多谢您的教导。”雷勒咬牙切齿地说。

修伊微微笑了起来。他回过头看向雷勒。

“雷勒耶萨?”

“在,主……人。”

“也许你可以讲讲有关于你和你的伙伴的故事,我想这有助于我们彼此间的了解。”尽管少年的话说得很柔和,但是他的意志不容反驳,盗匪们正在理解这一点。

“遵命,我的主人。”

和绝大多数的盗匪团伙一样,这是一个由流窜犯,地痞,流氓,恶棍组成的暴力团伙。四十六个人中,有至少三十多人身上背着命案,被帝国通缉。他们中只有极少数是当地一带人,大多数都是从其他各处流亡而来。

至于原来的首领雷勒,曾经有过一段从军的经历,因为触犯了军法逃了出来,展转流落到这里,凭借他强大的武力,收服了这批人,成为比利亚斯山区的一分子。

盗匪们的生存法则简单而直接:强者为尊,胜者为王。

绝大多数时候,新的首领凭借自己强大的武力上位后,会杀死旧首领,以避免可能出现的祸患。

混乱的比利亚斯山区,并不是只有雷勒这一支盗匪队伍,事实上大大小小的盗贼团伙多如牛毛。而在这一带,最有实力的盗贼团,大概就得数野狼盗贼团了。

“这一带的盗匪很多吗?”修伊问雷勒。

雷勒点点头:“是的。”

“实力最大的是谁?”

“布莱恩.巴克勒,野狼盗贼团的首领,手底下大概有三百多号人。”

“他们住在哪?那个巴克勒是什么实力?”

“刺槐镇,离这里大概有二十里路。巴克勒本人是个七级武士。”

七级海洋武士?这份实力让修伊格莱尔有些吃惊。

能够成为七级武士的人,大都会受到帝国重用,实在没有必要落魄到出来做盗匪的。

或许是看出了修伊心中的疑惑,雷勒说:“巴克勒是十年前就出了名的大通缉犯,那个时候他还不是海洋武士。”

“原来是这样。”修伊想了想道:“告诉兄弟们,先回你们的驻地休息一晚,过些天我们去刺槐镇。不过在那之前,我想我需要对你们先好好调 教一番。”

此时的雷勒,完全不明白修伊所指的调 教是什么意思。

———————

晕死,调 教竟然会变成叉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