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章 调 教(上)
章节列表
第四章 调 教(上)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清晨和煦的阳光,洒落在比利亚斯山脉的一处山谷村庄,悠扬的钟声,代替黎明的鸡啼,将人们从温暖的被窝中唤醒。

这里就是盗匪们的老窝——热谷。

在昨天盗匪们看到那个神秘而强大的少年展露出自己“凶残而狠毒”的一面后,他们就彻底折服,并在当晚将修伊带到了这里。

昨天晚上修伊折磨雷勒的样子,那种残酷的优雅姿态,令所有人都心生恐惧,以至于这一夜他们没几个人能真正睡好。

因此当第二天清晨钟声响起的时候,尽管是如此的不情不愿,盗匪们还是迷糊着惺忪的睡眼走出自己的屋子。

然后他们看到自己的新领袖已经一身整齐地在外面等他们了。

少年穿着一身劲装,脸色肃穆。

“不得不说,你们是我见过的最没用的强盗。”眼前的少年用冷冰冰的语言,不加修饰的情感来陈述着这样一个事实。

“你们无能,欺软怕硬,缺乏组织纪律性,而且毫无战斗的勇气。看起来你们只会一哄而上,对一些没有什么反击能力的人进行抢劫。我很难想象,通过这样的行动,你们能够获得多少收益。我猜你们大部分的时间都无所事事,一旦地方上有个什么风吹草动,就会立刻躲藏到暗无天日的地洞里,象群老鼠一样苟延残喘。你们是社会的渣滓,人类的弃儿,但你们对此毫无自觉。我想你们就算是做梦,也没想到过做为一个上等人,会拥有怎样的享受。在你们看来,这种田野里流窜的,自由自在的劫掠生活,本身就已经足够美好。”

“你们胸无大志,是一群扶不上墙的烂泥,是一群狗屎,就算把你们丢在路上,别人都不愿去踩上一脚。简单的说,你们就是一群欠收拾的混蛋,需要好好回炉重造一番。”

“所以必须说,我这次真得是大发慈悲,才收下了你们这批混帐,败类,恶棍。我得说,在你们真正能够对我有所贡献之前,恐怕我要先付出许多精力,让你们学会怎样去做一个真正的,出色的,令国家和社会头疼的罪犯。我是说,就算是做强盗,也要做最好的那种。就算是做恶棍,也要做让人人都惧怕的那类。”

宫浩用尖刻的语言打击着这帮匪徒,然后细心地看着他们的反应与表情。

看得出来,即使是最强烈的漫骂也不会让他们有所动容。成为强盗的人,早已经良心与尊严抛到一边。

“从今天起,你们不再是强盗了。”少年的话锋突然一转。

“不做强盗?那我们做什么?”盗匪们纷纷诧异着。

“那正是我要教导你们的。”修伊意味深长道:“从今天起,你们不再是强盗,不再是恶棍,不再是被帝国通缉的流氓,罪犯。我需要你们学习一些新的东西,为未来拥有一些新的身份而努力。”

“这将是一个非常艰巨的工程,因为新的身份需要你们学习很多的东西。你们必须抛弃过去的陋习,学习和掌握新的知识。我能给你们的时间并不多,要你们学习的内容却只能以海量来形容。在这个过程中,你们可以抱怨,可以叫苦,但是完不成我布下的任务的人,我向他保证,他将会体会到真正的……生不如死的滋味。”

匪徒们面面相觑。

曾经的匪首雷勒,大着胆子问:“主人,你到底打算需要我们今后成为什么人?”

“上等人。”修伊用冷漠而充满挪谕的口吻说:“可以自由出入上流社会,甚至于宫廷,令世人瞻仰的高高在上的上等人。也就是绅士,贵族。”

“所以从今天起我将对你们进行一次彻底的改头换面的工作,帮助你们重新做人。老实说这并不容易,不过我向来喜欢有挑战性的工作。”

说到这,少年的嘴角撇出了一个邪恶的笑容。

所有人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

“在正式开始对你们的改造之前,我先讲述一下你们需要学习的内容。”

“每天早晨起来,你们要进行必要的洗漱,良好的卫生习惯,是必需的条件。所以你们必须在三天内,把你们的满口黄牙都给我刷干净。刷不干净,就用刀子刮。自己刮不掉,我不介意亲自出手……把它们敲掉。象今天的这个样子,将是你们最后的一次。”

随着修伊冰冷的目光扫过,一大群盗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们的身上脏得可以让虱子开集会,衣衫破烂得可以当抹布用。

“现在,每个人都给我把衣服脱掉,掉进那边的河里去洗个澡。记住,要洗得干干净净。”

“见鬼,现在是冬天!”一名盗匪大喊道。

少年的声音仿佛幽灵:“那可以让你们的记忆更加深刻。我数到十,还没有脱光衣服跳到河里的……旭。”

小魔龙呜地一声嘶吼着盯住众人。

一大群匪徒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是雷勒耶萨这个曾经的领袖暴吼一声:“他妈的!洗就洗了,怕个球!兄弟们,脱衣服!那河里有婊 子!冲啊!”

“冲啊!”所有匪徒一起大吼快手快脚地把身上的破烂衣服扔到地上,一起向着河里冲去。

修伊看着一大群光溜溜的身体,黑乎乎的P股,无奈地苦笑道:“很有感染力的口号,不是吗?”

小魔龙很认真的点点头。

这个澡,或许是强盗们洗得最痛苦的一次。

一辈子都没洗过几次澡的强盗们,足足在冰冷的河水里扑腾了两个钟时才被允许上岸。这两个钟时里,强盗们几乎被洗脱了一层皮,皮肤被摩得通红。

然而上岸后,他们却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衣服不见了。

“从今天起,你们不必再穿过去的衣服了。我为你们准备了新的衣服。”

修伊的手一指,在离河岸不远处放着的是无数的礼服,礼帽,文明杖,一些怀表和擦得锃亮的皮鞋。

令人惊奇的是,竟然还有宫廷女装。

一大群盗匪看得目瞪口呆。

这些可是修伊昨天晚上赶了近百里路搜掠回来的。倒霉的是当地小镇上的几户贵族和衣料铺。清晨醒来时,他们愕然发现自己所有的衣物都不见了。天幸修伊的天赋是风系魔法,又达到了风之气息的境界,否则还真达不到如此高速的赶路效果。

雷勒耶萨赤条条地来到那一堆衣物旁,挑出一件黑色燕尾服,嘟囔了一声:“这料子摸起来还真舒服。”

“喜欢就穿上它,不合身的话就再换别的。还好贵族老爷们不缺大个子,总会有适合你的。”修伊笑道。

盗贼们一个个洗过澡又穿上新衣服后,看上去样子要顺眼多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贵族老爷们在这里看乡村集会呢,只是一开腔,立刻显现出盗匪本色:

“格老子的,这衣服真不爽利,怎么这么多扣子。”一名长相横蛮的大汉抱怨起来,他粗大的手指对这些扣子很是没有办法。

“那是礼服,你这白痴。瞧我这件是便装,它的扣子就很少。”一名形容猥琐的盗匪得意地叫道。

“把你的给我。”

“你这狗 娘养的敢抢我的衣服!”

“就抢你的了又怎么样。”

“好哇,看样子要玩两手是吗?”被抢走衣服的猥琐盗匪手里亮出了刀子。

“哈,乐意奉陪!”对方也毫不示弱。

一大群匪徒开始呼叫起来:“打,打!宰了那个狗 娘养的!”

“巴特!我买你赢!给我卸了他的胳膊!”

“或者干掉他的老二!”

“我押十个银维特!我赌巴特赢!”

“二十个银维特,我押范辛。”

“你这狗娘养的还真他妈有钱!”

“那是老子的老婆本!”

“吼!!!”一大群人疯狂呼喝着。

一声冰冷的咳嗽,迅速扑熄了狂热中的匪徒,少年冷酷的声音悠然响起:“不得不说,你们就是一群扶不上墙的烂泥,就算是穿上了贵族的服装,骨子里也依然是一群败类,流氓和恶棍。”

盗匪们一起回转身看向身后的少年,雷勒耶萨清了清嗓子:“尊敬的主人,兄弟们经常这样玩闹的。对我们来说,打架就象是一种交流方式一样正常。”

“那么以后他们将会有新的交流方式。”少年冷酷道:“现在全部从矮到高给我排好!先学会罚站。罚站期间,有敢交谈者,二十皮鞭。”

———————————————

两个钟时后。

“洗漱之后,就是早茶时间。”

修伊此刻正坐在一张贵族专用的餐桌前,好整以暇地为自己倒上一杯芳香浓郁的咖啡。

他用优雅的姿势端起咖啡,轻轻喝了一口,放下来用手拈起不远处盘子里的一块糕点道:

“记住,喝早茶是一个享受的过程,要用放松的心情和愉悦的态度去品尝美食。贵族们吃东西,可不是为了填饱肚子,而是为了享受美味的食物所能够带给我们的美好享受。”

说着,修伊将糕点放进嘴里,细细品尝着,脸上露出相当陶醉的表情:“味道相当不错,这可是我大老远带回来的。有兴趣尝尝吗?”

盗匪们面面相觑。

“喝过早茶后,你们要进行文化课程的学习。在上流社会,要想找到一个没有文化的贵族,那是相当困难的。贵族们也许混帐,无耻,恶劣,虚伪,但他们至少在表面上,永远都是知书懂礼的。所以你们必须开始读书。”修伊继续道。“你们中有几个认识字的?”

先前那个差点打架的相貌猥琐的家伙站了出来:“我认识些字。”

“多少?”

“……我能写自己的名字。”

盗匪们哈哈狂笑起来:“范辛,你个龟 儿子会写自己名字了?”

“这可真是了不起啊。没想到我们中间竟然还有读书人!”

“哇噢!范辛,告诉我乳 房两个字怎么写?还有老二该怎么写?”

“他的名字不叫乳 房,也不叫老二。”

“哦,那可真是太遗憾了!”

修伊冷笑着继续说:“除了要学会识字以外,你们还要学习兰斯帝国和风鸣大陆的历史,文化传统,宗教发展过程。此外还有就是学习饮酒……”

一名匪徒大笑道:“喝酒还用学习吗?我们都会,我甚至可以用我的屁 眼去喝酒!”

所有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修伊冷冷地瞥了他一眼:“红。”

天空中的炽焰鸟呼地对准那名匪徒吐下一口凶猛的火焰。

那名匪徒就象一只被褪了毛的野鸡,直挺挺地向地上倒去。

修伊慢条斯理地继续喝了杯咖啡:“对你们的狂妄,无知,还有粗鲁,我都可以暂时性的忍耐。但是我需要你们记住:在别人说话的时候出语打断,是一种非常不礼貌的行为。真正的绅士绝不会这样做。第一次犯错误,由我的宠物来给予警告。第二次犯同样的错误,由我来出手。通常你们不会有第三次犯错的机会。所以我再次提醒你们,不要错过我说过的任何内容,因为我随时会对你们进行考核。”

匪徒们收起怜悯的眼神,竖直耳朵,生怕错过修伊说过的任何一个字。

修伊继续道:“酒会,茶会,马会还有舞会,是上流社会交际圈的四种基本形式。下午的时候,你们要学习如何饮酒,如何辨别各种酒,以及相关的酒类知识,学会骑马以及优雅的马上姿态。此外就是学习艺术欣赏。艺术欣赏是决定一个贵族层次的基本表现。对于诗歌,绘画,音乐,还有雕塑,你们要拥有最起码的区分鉴别能力。”

一名匪徒在下面轻声低语:“老子懂得的唯一艺术就裸 体艺术。”

修伊的眉头轻轻一挑:“旭。”

小魔龙呲了一下牙,凶狠地扑了过去。

人群中发出凄厉的惨叫声,片刻后,旭哼哼地叼着一块肉回来。

“晚上的时候,你们要学会舞蹈,以及语言的运用。你们要学会至少一种宫廷专门用语,这和你们平时的说话方式完全不同。记住,贵族是不说脏话的。象老子,屁 眼这样的用词……如果我再从谁的嘴里听到,我不介意帮助他亲眼看看自己的屁 眼是什么样子的。”

暴力永远是对匪徒最好的教育方式,也永远是最直接最有效的教育方式。

强盗们学会了默默的接受。

———————————

在说过了盗匪们大致要学习的内容后,修伊的早茶也已经吃完。

他用餐巾轻轻擦拭了一下自己的嘴唇,然后放声道:

“今天我们要学习的第一堂课的内容,是礼仪。”

“礼仪,是区分上等人与下等人之间的一个重要方式。或许我们可以这样说,礼仪对一位贵族的意义,与家族血统,纹章,财富和帝国的赏赐一样,是成为贵族的基本条件。后面的所有条件,都是属于物质上的,我会想办法解决这些问题,但是礼仪这个问题,就必须你们通过努力的学习才能达到。”

“所以你们第一要学的就是礼仪课程。”

“礼仪涉及的内容有很多。打招呼,是上流社会的一项基本礼节。人与人相互之间的见面与致敬,通常有着严格的规范。对于没有头衔的贵族可以使用如阁下,先生这样的称呼,对于有头衔的最好称呼头衔。自称绝对不可以使用老子这样的词汇,要学会区分‘鄙人’‘本人’在不同场合下的区别。实在搞不清,就直接用‘我’来代替。在这里,你们必须明白一点,只有关系十分亲密的人,才可以用你来称呼,您这个用语,在绝大多数场合都是有效的。男人们间的相互招呼,在不同的距离间有所差异。在彼此间距一米到一米半左右时,可以将左手放在胸前,身体以十五度的姿态前倾。如果距离过远,就使用脱帽礼。在正式场合,允许一些关系亲密的人士相互搂抱,但是切忌使用太大的力气。”

“男士面对女士,通常有三种接触礼。一,吻手礼。这主要适用于平辈之见的交往,通常在身份对等的情况下进行,适用场合绝大多数,一般用于见面或道别。记住,吻手礼绝不允许你们象一群谗嘴的恶狼那样扑上去。动作一定要舒缓,优雅,别象没见过女人一样,摸到别人的手就不放松。”

一名盗匪举起手——这是修伊刚立下的规矩,要发言必须先举手。

“说。”修伊道。

那盗匪问:“我可以舔她吗?”

一大帮盗匪全部嘿嘿怪笑起来。

修伊冷冷回答:“很好的问题。如果有谁敢把自己的舌头伸出来,我保证,他以后都别想再用到自己的舌头。”

少年的说话冷酷狠戾,匪徒们识相地闭嘴。

“第二种礼,是亲吻额头。通常只在长辈对晚辈时使用。我想你们不会有太多这样的机会,老实说我也不希望你们有这样的机会,因为我很担心你们在面对女士的时候会把亲吻的位置往下移并且不肯松开。”

盗匪们再次怪笑起来。

“第三种礼就是亲吻对方的脚背。这是下人仆役们使用的礼节。对于主人的赏赐或者惩罚,下人们要抱以谦恭的态度甘心承受。无论你们的心里怎么想,你们都必须要这样做,并表现得顺从。”

“我要提醒你们大家的一句话就是:这里的四十六个人,不是每一个人都有机会成为贵族。你们中大部分人只能成为仆役。但是未来的日子里,谁有机会成为被伺候的,谁只能去伺候别人,就要看你们学习的进度了。过去的你们,除了雷勒耶萨是老大外,还有二首领,三首领。但现在这些等级秩序统统作废。我将给你们新的游戏规则,而你们要做的就是按照我的规则来进行这个游戏。能够决定你们未来日子里是做上等人还是下等人的,只有一个方法,就是学得更快,更多,更能融合进我需要你们融合进的社会。”

“我需要一个家族的族长,他会有至少两个兄弟,一个管家,一个家族武士头领。在这些身份之外,可能还会有一些其他的补充,不过不会太多,因为这是一个新兴的家族,剩下的就只能是打杂的,包括门房,车夫,花匠,侍者,清洁工等等。至于你们到时候负责表演什么样的人物,就只能靠你们自己去争取。”

修伊并不需要每一名强盗都学会绅士的谈吐做派,他会根据自己的需要,从这些人挑选出一批学得最出色的人来扮演贵族老爷的角色,其他的人则只能做仆役。但即使是仆役,也同样需要他们认真的学习各种规矩。

生活有时候就是一出戏,每个人都是演员。

演员做出了头,就可以做主演。演得不好,则只能跑跑龙套。

至于修伊自己,四年炼狱岛的演员生涯,让他拥有了一身出色的演技,同样的,也让他逐渐熟悉了贵族们的生活方式。修伊格莱尔的曾经经历,礼仪世家的种种规矩,更是为修伊提供了大量的素材可供使用。这使他升级为导演,同时编写剧本,未来的生涯里,他可以使用他们导演出一幕幕大戏。

没有人知道修伊到底在打什么算盘,修伊也懒得向他们解释。身为领导者,有时候是需要保持一些神秘感的。好的属下只需要知道老板需要他去做什么,而不必去领会那背后的用意。

但是反过来,身为领导者的自己,却必须明白每一步行动背后的意义。

使用盗匪作为自己的班底,固然是一个很合适的选择,可要说这个计划有什么不足之处的话,那就是:象雷勒这样的匪徒,以他们的说话,气质,习惯及生活方式,几乎等于是在自己的脸上刻上“坏人”两个字。和这样的人在一起,他的生活以后要么就是从此浪迹山野;要么就是刚走进城市,就被当地的治安力量驱逐或抓捕起来。

这绝对是少年所无法容忍的。

盗贼团应该是他用来掩护自己的筹码,而不是拖累自己的存在。

所以就在他决定收下这批盗匪的同时,他的调 教计划也随之萌生。

他要让这帮盗匪,在他的调 教下成为真真正正的绅士,不仅仅是身份上的,还有气质上的。这使他在未来的日子里可以自由出入各地,而不是只能浪迹于山野之间。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非常具有挑战性的工作。

有领导能力的人,可以让一批顽固不化的分子臣服于自己的意志下,将他们象泥人般捏来塑去;不具备领导能力的人,则只能让自己融入集体之中。

修伊显然不是后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