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章 调 教(中)
章节列表
第五章 调 教(中)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紧张的学习过程就这样开始了。

从这一天起,修伊正式开始教导盗贼们怎样学习和理解上流社会的生活习惯。

每天清晨,匪徒们要穿着笔挺的贵族服装,打着领结,戴着黑色礼帽,胸前还挂着一块怀表,手里还拄着文明杖。

他们必须学会在见面时,彼此致脱帽礼,而不是大咧咧地冲过去抱成一团,用拳头捶打对方。用他们主人的说法:“只有乡下人,无知的俗夫,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在面对女士时,他们必须懂得为女士拉开座椅而不是自顾自地坐下,懂得女士优先的道理。

袒胸露乳,挖鼻孔,把脚放到椅子上或者蹲着进食以及大声骂娘这种行为是绝对不允许的。

此外严禁随地大小便,严禁酗酒,喝烈性酒,严禁去低级窑子里找姑娘……

“在和人进行面对面的交谈时,说话一定要注意缓慢,有力,有节奏感,不能滔滔不绝,长篇大论,不给对方说话的机会,不可以打断别人的说话,吐字一定要清楚,要使用标准的宫廷用语,绝不能把乡下的俚语用出来。”

“在对方说话时,要平静,背部略微弯曲,做倾听状,哪怕对方说得全是屁话,你也必须表现得在认真听!如果你对对方的意见有不同看法,不允许直接说对方是错误的,而应该使用婉转一些的口气,比如说:阁下的说法很有道理,但是我还有一些不同的想法……你可以在心里骂对方是一堆狗屎,可你们的表情要象看到一朵鲜花一样。”

“真虚伪。”下面有人低声道。

“没错。贵族或者说绅士的特点就是虚伪,而你们现在就要学会虚伪。”修伊这次没有惩罚那个插嘴的人:“另外,当两个人面对面的交谈时,切记千万不要把一条腿放到另一条腿上。这种翘着二郎腿的做法,是礼仪中的大忌,会显得你很没有教养。”

盗匪们不满地叫了起来:“天啊,这些规矩可真多。这真让人受不了。老子连怎么站怎么坐都要讲规矩。”

一名盗匪更是大叫道:“不能把脚放在椅子上,不能抠我最心爱的脚指头,现在甚至连另一条腿也不能放了。那我还能放哪?不!从我生下来起我就习惯了这种坐法。我的腿就放在这,哪也不去。”他拍着自己的大腿叫道。

这一刻,为了捍卫自己的“权利”,他甚至忘记了那个“魔鬼”的可怕。

修伊悠悠问道:“你确定你想这样?”

“是的,哪怕你杀了我。”那盗匪傲然回答。

“很好。”修伊点点头。

下一刻,他的身形闪电般掠过那盗匪的身体,带出一抹红色惊电。

在那盗匪惊天的惨号声中,一把长剑穿过盗匪的两条大腿,牢牢地钉在了一起。

“既然你喜欢把两条腿叠在一起,那我可以帮你固定它,直到你认为这个姿势不是那么舒服为止。”

少年的手段血腥,毒辣,直接。

所有的盗匪终于回过神来,重新回忆起他们跟随着的这个少年,从来都不是一位仁慈的主。

盗匪们的恶劣习惯多到数不胜数,要想让他们在短的时间内改掉这些毛病,就必须使用非常手段。

“残暴”的人是不会有耐心等待对方的,改不掉的人必须付出惨重的代价。而在教训面前,每一个人都会学得很快。

独裁永远比民主更富效率。暴君或许人人痛恨,但在他被推翻之前,他的命令总是能够第一时间得到贯彻和执行。

至于以后……

修伊有信心让这批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最终爱上这种生活的。

强力的执行手段,再加上日后的优裕的生活,可以弥补一切的不幸与苦难。

当然,在这之前,盗匪们必须经历一番特殊的水深火热阶段。

———————————————

小山谷里,一场场仿佛滑稽戏般的闹剧就此上演。

“要想成为一个绅士,就要有绅士的气质。所谓的气质,并不是一种无形的存在,事实上它是眼神,动作,行为,举止等一系列方面的集合,是一种教养达到某种程度上的体现……我不得不说,你们的气质使你们就算是穿上礼服,也依旧是一群粗人。”

“瞧瞧你们的眼神吧。你们这群渣滓,你们看人时的样子就象恶狼在看着小绵羊。不,你们要学会用平静的目光去看待别人,而不是震慑他人。要知道你们不是在打劫,你们不再需要使用手里的刀剑去逼迫别人掏出他们的钱包,没必要一脸的凶神恶煞的模样。别用这种看肥羊的眼神看人,你们的眼神里充满了欲望与贪婪。”

“看看我,要微笑,目光里要充满爱,要闪烁出智慧的光芒,哪怕你们根本没有智慧。”

“天啊,这简直太难了。”匪徒们大声抱怨起来。

“雷勒耶萨,你上来做个示范。来到我的身边,然后看着我。”

三级武士大踏步来到修伊的身边,虎视耽耽地望着修伊。

“眼神,是表达一个人的情感的最好窗口。你的心情,喜悦,欢笑,悲哀,愤怒,都可以从一个人的眼神中表现出来。雷勒耶萨,从你的眼神中,我看到的是深深的憎恨。”修伊指着眼前的大块头向强盗们解说。

“是的,我的强大而慷慨的主人。我从未有一天象现在这样深刻的痛恨着某个混蛋。如果我的眼神能够化成利剑,我会将他切割成一块块零星的碎肉;如果我的眼神能够化成火焰,我会把他烧成一团焦碳;如果我的眼神能变成一片汪洋大海,那么这海洋足以彻底淹没那个让我深深痛恨的魔鬼!”雷勒耶萨眼中充满深情地说道。

这让修伊有些“感动”了。

“说得真是太好了,身为曾经领袖的你,总是比别人更有胆量。但我从没想到过憎恨可以让你变成一个诗人,知道吗?这是我自认识你们以来听到的最动听的语言。”

修伊靠近雷勒耶萨的耳边轻声道:“如果对我的憎恨可以让你时刻保持这种状态,那么我允许你们你们把修伊格莱尔的名字放在嘴边,用我教过你们的方式去诅咒和咒骂那个混蛋。但是记住,是要用我教过的那种方式。”

雷勒耶萨舔了一下嘴唇:“修伊格莱尔主人,您真是太慷慨了。你是我见过的最有风度的恶棍,我虔诚地向上苍祈祷,您一定不得好死。”

他这话说得温柔极了。

“说得好极了。”修伊笑嘻嘻道:“大家来看啊,雷勒做到了,他此时的眼神充满温柔……记住,眼神是心灵的窗口,而你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学会如何关闭自己心中的那扇窗。没事就多多练习吧,下面,我们来教另一项内容。”

随着课程的正式展开,盗匪们的苦难开始。

“行走,同样是贵族仪态的一种基本表现。走路时的脚步要尽量放轻,要保持在一种悠闲轻松的状态中。贵族们不事生产,他们没有繁重的劳役压迫他们,所以没必要表现出火急火燎的样子。即使是发生了紧急事件,也只是加快走路的步伐。记住,无论如何不要奔跑,你们什么时候见到过绅士在大街上奔跑的?”

“你走路的样子就象一只鸭子,手臂甩动的幅度放小,不要甩得那么大,你在找打架吗?你不是在讨帐,收起你的王八之气,你个流氓。”一名走姿不雅的盗匪被修伊一脚踢飞。

……

“说话的时候,语气要诚恳有力,吐字一定要清晰。赛拉,你的舌头大得可以做一盆菜了。”

“俺天身沟西大鞋头,竹人。”赛拉瓮声瓮气地回答。

“解决它,否则我让你天天口服减肥药剂。”

……

“喝酒的时候,根据不同的酒类有不同的喝法,但是无论哪一种喝法,都不包括你现在这种方式—那叫牛饮。就算是最粗鄙的仆人也不会象你这样喝酒。如果你们改不了这个毛病,我不介意让你们每天灌一升马尿下去……也许到那时你们就会明白什么叫细细品尝。”

……

“舞蹈,是贵族交际的一种最常见也最实用的交流方式。在邀请女士跳舞的时候,要学会一些最基本的礼节手势。首先,走到女士的身边,记住不要离她太近。伸出你的右手,就象我这样,在空中划一道优美的弧线,然后放到自己胸口靠近心脏的位置上。将左手放在背后,做一个四十五度的鞠躬。记住,在做这个动作的同时,左脚要向后稍微点一下,半屈你的膝盖。挥动右手时,千万不要碰到你要邀请的姑娘,更不要很远就做这个动作,那会让人不知道你在邀请谁。雷勒,你来做一下这个动作。”

雷勒很不情愿地为所有人做示范。

“你的P股翘得太高了。”修伊手里的鞭子狠狠抽下去:“脸要稍微向上看,用看你情人的眼光去看那位‘姑娘’,注意你的眼神,要含情脉脉,我知道你的对面是个男人,可你要是做不到,我会让你去搂抱他甚至亲吻他……很好,就这样,不要动,让大家看清楚你的姿势。”

雷勒象尊雕塑一样被摆放在那里大半个钟时供人瞻仰揣摩。

……

“吃饭的时候是左手拿叉,右手拿刀。切割食物是一门学问,用餐刀带齿的一面倾斜性切割食物,没必要用这么大的力气,要用巧劲,你和食物有仇吗?”

“如果你敢把盘子切碎,我就把这些破烂塞到你的嘴里去。”

“在吃东西时发出声音是一种不礼貌的行为。”

“谁要是再敢在喝汤的时候把汤盆捧起来喝,我就把他做成汤。”

“要学会饭前洗手,更别把食物洒在餐桌上。”

“别把漱口水也喝下去。”

“饭后记住擦擦你们的那张臭嘴。”

……

“倒咖啡时,要缓慢,背部不能弯曲,你想把滚烫的开水都浇到我身上吗?”

“是的我很想那样做,我强大而慷慨的主人。”

“……很好,不管怎么说,你们终于有所进步了,骂人可以不带脏字了,这真让我欣慰。”

……

“你在干什么?”

“我在撒尿,主人。”

“那你抖什么?”

“这是习惯,尿完之后总要抖几下才能甩干净。”

修伊的皮鞭在那匪徒的“弟弟”上点了几下:“抖这个就行了,没必要全身都抖。”

匪徒呆呆地望着修伊离去:“这狗娘养的连别人撒尿都管?”

“别介意了哥们,他甚至还不允许自渎呢。”另一个匪徒走过来说。

……

“诗歌,具有陶冶情操,抒发感情,美好生活等独特的作用。它能够帮助你发现美,感悟美。我们应该学习理解诗歌的意义,至少要学会朗读诗歌。”

“伟大的主人,我做了一首诗,是歌颂您的。”

“是么雷勒?那么念给我听听。”

“啊!主人!您是如此的伟大,您就仿佛那萤火虫的P股一样圣洁,带给人们光明!您就是那一团臭烘烘的粪便,而我们就是围着您转个不停的苍蝇……”

“……很好,做得非常棒。还有谁做诗了吗?我希望不再是歌颂我的伟大。”

“我写了一首歌颂天气和阳光雨露的。”

“哦,是范辛,念来听听。”

“在这个阳光明媚的雨天,伟大的主人用您那婀娜的步伐走在城市的田野上……”

“很好,够了。我觉得你们应该先学习背诗,然后再考虑作诗。”修伊用无比肯定的口气说道。

回头看去,小魔龙旭已经捧着肚子笑抽在地上了,至于炽焰鸟,它们直接从空中往地上栽倒,象棵树一样把自己插在了地面上。

—————————————————

在修伊的高压政策下,盗匪们开始了从山贼向上流人的蜕变。

他们努力学习着各种知识,礼节,学习有关兰斯帝国的传统文化,学习如何象一个真正的斯文绅士。

清晨起来,雷勒耶萨,这位曾经的盗匪首领会穿着一身礼服,戴着礼帽,拄着一根文明杖走在泥泞的乡村小路上。在看到一个盗匪小心地把自己倔强的手指分开,尝试着从底部托起那个酒杯品尝杯中甘甜的白葡萄酒时,他会笑着说:“哦,原来是尊敬的利厄·康迪先生,真高兴又见到您了。在这美好的清晨里来上一杯葡萄酒,可以让您的身体更加健康。”

那个叫利厄·康迪的匪徒脸上挂满了盛情的笑容:“哦,原来是仁慈的雷勒耶萨大人,难得看到您从我家门前经过,需要留下来喝一杯吗?”

“哦,不了。”雷勒耶萨挥舞着手中的文明杖:“亚历克西斯·杰恩斯男爵正在等我呢,今天的天气不错,我们约好了一起出去骑马呢。”

“是啊,今天的天气可真不错。大雾很浓,尽管看不清道路,但是可以带给我们神秘的感受。您在骑马时千万要小心一些,不要撞到那边的树丛里去,有几个刁民在那里挖了个坑,他们满心希望一个叫修伊格莱尔的混蛋摔死在那里。但可恨的是他们从来没有成*过。”

“我会注意的,让我们一起祝福这美好天气吧。”雷勒耶萨拄着他的拐棍大步走过。

下一刻,雷勒耶萨来到另一个盗匪的身边,然后他用充满“惊喜”的目光望着那名盗匪说:“噢,我的天啊,瞧我看到了谁?埃德·贝洛姆夫人!您今天可真漂亮。”

那名穿着女装正在看书的盗匪狠狠地瞪着雷勒耶萨,极尽温柔地吐出他那充满“女人气息”的声音温柔道:“原来是耶萨爵士,真高兴见到你。我今天的情况糟透了。”

“您出了什么问题吗?”雷勒耶萨问。

“是的,我发现我最近憔悴了许多,我不再那么漂亮了,我担心我的丈夫不再爱我。”盗匪将手放在自己的脸上,做出了忧愁哀伤状。

雷勒耶萨无比同情地拍拍对方的肩膀,低声道:“今天怎么你来做女人了?”

“该死的修伊格莱尔,我昨天只背出了十二个单词。”“女”盗匪带着哭腔回答。

“这真让人同情,不过非常感谢你的贡献,我昨天背出了十五个单词,距离二十个单词的标准差了五个。先哲说得没错,在面对猛兽的追捕时,你只需要跑得比最慢的那个快就够了。”

“噢,头,别刺激我了。”

“还是叫我耶萨爵士吧,这个称呼有时候听起来还是蛮顺耳的。”

说着,雷勒耶萨后退几步,向埃德·贝洛姆扬起他的那只大手:“哦,夫人,在我看来,您的美丽依然是那样的无可挑剔,我相信您的丈夫一定会一如既往地爱你的。”

“您确定这一点吗?”埃德·贝洛姆的眼神中闪烁出一种可以被命名为“兴奋”的火花。

“是的。”雷勒耶萨很认真地回答,然后凑近到对方的耳边:“您那仿佛被驴踢过一般的容颜会令所有的男人一看到就想捂住自己的钱包。”

“噢!那多承您的吉言了。”埃德·贝洛姆做双手捧心状,哭丧着脸回答。

雷勒耶萨扭头就走,嘴里嘀咕着:“这该死的对白让我作呕!”

————————————————————

驱散风莺,修伊低下头看看趴在身边的小魔龙:

“他们干得不错,对吗?”

旭哼哼着不做理会。

即使是一头魔兽,也可以看出这帮盗匪距离做真正的上等人,差距还太遥远。

如果一定要在这份差距后面加个单位,那么应该是以光年来计算。

“我知道你看不起他们,不过旭,你必须相信人是有潜力的。每个人的内心深处,其实都有积极向上的动力。在以前,他们只是没有机会,缺乏好的教育。他们现在只所以会这样,不是因为他们真正喜欢曾经的生活,而是他们努力去适应了曾经的生活。社会里有各种各样的环境,能够尽快融入自己所处的环境的人,总是能生活得滋润一些的。而对于好的生活方式,他们只会适应得更快,现在的他们,只是缺乏一些必要的外部条件而已。”

说到这,修伊看了看小家伙道:“时间是宝贵的,强盗们都已经开始学习了,那么你是不是也该开始学习了呢?你不能因为爸爸对你的宠爱就总是偷懒。”

“呜!”小魔龙一下子竖起了耳朵。

学习这个词令它浑身发麻,爸爸这个词更是令它浑身颤抖。

“好了别这个样子。”修伊抱起小家伙苦笑道:“你总不能让我用鞭子逼着你学习法术吧?”

小家伙哼哼着,一副我看你舍得的样子。

“但是不学肯定是不行的。你不会把自己的定位停留在我的后备魔力补充基地这种基础上吧?一头伟大的魔龙做一个人类的魔力发电机?你不觉得这听起来太掉价了吗?”

“呜……”

“相信我,旭,学习魔法并不是那么难。在你的天赋呈现出来之前,我们完全可以先学习人类的法术。你是个天才,你不该辜负神童的美誉。很多人类在四五岁刚会说话的时候就已经能够朗诵诗歌了。而你,魔龙中的小天才,上帝的宠儿,智慧最高的魔兽,你也完全可以在幼生期间成为学习和使用人类魔法的高手。想一想吧,还没有成年的你,早早就站在世界的巅峰,享受世人的膜拜,那会是怎样的愉快感受。”

小家伙用无奈的眼神望着修伊,看着这个口若悬河,说着一套又一套好心哄骗自己的话语的家伙。它很想告诉他,尽管自己还不会说话,但由于心灵相通的关系,他心底的那点小秘密根本瞒不过自己。

你不就是想让我给你做免费打手吗?直说不就行了?

好在修伊也感应到了小家伙的意念,他的脸一红,点点头道:“是的。红和绿已经暴露了,但是你还没有。我之所以敢让它们现身,就是因为你的存在其实比它们更强大。你是我最重要的底牌。可是这张牌现在还没能成长为一张王牌……我需要你,旭。未来的日子里我可能还是会遭遇很多艰苦的战斗。有些战斗未必是我能决定的,很多时候仅仅依靠脑子也不能解决所有问题,强大的武力基础依然是必要的后盾。所以我需要你。”

小家伙叹了口气,然后汪汪叫了几声。

“如果你答应好好学习的话,我保证你今后每天都可以吃到丰富的美食。你瞧我们现在有四十多手下,我会让他们每天都帮你抓很多好吃的,你觉得怎么样?你不是喜欢吃魔兽吗?我让他们给你抓,就抓那种最凶狠的,肉质最肥美的。”

风把这句话送到雷勒等人的耳边,一群盗匪同时打起了哆嗦。

小家伙盯着修伊,竖起一只前爪,露出五根爪尖。

“每天五只?”

小家伙点点头。

“你不能吃这么多,你会发胖的。”

小家伙跺脚,就要吃这么多。

“那好吧,学习一种法术对应一只魔兽,学会一种,奖励一块晶石。”

小家伙很愤怒。

修伊丝毫不让步。

想了想,小家伙费力地收回了两个爪尖。

修伊笑了起来:“好,那就学习三种法术。”

唉,小家伙悲哀的意识到,免费的午餐终于没有了。

望着小家伙的无奈,修伊开心地笑了,这小东西在他每天坚持不懈的语言疲劳轰炸下终于低头认输了。

“谢谢你,旭。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还可以练习一些关于近身战斗和配合作战的技巧。你愿意吗?”

“呜……汪汪!”

“不说话那就是默认了。”

“汪汪!汪汪!汪汪!”旭很愤怒,MB,老子的意思是不愿意!

—————

那个。。。明天爆发。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