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章 噬灵之环
章节列表
第七章 噬灵之环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屏蔽到变态了吗?连“*”这个字都屏蔽?????

————————————

今天,修伊凝立在空旷的山谷地里,飘逸的长发遮住了他的眼睛,却挡不住那眼眸中深邃的光芒。

“大气的精灵啊,响应我的召唤,给予不敬者以严厉的惩罚……”随着一连串咒语的轻声念动,空气中的风之元素再度凝结,风之精灵蓝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疾风击!”修伊道。

“嘶!”蓝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尖啸,化成一团旋风将修伊包拢。

风起影动,在平地间卷其一股狂涛怒澜,锋利的长剑在风卷中伸缩,从各个不同角度刺向目标中的假想敌——旭。

旭嗷地狂嚎一声,身躯在一刹那间涨大,利爪在空中撕裂出一道诡异的空气波纹。

修伊的身体在风中滴溜溜打了一个旋转,绕过旭的利爪强攻,转袭向它的外侧。两只炽焰鸟同时长嘶一声,对着修伊吐出大片的火焰。

与此同时,一声高亢的吟唱声响起:“以天地诸元之名,赐予我们不受邪恶侵害的力量……守恒结界!”

闪耀着空间能量的光芒的结界笼罩下的人影,硬是从火海中冲出,来到旭的背后,然后,修伊对着旭的P股狠狠踢了一脚。

“噢!”小家伙很不甘心地在空中打着滚,愤怒地嚎叫起来。

然后它重重地摔落在地,愤怒地看着修伊。

它没有想到修伊竟然会使用出两败俱伤的战术,只为了踢自己的P股一下。

修伊冷笑道:“难道我就非得使用风灵护盾来耽误作战时机吗?武士的斗气能量护体,同样可以减弱元素伤害。这是对你还在使用魔兽的本能作战,不能领悟作战技巧的惩罚。下次再不懂得把*术和战技结合起来使用,我就要踢你的脸了。”

两只炽焰鸟对修伊的“大言不惭”很是不忿,高声叫了起来。

“我知道你们没用全力。”修伊笑道,身上的风卷在此时终于停歇,蓝重新露出了她的面目。“蓝,干得不错。”

利用蓝的能力来帮助自己完成疾风击,使自己可以有更多的机会使用其他的*术,是修伊多日训练后想到的办*。到今天,修伊算是彻底完成了空间系*术和风系*术结合运用的初步方案。

这是修伊第一次将不同系的*术尝试着结合,但在以后,他有自信能创造出更强大的*术。

如今的他,正在不知不觉中走出一条有着强烈的自我色彩的成长之路。

————————————————

修炼之余,修伊对当初得自阿布利特的那个玉环充满了好奇。

这个古朴的玉环质地奇特,以他炼金师的眼光都无 *分辨到底是什么用什么做出来的。

当初阿布利特对他叫喊着交出地图和噬灵之环,修伊就意识到这个玉环的价值在阿布利特的心目中绝对更高于伊莱克特拉的笔记。

但是这个玉环到底该怎么用呢?

这些天来,修伊不止一次地研究过噬灵之环。

但是每一次他只要用心去关注这个玉环,自己的灵魂能量就会出现强烈的震颤感,仿佛整个人的身心都要被它吸进去。每一次,修伊都是凭借强大的意志力才能摆脱这个王冠可怕的灵魂吸引力。

灵魂* 术本身就无视等级,意志是克制灵魂* 术的唯一依仗。也正因此修伊才能逃脱这个东西。考虑到这噬灵之环这个名字,修伊觉得这个玉环很可能和灵魂类*术有关。正因此,阿布利特才会将它郑而重之地收藏起来,而不是自己使用。

今天修伊先给自己加持了一个意志坚定,确保自己不会受到噬灵之环的侵蚀后,才大胆地将这个玉环取出来研究。

或许是岁月悠久的原因,玉环的表面是一层灰蒙蒙的颜色,给予人历史沧桑的感觉。玉环上布满了刻痕,看上去就象是无数刀劈斧砍留下的印记。

不过修伊却发现,这些刻痕好象并非是随意乱砍的结果。

刻痕似乎是按照某种规律进行的排布,每一道刻印之间,都有着独特的联系。它看上去象一个*阵,但是却不知道能量从何而来。

难道说,这个玉环是被某个*阵给封印住了吗?修伊的脑海中突然冒出这样的想*。

他连忙仔细查看这些玉环上的刻痕,隐隐地,他发现这些刻痕的轨迹竟然和自己当初从空间之门那里学来的,伊莱克特拉所使用的力量汲取*阵的阵图有些相象。

只是在某些方面与那个力量汲取*阵不尽相同。

修伊仔细分辨了一下,发现那是针对力量属性的部分内容发生了改变,正是因为这点改变,再加上刻痕本身极具的隐秘性,使得自己一下子没能认出这个*阵。

难道说,这个*阵是用来专门封印灵魂能量的力量汲取*阵?

修伊的心中冒出一阵欣然的狂喜。

“旭!”修伊狂叫起来。

小家伙急速奔来,弄不明白有什么事。

“待在这里别动。”修伊道,然后他高声大喊:“红,绿,不要让任何人靠近我,我要做个实验!”

天空中传来炽焰鸟高声的回应。

下一刻,修伊从戒指中取出材料,开始按照玉环上的刻痕进行*阵的布置。

他不知道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但是他知道如果自己猜错了,大不了也就是损失一批材料,但是如果自己猜对了,那么自己今后就等于又拥有了一件可以针对灵魂*师的杀器。

可惜的是,兰斯帝国想必不会拥有高等级的灵魂*师来追杀他,但无论如何,能多提高一分力量总是好的。

*阵很快就制作完成。

修伊对着*阵中的旭念动咒语:“在欲望之海中沉沦,在万物静寂时复苏,虚无的意志掌控一切……精神燃烧”

一道精神能量对着旭冲击而去。

与此同时,地上的*阵放出一道强烈的光芒,将旭罩住。

精神能量在*阵中象一团流动的光,游走不休,却并不消除。

果然是力量汲取*阵!

这正是力量汲取*阵的特点,它并不消除任何攻击力量,而只吸收它们,利用它们。

这种*阵针对单一属性的能量攻击,可以说是一种无敌的存在。即使是空间之门中那种强大的能量风暴,也不可能突破力量汲取*阵。不过不同属性的攻击,却可以轻而易举地摧毁它。

随手放出一道风刃,眼前的*阵立刻被打得支离破碎,它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任务,惟留下旭,对着修伊狂叫不已。

它很不满意,为什么每次都是老子做试验品?

重新拿起那个玉环,修伊的心中已经充满了炽热的光彩。

他知道,这个被封印的玉环一定和伊莱克特拉有着极为密切的联系,这很可能就是当初阿布利特从伊莱克特的试验室中找到的,但是这个家伙却狡猾的没有上报这件宝物。

难怪他当初敢杀自己,只怕他也很担心自己会将这件事捅出去。

但是阿布利特很显然并没有试图打开这个玉环的封印。

或许是因为他知道,破开封印的后果极为可怕吧?

这个即使被封印住力量的玉环也使自己的灵魂力量受到影响,一旦打开它又会是什么结果?

自己到底该不该打开封印?

望着眼前的玉环,修伊反复思索着。

毫无疑问这将是他有生以来最为冒险的决定,对伊莱克特拉知识的狂热崇拜,对力量的追求,还有那如跗骨之蛆对他死缠不放的帝国追兵终于迫使他做出决定。

“旭,离我远一些。如果发现我有什么不对,就用能量冲击打破我和这个玉环的联系。记住,无论如何都不要靠近我。”修伊沉声吩咐道。

“呜……”旭应了一声。

或许是感觉到了修伊心中的慎重,他也知道这一次,修伊是玩命了。

仿佛是在看自己的敌人一般,修伊的眼中放出炙锐凌人的气势,他的手轻轻在噬灵之环的表面划过。

一道细微的能量波动若微风般拂过玉环。

柔和的风中蕴含着的风之元素的力量。

玉环表面的刻痕在同一时刻突然放出强烈的光芒,在环身周围浮起一*透明的光圈。光圈向外飙扬的同时,一股巨大的灵魂能量若海浪般汹涌而至,瞬间将修伊淹没……

——————————————

苍风缓缓掸拂,幽云浅浅淡淡。

谷地中的那片旷野上,修伊一人独立。

在他的面前,一个玉环浮在空中。

盗匪们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只知道就在刚才,炽焰鸟突然发威,将他们赶离了修炼场。然后是旷野上能量的光芒冲天而起,巨大的能量就让盗匪们感觉就好象有什么人在自己的心上狠狠踩了一脚。紧接着每个人都同时感受到了一种说不出的难受滋味。

那是灵魂被牵引,仿佛神魂要出窍般的感觉。

好在这股能量冲击来得快去得也快,转瞬间便已消失。

“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我怎么觉得好象有什么人在召唤我一样?”雷勒迷惑地摸摸脑袋。

“没错,头,我也感觉到了,好奇怪,就象是有什么力量要把我的意识和身体分离一样。”另一个盗匪回答。

“我到觉得好象是有什么东西要钻到我的脑袋里去。”

盗匪们众说纷纭但是各人的感受却又各个不同。

一名年纪较大的盗匪迟疑说:“我到是听说有一种*术,和这种情况很相似。”

“什么*术?”

那盗匪犹豫了一下才说出了一个词:“灵魂*术。”

灵魂*术?

这个名字几乎把所有人都吓怀了。

老盗匪这句话一说,雷勒的脸色变成一片惨绿:“你在开玩笑吗?你是说刚才我们经历了灵魂*术的攻击?”

“这不可能,灵魂*术或许不是这世上最强大的*术,但一定是最恐怖的*术。我可不认为我们中有多少人有足够坚强的意志能够抵挡住灵魂能量的冲击。”有盗匪这样说。

“那或许是因为,它并不是冲着我们来的。”老盗匪突然悠悠说了一句。

所有的盗匪同时望向远方。

在那里,修伊一个人静静地站着。

灵魂攻击从来都不华丽,即使是最凶猛灵魂风暴,也只在身心的内部产生效果。

————————————————

当那一股灵魂能量如风暴般席卷过修伊时,涡卷的魔力仿佛在天地间生成了一个能量黑洞,将修伊一把扯了进去。

周围是一片凄厉的白光,看不到外面的一丝景象,整个人仿佛置身于虚空之中。

生命仿佛游离在清醒与晕沉之间,修伊不知道自己所处何处。

就象是一个清醒着的梦,你明知道身处梦中,却无*解脱。

在修伊的四方,突然出现了无数到光门。

修伊仔细望去,只见每一扇光门上,都有一副影象在闪动。

修伊向左边的光门望去,那里的画面上,自己正在岛上努力地工作着,认真地修剪一株魔植。

他看向右边,在那里,小公主的欢笑正如悦耳的铃声传来。

在他的前方,黛丝和兰缇正含情脉脉地望着他。

他望向身后,兰雅大剧场的杀戮,自己仿佛地狱杀神般浑身浴血地走在血污满地的泥泞中……

无数道光门,每一道门里都阐述着一起事件,赫然正是自己所经历过的,有美好,有杀戮,有阴谋,有陷害。

初上岛时的彷徨,无奈,到努力工作时第一次被认可,然后是炽焰鸟的放飞,小公主的来到,尼尔与皮耶的死亡,自己与魔龙丽塔的对话还有最后炼狱岛的覆灭,阿布利特的死……

所有的事件,一幕幕景象在各个光门间纷纷闪烁跳动着。

就象是老电影的重放,将人重新带回到昔日的时空之中。

又仿佛一个人同时看到了时间河流中的不同个片段。

“这里是什么地方?”修伊骇然道。

“这里是灵魂的迷宫。”一个纤弱的声音突然响起在耳边。

修伊霍然转身。

只见身后一个金发男孩正站在自己身后。

他长得竟和自己一模一样,只是个头却要小了许多。

“你是……”

“你知道我是谁的,对吗?”男孩微笑着看对方。

男孩的手轻轻一招,不远处的一道光门突然移动过来。

修伊向那光门看去,他看到那是在一幢破旧的房子里,一个影象模糊的肥胖女人,正在拼命地殴打着一个瘦弱少年。那少年躲在角落里,无声地哭泣……

轻轻挥了挥手,光门向后方退去。

修伊望向男孩:“我以为你不存在了。”

“我的确已经不存在了,现在的我,只是噬灵之环和你心底记忆的综合投影。”男孩轻声回答。

“那么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噬灵之环会把每一个迷惘的灵魂带来这里。”

“我从不迷惘。”修伊回答。

“你确定?”男孩的眼中现出一丝嘲讽:“你确定你从不迷惘吗?”

修伊微微一楞。

男孩一指身周那无数道闪烁着修伊曾经经历的光影的无数光门:“这里的每一道门,都代表着你曾经的经历。它代表着你曾经的所作所为,也折射出你内心深处的犹豫。灵魂的迷宫,就是你内心影象的真实反射,它的出口,就在于你内心深处真正追求的目标。如果你不迷惘,那么你的追求和你真正渴望得到的东西应该是一致的。”

“你的意思是说,这无数扇门中隐藏着不同的追求,而只有那扇真正代表我心中渴望的门才能让我走出这个迷宫?”

“是的。所有的痛苦的美好的回忆,都有它所代表的含义。有平凡的生活,有高高在上的权力欲望,有对美好爱情的渴求,也有复仇时产生的快感。你确定你最渴望得到哪个?记住,当你选择了一扇门时,你就再没有回头的余地。你必须面对自己心中最真实的感受,只有这样,你才能走出灵魂的迷宫。只有能够走出灵魂迷宫的人,才有资格使用噬灵之环。”

“如果我走不出去呢?”

“那么你将成为永久的梦魇。”

男孩的影象渐渐消失了。

修伊发现自己又是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这空间中。

在他的四方,所有曾经经历的一切反复的重演,他看到自己漫步在炼狱岛残破的废墟上,内心深处感受到报复成功时的无比爽快;他看到自己辛苦钻研血肉傀儡,为那些少年仆役的生存而努力奋斗;他看到自己在杀死阿布利特时,心中满怀的得意,还有得到巨大力量时的心满意足;他看到自己和小公主漫步在丛林中时,望着艾薇尔那含情脉脉的眼神,心中感到无比甜美;他看到自己和黛丝兰缇疯狂行爱时左搂右抱时的畅快淋漓的感受……

他看到很多很多曾经的过去。

突然之间他发现自己并非如自己想象的那样从未对追求有过不迷惘的想*。

这里的过去,几乎代表着一个正常男人所有的追求,无论是复仇的快感,反击的满足,爱情的甜美,平凡的真实,放荡的生活又或者力量的巅峰……

他该选择什么?

他的本心到底真正渴望得到的是什么?

小公主的笑声言犹在耳,对伊莱克特拉的知识狂热渴求,炼狱岛的火焰冲天焚起,兰雅的血光涂满画面。

颤栗的灵魂开始不堪负荷,所有的回忆如洪水般拼命地涌向他的大脑,几乎要挤爆他的思维。嘈杂的声音拼命回响,甜美的,疯狂的,凶猛的,恶毒的,如锣鼓齐鸣;眩丽的画面密布视野,无数个人头影象交错重叠。

“啊!”修伊抱着自己的脑袋痛苦地大叫起来。

他蹲了下去,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光门在眼前不停的闪耀,画面的移动也越来越快,他渐渐看不清,听不清,仿佛要彻底迷失在这片灵魂的迷宫之中……

————————————————————

从修伊格莱尔打开玉环的封印起,小家伙旭就一直紧张地盯着修伊。

它很好奇为什么封印解开之后,修伊就一动不动了。

他就那样静静地站在那里。

“呜……”小家伙叫了一声,样子很迷惑。

既然没有发生修伊说说的危险,那么自己还要不要按照他吩咐的那样用能量冲击去隔离那个玉环呢?

这个复杂的问题让小家伙有些难以抉择。

它抬头看了看天空。

两只炽焰鸟还在忠实地维持秩序,不许任何盗匪靠近。

两只傻鸟。它想。

然后它小心地向着修伊走去。

看上去好象没什么危险。

它试着碰碰修伊,却没有任何反应。

想了想,它用爪子去够那个浮在空中的玉环。

爪尖触碰到玉环,一股冰凉寒意彻骨袭来。

腾空的玉环再度放出一波强大的灵魂能量陡然席卷向小家伙。

“呜……”旭汗毛倒竖。

下一刻,它发现自己已经置身在一个虚无的空间之中。

四周空荡荡一片,自己却没有踩到任何的实地。

这里是什么地方?

“汪汪!”它大叫起来:“汪汪汪汪!”

没有人回答它。

无数道光门在它的身边旋转,旭很惊奇地发现,它竟然看到了自己的过去。

曾经在修伊格莱尔的身体里的蛰伏;被母亲取出来获得了自由;在丽塔的怀里自由的享受母爱;还有在修伊格莱尔的怀抱中享受着他的照顾;自己被迫修炼魔*时的无可奈何;

一幕幕景象在这刻重现。

这让它好奇极了。

令它感到兴奋的是,在那些光门之中,竟然还有一道光门里闪耀着它最爱吃的魔兽。

被剥皮去骨的魔兽在添上人类的香料后,味道精美无比。它很清楚地记得,那是前几天修伊为了奖励它成功掌握真空之刃,特别费尽心力为它制作的美食。

“呜!汪汪!”小家伙大叫起来。

它不顾一切朝着那扇光门狂冲,然后义无反顾地跃入门中。

———————————————————

旷野上,修伊缓缓睁开了眼睛。

他看到小家伙旭正一脸迷茫的望着自己,忍不住笑了出来。

他一把将旭抱了起来:“我的天啊,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做了什么?”

旭很迷茫。

修伊笑道:“必须承认你是天底下最幸福的魔兽,所有的奇遇总是属于你的。”

“呜……汪汪!”

“好吧好吧,我想你还没有明白,但是你的确成功了,而且你救了我一次。”修伊笑道。

尽管事先有了准备,修伊还是没有想到噬灵之环竟然能够将人的灵魂拉入到一个独立的空间中,通过折射人自体记忆的影象,形成一个灵魂的迷宫。

这种强大而诡异的*术在人类灵魂*术中根本就不存在,一旦被噬灵之环拉扯进灵魂迷宫,除非拥有足够强大的力量冲破灵魂迷宫壁垒,否则就只有一种办*走出迷宫,就是象旭那样,依靠本能做事。

对于大部分低智慧生命来说,这种选择并不困难,它们只需要依照本能行事。因此噬灵之环对大部分魔兽无效。但是对于拥有复杂欲望和迷离情感的人类来说,它就象一个真正的杀器,只有那么一丝的迷惘,就会被灵魂迷宫吞噬,最终转化成灵魂能量。当噬灵之环收取到足够的灵魂能量时,就会生成梦魇之灵——一种类似于元素精灵的存在,却比它强上太多,也是灵魂*术中唯一的召唤*术。

令人称奇的是,尽管魔兽可以无视噬灵之环的作用,但同样的,它们也无*使用噬灵之环。因为魔兽的灵魂根本不足以引起噬灵之环的能量波动。

但是旭却是个例外。

它拥有学习人类魔*的能力,而且时刻保持着与修伊的心灵相通,在智慧上其实已经无限接近人类。但同时它又只是一个孩子,智慧的启蒙尚未完全开启,绝大多数时候还是单纯如一张白纸。

对无数成年人来说,仿佛恐怖地狱一般的灵魂迷宫的世界,对旭来说,就是一道简单的选择题。

我想吃,我就去。一切就那么简单。

它拥有人类程度的智慧和创造力,却没有人类复杂的欲望,没有难以割舍的情怀,它的思想简单而直白。

相比之下,作为拥有最高智慧的人类,越是聪明的人,他们思考的越多,就越会发现自己的欲望也多,当他真正面临选择时,他在乎的已经不是得到什么,而是失去什么。

修伊在做选择时,同样陷入了这个问题。

他不知道自己真正追求的是复仇的快感,还是平淡的生活,是无尽的知识,还是强横的力量,又或者甜美的爱情或荒淫的快活。

选择任何一个,都意味着放弃其他所有。

灵魂的迷惘因此而产生,修伊第一次开始怀疑起自己到底在追求什么。

灵魂迷宫的可怕就在于此,它不会单纯的等待你去选择。你的迷惘越深,它的压力就越大,形成一个恶性的循环,直到将你彻底摧毁。

修伊因此而险些迷失在灵魂迷宫之中。

然而旭的出现,却给他带来一丝转机。也就是那个时候,修伊发现灵魂迷宫的压力突然大减,他重新拥有了一次选择的机会……

只有通过灵魂迷宫考验的生命,才有资格使用噬灵之环。因此旭竟然会成为噬灵之环的主人,却是谁也想不到的。好在修伊同样通过了噬灵之环的考验,同样也有资格使用噬灵之环,但是他很无奈的发现,在使用权限上,自己竟然比旭低一级,也就是说,自己只有在旭的许可情况下才能使用这可怕的杀器。

这让修伊哭笑不得,所以才会说旭是天下最幸福的魔兽。

此刻修伊随手一招,空中悬浮的玉环飞了它的手中。

噬灵之环在修伊的手中滴溜溜地打着旋,闪耀着淡淡的魔*光辉,耗尽了所有灵魂能量的手环此刻已经无复刚才封印破解时的凶猛气焰。

没有人能说得清噬灵之环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炼金师绝对制作不出如此强大恐怖的道具,如果说有谁能把它做出来,那恐怕也只能是神明了。

这个世界到底有没有神明,修伊不知道,但他至少知道眼前的这个噬灵之环已经相当于灵魂*师的神器。

只是这种魔器使用一次要消耗太多的灵魂能量。这刻噬灵之环连续两次使用灵魂迷宫,差不多已将所有灵魂能量消耗一空,需要它的主人为它重新充能。

修伊试了一下,发现以自己二级灵魂*师的能力,要为这个噬灵之环充满一次能量,至少需要十天时间内才能满足使用一次的要求。

缓缓将噬灵之环套在自己的手腕上,他说:

“知道吗?旭,你比我幸福多了。至少现在的你,拥有的追求依然是美好的,是不受外物的影响和蒙蔽的。”

“呜。”小家伙摇头晃脑,毫不在意。

白云悠悠的旷野下,走出灵魂迷宫的修伊格莱尔,眼神中露出无比的坚定,甚至还带着一丝狡黠的残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