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章 刺槐镇(上)
章节列表
第八章 刺槐镇(上)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时间在不停地学习和修炼中度过,转眼间不知不觉便溜过去两个星期。

修伊的实力固然是再获提升,盗匪们同样也出现了脱胎换骨的变化。如今即使是最凶恶的盗匪,也已经对上流贵族生活中那套繁琐而复杂的礼仪了解了许多。

用盗匪们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如果现在有某只假装穷人的贵族从老子的眼前走过去,他休想能瞒过老子的眼睛。”

在潜意识里,学而用之的习性使他们将学到的一切定位在“未来更方便于抢劫更有价值的目标”这一标准上,盗匪们依然在用强盗的思维模式面对一切问题。

他们在骨子里依然是彻头彻尾的强盗。

对于这一点,修伊并不在意——他需要的本就不是真正的绅士。

在对盗匪们的进度表现进行过考察之后,他觉得是进行下一步计划的时候了。

“雷勒。”今天修伊早早结束了修炼。

“主人,您有什么吩咐吗?”曾经的铁血大汉,如今戴着金丝边的眼镜,穿着象模象样的礼服,正在练习贵族的走路姿势。如果不是他的脸上还保留着仿佛阿诺德施瓦辛格一般的横肉,只怕很难有人将他和两周前那个穷凶极恶的盗匪联系在一起。

“我注意到最近这段时间,大家的进步很快。至少我听不到他们说什么脏话了。”

“是的,我们已经学会了在心里诅咒。”大汉翁声翁气的回答。

“这是个好现象……你不必告诉我诅咒的目标对象。”少年微笑道,他的手中亮出一大把灿烂的金币:“把这些钱拿去给大家分了,这是他们努力学习的奖励,每个人三十个金维特,告诉他们从今天起,他们就不用再学习礼仪规矩了。而且他们可以拿着我给他们的钱去附近的镇上好好玩一玩。”

雷勒耶萨简直无*相信自己的耳朵。

“您……您说得是真得吗?”

“你是在向我发出质疑吗?”修伊悠悠问道。他的口气很平静,却带着一丝的凛冽。

“哦,不,主人,我是说……”雷勒耶萨拿着一大把钱咧着嘴笑了起来:“您的确是一位非常慷慨的主人。兄弟们知道这个消息会高兴得发疯的。”

“是的,他们是会发疯的,因为从现在开始,他们不可以再花钱从窑子里找姑娘耍乐,不可以去赌场赌钱,不可以再喝那些劣质的烈酒。他们要按照我给他们制订的规矩去享受人生。我是说……按贵族的方式去享受人生。”

雷勒耶萨的眼睛瞪得溜圆:“你的意思……”

少年悠闲地摊开双手:“理论期结束了,现在是实习期。别忘了你们已经不再是暴徒,人渣,恶棍,而是风度翩翩的贵族。学习,不就是为了拿来用的吗?要知道贵族是绝不会使用花钱嫖 娼这种低劣手段的。”

“我想我明白您的意思了。您的意思是说,我的兄弟们必须去用他们的甜言蜜语哄骗某个婊 子上他们的床,而不是直接用钱来做到这一切。”

“说得没错。”

“很高难度的要求。”

“那是你们要考虑的问题。对了,提醒一下你的兄弟们,不要想着逃跑,更别想着出卖。要知道炼金师有太多的方*可以控制他人,比如某种……可以长期潜伏在他人体内的毒药。”

雷勒耶萨的脸抽搐了几下。

“那么……谨遵您的吩咐,我睿智而仁慈的主人。我相信他们一定非常乐于接受这个消息的。”雷勒耶萨咬着牙鞠躬道,他做了一个标准的敬礼。

这个该死的小恶魔,万恶的通缉犯,毫无人性的变态少年,他简直坏到头顶长疮,脚底生脓!他竟然对我们下毒!

望着雷勒愤怒离去的背影,修伊的脸上洋溢出得意的笑容:“我很坏,对吗?旭。”

旭拼命地点头。这段时间学习魔*,可把它也累坏了。

———————————————

作为一个山区小镇,刺槐镇从来都不缺和强盗们打交道的经历。

强盗们打劫了商旅之后,会到小镇上来贩卖一些贵重物品,然后用得来的钱在小镇疯狂享受。他们会拼命地喝酒,打架,闹事,最后在窑子里找个姑娘发泄自己多余的精力,直到被他们的老大从被窝里拎出来,回到自己的地盘重新蹲守。

盗匪们的日子就是如此,周而复始,直到某天被人抓住或杀死。

当然,偶尔也有例外,比如被人调 教成贵族。

不管怎么说,刺槐镇上因此从来都不缺乏混乱,暴力,同样也不缺乏各种享乐之地。

简单的说,这里就是冒险家们的乐园。

比利亚斯山区并不是只有雷勒这一股盗匪,他们彼此制衡,同时也互相帮助,互通声气。作为大家共同的乐园,每一名盗匪都会努力维持刺槐镇上特有的混乱与秩序。

事实上刺槐镇本身并不属于位列帝国城镇名单中的一员,它完全是由当地的流氓,土匪,强盗出于对建立一个稳定的后花园的需要,而由冒险的商人,趋利冒险的当地平民和一些无处可去的流亡武士自发组织起来的,并在满足盗匪需求的过程中,逐渐发展壮大。聚沙成塔,渐渐发展成一个小镇。因此这里也没有帝国的守卫,没有镇长,也没有围墙,只有最强的势力组织和一股一股的盗匪不定时地跑到这里来销脏,买醉,找姑娘。

因此这里的商业发展,完全是由酒馆,赌场,妓院以及收购赃物的商铺组成,其他的产业则少之又少。

老比尔的“斗士”酒馆,就坐落在小镇的镇口,是镇上最大的酒馆。

从斗士这个名字可以分析出,这里的酒馆每天最出彩的节目就是一群喝得醉醺醺的大汉彼此互相打架。他们经常会把酒馆砸得乱七八糟,然后大大咧咧地掏出一笔钱来赔偿酒馆老板。

不用担心强盗们会赖帐。

刺槐镇有自己的规矩:就算是强盗们也不会希望自己从此以后都失去在这里消费享受的资格。

当然,真有那急了眼的盗匪,身为五级武士的老比尔不介意亲自出手教训一下这帮混蛋们。

今天老比尔按照往常的习惯坐在镇口,悠闲地躺在他那张躺椅上晒太阳。这张躺椅是十六世纪紫荆公爵在征服底特兰时用那里特产的海栖木雕刻成的,躺椅的把手刻有底特兰祭祀的海神像,周边辅以精美的花边。

三年前一个商人试图把这张躺椅运到温灵顿卖个好价钱,但结果却被这里的盗匪给劫了。

再然后,它就成了老比尔的收藏品。

他只用了十个金维特的价格就买下了它,然后每天躺在上面享受美好的日光。

和盗匪们打交道最大的好处就在于——他们毫无眼光,眼里除了金币,丝毫不懂得艺术品的价值。

当远处雷勒等人的身影渐渐显现在镇口时,老比尔正躺在他心爱的躺椅上晒太阳。当他看到雷勒他们时,老比尔的眼珠几乎都要从眼眶里跳出来了。

为首的雷勒戴着一幅金丝边眼镜,黑色的丝绒软背心配上雪白的丝绸衬衫显得高贵典雅,宽松的黑色呢子马裤配上一双擦得锃亮的软底马靴,手里还拿着一根文明杖。

在他的身后,整整四十五名盗匪,几乎都是类似这般的装扮。

“哦,我的天啊!内森!你这个蠢小子快过来!”比尔大声叫了起来。

酒馆里冲出来一名伙计:“老板,有什么事吗?”

比尔一指村口:“瞧那边,神灵啊,原谅我的眼睛吧!那是雷勒耶萨吗?”

伙计顺着比尔的手指望镇外望:“哦,好象是那个家伙。我的天啊,他们怎么穿成那样?”

“你确定你看到的东西和我看到的是一样的吗?”老比尔问。

“我非常确定,老板。那是雷勒耶萨,瞧,他身边那个家伙是巴斯,那个小子还欠我十二个银维特呢。哦,还有辛杰,天啊,他们的打扮可真奇怪。”

“我猜他们一定是发了大财了。”老比尔嘟囔:“没听说最近有什么有钱的商队路过啊。”

伙计说:“那可都是上好的料子做的衣服,穿在他们身上真是太浪费了。”

“瞧他们走路的姿势,他们还真把自己当贵族了。”老比尔摇了摇头:“快去,你这混蛋,把最好的烈酒都给我拿出来。看起来他们今天要大喝一场了。”

“是的老板。”伙计往酒馆里跑。

“记着多掺点水,你这混小子!”

“明白老板!”

————————————————

当雷勒耶萨带着他的伙计来到斗士酒馆时,老比尔站了起来。

他大张双臂准备拥抱对方,同时嘴里还喊着:“哦,雷勒,我的老朋友,这么些天没见你,我还以为你被帝国给抓去做死囚了呢。瞧瞧你这一身,你这狗娘养的一定是发大财了!”

出乎他意料的,是雷勒耶萨并没有迎接他的拥抱。恰恰相反,当比尔来到他身边时,雷勒将头顶的帽子摘下,然后做了一个标准的绅士般的扬帽敬礼动作:“很高兴见到您,我的老朋友。”

这个动作将老比尔的拥抱停滞在半空中。

“见鬼!”老比尔怪叫起来,他满脸的大胡子开始颤抖:“我看见了什么?一个绅士?”

他向雷勒耶萨的身后看去。

四十五名盗匪同时弯腰:“很高兴见到您!”

比尔目瞪口呆地望着雷勒这一群人,嘴角的肌肉开始抽搐:“哦,我的天啊。我一定是眼花了,我的耳朵也出问题了。难道说我真得上了年纪?哦,不,不,我才刚满50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你不是雷勒?你是他的兄弟?”

雷勒耶萨用谦和的口吻回答:“您没有看错,比尔先生。我就是雷勒耶萨。雷勒耶萨没有兄弟,就算有,还有我身后的伙伴们呢。您不会同时遇到四十六对双胞胎,对吗?”

“哈,你叫我先生?称呼我为您?”

“是的,如果您喜欢的话。”

“不,我不喜欢。你这狗娘养的在这搞什么鬼?你哪次过来不是抗着你的那把专门用来吓唬人的大剑?你和你的这帮龟儿子兄弟哪一次不是喝醉了酒把我的酒馆砸得一塌糊涂?你一个肮脏野蛮的下流痞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斯文了?”

“对此我很抱歉。”

“不,你不必抱歉,要知道那正是我喜欢你的原因。你不砸东西我没钱赚,光靠卖酒吗?那可不够。”

想了想,老比尔晃晃脑袋道:“好了,不管你们搞什么鬼,现在立刻给我滚去我的酒馆,内森已经准备好你们最喜欢的烈酒了。”

雷勒那满脸的横肉挤出一堆难看的笑容:“事实上,比尔先生,这次我们不喝烈酒。如果可以,我们希望能够来点温和些的。比如……果酒。”

“果酒?”比尔的眼珠再次突起。

“如果没有的话,来点朗姆酒也行,又或者鸡尾酒。绅士是不喝烈性酒的……即使喝也只是很少喝。”

“绅士?”老比尔差点没摔过去:“去你妈的绅士。雷勒,你这狗娘养的强盗,你们是一群野蛮人,可现在却他妈的站在我面前装绅士?哦,我的天啊,这太可笑了。雷勒,我警告你,你别想耍我。如果你敢耍我,我就把你狠狠地揍一顿,那或许会让你个兔崽子想起你到底是什么人。你他妈的是个强盗!而且是个强盗头子!你不该戴着这该死的金丝眼镜!你该戴的是眼罩!那能让你看上去更凶恶一些!难道你还打算换一种抢劫方式,带着你的人穿着这身衣服走到商队的面前,用您和先生这样的词汇请他们交出钱吗?你这变态的家伙!”

老比尔冲上去一把将雷勒的眼镜摘了下来,然后扔在地上踩成粉碎。

雷勒丝毫不生气:“如果您没有的话,我们可以去别的酒馆。”

老比尔盯着雷勒:“这么说你是玩真得了?”

雷勒笑得很难看,他嘴角的肌肉在颤抖。

老比尔终于发现情况有些不对了。

他皱着眉头看看雷勒这一帮人,他意识到所有的盗匪的表情似乎都有那么一丝怪异。

他点点头轻声道:“我明白了。我说雷勒,如果你是受到了什么人的威胁,你可以对我眨眨眼睛。”

雷勒猛眨眼睛。

老比尔倒吸一口凉气。

他对着酒馆大叫:“内森!”

“是的老板!”伙计从酒馆里冲了出来:“所有的酒都准备好了。”

老比尔用阴测测的口气说:“把酒换掉,把前几天收到的那些果酒和朗姆酒拿出来。我们的客人今天想斯文一些。”

伙计用惊愕的眼光看看四周,然后回头再看看老比尔,在确定他不是在开玩笑后,舌头打着结地回答:“可是老板,那些酒还没来得及掺水。”

“我痛恨你的无能!”老比尔一脚把伙计踢了出去。

他向雷勒歪了一下脑袋道:“好了,尊敬的客人们,请跟我来。老比尔代表刺槐镇,欢迎你们的光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