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章 刺槐镇(中)
章节列表
第九章 刺槐镇(中)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告诉我雷勒,发生什么事了?”

刚一进酒馆,老比尔就低声问。

雷勒苦笑着摇头:“老比尔,什么都别问。我也什么都不能回答你,好了,让你的伙计给我们把酒拿上来吧。这该死的……这段时间我们已经好久没碰到酒了。”

“希望果酒能满足你的胃口。”老比尔意味深长地说。

一大群盗匪就这样在老比尔的斗士酒馆里一杯一杯地喝起来。

一名盗匪一边喝一边皱眉头:“这狗日的果酒一点劲都没有。”

雷勒瞪了他一眼,那盗匪打了个哆嗦,连忙说:“哦,我是说其实我还是蛮喜欢果酒的,有点甜味,就象在喝……”

“在喝什么?”那盗匪想不起来自己该用什么词,撞了撞身边的伙伴。

“蜂蜜,你这没脑子的杂……杂草。”伙伴不耐烦地回答。

“哦,是的,是蜂蜜,书上说的。”

老比尔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半响后点点头:“这么说你们是不打算向我解释什么了?”

“不是我们不想,而是我们不能。”雷勒低声回答。

老比尔明白了:“很好,你们这群老实孩子。我看你们能老实到什么时候。”

老比尔的这句话,与其说是一种诅咒,到不如说一份预言。

刺槐镇不欢迎绅士,不欢迎贵族,不欢迎所有斯文礼节,在罪恶滋生的野蛮之地,礼仪本身就是一种令人讨厌的东西,而绅士风度的表现则只会成为众人攻击的理由。

就好象当所有人都是精神病时,唯一清醒的那个人会被认为是不正常的。

所以当雷勒等人这样的打扮和说话来到镇上时,就象是鸡窝里跑进来一只天鹅一样,很快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尤其是这只天鹅在半个月前还是和他们一样的土鸡。

镇上的人开始注意他们,并好奇的打量他们。

有人开始怪叫起来:“瞧,雷勒这个混球在干什么?他和他的伙计把自己弄成了绅士?”

“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我说伙计,你这衣服哪弄来的?这料子一定很值钱。”

“瞧瞧这个,领结,我的天啊,我以为你们只会玩绳结的。不知道用这东西勒人的感觉怎么样。”

“哦,还有他们手里的破棍子,见鬼,这些家伙一个拿武器的都没有。”

“也许他们手里拿的是魔*杖而不是文明杖。”

“是么,嘿,我说伙计,你能放个魔*出来让我瞧瞧吗?”

斗士酒馆的门口聚集了越来越多的人。

几个来自其他盗贼团的盗匪大声喊叫道:“嘿,我说雷勒,你今天转什么邪性了?你竟然喝起果酒来了?我说那是娘们还有那些贵族老爷们才喝的东西。”

雷勒耶萨向大家挥了挥头顶的帽子,他用很古怪的口气说:“事实上,贵族们通常喝朗姆酒,比果酒的力道更大一些,在聚餐会上则喝鸡尾酒。”

一名盗匪瞪着眼睛大喊:“天啊,他朝我挥他手上的帽子?那是什么意思?”

“听说是贵族老爷们打招呼的一种礼节。”

“他竟然还跟我解释贵族老爷们喝什么酒?这个家伙疯了吗?”

“我觉得他是疯了。”

雷勒无奈地把帽子戴回去。

他知道修伊虽然不在这里,但是他能看到听到这里的一切。

这个混蛋!

看来是他存心想看自己这帮兄弟在这出丑的。

他身边的盗匪巴斯忍不住凑过来道:“头,我实在是受不了。我们在这里就好象是关在笼子里的魔兽一样,那帮家伙在看我们的笑话,而我们却不能向他们解释这一切。”

“那你说怎么办?我们还能做什么?”

“我不管了。我的下面就象团火在烧一样。我得去找几个婊子泻泻火。我不想在这里让人看我的笑话。”巴斯大吼着站了起来。

“可是修伊他不允许……”

“那又怎么样?我才不在乎呢。”看来他已经打算无视修伊的禁令了。

他大步向着酒馆外走去,跟在他身边的还有几个盗贼。

望着巴斯等人的离开,雷勒只是叹了口气。

他知道今天是注定要麻烦了。

酒馆外的人已经聚集了一大堆人。他们对着雷勒等人大声吹着口哨。

一名身材高大的疤脸盗匪向雷勒等人大声吹起口哨来:

“嘿,雷勒,有没有兴趣和我再打一场?上次输给你我很不服气。这次我押5个金维特,我赌我赢。”

“不,伊尼戈,绅士是不打架的。”雷勒向对方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

对方笑得更大声了:“绅士?也许是女人吧?雷勒,你成了一个娘们。我的天啊,刺槐镇来了一支娘子军。瞧啊,雷勒耶萨成了女人了!”

一大群镇上的匪徒,流氓,恶棍,纷纷指着雷勒等人大笑起来。

雷勒心中的怒火已经越来越盛,他终于忍无可忍,咆哮着冲出酒馆:“该死的!我受不了了!我真想抽死你这狗娘养的小贱种,竟然敢向我雷勒耶萨挑战。我要把你的脑袋揪下来然后塞到你的**里去!”

那名叫伊尼戈的盗匪眯起了眼睛:“雷勒,你终于象个男人了吗?你终于撕去你那套虚伪的伪装敢站出来了吗?对,这才是你。”

在他的身后,一大帮盗匪纷纷亮出了手中的刀剑。

伊尼戈笑得很惬意:“我注意到你和你的兄弟这次谁都没带武器。对我来说这可是个好机会。”

雷勒微微滞了一滞。

大批的盗匪纷纷围了上来。

老比尔望着这一幕,轻声吩咐道:“内森,去通知一下巴克勒老大,就说镇上可能会发生情况。”

“老板,您确认象这样的事情需要通知巴克勒吗?”

“这次不一样。”老比尔冷冷道

老比尔太清楚雷勒是个什么样的汉子。

他自问自己可以杀了雷勒,但绝做不到让雷勒和他的一帮手下变成那样。

杀一个人容易,改变一个人就难多了。要改变一群人,而且是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发生的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那简直就是无*想象的困难。

老比尔想不通什么样的人能做到这一点。

所以他只能把事情交给刺槐镇一带势力最大的头目巴克勒来解决。

他只希望在巴克勒赶到之前,两边不要闹得不可收拾,而给那个隐藏在幕后的黑手什么机会。

镇外的那个小山岗上,修伊抱着旭通过风莺欣赏着这一切。

“正如我所预料的那样,对吗?”修伊问旭。

小家伙显然并不理解这是为什么。

“这里是他们的家。”修伊向小家伙解释:“人类对家总有一种特别的情绪。他们很恋家,轻易不愿意离开这里。对于雷勒他们来说,比利亚斯山区就是他们的家。在这里,他们自由自在,和其他的盗匪一样,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尽管他们生活得并不美好,但至少这里让他们感到安全,而且他们也习惯了这种生活。”

“尽管我可以使用强迫的手段逼使他们跟随我离开,但是那意味着我是在强行斩断他们的根。你不会理解这种情绪,因为龙总是喜欢自由的翱翔,而不是龟缩在某个地方。而人……从来没有人类喜欢四处漂泊,流浪。”

说到这,修伊轻轻叹了口气:“所以即使是强盗,也会有自己的窝;即使是强盗,也会有自己的地盘;即使是强盗,也会有他们不愿意下手,甚至主动去保护的地方。刺槐镇就是这样的地方。”

“未来的日子里,我和兰斯帝国还会有交手。我不希望有人在我的背后捅刀子。震慑是制服盗匪的一种必须手段,但是仅仅依靠这种手段,并不能真正控制他们。施恩,也只是一种手段,但即使恩威并重,对这帮目无*纪的悍徒来说,同样不是就一定有效果的。恩威并重的做*,每一个当权者都懂,但天底下却从来不缺少反叛事件。如果你想让一些人真心跟随你,最好的办*就是在恩威之外,让他们不得不依赖你,依靠你。”

“现在刺槐镇是他们的大树。他们在心底里还依赖这里,不想离开。但是如果有一天,他们发现自己和这个镇子上的人已经格格不入,所有的盗匪都看不惯他们,他们已经无处可去,除了他们的主人,也就是我,他们再也没有可依赖的对象,那么他们就会真正开始接受我。哪怕心里不乐意,也会愿意跟随我。要知道被自己的同类排斥,意味着他们再无*融入到那个圈子中去。对于一个盗匪来说,这意味着他今后生路的断绝。”

说到这,修伊笑嘻嘻地看着小家伙:“是的,是我切断了他们的后路,同时又给了他们新的生机。他们将没有选择,最终只能跟我离开。至于留在这里的人……我们将用另一种方式使他们为我们服务。”

“呜……”小家伙发出了这样一声低喃。

“看样子他们要打起来了,走吧,旭,该咱们出面了。”

————————————————

远处那个叫伊尼戈的盗匪头子和他的手下已经将雷勒等一大帮人团团围住。

伊尼戈舔着舌头狂笑道:“兄弟们,做了他们。”

一大帮盗匪呼啦啦抽出刀剑,紧逼向雷勒他们,同时发出呵呵的怪笑。

老比尔在一旁叫道:“伊尼戈,你最好考虑清楚。没有巴克勒的允许,你不能在这里杀人。”

伊尼戈冷笑:“巴克勒才不会在乎呢。做掉雷勒,我会给巴克勒双倍的回报。”

“别冲动,伊尼戈,我是为你好!”老比尔大叫起来:“看看那边。”

顺着老比尔的手指,伊尼看向镇外。

漫步在山间小径上,修伊的步伐轻松而愉快。

就象是一个在自家花园里闲庭信步的少年,他的脸上洋溢着青春的笑容。

疤脸伊尼戈的眼睛眯了起来:“见鬼,从哪冒出的这么个小子?”

老比尔的声音阴测测地响起:“你最好不要小看他,伊尼戈,我敢保证,那个小子绝对不好惹。”

“是么?我可不相信。这里是刺槐镇,除了巴克勒老大,老子谁也不怕。”

此时,修伊已经离镇口越来越近。

一个突然出现的神秘少年,将所有盗匪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盗匪们平时或许忙于内斗,可当有外人来到这里时,他们会在第一时间同气连枝。但是他们并没有注意到,随着那少年的到来,雷勒等人脸上露出的轻松表情。

或许唯一看到这一幕的就是老比尔了。

这个老人第一时间意识到,眼前的少年,只怕正是将雷勒等人变成这样的幕后真凶。

来到镇口,修伊停下了脚步。

那个狂妄的盗匪头子伊尼戈晃了晃自己的脑袋,发出啪啪的关节声响,然后他狞声道:

“嘿,小子,以你的年纪,不该一个人来这。难道你爸爸妈妈没告诉你,刺槐镇是多么危险的地方吗?瞧你那细皮嫩肉的样子,还有那俊俏的小脸蛋,看起来到是个做兔子的料。我说,你不打算让我欣赏一下你的P股吗?”

老比尔大叫起来:“伊尼戈,别犯傻!那个小子不简单!”

“你说什么?”

“如果你不想死的话,立刻向那个少年道歉!”老比尔的神情很严肃:“看看雷勒他们吧,你还不明白吗?雷勒他们已经有了新的主子。就是这个少年。”

“这不可能!”伊尼戈狂叫起来。

“没什么不可能的!我想我知道我们的这位客人是谁了,如果你不听我的立刻道歉的话,我担心就算是巴克勒大人来了也保不了你。”

这番话,令镇上所有的盗匪都感到震惊。

老比尔在镇上一向以嚣张狂妄著称,除了少数几个悍匪,很少有能让他感到恐惧的人物。为什么他一见到那个少年,就会如此害怕。

这刻再看雷勒等人,他们满脸的轻松表情,就连伊尼戈也敏感地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

不过要他对一个陌生少年道歉,这对他来说还是颇为艰难的。

他收起了不屑的眼神,重新注视向不远处的少年。

他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冰冷的眼神望向自己,他从心底升起出一股寒意来。

望着少年一头金色的头发,他突然想起了最近帝国传说中的一个人,他的眼神不由自主地放出恐惧的光芒。

指向修伊,他颤抖着大叫:“你……你是……”

修伊的金发飘扬:“很遗憾,我已经给了你机会道歉,你却把机会就这样白白浪费了。”

金发的少年双手陡然张开,一股狂风从他的手心中席卷而出,风之波浪顷刻间漫卷四方,向着四方奔腾咆哮。少年的身体如电般闪动,一点锋利的寒光在风潮中乍现,直刺伊尼戈的眉心。

伊尼戈大叫一声,向旁边急闪,手中的大刀疯狂挥舞。

然后是一个低低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在欲望之海中沉沦,在万物静寂时复苏,虚无的意志掌控一切……迷失之舞!”

伊尼戈直觉得脑子里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冲击了一下,眼前是一片天旋地转,他竟然再看不清方向。

“灵魂*术!?”这个念头在他心头骇然生起。

他猛地一咬舌尖,吐出大口的鲜血,凭借这一点痛苦坚定起自己的意志,眼前的景象终于渐渐恢复清晰。

于是他看到,少年狰狞的面容,还有他手中那把闪烁着夺命寒光的长剑向着自己的眼前无限接近……

“不!”他放声狂叫起来。

噗!

血花喷溅。

伊尼戈的咽喉被长剑穿透,牢牢钉死在斗士酒馆的墙壁上。

电光闪烁之间,轻而易举地杀死一名三级武士。

很多人甚至还没看清楚他是怎么做到的,却看到自己的老大已经倒在了血泊中。

这让所有人都陷入了集体的失神中。

缓缓抽回长剑,修伊站在那一群盗匪中,柔声道:“尽管我从来都不喜欢用杀戮做见面礼,但不得不承认,在目前这种情势下,这的确是能让大家都安静下来的好办*。大家好,我叫修伊格莱尔,现在是雷勒他们这群人的首领。所以算起来,我也应该是属于比利亚斯山区的一分子了。尽管大家还不太熟悉我,也未必欢迎我,但正如之前我所做过的那样,我不请自来了。”

修伊格莱尔?

这个名字立刻在镇上引起了一阵轩然大波。

如果说之前修伊杀死伊尼戈,还有不少盗匪试图群起而上为他报仇的话,那么此刻修伊格莱尔的名字一报出,所有人都打消了念头。

能够杀死六级空间大*师阿布利特的少年,不是他们所能敌的。

就在大家都为此震惊,想不通他怎么出现在刺槐镇时,一个宏伟嘹亮的声音隆隆响起:

“修伊格莱尔?你到我的镇子上来做什么?”

修伊缓缓回头。

在他的背后,一个披着红色披风,环抱双臂,胸前刻着龙形图腾印记,脸上划着一道几乎要将整张脸撕成两半的剑疤的大汉站在那里。

令修伊有些吃惊的是,这个大汉来到时,他竟然没有半点觉察。

微微眯了眯眼睛,修伊笑道:“野狼团的布莱恩.巴克勒?要见你一面,还真是不容易呢。”

大汉的双目猛然一瞪,锐利的眼神仿佛针一般刺向修伊。



———————————

这个屏蔽问题已经向编辑反应,编辑表示属于技术故障,将尽快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