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章 刺槐镇(下)
章节列表
第十章 刺槐镇(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做为比利亚斯山区的实力最强者,刺槐镇的无冕之王,布莱恩.巴克勒一生的经历完全可以用精彩来形容。

关于他的传言有很多,其中最精彩的一个是这样的:

巴克勒家族的叛逆,在十八岁时就曾经击杀过当时的“大地之熊”保罗,二十岁时为了夺取一批价值不菲的宝石,洗劫了一支商队,杀死了整个商队七十余人,其中包括了四名高阶武士和十二名四级武士。而他做这一切的目的仅仅是为了换取当地一位贵妇的芳心。

在获得那美好的一夜后的第二天,由于女人愚蠢的炫耀行为,布莱恩.巴克勒的行为被暴露,从此踏上了亡命天涯的道路。

他在逃亡中制造出一连串的血案,到处劫掠,四处滥杀,成为当时令兰斯帝国头痛的一大公害。有一次他为了一把价值普通的魔杖杀死了一位魔*师,此举大大挑衅了魔*师的威严,温灵顿的奥术塔亲自对他发出了追杀令。

但结果是这个家伙在魔*师的追杀下,依然过得逍遥自在,且在一年后洗劫了圣灵教会的一所教堂,杀死了两名神圣骑士。

于是,来自圣灵教会的追杀令也由此颁发,布莱恩.巴克勒背负着帝国缉捕令,奥术塔追杀令和教会追杀令三大缉捕令,日子却依然过得逍遥自在。

这个混蛋一生杀人如麻,嗜财好色,但是偏偏又狡猾机警得很。

他在来到比利亚斯山区后,看中了这里复杂的山区地形,混乱的治安条件,因此就在这里扎下了根来。凭借自己强大的武力与凶狠,创建了野狼团,最终成为这一带最大的势力头领。

传言是真是假,没人说得清楚,毫无疑问的是,和布莱恩.巴克勒比起来,在帝国的通缉名单上,修伊格莱尔的名气或许够大,但充其量只能算是后起之秀,而布莱恩.巴克勒却是真正的老前辈。

而现在,修伊格莱尔就站在自己的这位老前辈面前。

他能清楚地看到布莱恩.巴克勒那凶狠的仿佛狼一般锐利的眼神。他的身材不高,但是整个人的骨肉极为匀称,那是长期修炼时,身材比例自行调节到最佳的结果。

他的双手粗大,混身都充满爆发性的力量,却又能自如地控制气场,使它并不随意外溢。

修伊几乎可以肯定,这个人不但已经是一个海洋武士,而且在力量上正在接近突破之中,同时他的境界也已经达到了用势的地步。

武士十阶,分别代表着十个层次,同时拥有十种境界。

但是只有最初的三个级别,层次与境界是同步的。

在那之后,武士的晋阶,依然是以斗气能量为基本标准。只要达到一定层次的斗气能量,就可以算作相应的等级,但这并不意味着绝对的实力。境界,是另一种实力的表示,而且不仅仅适用于武士,同样适用于魔*师。

所谓境界,其实就是对力量的理解与运用能力。

初层次的境界就是强身,说白了就是让自己力气大一些。就好象打工仔中力气较大的,干活也多,自然比力气小的受欢迎。而进入第二阶段,就是顺势。所谓顺势,就是开始理解事物运行的规则,学会按照规则行事。就好象打工仔中一部分头脑灵活的人,开始懂得怎么按章程做事,这比卖死力气,显然要有前途得多。

到了第三层次的境界,就是通透。也就是开始熟练自己手中的力量,就好比工人技术的高低。

到了第四层次,就是借力。这个时候,武士就可以利用斗气的力量去做一些魔*师才能做到的事情。因此四级武士与三级武士的差距便明显增大。这就好比这个时候你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工人,而是一个有靠山的工人了。

到了第五层次,就是用力。这就等于是由工人做到了小头目,可以运用一些规则钻钻漏洞,为自己服务了。体现在武士能力的战斗上,就是对低级别武士的绝对压制。

到了第六层次,就是掌控。此时,小头目做到了大头目,进一步增加自身的权益范围。

前三个级别,等于是自身的强化,中三个级别等于是对规则有了一定的运用权利,成为了规则的保护对象。而到了第七级境界,就是用势。这个时候,就相当于经理级别的人物,已经可以进行一定范围的规则解释了。不仅仅接受规则的保护,同时可以运用规则来制裁对方。

第八个级别是造势,第九个级别是补势,分别是都是规则上的运用权限的进一步加大。第十级则是制裁。也就是仿佛总经理一样的人物,可以全面运用规则形式,做出有利于自己的决定。

而传说中的圣域,其实指的就是境界上的最高掌握。成为圣域之后,就可以突破现有的力量规则,重新制订新的力量规则。不过要达到这一地步,就必须力量与境界的双重达到第十级后的突破。

修伊在风系*术上达到的风之气息的境界,其地位其实已经相当于武士七级境界中的用势境界。可以说他在魔*境界上的理解和进步是一日千里,这也与他炼金师的身份息息相关。绝大多数炼金师,在境界上的理解都强于力量自身的发展。就刚才的比喻而言,他们就是企业中最活络的那种人,擅长于做人,而不擅长于做事。只不过象修伊这样境界高出力量如此之多的,到也是极为少见。

而在现实里,绝大部分的武士和魔*师,其实力量的进阶都快于对境界的掌握。毕竟后者需要的是领悟,而非修炼。

比如兰斯洛特,他在力量上虽然已经达到了十级星辰武士的标准,但在境界上,其实也只是达到八级造势地步。而帕吉特的境界却和兰斯洛特相同。因此他才能说自己教出来的徒弟绝不会比兰斯洛特差,因为他们对力量的理解,并没有太大差异,只在力量本身的拥有上有差距罢了。而论教徒弟的经验,帕吉特远远胜过兰斯洛特。

而同为大地武士的查克莱,他的境界则刚刚达到七级用势的地步,如果让他和帕吉特打一场,输的就必定是查克莱。

至于修伊,尽管他自身的斗气能量才刚刚达到三级,但先后经历过兰斯洛特和帕吉特的教导,又有着通透的对事物的理解能力,因此他在武士之道上,同样是境界高于力量。

他的境界如今是第四层次的借力。也正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在同级武士的战斗里,即使没有魔*的辅助,修伊也有绝对的把握打败对手。

而现在站在修伊面前的布莱恩.巴克勒,不但是一个七级海洋武士,且同样是一个拥有七级用势境界的武士,这就比较少见了。

可以说,这个人的实力,已经无限接近于查克莱的级别。

这一刻修伊望着布莱恩.巴克勒,心中的警醒大大提高。

然而布莱恩.巴克勒的境界固然让修伊感到惊讶,修伊的表现,却更是令巴克勒感到震骇。

在最初听到传言时,他根本就不相信,象阿布利特那样的六级大*师会死在一个毛还没长齐的少年手中。但是当他看到修伊象宰鸡一样轻松地杀掉伊尼戈时,那干脆利落的身手,还有诡异莫测的*术,以及当机立断的凶狠,均令巴克勒感到了一阵寒意。

这个少年的出手凶狠,毒辣,准确,致命,偏偏他所拥有的斗气能量却并不高,的确只有三级的实力。但他却能将其发挥出数倍的威力。

而在少年的肩头,还停留着两只红色羽翼的小鸟。

别人或许还没意识到,巴克勒却在第一时间意识到,那就是炽焰鸟。

做为九级高阶魔兽的炽焰鸟,本身就是一种顶尖的存在。不提修伊本身的战力,单是这对炽焰鸟,巴克勒要对付就很吃力。

因此这一刻,巴克勒对修伊的到来明显重视起来。

正是这种对对方实力的顾忌,才能让他在见面之初,没有立刻动手。否则巴克勒更愿意用强盗们传统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先拿下,再对话。

这也是修伊为什么要在出场前,先杀人立威的原因。不用担心这会激怒他们,强盗们只在乎金钱,生命,尊严和友情这种东西他们是不在乎的。只要对方够强,他就能够获得尊重。

适当的显示手段与实力,这会让他的对手在接下来的决定中,谨慎许多。

这刻修伊来到巴克勒的身边,无视周围一大群对他虎视耽耽的盗匪,他说:“让你的人走开,我希望能和您单独谈谈。”

布莱恩.巴克勒的眼神在修伊的身上停顿了片刻,然后深沉的声音响起:“这么说,你是冲着我来的了?”

“是。”

巴克勒想了想,然后道:“比利亚斯每年都会有很多亡命之徒加进来。总有一些人试图挑战最高权力的位置。这十年来,我帮兰斯帝国杀死了至少三十多名凶名昭著的家伙。很多时候我认为兰斯帝国之所以没有派出重兵围剿比利亚斯,就是因为他们总是把自己抓不到的犯人寄希望于我们的身上。就某种意义而言,兰斯帝国欠了我很大的人情,他们应该颁发给我一枚罪恶克星的勋章。”

周围的强盗们纷纷笑了起来,听得出来,巴克勒这话有着极大的自信。

修伊摇了摇头:“我对最高权力的宝座没有丝毫兴趣。您以前是这里的领袖,以后也将是。如果说有什么变化的话,那就是您只会生活得更安逸,更快活。”

巴克勒眯起了眼睛望着修伊,看起来他在思考。

修伊并不知道巴克勒在想什么,但他看得出来,这个海洋武士并不是那种只知道依靠武力没有头脑的蠢货。事实上他相当谨慎。

想了一会他说:“如果你要说的内容不能引起我的兴趣,我不介意用你去换那笔丰厚的悬赏。”

“我能给你的比那更多。”

“那么……跟我来。”

修伊的嘴角边拧起得意的微笑。

他跟随巴克勒的脚步向前走,经过雷勒的身边时,他淡淡道:“凡是跟巴斯一起去找姑娘的,看看他们花了多少钱。每花一个金维特,倒吊一个钟时。至于你,你先后使用过三次肮脏的形容词。倒吊三个钟时。”

“是,主人。”雷勒恭敬地回答:“如果您能活着回来的话,我一定照办。”

“对这个问题,你根本不用担心。”

————————————————————

布莱恩.巴克勒的府邸就在刺槐镇的最中心,一幢用红土盖成的三层小楼。

作为刺槐镇最强大的首领人物,整个刺槐镇上所有的商铺每个月都要向布莱恩.巴克勒交纳三成的利润。而布莱恩.巴克勒并不会白收这笔钱。任何外来人员的捣乱,都会由布莱恩.巴克勒和他的野狼团负责摆平。当然,盗贼们的自相残杀,不在他的服务范围之内。

有人说,比利亚斯山区的强盗是游击式的买卖,而布莱恩.巴克勒就是坐地分赃的生意,这一点说得没错。

根据血酬定律,到盗贼的势力发展到一定程度后,他们会随着实力的扩张和地盘范围的扩大而进行区域化的管理,通过坐地收费,提供保护这种更具效率和长远效果的方式来进行掠夺,显然比打劫商旅更安全来钱也更多更轻松。

这几乎是文明世界里任何一支匪盗集团最终的发展方向,由打劫的盗匪到地区保护形式的过度。尽管同样是盗匪,但性质上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后者往往比前者更容易为平民所接受。至少他们是以购买服务的方式交钱,而不是被掠夺的方式交钱。

令修伊感到惊讶的是,布莱恩.巴克勒表面上看去是一个粗鲁人物,但他的住宅格局颇有情调。在红楼的外围,人们用青藤做点缀,将整幢小楼缠绕其中,地面是用白色碎石子铺成的小路,压得极为平整。小楼的色彩搭配独具匠心,看上去清新雅致。

跟随布莱恩.巴克勒进入小楼中,修伊注意到里面竟然还有一位看上去斯文儒雅的中年人。他戴着一副金丝边的眼睛,嘴角还留着两撇小胡子,头发输理的干净整齐,穿得则是一件黑色的礼服。

在他身边的不远处,还坐着一个白发苍苍的干瘪老人。他的形象看上去就象一个骷髅头上面顶着一堆杂乱的白毛,深陷的眼窝闪烁着碧幽幽的绿光。

老人的手边放着一个水晶球,直到修伊出现在房间里,他才用黑布将水晶球盖起来。

毫无疑问,那个老人也是一位*师,但修伊并不能确定他到底是一位炼金师还是一位魔*师。他身上的魔力波动并不明显,手里又有水晶球,看上去象炼金师,但修伊知道绝大部分的魔*师罪犯,几乎都会主动去学习一些炼金师的能力。

与奥术塔的*师不同,任何一名犯罪而又无*得到帝国赦免的魔*师,追求得都不再是强大,而是安全。因此他们这类人往往要博学许多。

看到修伊进来,那个正在看书的中年人站了起来:“他就是那个把雷勒他们**成一群绅士的修伊格莱尔?”

从他的口气听起来,他对布莱恩.巴克勒并没有太多敬畏。至于那个老人,则根本没有起身。

布莱恩回答:“这个小子想和我单独谈谈,而谈话这种事向来是你的专长,所以我觉得带他来见你比较好。”

那名中年人看了看修伊,笑道:“你好,我叫克莱门廷.霍丁.巴涅特,我是布莱恩.巴克勒的秘书,也是这个镇上唯一穿着这身服装而不会被群起攻之的。这段时间经常听到你的名字,很高兴见到你,修伊格莱尔,杀死阿布利特大*师的帝国通缉犯,事实上刚才的事情我已经都知道了。你杀伊尼戈的动作漂亮极了。”

克莱门廷.霍丁.巴尼特,修伊觉得这个名字好熟悉。他努力想了一会,才轻声道:“那个冒充兰斯帝国的钦差大臣,诈骗了上百位贵族,卷走数十万金维特的疯狂霍丁?”

中年人的脸上洋溢出一丝得意的笑容:“事实上,那的确是我有生以来最得意的杰作之一,但仅仅是之一。”

“人们传说你已经死了。”

“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霍丁回答。

说着,霍丁指了指身边的老头:“这位是伊格尔·阿什林,想必你也听说过他的名字,就象我们也听说过你一样。”

“那个越狱专家?四次从帝国重犯监狱中逃出来的亡灵*师?这真令人惊叹。”修伊大感惊奇。眼前的老头和霍丁,巴克勒一样,也是兰斯帝国名声赫赫的通缉犯。

至于他的罪名——研究亡灵本身就是死罪,已经不需要更多的罪名了。

出于对禁忌*术的恐惧,很少有人愿意和亡灵*师走在一起。在人们的印象中,他们总是死气沉沉,用仿佛看死尸的眼神一般看着你。

但事实上,亡灵*师并没有如此恐怖,恰恰相反,只要想想他们能够赐予亡者永恒的生命,就可以想象到他们亡灵*师对生命的理解相当精湛。只是由于亡灵*师长期于死者为伍,使得他们的身上总是笼罩着一层神秘的光环。而圣灵教会更是以亵渎死者为由,宣布亡灵*术为禁忌*术。

而且据说亡灵*师本身就是最接近炼金术的人,每个亡灵*师几乎都懂一些炼金术,至于为什么,就不是外人能够理解的了。

老人对修伊笑了笑:“比不上你,年轻人,我现在开始理解什么叫后生可畏了。至少我无*杀死阿布利特那样的人物。”

“真难以想象,刺槐镇差不多集中了兰斯帝国所有令人头疼的罪犯。”修伊也笑道。

“现在又多了一个修伊格莱尔。”霍丁笑道,他离开书桌,来到酒柜前打开酒柜:“喝点什么?”

“天士忌。”修伊回答。

“那么布莱恩你呢?”霍丁又问。

“给我来杯劲道足一些的。”布莱恩.巴克勒说着找了个角落坐下,用冰冷的眼神望着修伊。

“你比我想象得要年轻,也更出色。”霍丁倒好一杯天士忌送到修伊的手中。

“谢谢。”修伊礼貌道,却不知他是在谢那杯酒还是对方对自己的赞赏。

“雷勒他们是一群狼。我们都知道要杀死一只狼并不难,难得是将一只狼变成羊。而你就做到了这一点。”霍丁向修伊举了举杯子。

轻抿了一口杯中的酒,修伊回答:“事实上我并没有把他们变成羊,他们仅仅只是披上了一层羊皮而已,骨子里,他们依然是一群强盗。”

“那已经很不容易了。”霍丁放下酒杯:“好吧,尽管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但我想这并不访碍我猜测一下您的用意。我想既然你已经成为雷勒他们的新首领,又把他们**成一个个贵族绅士的样子,那么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有个计划。而这个计划仅仅依靠你并不能完成,所以你才把雷勒他们带到这里来。你用雷勒和伊尼戈显示了实力,两个方面的实力……你个人的实力还有你领导上的能力。必须说这是一种不错的展示,并成功地吸引了我们的注意,那么你想要什么呢?或者说你能给我们带来什么?”

“您的智慧超出我的想象,巴涅特先生。您不愧是这个国家最伟大的骗子。”

“叫我霍丁吧,多谢您的夸奖,迅速看穿一个人的来意,看出他需要什么,那是每一个骗子的基本功。”

“难怪您完成一次性诈骗上百位贵族这样的伟大举动,我相信如果这个世界有行骗教科书的话,那么您所做的案子一定会成为经典范例。”

“谢谢您的肯定,那对我来说的确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

“能告诉我您是怎么做到的吗?哦,请不要误会,事实上我对欺骗这种行为同样非常感兴趣,我一直认为那是世上最高明的技巧中的一种。”

“听得出来,你在这方面也颇有心得。”

“是的。”修伊并不否认这一点:“在我曾经生活的世界里,谎言是我赖以生存的基础。但事实上我发现和您比起来,我所用过的谎言只能用幼稚来形容。绝大多数时候我之所以能够成功,是因为我行骗的对象很贪婪。”

“那么你已经走在了一条正确的道路上。”霍丁立刻回答:“选择好行骗的目标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前提步骤。接下来你要找准他们的心理,看他们需要什么。”

“但很多时候我们恐怕不得不去欺骗一些比较难以被欺骗的对手,而且目的也未必是金钱,而是其他。”

“比如谁?”

“比如*政署,比如一次安全的逃亡。”

“唔。”霍丁沉思了起来:“看起来这就是你所面临的麻烦了。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你并不打算和我们一样,长期生活在山区之中。”

“是的。”

“*政署的人是一群耳鼻精明的猎犬,要想骗过猎犬,对猎物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或许您可以给我一些指点……事实上这正是我来找你们的目的之一。能够遇到您,霍丁先生,这实在是我的幸运。”

“那么……或许我能给你一些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