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一 合作
章节列表
第十一 合作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小会客厅里,霍丁正在向修伊传授一些关于行骗和躲避追猎的小技巧。

“行骗其实就是一种表演。你必须把自己想象成一个演员,然后把所有看你表演的人都拉入你所制造的氛围之中。但是无论怎样的行骗,事实上都不可能没有一丝马脚露出来。天衣无缝的行骗在这个世界上是不存在的。而越是规模宏大的行骗,破绽也就会随之越多。”

“那么怎样才能避免这些呢?”

“不需要避免。”霍丁回答。“我们可以用一部虚构的小说为例。任何虚构的故事,都不可能将它编织的天衣无缝。虚构的世界必定会有不可自圆的漏洞存在,问题只在于你隐藏的是否巧妙。既然如此,为什么人们还是会着迷于那些虚构的故事呢?”

修伊想了想,回答道:“因为故事很精彩。”

“回答正确!”霍丁大笑着拍手:“骗局其实就和虚构的故事一样,真正依赖的不是它的天衣无缝的布局,你永远不可能做到让一个骗局或一个故事没有任何逻辑上的漏洞,但是那没有关系。只要你的骗局中拥有某个令人热烈追求的东西,那么被欺骗的人就会主动送上去任你宰割。他们会自动忽略故事和骗局中的不合理之处,甚至主动想方设*地为你寻找某个你自己都未想到过的答案。而你要做的,就是去肯定他们的猜想,然后让他们相信自己所希望相信的一切都是真的。”

修伊听得连连点头。

霍丁说得话实在是太对了。

无论是当初他在炼狱岛上设下的一个个骗局,还是他离开这个岛后所进行的一个个布局,其实都远称不上天衣无缝。正如霍丁所说的那样,这个世界不可能存在真正完美的骗局,就象不可能存在找不到一丝漏洞的故事一样。人们之所以会上当,会受骗,完全是因为他们希望相信对方。

一如海因斯,安德鲁他们。

他们渴望自己能够相信修伊格莱尔,因为这个人能够为他们带来巨大的利益,这让他们忽略了那背后的危险,甚至自己去寻找可以相信对方的理由。

这才是他成功的关键。

一个精彩的骗局就在于以尽可能合理的故事去降低对方的警惕心理,然后用足够的诱惑去使得对方迫使自己愿意相信这个骗局。然后剩下的,就是一场华丽的演出。

尽管修伊曾经做到过这一切,但是他从未在这方面做过细致的整理,并不能真正理解骗术,但这刻从霍丁这样的大师级诈骗犯口中说出,顿时让修伊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那个时候修伊突然觉得这里的气氛当真是诡异之极。

兰斯帝国最臭名昭著的罪犯济济一堂,彼此交流着犯罪的心得经验,仿佛整个世界都是他们的狩猎场,这的确是一件很滑稽的事情。

他笑着对霍丁点头道:“非常感谢您的指点。”

霍丁回答:“不必客气,做为同类人,我不介意指点你一下这方面的心得。事实上你正在让我们所有人都感到诧异。我们本以为修伊格莱尔应该是一个象布莱恩那样的穷凶极恶的家伙,但没想到你表现得和我更加接近。”

“事实上我需要学习很多东西。比如您的骗术,还有阿什林大师的越狱技巧。”修伊微笑着看向不远处的老人。

假如说布莱恩.巴克勒是逃亡的大师,克莱门廷.霍丁.巴尼特是行骗的大师,那么伊格尔·阿什林在越狱方面的成就可以说无人能比。四次逃出帝国重犯监狱这样的辉煌历史,足以让所有人对其鼎礼膜拜。

至于修伊格莱尔,他本人应当算是逃亡反击的大师。从没有一个人能象他这般,在逃亡的过程中,对追捕他的人进行如此凶狠凌厉的反击。

这刻伊格尔·阿什林轻轻咳嗽了一声,然后缓缓道:“也许,我们该先把话题引回正题上,比如,你到这里的目的。”

“我想我已经回答过这个问题了。”修伊笑着看向霍丁。

霍丁点点头:“你想对付某个*政署的探员?”

“一个叫拉舍尔的老猎犬。看起来这个人有些麻烦,我希望能在他对我造成威胁前解决这个人。但我希望在解决他之前,尽可能多的了解一些关于*政署的资料,以及今后如何应对的具体概念。要知道我对*政署的探案方式并不太熟悉,这意味着我在躲避追踪和攻击时,也许会犯上一些自以为是的错误。我不想这样,所以想先做些前提准备。当我来到比利亚斯山区时,我遭遇了雷勒他们的劫杀,我意识到这是一个机会。因为据我所知,这里拥有帝国最出色的犯罪天才。所以我来到这里,寻求合作的机会。”

会客厅里的三个人彼此互相看了看。

一直没有说话的布莱恩.巴克勒终于开口道:“你能够带给我们什么?”

听到这句话,修伊笑了起来。

这就好比开商店的顾客在把玩着某样商品时说:“这个东西多少钱?”

那意味着他已经有购买的欲望了。

很显然,巴克勒对于这笔交易感兴趣了。

想了想,修伊缓缓道:“在帝国对我的通缉中,我的罪名是一个杀人犯。但是我想告诉几位的是,事实上,我是一个炼金师。我想我能给予你们的,是那些帝国贵族甚至皇帝都无*给予的东西。”

说着,他将随身带着的一个小木箱打开。

那里面放着的整整四十瓶顶级药剂。

——————————

巴克勒向阿什林使了一个眼神。

亡灵*师阿什林走上前去,随手拿出一瓶药剂,打开瓶塞嗅了一下,随即动容道:“顶级品?”

巴克勒和霍丁同时跳了起来。

顶级的药剂,即使是在兰斯帝国也如此罕见,而眼下修伊格莱尔一次性就拿出四十瓶之多。

这个少年到底是什么人?他怎么会有这样大的手笔?

巴克勒望向修伊的眼中充满了贪婪,一股庞大的气场开始向四周狂卷蔓延。

巴克勒的气场仿佛一座山,疯狂地涌向修伊。

修伊冷冷一笑。

房间中突然无风自动,凝聚的风之元素在修伊轻声的召唤下,形成一片若有若无的云雾,笼罩向房中的各人。

风之元素渐渐凝固成一个实体,风之精灵的影象渐渐出现,与此同时,两只炽焰鸟同时发出愤怒的嘶鸣声,体型开始在厉啸声中渐渐变大。

修伊冷竣的面容不改,口中喃喃念颂:“以天地诸元之名,赐予我们不受邪恶侵害的力量……守恒结界!”

修伊的身周一圈光晕泛起,正是四级空间系*术守恒结界。

一旁的阿什林右手一挥,从袍子下面掏出一根小小的骨杖,上面还镶嵌着一个狰狞的骷髅头。

巴克勒一动,他立刻知道自己的老大转得是什么心思。

然而就在他念动咒语前,修伊的怀中突然连续出现一道诡异的能量波动。

亡灵*师阿什林惊骇地发现,一道空间裂缝正出现在自己的手边,将他刚刚取出的骨杖一削两半。

然后是一道黑色的光影从修伊的怀中窜了出来……

与此同时,两只炽焰鸟同时向着巴克勒吐出熊熊火焰……

“噢!”巴克勒狂叫一声,气场回收,白色的光芒形成的斗气能量冲着两只炽焰鸟发出的火焰逆冲而上,大团的火焰被斗气能量隔开,顺着两边汹涌席卷,一下将整个房间冲成一片焦黑。

风之精灵发出了愤怒的尖嘶,化成一团飓风卷向自己的主人,将修伊整个人盘旋在旋风之中。

下一刻,修伊冷冷吐出充满死亡气息的话语:“疾风击!”

长剑穿透旋风,遥遥指向巴克勒,他的身形闪动,飘忽令人捉摸不定。

这让巴克勒顿时心生警戒,一时间没敢再出手。

两只炽焰鸟盘旋在修伊的头顶,死死盯住巴克勒,看他还有什么异动。

至于阿什林,他自*杖被切断后,就再没有动过。

在他的面前,一只黑色的小狗正盯着他,发出低低的愤怒咆哮之声。

这位亡灵*师对危险到是有着很强的直觉,他第一时间觉察到,只要自己敢动一下,面前的小狗或许会成为他人生最后的梦魇。他本是一个强大的*师,但是由于他之前并没有做过任何战斗准备,此刻所有的强大*术竟都没有机会施展,就被一只黑狗给威胁住了。

霍丁骇然大叫起来:“不要冲动!我们没有恶意。”

这个房间里,他是唯一没有战斗力的人,他也没有想到,在阿什林证实了这些药剂是顶级品后,三个人竟同时做出了攻击的动作,而看起来修伊格莱尔竟是早有准备。

而且他拥有的实力明显比大家预料得要强上太多。

“停手!大家都停手!”巴克勒也大叫起来。

修伊的疾风击给巴克勒造成的震骇绝对是空前绝后的。

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少年竟有如此强的实力,竟然能利用元素精灵化成守护旋风,使自己拥有出色的移动能力,同时最大程度发挥他的武士的战斗技巧。

如果仅仅是这样到也罢了,可他竟然还拥有空间*术,一道四级守恒结界就足以抵消一个高级武士相当程度的伤害。再加上两只炽焰鸟的存在,巴克勒自问没有把握能够轻松对付这样的联合体。

明明房间里是三个人对一个,可是现在给巴克勒的感觉,却好象对方有一大群人在对付他一个。

尽管还没有见到修伊的正式出手,但是旋转的飓风,那飘忽不定的移动方式,使巴克勒意识到,这绝对是一个走轻灵敏捷路线的武士,再配合诡异莫测的*术使用以及强大的魔兽,巴克勒没有战胜对手的把握。

巴克勒到不认为对方就一定能对自己造成生命上的威胁,一个海洋武士毕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但是他不得不顾忌到一旁的阿什林和霍丁。

以修伊目前展现出来的实力,结果很可能是自己杀了修伊,但阿什林和霍丁却在劫难逃。

而事实上,要杀一个走轻灵敏捷路线的武士,其实并不容易,何况对方还是一个炼金师,这就意味着他也拥有持久作战能力。这还只是表面现象,谁又知道他还有什么底牌没出呢?

所以巴克勒第一时间喊了停手。

他已经失去了动手劫掠的兴致。

眼前少年的强大令他心寒。

随着巴克勒大喊停手,飚舞的飓风围着巴克勒打了一个旋。

修伊手中的长剑没有刺出去,来自风中的声音却悠扬飘来:“巴克勒老大,和你们做生意,还真是令人不放心呢。”

巴克勒的脸上毫无愧色:“那么现在你可以放心了。我,布莱恩.巴克勒,野狼团的老大,以团长的名义郑重告诉你,你现在已经有资格坐在这里,和我们谈接下来的生意了。我是说,如果你还有求于我们的话。”

风停。

风之精灵渐渐消散在空气中,修伊的身形终于露了出来。

他的脸上洋溢着微笑。

—————————————

房间里的紧张气氛,渐渐恢复了缓和。

尽管双方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出手攻击对方,但是修伊敢肯定,自己刚才的行动只要慢上半拍,只怕巴克勒的攻击早就如狂风暴雨般袭了过来。

他必须庆幸自己之前就做足了战斗准备,否则一旦给予一名七级海洋武士自由发挥实力的机会,他很怀疑自己到底能不能撑得住他的几下攻击。

就算是四级空间*术守恒结界,也未必能挡住一名海洋武士的不断劈砍。

巴克勒并不知道自己的守恒结界其实威力有限。

不得不说,与一帮亡命之徒谈生意的确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总有人希望通过高风险得到高回报,但结果是人们更容易承受高风险,却根本看不到回报。

在以前并不缺乏有不知死活的商人跑到刺槐镇来对巴克勒说“我们合作吧”这样的情况。巴克勒最直接的反应就是命人扒光他的所有,然后将这个商人丢到镇外,并告诉对方,留他一条小命,就是这些钱的全部报酬。

兔子和狮子是没有平等交易的资格的。

但是现在,修伊很肯定自己已经改变了对方的想*。

强盗们就是如此,他们都是天生的贱人,他们信奉的守则也只有一个:打不过,就合作。

要是连合作的机会都没有,那就只有跑路了。

“那么现在,我有资格要求平等对话了?”他笑问。

巴克勒和霍丁还有阿什林互相看了看,然后巴克勒向霍丁点点头,霍丁明白这是让他全权做主的意思。

于是霍丁看向修伊:“说吧,你想要怎样的合作?”

“首先,我需要你们一些你们应对*政署的经验,这一点你们已经知道了。。”

“此外,我需要你们的信息渠道。不要告诉我你们没有,我知道你们和外面的一些势力有联系。每一次帝国军队试图围剿你们的时候,外面的人就会给你们送消息让你们及时做出反应。而你们则为他们提供价廉物美的战利品。我需要你们帮我查清楚目前追击我的人到底都是些什么人,他们的具体情况,他们都是些什么人。我是说情况越详细越好。”

“为什么要知道这些?”对这个条件,霍丁和巴克勒等人都有些迷惑。

修伊微微一笑:“和你们不同,对我来说,这是一场战争。只要他们一天不放弃追捕我,我就不会停止反击。所以我要去想尽办*的了解我的敌人,然后才能消灭他们。”

这番话,听得巴克勒等人目瞪口呆:“我的天啊,你真是个疯子。”

修伊的双手一摊:“在场的诸位,有哪一个没被骂过疯子呢?我们之所以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不正是因为我们的疯狂吗?而我,将一如既往的疯狂下去。”

巴克勒轻轻点了点头:“你说得没错,修伊格莱尔,不过那不代表你可以在这里横行无忌。”

“恰恰相反,在这里我追求的是宁静的空间。”

“宁静的空间?”

“是的,一个小小的附加条件,算不上什么太重要的事。”

“说吧。”

“其实很简单。你们也知道这世上没有哪个炼金师是不需要试验室的。所以我也需要一个好点的实验室方便我用于炼金实验。”

“我们可以给你提供这样的地方。”巴克勒道。

“我需要的是一个绝对隐秘,安全的实验室,不会受到他人的打扰。”

“比利亚斯山区最不缺的就是隐秘山谷。”

“同时还要有水源,有田地。因为我还打算种些蔬菜,瓜果什么的,这样比较方便我自给自足。”

“炼金师的怪癖还真多。”

“最重要的就是绝对不能受到任何人的打扰。你们必须向我保证,在没有我的允许下,任何人都不得进入我的领地,也包括了你们自己。当然,作为回报,我会每年都向你们提供一些我的炼金产品。你们觉得怎么样?”

大家陷入了沉思之中。

修伊格莱尔望了一眼伊格尔阿什林面前断成两半的骨杖。

他随口道:“我想您需要一根更好的*杖。”

伊格尔阿什林动容了。

修伊又转向了巴克勒:“也许你会希望在你的武器上在附加一些更加出色的魔*。”

巴克勒的神经扭曲了一下。

修伊最后转向霍丁,他没有再开出任何条件,只是给了对方一个甜蜜的笑容:“也许我们会很谈得来。”

“是的。”霍丁笑道。

巴克勒终于做出了决定。

他点头道:“好吧,修伊格莱尔,你的确是一个很懂谈判的人,你的出手也很大方,我同意你的条件,霍丁,把那个地方告诉他。”

霍丁道:“在山区的最深处,有一个被冬青林包围的区域,非常隐秘安全,那里有一片空旷地,还有一道瀑布。那个地方只有四个人知道。我们曾经打算把那里当做是我们最后的躲藏之地。”

修伊的脸上洋溢出奸计得逞时的笑容:“看来你们要另找一处最后的栖身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