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二章 荆棘谷
章节列表
第十二章 荆棘谷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从布莱恩.巴克勒的房子里走出来后,修伊先是在刺槐镇上转了几圈,以熟悉这里的环境。

镇子上的匪徒在见到修伊格莱尔后的眼神已经变得不再那么凶狠。

无论是谁,能够轻而易举地杀死伊尼戈,又从巴克勒老大的房间里出来,都只意味着他有着绝对的实力,并且已经获得了老大的认可。

没有人会不自量力再去找死。

尽管对雷勒等人的绅士行为依然保持着嘲笑的态度,但是他们也不会再主动上前挑衅,只是用冷冰冰的无视与对方划清界限。

正如修伊所期望的那样,雷勒他们感到自己正在不属于这个镇子。

走到偏僻无人的角落里,看看周围已经没什么人,修伊从戒指里拿出一个奇怪的小东西。它看上去就象是一只眼睛,接在一根小金属柱上,四处梭视。

将那只眼睛插在附近松软的泥土里,修伊念动咒语,眼睛消失不见。

随手拿出水晶球,只见这一带的影象已尽数在水晶球中映现出来。

这正是炼金师们最常用的窥视之眼。

修伊并不知道巴克勒是不是可以信任,刺槐镇上的盗匪或许有很多是义气之辈,但同样不乏言而无信的小人,一相情愿地将自己的生命安全寄托在他人身上,是愚蠢的行为,修伊自然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用窥视之眼的最大好处就是它可以进行全天候的定点窥视,不需要象风莺那样消耗魔力,更不需要时时注意。

走到几处隐秘之地,先后插下十余支窥视之眼后,刺槐镇一带尤其是镇口的景象已经尽入眼底。

做完这一切,修伊才终于松了口气。

他决定先到附近的酒馆里喝一杯。

老比尔的斗士酒馆已经坐满了人,一些找不到位置的酒客围在吧台前骂骂咧咧。嘈杂的声音喧腾着整个酒馆,直到修伊的进入。

酒馆一下子平静了下来。

就象是风暴过后的港湾,寂静如死。

“给我来一杯麦酒。”修伊放了个金维特在台子上。

侍者用恐惧的眼神扫了修伊一眼,匆匆将一杯麦酒放在修伊的面前。

“谢谢。”修伊说。

锡制的酒杯里泛着白色的泡沫,浓浓的香气从中溢出,修伊轻轻尝了一点,味道比自己在香叶城喝过的要苦涩许多。

“娘们的喝*。”不和谐的声音从酒馆里传出。

顺着声音向后往,修伊看到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坐在一张酒桌前。

女人有着一头金色的短发和小麦色的皮肤,她的嘴唇被涂成了深紫色,极其性感而妖冶,身上穿得是一件皮劲装,紧紧包裹住她那丰满的侗体,露出美好的臀部曲线。

在她的腰间别着一把翠绿色的长弓,背后是一个箭匣,小腹上还别着几把飞刀。

值得人注意的是,女人的耳朵略微尖细偏长,眼眸中有一抹深沉的绿色。

混血精灵?人与精灵的混血儿?这是修伊的第一印象。

他随即注意到女人是独自一人坐在酒桌前的,在这个拥挤纷杂的环境里,能够一个人独霸一张台子的,通常总是有些身份地位与相对的实力的。

当女人开口说话时,所有的盗匪眼中都露出坐看好戏的神情。

老实说,在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后,修伊已经不想再动手。在他看来,武力仅仅是一种达到目的的补充手段,而不是人们茶余饭后的休闲节目。他没有兴趣无事生非,动不动就和人大打出手,所以对于女人的评价,他没有做任何回答。

不过看起来麻烦总是喜欢找上他。

女人离开了自己的位置向他走来,在他的不远处站定。

“巴克勒不该和你做交易。”她说:“你是个麻烦,你会给刺槐镇上所有的人带来麻烦。”

“刺槐镇从来都不缺少麻烦。”

“但这次不同,你带来已经不仅仅是麻烦,或许是灾难。”

女人的眼光很锐利,她盯着修伊:“或许我该把你拿下然后交给当地的*政署,以换取更好的合作机会。”

说着,她的左手缓缓举了那把长弓,同时右手向背后的箭匣摸去。

这个动作让修伊心生警惕,他冷冷道:“这是一个很危险的想*。我劝你最好不要有进一步的动作,否则我不担保这里会出现什么可怕的后果。”

酒馆里所有的盗匪都紧张起来,纷纷站起来向后退避。

女人迅速抽出一只长箭,准备将长箭搭在弓弦上。

修伊的身躯已经如豹般弓起,他已经暗下决心,只要这个女人把箭搭上去,他会立刻出手杀了对方。

“莉莉丝,停下,不要出手!”

酒馆的门口传来巴克勒的大吼。

伊格尔.阿什林也同时出现在酒馆门口:“邪恶的亡灵之主啊,用您强大的意志控制力,控制我指定的生物——亡灵束缚!”

一团白色的能量光芒指向持弓的女子,将那女子团团围住。

女人大怒:“伊格尔,你竟然对我出手!”

她正要强行冲开亡灵*师的亡灵束缚,只见眼前的修伊突然身形急动,一把淡金色的魔*长剑已经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别动,否则砍下你的脑袋。”少年的声音冷酷而决绝。

“不要!”巴克勒和阿什林同时大叫起来。

巴克勒大步走了过来:“我很抱歉,修伊格莱尔,但我可以向你保证,莉莉丝并不清楚这中间的情况。她刚刚回来,伊尼戈是受他庇护的人,你杀了他,所以她很生气。”

叫莉莉丝的女人大吼道:“闭嘴,巴克勒,我不是为了伊尼戈那个废物。你们还不知道修伊格莱尔到底什么人。你们以为他是普通的罪犯吗?”

巴克勒回首望向自己的同伴:“莉莉丝,能够站在你我身边的,没有一个是普通的罪犯。可我们都活得好好的。他是全国通缉犯,我们也是。”

“那不一样。这个修伊格莱尔和我们所有人都不一样。你可以不相信,但是我刚从外面回来。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在帝国的眼中,这个修伊格莱尔比我们任何人都要重要得多。这可是我们在城里的人亲口告诉我的,他捅了比天还大的漏子,他的到来很可能会引来兰斯帝国大批的武士围剿。”

巴克勒将修伊的长剑从莉莉丝的颈间挪开,然后拍拍莉莉丝的肩膀,斗气放出,将阿什林的亡灵束缚解除,按住她道:“是的,杀死阿布利特的确是一个天大的漏子,可那又怎么样?兰斯帝国何止一次想要消灭我们?可他们从来没有成功过。比利亚斯山区足够大,我们的实力也足够强,我们才不怕他们呢。修伊格莱尔是个炼金师,他为我们带来了我们梦寐以求的顶级药剂。那可以在战斗中救我们的命。”

“你该抢走他的一切,然后把他丢出刺槐镇。”莉莉丝气愤大喊。

“我试过了,但很遗憾我做不到。他能够杀死阿布利特靠的不是运气,莉莉丝,清醒一点吧,如果伊格尔不对你出手,也许你已经是个死人了。”

“你和他交过手?”莉莉丝骇然。

巴克勒轻轻搂过莉莉丝靠近她的耳边说:“你必须庆幸,真得。我的预感告诉我,这个少年的实力比他已经展现出来的更强大。”

“可是我得到的情报告诉我,这个少年在兰斯帝国眼中的重视程度远超过这里所有的人的总和。也许要不了多久,我们将迎来一次史无前例的大围剿。他是个疯子,只有疯子才会在兰雅大剧场做出那样的事情。”莉莉丝冷酷回答。

她狠狠瞪了修伊一眼,大步离开酒馆。

望着她离去的影子,修伊想了想道:“如果她是对的呢?巴克勒,你会怎么做?”

巴克勒嘿嘿一笑:“为了利益,我们敢于对抗帝国*律;为了自由,我们不惜成为流亡罪犯。修伊格莱尔,不管你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死亡的威胁都不能成为我们放弃和你交易的理由。别忘了我们是罪犯,我们天生就是在刀口上玩命的人。当我们为了利益做出选择的时候,就已经在把自己推向绝境了。很有可能我们会因为打劫了某个不该被打劫的商队而为自己引来灭顶之灾,但我们会因为这种可能而放弃我们的每一次行动吗?不,不会!而你,修伊格莱尔,仅仅只是其中一项选择罢了。不管你会带来什么,对我们来说,就和一次普通的打劫一样,都不会有什么区别。”

“说得好。”修伊格莱尔点点头。他发现巴克勒至少有一个很明显的优点: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并做好为之付出一切的准备。

这是一个同样的头脑清醒的男人。

“你最好现在就离开这里,你的人我们会替你照顾。”巴克勒说。

—————————————————

荆棘谷位于刺槐镇的南面,在亚卑斯山脉内部,在它的西北部方向,就是魔兽的天堂寂静之森。

寂静之森,是目前风鸣大陆少数尚存的原始丛林之一,里面栖息着大约三千种生物,其中一千余种魔兽。然而随着人类对资源的无尽开采,这片宁静的丛林同样受到了极大的破坏。

如今,寂静之森的面积锐减了四分之一,一千余种魔兽,大约还剩下七百余种,有三百种已经彻底灭绝。大量的魔植被砍伐,挖掘,受到严重的破坏,人类的栖息地却因此而大增。

在这一带大约有三十多个人类聚居点,除了少数象刺槐镇这样的盗匪混杂区外,还有一些部落区,生活着大量的类人生命。

人类的无止境扩张,威胁到的不仅仅是丛林生物,同时也包括了其他种族。而无论是哪个种族,对于人类而言,都是被驱逐和奴役的命运。

因此在这里生存的任何生命,对于人类都有着一种天然的敌视。

巴克勒所承诺给他的,就在这样一处地方。

亚卑斯山脉如今生机勃勃,大片的冬青树在雪白的季节里用自己的青翠点亮山阴,虽然树木与树木之间显然稍微有些稀疏,不过那茂密的树冠,却成片成片地连接在一起。

在那向阳的岩石裸露的坡地之上,到处能够看到低矮的灌木丛,在那突兀嶙峋的山崖旁边总是能够看到一丛丛低垂的小树,那上面点缀着的繁如星辰一般的浅黄色散碎小花,给这道山脉增添了几缕妩媚的气质。

走出坎坷崎岖的山间小径,修伊看到清凉的山泉在山间流淌,带着融化了的积雪,并在不远的山腰处形成了一个清澈的水潭。

天气已经回暖,春天正在来到,一些花朵已经早早开始盛放自己的美丽。

红色的火龙草,绿色的清心莲,粉色的女儿心,蓝色的海洋花,还有那一些鱼儿在水底畅游,将这里变成一个宁静而美丽的世界。

可惜的是,这些都不是有价值的魔植。

顺着山泉往上走,修伊来到一处断崖前,一道小瀑布就从断崖上流下,落在岩石上,砸出无数晶莹的水滴。

“这里就是你需要的地方了。”身后响起阿什林的声音。

“是的。”修伊赞同道:“这里很隐秘,也很安静,的确符合我的需求。”

这一带被外面大片的冬青树林所包围着,大片的针状树叶组成这个地区天然的防御圈,除非是有人特意来寻找,否则很少会有人发现这里。

在断崖的不远处,是一片平整的空旷地,正适合修伊用来做他的实验室。

修伊走过去看了看周围,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阿什林很敏感地捕捉到了这个表情:“有什么问题吗?”

“不,没有。”修伊快速回答。

他想了想,然后道:“阿什林大师。”

“叫我伊格尔吧,而且我也不是什么大师,亡灵*术四级修为。”

“好的,伊格尔,我有个问题想请教。”

“你说。”

“你对炼金术懂得多少?”

伊格尔.阿什林微微一楞,他苦笑道:“事实上,我所知有限。我之所以会学习炼金术,一方面是因为我是亡灵*师,有些*术需要用到炼金术,另一方面则是受巴克勒的委托。刺槐镇需要一个炼金师,这样我们才可以自给自足。可惜的是,我们找不到一个有兴趣和帝国对着干的炼金师,直到你的出现。我们之所以会把这里交给你,也是因为巴克勒希望我能从你这里学到一些有用的东西。你能制作顶级的药剂,也许你可以为我指点许多我至今无*想通的地方。”

修伊想了想,然后点头道:“我可以给你一些关于炼金术的知识,但你同样要向我承诺,不会将这些知识外传。”

“以亡灵之主的名义起誓。”阿什林很认真的回答。

“那么我还有一个问题想请教。”

“请说。”

“你们平时经常来这里吗?”

阿什林楞了一下,然后摇头道:“不,没那个必要。事实上包括发现这里的一次,我们一共只来过两次。”

——————————————————————

看着阿什林离开,修伊格莱尔先是放出风莺在周围巡视了一圈,然后又用精神探察确定周围没有任何魔*的窥视后,这才急急来到那片平地上。

这片平地非常平整,看起来就象是被人工修整过的一样。

但是修伊从阿什林那里得知,这里是三年前被那个叫莉莉丝的姑娘无意中发现的。那个时候,这片空旷地就一直存在。

无论是巴克勒还是阿什林,他们都忽略了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冬青林中会有这样一块空旷之地。

丛林的发展,从来是不会放过任何适合自己生长的土壤的。种子随风而飞,飘落何处,就生长于何处。

但是在这片被冬青树包围的林区里,竟然会出现这样一大块空白区域,连野草都不生一根,就有些怪异了。

“看起来好象是有某种力量限制了这里植物的生长。”修伊喃喃自语。

随手抄起一把泥土,修伊仔细嗅了嗅。

很清新的土壤,富含大量的水分。

从戒指中取出一根试管,修伊尝试着分析土壤中的成分。

但结果是这里的土质优良,适合于大部分的魔植生长。

“泥土没有任何问题,那么是什么导致了这片土地的荒芜呢?”修伊有些奇怪。

事物的发展从不孤立,凡事有果就必定有因,溯本追源,这是成为一个出色的炼金师必须拥有的思维方式和思维习惯。

阿什林在炼金术上的造诣太过低微,强烈的功利性使他只专注于药剂的炼制,所以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这片地区的怪异之处,更没有兴趣探询未知,但是修伊刚一来到这片土地上,就感觉到了其中的古怪。

所以他才会奇怪地问阿什林的炼金造诣到底有多高,相信如果当初发现此地的是海因斯或者皮耶,一定会想尽办*破开其中的迷团。也只有阿什林这样的半吊子炼金水准才会对如此的情景视而不见。

想了一会,修伊开始凝聚魔力,感应空气中的元素变化。

四周的元素变化并不强烈,这意味着这附近同样没有什么明显的魔力波动。

和土壤无关,和魔*也无关,那和什么有关呢?

修伊的心中越发迷惑起来。

他漫步在这块空旷的旷野上,苦思着到底是什么能让这里寸草不生的时候,隐约好象闻到了什么臭味。

他正奇怪,怀中的旭突然放声狂吠起来。

“旭,出什么事了吗?”

只见旭一下跳出了修伊的怀抱,浑身的毛发倒竖,喉间发出低沉的嘶吼。

它的眼神死死盯着空地的中央。

炽焰鸟也同时向着天空飞去,发出了凄厉的叫声。

“该死!”修伊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这里是禁区!

是高级魔兽的休憩之地!

刚才自己闻到的那股腥臭味,正是那只魔兽对自家领地做出的标记。

对绝大部分高级魔兽而言,它们通常只阻止那些可能对自己产生威胁的生命进入,但是这里的这只,看样子气度没那么大,它连植物都不许在它的领地生长。

下一刻,随着旭和炽焰鸟的备战动作,修伊也迅速召唤出风之精灵。

与此同时,大地突然剧烈的动荡起来,原本平整的地面此刻正变得如同波涛汹涌的海面一般起伏不定,诡异的如同池塘之中的涟漪一般的波纹,朝着四面八方伸延开去。

在开阔地的中央,出现了一个深凹的大洞。

“嘶!”一声尖利的嘶鸣从洞内传出,几欲撕裂人的耳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