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三章 恶斗
章节列表
第十三章 恶斗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伴随着那一声尖利长嘶传出,修伊的脸色大变:“糟糕,快跑!”

修伊快速冲出去,一把将旭塞到怀里,扭头就向丛林中钻去。

地面上一道肉眼可见的波动向着修伊迅速冲来,就象是有什么东西在地下迅捷穿行,一路所过,丛林中根深叶茂的冬青树就象是遭遇了巨斧砍伐般纷纷砸倒,在修伊的身后掀起一大片的烟雾。

“无所不能的风之精灵啊,请让我能感受到你的存在,感受到你光辉的沐浴……风翔术!”修伊迅速为自己加持上风翔术,奔跑的速度骤然加快。

然而眼前突然是一大片山摇地动的景象,在修伊的前方,大片的地皮剧烈翻动着,就象一张地毯逆卷而上,朝着修伊卷去。

来不及使用魔*了,修伊的全身闪烁着斗气能量的光芒,硬是承受了凶狠的一击。

巨大的土墙击打在他的身上,将修伊砸到半空中,跌向后方。

身后诡异波动的泥土中,一道黑影流电般窜出,射向修伊。

天空中两团火焰同时射向那黑影,那黑影竟然在空中划出了一道诡异的弧线,绕过炽焰鸟的火元素喷吐,再度射向修伊。

一道华丽的电光在空中闪现,那黑影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号。

修伊格莱尔临空的一记回斩,正砍中那黑影,这一招,却是学自雷勒耶萨的回身斩。

两道身影同时落向地面。

修伊刚一站定,迅速从戒指中拿出那柄海因斯用过的七彩宝石*杖,口中拼命地念颂咒语。

“以天地诸元之名,赐予我们不受邪恶侵害的力量……守恒结界。”

“以契约之名,风的守护无所不在,风的反击无可抵挡……风之旋涡,风灵护盾。”

“不屈的灵魂赐予坚强的意志……意志坚定,精神凝聚。”

修伊连气都不喘,一下子给自己接连放了五个增益和守护*术。

对于修炼者来说,借助于外物的力量使用*术,虽然可以增加施*速度和*术效果,但从来都不利于*力的增长。因此修伊在此之前一直没有使用过这根*杖。

但是这一次,他再没有选择的余地。

在他的对面,一只怪模怪样身躯和成年人差不多大小的魔兽正趴在地上,那张形象狰狞,如僵尸般丑陋的鬼脸上,正露出又惊又怒的表情,猩红的长舌指向修伊,眼中露出极巨的愤怒。

它的左前肢被修伊砍了一剑,流出墨绿色的血水。

“妖鼠加夫尼,果然是你,你竟然还没有死。”修伊喃喃道。

“嘶!”那只魔兽吐了吐它的长舌,发出桀桀的怪笑声。它那尖锐的利爪深深地插入地面,附近的泥土就象是流沙般变得松软,如水银般迅速流淌它的全身,再化成一层岩石状的硬壳包拢全身。

土系*术,岩石铠甲。

不过能象妖鼠加夫尼那样使用得纯熟自然的,却是没有几个。

能够拥有属于自己的名字的魔兽,每一只都是独一无二的。

妖鼠加夫尼的父母分别是一只木属性的魔兽和一只土属性的魔兽,杂交而生的妖鼠加夫尼,同时拥有自己血亲的双属性力量,精通自然*术和土系*术。

在风鸣大陆的历史上,妖鼠加夫尼曾经不止一次对这片土地造成重大破坏,制造过无数血案。这只魔兽生性狡黠,性格暴戾,偏偏又能力强大,曾经的紫荆王朝曾经多次组织人手围剿这只魔兽,却一次次被它逃脱。

修伊没想到自己竟然会碰上这么一个家伙。

妖鼠加夫尼的等级是十级,但是等级从来都不是实力判定的绝对标准,否则修伊也不可能杀死阿布利特。在修伊看来,这个家伙最麻烦的不是它层出不穷的*术,而是它诡异莫测的移动能力。魔*师最怕的就是高敏捷对手,面对这样的对手,魔*师经常会根本来不及释放*术就死在对手的攻击下。

而且这只妖鼠极为厚颜无耻,打不过就跑,绝对没有战死到底的觉悟。它既然敢出来,就意味着它有绝对的把握干掉自己。

一个实力堪比阿布利特,生性狡黠,且是高敏捷型的对手,对修伊来说毫无疑问是最头疼的。在所有的十级魔兽中,最难缠的恐怕就是妖鼠加夫尼。修伊情愿面对两只其他类型的十级魔兽,也不愿面对这样的一个家伙。

此刻的加夫尼,因为受伤,一张扭曲变形的脸孔变得更加狰狞恐怖。它伸出长舌对着修伊疯狂嘶号,眼中喷吐出熊熊的战意。

“去……死……!”这只魔兽的喉咙里发出艰难的人声。

“嗷!”妖鼠加夫尼仰天长嚎一声,猛然跃起到空中,划出一道猛烈狂放的飞行轨迹。它身后长长的鞭尾就象一把锋利的锯齿大刀向着修伊横扫。

“嘶!”蓝扑向修伊。飓风卷起漫天的尘烟弥漫住妖鼠的视觉,修伊侧身避开妖鼠的长尾横扫,飓风裹杂凛冽的寒芒,从侧翼刺向加夫尼。

然而就在那一刻,妖鼠加夫尼的身躯诡异变向,竟然好象知道修伊从何处出现一般,鞭尾再度横扫,正迎向冲来的修伊。

“扑!”半空中血花飚扬,修伊喷吐出一大口鲜血。

如果不是有风灵护盾和守恒结界护体,这一记鞭扫就能要掉修伊的小命。

妖鼠加夫尼气势如潮,凶猛地扑向修伊,一道空间裂痕在修伊身边悄然出现,加夫尼嘶地怪叫一声,身躯陡然拔高,躲掉旭的这一记真空之刃。两道凶猛的火焰向它头顶砸落,喷在加夫尼的岩石铠甲上,将铠甲烧成片片的龟裂。

加夫尼怪叫着一头撞向修伊,在岩石铠甲碎裂之前向地面落去。

嗽地一下钻入地底。

飓风散开,蓝重新凝聚成风之精灵,修伊的脸色一片惨白。

疾风击造成的视觉障碍对加夫尼构不成任何影响,这个家伙并不是依靠视力捕捉对手,而是依靠嗅觉,听觉和触觉。

该死,我竟然忽略了它是只打洞的老鼠,视觉对它的作用不大。

修伊捂着胸口责怪自己。

地底发出一串串嗖嗖嗖妖异恐怖的鬼音,仿佛从四面八方传来,使人无*分辨敌踪方向。

修伊四处搜寻可能的敌踪,无*抗拒的死亡压迫感从心头升起,修伊立知不妙,本能的向上跃起,风精灵化成再度化成一股飓风向上升去,与此同时,脚下的土地突然伸刺出一大片尖尖长长的绿色荆棘,如戳天的刺刀般疯狂地向着地表天空窜升,在修伊周遭十米处形成了一片密密麻麻的荆棘丛。

自然*术,荆棘地狱。

眼看着修伊上升无力,开始向下坠落,两只炽焰鸟同时向着那片荆棘地狱喷吐火焰。火系*术对土系*术效果不佳,但是对自然*术到有着不错的克制作用。

地表的荆棘地狱顷刻间变成一片火海。

修伊向着火海坠落。

———————————————

“时光与空间的交集,巨*和锁钥的紧合,时空横竖之窗,飘渺无定之门,虚无而现实的世界,为召唤之人开启吧……”

修伊的身形在即将跌入火海中时突然消失不见,再出现时,已在火海外围的另一处地方。

“嗷!”妖鼠加夫尼在地下发出了愤怒的低啸。他没有想到这只猎物竟然如此难对付,明明只是一个低级存在,但是反应却出奇的灵敏,不但躲开了自己的荆棘地狱,还被炽焰鸟借机破除了自己的*术,对它造成了轻微的伤害。

随着荆棘地狱的焚烧一空,地面又重新恢复了平静。

四级空间*师的修为,虽然没有给修伊太多强力的*术,但至少让他可以不需要再借助旭的力量就可以独自施展虚空斩。只是消耗依然很大。

修伊站在不远处的空地上,大量的魔力消耗令他的胸膛起伏不定。他连忙取出一瓶魔力药剂给自己灌了一大口。

妖鼠加夫尼三次进攻失败,越发的沉稳起来。这个狡猾的东西从不冒险强攻,敌人越强,他就越是谨慎。

阴森诡谲的声音再度响起。

鬼音袅袅,伴随着低沉的沙沙声,那是妖鼠在寻找新的进攻机会。

修伊曾经听说过,和妖鼠加夫尼战斗时,露面的妖鼠并不可怕,不露面的妖鼠才真正令人生畏。

你永远不知道它躲在地底的哪个角落,不知道它会在何时对你发动何种攻击。然而你在地面上的一举一动,却都为它所掌握。

对修伊来说,他最擅长的魔武结合在这种情况下完全派不上用场,噬灵之环必须通过接触对方身体才能发动灵魂迷宫,对魔兽更无效果,面对妖鼠加夫尼的攻击,他除了利用风系*术的轻灵拼命躲避外,几乎没有任何办*,完全是靠着炽焰鸟的火焰喷吐,才让加夫尼有所顾忌。

逃跑?

不,绝对不能逃跑。

那只会将自己的后背露给敌人。

修伊的神情专注,大脑拼命转动着对策,同时朗声说道:“妖鼠加夫尼大人,也许我们应该好好谈谈。”

地下传出加夫尼冷酷嘶哑的声音:“人……类……死!”

“我可不这么想。”修伊冷冷道:“我相信您现在应该已经了解到,要杀我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当然,伟大的您同样是我不可战胜的存在,所以我愿意为你做出一些奉献。只要您提出要求,我愿意献出我拥有的一切,做为我误入您领地的赔偿。”

地下的妖鼠沉默了一下,看起来是在思考。

修伊试探着在地上走了几步,没有引来对方的攻击。

他悄无声息地从戒指中取出几颗种子,丢在地上,然后大声叫道:“我觉得我们之间不是没有和平的可能,如果您执意要杀了我,我虽然不是你的对手,但相信和炽焰鸟联合起来,也能够对您造成一些伤害,事实上我已经做到了,对吗?希望您不妨可以考虑一下我的建议。”

一边说话,修伊一边又取出一瓶赤红色的药剂,向着他洒下种子的地方浇去。

“你……有……什么?”

“那就需要大人您亲自上来看了。”

修伊微笑道,他一边说话,一边双手不停地从戒指里取东西,然后悄悄地往地面放去。

“别……想……骗……我。”

“加夫尼大人,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可以让炽焰鸟先离开,这样您总可以放心了吧?。”微微停顿了一下,修伊又道:“当然,您可以再考虑考虑,但我希望您不会趁机对我发动攻击……”

修伊开始滔滔不绝地说起来。

可是修伊越是呼唤它出来,加夫尼就越是不愿意出来。

“人类……狡猾……不可……信任。”

“您说得很对,加夫尼大人,人类的确很狡猾,不过……”

“什……么?”

“不过您不出来,后果只怕会更糟啊。”修伊突然意味深长道。

“嗷!”地下突然传出妖鼠愤怒的咆哮,大地再度狂震。

松软的泥土中,一道黑影陡然从地底窜处,正是妖鼠加夫尼。

它的身上此刻缠满了怪异红色藤蔓。

其中有几根藤蔓直插入妖鼠的身体,正大口地吸着它的鲜血。待到妖鼠冲出地底的一刻,受到阳光的照射,那些藤曼迅速化为灰烬,但是加夫尼的身体上已经是伤痕累累。

加夫尼刚落回到地面,就向着修伊冲去:“人……类……骗……子!”

修伊大笑着挥剑:“血妖藤的滋味不好受对吗?谁叫你喜欢躲藏在地下鬼鬼祟祟?早就让您老人家出来了。”

他刚才一直和妖鼠加夫尼说话,就是为了给一种能够在地下快速生长,攻击一切地底生命的血妖藤以时间。血妖藤本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立刻成长到可以攻击妖鼠的地步,但是修伊还对它使用了大剂量的药剂催生,使这种可怕的植物杀手可以立刻成形,代价就是将同样以极快的速度萎谢。

这刻妖鼠加夫尼在空中便幻化成一道黑色的闪光,凶猛地扑向修伊,长长的鞭尾还有锋利的爪刃闪烁着夺名的寒芒,刺向修伊的身体各处。

然而就在妖鼠即将刺中修伊的那一刻,修伊的身体已经突然消失。

加夫尼怪叫一声,身形极速转向,反应出奇的快,修伊蓄势已久的一剑竟然没能砍中它。不过与此同时,炽焰鸟的火焰喷吐和旭的真空之刃同时向着加夫尼射来。那一道诡异的空间裂纹精准无比地出现在加夫尼身躯转向的前路。

“噢!”加夫尼怪叫一声,一只前爪已经被旭的真空之刃切断。

它再不顾一切向着地下钻去。只要回到地底,就没人能把它怎么样。而它发誓一定要杀了这个小子,绝不会再给他捣鬼的机会。

“蓬!”剧烈的碰撞发生在妖鼠加夫尼和地面之间,加夫尼的脑袋重重砸在坚硬如铁的地面,将自己撞得昏昏沉沉,突兀的惊讶一瞬间充塞满胸……怎么回事?

“回不去了!”修伊的冷笑在妖鼠加夫尼的背后响起。

“喔!”加夫尼长嚣狂嘶,它知道自己上了修伊的大当,给了他足够的时间,竟然将原本松软的地面封成了硬如钢铁的实地。如今加夫尼不仅无*再回到地底,甚至连土元素的力量也无*借用了。

“炼……金……师!”它长啸着躲避修伊的疾风怒斩。

“才明白吗?”修伊不屑的冷嘲。

疯狂的咆哮从妖鼠加夫尼的口中响起,无*回到地底,无*进行自己最拿手的隐藏攻击,失去土系*术的运用媒介,不代表自己就失去了战斗力,它要撕裂这个狡猾的小子。

仿佛一颗流星,妖鼠加夫尼在空中做着急速的变向滑行,快到人的眼睛根本无*捕捉到它的行动轨迹,随着加夫尼长长的利啸声,一团鲜艳的红光向着修伊急射。

自然*术,妖化红莲。

修伊的身形做出连续数个高速的旋转挪移,然而那朵奇异的血莲花竟然尾随着修伊的动作,穿过修伊的守恒结界,刺破风灵护盾,狠狠地打在了修伊的身上。

修伊闷哼一声,只见胸前钉着的那朵血莲花正在拼命地吸吮自己的鲜血。

炽焰鸟拼命追逐着加夫尼,但是这个妖物的移动速度实在是太快,根本难以攻击到它。愤怒中的加夫尼已经将自己的速度提到了极限。

“蓝!”修伊仰天大叫,随手扔出一瓶打开的药剂。

蓝长嘶一声,化成一团飓风将药剂吹散,空中呈现出无数星星点点的亮光,仿佛漫天花雨般飘落。高速移动中的加夫尼一头撞进药水形成的气涡旋流中,随着炽焰鸟的火焰喷吐,轰的一声,整个空间都烧灼起来。

巨大的气浪在一瞬间形成,仿佛爆炸一般,妖鼠加夫尼发出凄厉的惨叫。

这一把火,终于把它烧得够戗。

它怪啸着向空中窜去,身上带着刺鼻的焦味。长舌向着空中急射,正打中红的翅膀。

红哀鸣着向一旁飞跌。

加夫尼此时浑身是伤,不顾伤势也要杀了这两只讨厌的炽焰鸟,长舌再次急吐,射向一旁的绿。

一道黑色的流电从空中划过。

“噢!”加夫尼发出凄厉的尖叫,旭的身形在它眼前擦过,口中还叼着它的半截舌头。

作为团队中战力目前最弱的单位,旭的出手次数最少,但是给加夫尼造成的伤害却最重。先折断了它的一只前爪,再一口咬掉了它的舌头。

加夫尼怒不可遏,凶猛的鞭尾击打空起,发出清脆的鞭响,恶狠狠地向着旭砸去。

“旭,闪开!”修伊发出疯狂的吼叫。

如果让加夫尼这一尾抽中旭,修伊不敢想象旭会不会被它一下抽死。旭虽然是一头魔龙,可它毕竟还只是个幼体。

“吼!”

就在这时,一声龙吟咆哮突然炸响,雷霆般的巨吼释放出强大的威压,一股庞大的气场顿时笼罩全场。

加夫尼的眼前,小家伙的身躯突然不停地涨大,一只体形巨大的魔龙赫然显现眼前。

粗糙坚硬的龙鳞在阳光下泛起一种斑驳的孤傲和威凛,彪雄硕壮的庞大身躯上,硕大的龙头正在以凶狠恶毒的目光瞪着它,龙首喉部皮囊不停地收缩膨胀,酝酿着汹涌澎湃的力量。

一颗炙热猛烈的火焰弹从龙口中倾吐而出。

轰!正击中加夫尼的身躯。

被这颗火焰弹打得身体几乎要支离破碎的妖鼠吓得心胆欲裂,它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要杀的小黑狗,竟然会是如此恐怖的生物,嗷嗷怪叫着飞跌向后方。

这只妖鼠的生命力也当真惊人,接连受到如此多的重创竟是始终不死,刚一摔落到地上,随即又跃向空中,只是这一次,它再不打算攻击任何人,而是直接逃跑了。

“跑得了吗?”耳边突然响起一个冷漠的声音。

妖鼠加夫尼那张丑陋的怪脸惊骇地望向前方,不知何时,修伊格莱尔已经凝立虚空,向着它挥舞起手中的长剑。

鲜血从颈间狂喷而出,翻飞的丑脸在死前还带着最后的迷惘。

它怎么也想不通,那个少年到底是怎么做到一次又一次瞬间传送的?

碰,妖鼠的脑袋落到地面上,砸出漫天的烟尘。

随之摔落的,是修伊已经无力的身躯。

他的胸前,那朵诡异的妖化红莲在饱食鲜血后,终于从他的身上脱落下来。

—————————

友情推荐:呆小鱼同志的《傲世灭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