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四章 秘密山谷
章节列表
第十四章 秘密山谷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风吹过冬青林,发出沙沙的声响。

刚才还打得天翻地覆的空地上,如今却已是死一般的寂静。

一丝灵魂能量从妖鼠加夫尼的尸体上飘出,被吸进噬灵之环中。

修伊捂着胸前的伤口,冷酷地望着妖鼠加夫尼的无头尸体。

这一场恶斗,失败者固然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胜利者也同样不好过。

红的翅膀被妖鼠的长舌刺了一个洞,即使使用药剂也需要一段时间的调养,修伊自己则中了加夫尼的妖化红莲。自然法术素来以诡异凌厉,难以防备著称,妖化红莲具有自动追索和无视防御的效果,不过伤害威力到是不大,修伊给自己和红分别喝下了半瓶治疗药水。

令修伊惊讶的是旭的表现。

一直以来,旭在修伊的眼中就是个好吃懒做的臭宝宝,修伊从未把它当成战场上的主力看待。即使教会了它使用真空之刃,也只当作偶尔的辅助。

有时候修伊也会觉得奇怪,为什么魔龙在经历三种蛰伏期后,还要经历如此漫长的岁月成长才能具备力量。即使这是因为它们是已经强大到超越十二级的巅峰存在,但如此漫长的幼生岁月,也足以让魔龙很难保证自己的下一代成长起来。

不过今天他明白了。

高级的物种,自有其特殊的保命绝招,很显然,刚才的那一幕景象,就是旭特有的救命能力了。

不过这会旭趴在地上拼命地喘着舌头,累得气喘吁吁,看起来消耗也是不少。

修伊心疼的将旭抱起来,抚慰着它说:“你真得让我大开眼界呢,小家伙,爸爸还是小看你了。”

一丝精神上的联系传抵修伊的心中,旭告诉修伊,这是幼年魔龙在不具备成年力量时特有的第三形态,只在危急时刻才会使用。每使用一次,幼年魔龙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将无法再度使用。不过随着它年龄的增长,体质的增强,限制小家伙使用第三形态的间隔时间会越来越短,能够坚持的时间则越来越长,直到最后它完全成年,也就无所谓第三形态的存在了。因为那个时候的它,本体就是这种形态。

至于现在,小家伙估计要一到两个月左右才能使用一次这种形态,而且一次只能坚持几秒钟的时间。

“不管怎么说,你今天干得都棒极了。”修伊笑道:“作为给你的奖励,爸爸要给你做顿大餐吃。”

小家伙兴奋地狂舔修伊的脸。

望着小家伙的兴奋,修伊的心情却沉重起来。

修伊并不知道自己碰上妖鼠加夫尼到底只是一个巧合,还是布莱恩.巴克勒和霍丁的有意安排。

如果这是一个圈套,是用来坑害修伊的,那么修伊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计划得非常精妙的圈套,布置得可以说天衣无缝。正如霍丁所说过的那样,一个精彩的骗局并不需要过于复杂,只要看准人心,对准他所追求的那个部分下手,往往就能轻松取得成功。

对修伊格莱尔来说,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试验室,能够让他尽快地将种子播撒下去,毫无疑问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毕竟对于炼金师来说,那是他们实力的源泉。

也正因此,霍丁才可以如此轻易得骗倒修伊。

但修伊想想又觉得不太可能。

霍丁并不知道他拥有种子,不可能事先知道他需要一个隐秘之地,然后安排好一切。

而且一个阴谋从计划到实行,都需要时间去绸缪和准备。霍丁并不是野狼团的主事人,不可能擅自做主,而自己和霍丁,巴克勒他们的交易完全是当场拍板的,他们根本没有时间去思考和做准备。

一个人在不了解对方底细又未经过事先商量的情况下,是无法制订如此针对他弱点和需求的陷阱的,因此这更可能是一个巧合。

如果是那样的话,只能说巴克勒和莉莉丝实在是太运气了。他们两次过来,都因为某种原因而没有惊动那只妖鼠,所以也没有接触到这个可怕的存在。

“也许有一个办法可以证明这到底是圈套还是巧合。”修伊喃喃道。

他放出风莺。

如果这真得是个圈套,巴克勒一定会带着他的人在冬青林外等候,想办法将自己的尸体弄出来,以换取帝国的赏金。

风莺沿着冬青林在外围转了一圈,没有任何发现后,修伊再拿出水晶球观察刺槐镇上的情况,确认镇上一切正常才终于松了口气。

老实说,此刻的他,状态实在不适宜再进行一次激烈的战斗了。

而且他也不希望和巴克勒翻脸。

趋散风莺,修伊将目光停留在了加夫尼的尸体上。

“独一无二的魔兽,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独一无二的材料呢?”修伊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是到收割回报的时候了。

做为炼金师,他们拥有的是出色的知识和寻根追源的能力。寻找对方魔法运行奥妙的原理,是他们生存的依据。

修伊很快就发现,妖鼠加夫尼释放法术,依靠的是它背部中央的两根细细的导管。这两根导管一直通向它的尾部。在那里有一个腺囊,流淌着奇异的蕴含着强大的魔法能量的液体。

同源的魔力?这是修伊第一次发现。

腺囊是许多魔兽的魔力之源,与人类法师不同,魔兽是直接将空气中的魔法元素液化后储存进身体中特有的腺囊中。腺囊将这些魔力转化成魔液,是最纯净的魔法元素集结体,用来制作魔力恢复药剂,激发药剂是绝对的上品。

但是由于魔力性质的不同,不同的魔法属性通常有不同的腺囊。比如炽焰鸟,就拥有火属性的腺囊。而象妖鼠加夫尼这样拥有双法术属性的魔兽,通常应该拥有两个腺囊,对应不同的魔力。

但是此刻修伊看到的,却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概念——这只妖鼠只有一个腺囊,却有两根不同的魔力导管,这意味着什么?

修伊的心中产生了迷惑。

难道说这只妖鼠能够将魔力转化成不同属性的存在?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他强行压下心中古怪的念头,小心地取出一个空瓶将那个腺囊中的魔液取出,挤入瓶中。

顺着加夫尼的腺囊向下寻找,修伊发现在它的尾锥第三节处,有一颗小小的晶核状的物体。

并不是每一种魔兽都拥有魔力晶核,也不是每一种晶核都有作用。修伊很仔细地观察这颗晶核,他分析,这个东西很可能就是将妖鼠只有单个腺囊的关键所在。

轻轻将这个小晶体抠下,修伊将它浸泡在加夫尼的魔液中,然后小心地收好。

完成了这一切,修伊顺手将加夫尼的那段长而坚硬的鞭尾截了下来。

这东西由十三节骨骼连成,灵动如蛇,是妖鼠身上最坚硬的部分。由于妖鼠本身就是魔性生物,它的鞭尾也不是金属,因此与魔法有着良好的亲和度,如果能够用它来做成武器,绝对比起金属制作的武器更适合附魔,威力也会极大提升。

“改造一下,到是可以做一条不错的鞭子。”

令修伊真正感到满意的是,修伊在妖鼠的体内找到的妖鼠之心。妖鼠之心的表面光滑无比,但是内里却充斥着强大的魔法能量。修伊尝试着分析了一下,发现这颗妖鼠之心对金属竟然有着独特的吸附作用。这意味着这是一种绝佳的武器附魔材料。

只不过由于炼狱岛多年来对武器附魔方面的能力并未下大力气进行研究,在这方面的炼金术进展有限,因此修伊决定暂时先不动用它。武器附魔这种事,还是等自己有了更好的技术再考虑吧。毕竟妖鼠之心只有一颗,用掉就没了。

此外,修伊发现这只妖鼠当真全身是宝,它的皮肤适合用来制作土系道具,它的肝脏则具备强大的解毒能力,甚至连它的肺叶在经过加工后,都可以作为制作药剂的特殊原料。只不过具体要怎样才能发挥作用,还需要修伊自己去研究。

最后修伊又把加夫尼的牙齿和爪子也掰了下来,扒皮抽筋,将它身上各个部位一一卸下后,看看再没什么可利用之处,修伊一脚把加夫尼的尸体踢飞。这只妖鼠的身上还有个臭囊,适合用来制作臭味弹,但结果就是连它的肉都奇臭无比,旭是没兴趣吃它得了。

这只曾经让兰斯帝国头疼无比,使用了无数好手追杀也未能捕获的狡猾妖鼠,就这么被修伊彻底干掉,连个坑都不给它挖,就此曝尸荒野。

被修伊封成硬地的地面,已经重新变得松软。

修伊看了一眼洞口,心中突然生出一个念头。

这只妖鼠为什么会住在这里?在它的窝里,会不会还有什么别的东西?

想到这,修伊决定下去看看。

顺着洞口往下爬,修伊发现底下的空间竟然是一个蛛网般的所在,到处都是相互连接的地底管道。

一直下到洞穴的最底层,修伊发现这里的空间极大。仰头向上望去,这里距离地面差不多有五十米。

地穴收拾得很干净,有一条通道一直通向幽暗的最深处。

修伊抱着旭,让两只炽焰鸟跟在自己的身后,向着通道内走去。

从方向上判断,这条通道正是通向断崖的,他隐隐能听到流水的声音。

通道很长,修伊走了大半天的时间才看到前方那隐约的亮光,当他来到通道口时,看向通道外时,他再忍不住发出了一生惊呼:

“我的天啊!”

——————————————————

眼前是一片世外桃源的世界。

这是一个碧绿的翠谷,红花绿树交相衬映,脚下是悠悠碧草。

空谷的四周是高山环绕,只有头顶的那片天空始终蔚蓝。

各种连修伊都没见过的珍稀鸟儿在谷中快活的飞翔,还有一些奇特的魔植花开花谢。

令他惊讶的是他竟然在这里看到一些连炼狱岛上都不曾见过的魔植。

“猫眼花,鬼泣藤,龙须草……”修伊目瞪口呆地望着眼前的魔植。

炼狱岛上最后的一株龙须草自从被暴牙等毁坏就再也无存,修伊没想到自己会在这里看到新的龙须草。

修伊快步跑进谷里,不远处可以看到一道瀑布在向下流淌,正是断崖前的那道瀑布。

原来这个山谷,竟然是在断崖的后面,只是自己没有从瀑布里过来,却从这只妖鼠挖通的地道中走了进来。瀑布的后方有一个水潭,水很清澈,那是由于瀑布的分流造成的。水潭并不满溢,或许是在其他地方另有出水口。

整个山谷的面积不大,方圆只有数里。

这里就象是一个新的炼狱岛,只是面积比炼狱岛要小上许多,物种也远不如炼狱岛那样丰富,但是却比炼狱岛更加隐秘。

修伊注意到这里的山壁如刀砍斧削般整齐,他不由皱起了眉头:“这里看上去不象是天然的地方,到象是人工开辟出来的。而且猫眼花这种魔植即使在灭绝之前,也从没在兰斯帝国出现过,我记得书上说它属于南大陆的特有。”

他不由又想到,那只妖鼠加夫尼很显然是把这里当成了它的领地。但它并没有对这里造成任何的破坏,恰恰相反,它让这里保持了最大程度的完整。

相比地面上寸草不生的局面,加夫尼的态度耐人寻味。

“难道它是在守护什么?”修伊突然醒悟。

可是什么人能够让妖鼠加夫尼这样的存在老实的守在这个地方呢?

他瞟了一眼自己怀抱中的旭,心中一个念头一闪而过,整个人都为之颤栗起来。

他大叫道:“伊莱克特拉!这里很可能就是伊莱克特拉的实验室!旭,我们找到了!哈哈,我们找到了我们要找的东西了!红,绿,蓝,你们分三个方向到处看看,这里一定是伊莱克特拉进行他试验的地方!伊莱克特拉有用魔兽守卫他的地方的习惯,也只有他有这个能力把高级魔兽禁锢住。而且这里到处都是可以用于炼金试验的材料,这些材料本来不可能在一起的!这里一定有他的实验室,一定是这样的!”

对于这个重大发现的狂喜,修伊丝毫不加掩饰。

他就象个大男孩般疯狂地在草地上跳跃起来,大喊大叫,兴奋无比。

人生的际遇有时就是如此奇异,兰斯帝国费尽心血都没能找到的伊莱克特拉的试验室竟然就这样轻松而简单的出现在修伊的面前。尽管这片土地也曾不乏探险者的脚印,但从未有一个人能真正来到这地下的深处,探索到那伟大的炼金遗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