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六章 刺杀
章节列表
第十六章 刺杀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第二天一早,刺槐镇。

布莱恩.巴克勒望着放在自己台子上的妖鼠加夫尼的首级目瞪口呆。

“见鬼,修伊格莱尔,我用我的脑袋向你保证,我们事先绝不知道那地方会有这东西。我们去过两次那里,但从未遭遇过它。”

“可能是因为你们停留在那里的时间太短,也可能是它当时正好不在,只能说你们的运气还算不错。当然,我的运气也不算太坏。”修伊用他的笑脸向巴克勒证明自己并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这让巴克勒有些迷惑:

“你是怎么干掉它的?”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按照交易,你们本该指点我一个隐秘而安全的地方,但事实是你们差点让我死掉。巴克勒,你欠我一个人情。”

巴克勒点点头。

能够干掉妖鼠加夫尼,使得巴克勒意识到眼前的少年的实力比他想象得还要强。他并不打算和这样的对手为敌,没有哪个傻瓜会轻易地到处结仇。

“那么你需要怎样的补偿?”

“两件事。首先,让霍丁继续**雷勒他们。将来我要带他们离开,我需要他们尽快的成为绅士。”

“这个没问题。”

修伊将一纸清单递到巴克勒的身边:“第二件事,让你的人去外面帮我搜购这些东西,越快越好。当然,材料钱我会支付。”

巴克勒扫了一眼清单,吓得差点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货物的要量太大了,修伊格莱尔,你想干什么?”

“战争的需要。”修伊轻松无比地回答,说着他站了起来,向巴克勒做了个绅士的弯腰:“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批清单会把法政署的人也引过来,所以你最好安排那些就算损失了也不会心疼的人去做这件事。”

“修伊格莱尔,我要警告你。刺槐镇是我们所有人共同的家园,我可不想把这里变成战场。你要报复兰斯帝国那是你的事,别把我们扯进去。”

修伊格莱尔笑道:“如果你能向我保证,在法政署的人追到这条线索之前,你把有关追击我的人的全部资料拿给我。那么我也可以向你保证,战争将发生在刺槐镇以外,你和你的人都将高枕无忧,不会有任何麻烦上身。你只需要按照我说的吩咐你的手下就可以了。”

“怎么才能让法政署的手不会伸到我的镇子上来?”

“我听说下个月二十号,新春之际,是每年一度的远古之架材料交易大会进行的时候?”

“没错。”

“让你的人放出风,就说购买材料的人将会参加。”

“法政署不会相信这个谎言的。”

“不,他们会相信的。”

“为什么?”

“因为我真得会去。”修伊冷冷注视着布莱恩巴克勒,他的眼神中充满坚定,自信,以及强大的信念。

巴克勒点点头:“我明白了,希望追捕你的那只猎犬如你所预料的那样相信你。那么……如果东西送到了,我该怎么通知你?”

修伊从口袋中掏出一个小小的黑色水晶球,放到巴克勒的面前:“用这东西和我联络,一种很不错的通讯工具。如果你能帮我把事情办好,我可以送你几个。”

“十个,我要十个。”

“没问题。”修伊点头:“但是材料你出。”

“成交。”巴克勒望了一眼那只妖鼠的头颅,他是咬着牙答应的。

按照协议,巴克勒答应在十天内将清单上的材料交付给修伊。完成了这笔买卖后,修伊先在镇子上买了一些现成的材料然后才回到秘密山谷。

为了安全起见,在回到秘密山谷前,他特地再检察了一下周边,并再度插入数十根监视之眼。

伊莱克特拉的实验室里,各种炼金设备齐全。对伊莱克特拉本人来说,这里或许只是他的无数实验室中的微不足道的一个而已。但是对修伊来说,如果不出意外,这里将成为他未来最重要的炼金基地。因为重视,采取的做法自然也就更加不同。除了插入大量的监视之眼观察周边,修伊还在秘密山谷的入口布置了两个大型的法阵和几处机关。

任何人一旦未经他的允许试图潜入山谷,都势必引发警报和陷阱。

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修伊不介意将这里变成一片铁桶江山。

为了避人耳目,修伊又在外面的空地上搭建了一间小木屋,伪装成实验室的样子,再整理出一片菜地。这使得这里看上去到象是某个世外高人的隐居之所。仅仅要是到达这个隐居点就已经需要花费相当的力气,更不会有人想到在这片隐居点的下方,竟然还有一条直通秘密山谷的通道存在。

完成了这一切后,修伊才终于松了口气。

其实修伊自己也知道,这个山谷几百年来都未曾有人发现,不可能自己一来,就被别人发现。但是炼狱岛多年的生涯,养成了他步步谨慎,谋而后动的习惯。要他在自己最重要的后勤基地中不加任何防范,他的心里就总感觉不塌实。

完成这一切,再将戒指里的种子播洒下去后,修伊终于将注意力回到眼下的工作上来。

新发现的伊莱克特拉的笔记本,记载了有关金刚傀儡的详细制作过程,此外还有几样特殊的物品也有记载,这些东西引起了修伊的浓厚兴趣。

他很快投入到忘我的工作中去。

———————————————————

“溶解液一瓶。”坐在飞翔的旋椅上,修伊正在忙碌地做着他的实验,魔偶助手六号迅速为他送来一瓶溶解液。

修伊随手接过,将溶解液倒在一块已经合成好的金属块上,在它渐渐消融的同时又开始处理另一边的工作。

“绿松石一块。”他继续叫。六号又再度为他拿来一块绿松石。

修伊接过绿松石正打算把它研碎,旁边的炼药坩埚却已经完成得差不多了。

修伊连忙把绿松石扔在一边,先处理药剂的问题。

等到这边处理好,修伊遗憾地发现另一头被溶解的金属块已经过了冷却时间——废掉了。

修伊望望着冷却后变形的金属块,终于愤怒地扔到地上大叫起来。“我终究还是没法同时进行多项实验!六号,你确定伊莱克特拉一次能进行五种实验?”

“是的,伟大的主人。为了让他的工作更加富有效率,我的前任主人一次至少要进行五种以上的实验。所以他才特地发明了飞翔椅和圆环桌,为的就是能在最短的移动距离内接触到最大的面积。”魔偶助手很不解情趣地向修伊解释。

事实上,即使没有六号的解释,修伊也完全知道这是真的。

否则没有哪个炼金师会如此布置自己的实验室。

坐在伊莱克特拉曾经坐过的椅子上,想象着这位传奇的大炼金师在高速的移动中不停的变换自己的位置,快速移动的双手象影子般闪动,一个又一个炼金实验在他的手中完成,修伊忍不住就想学习这位大炼金师的工作方式。但事实证明,他根本做不到如此精确地计算好自己的每一个行动步骤。

同时进行多项实验,需要的是时间和配合上的天衣无缝,不仅仅手要足够快,关键是还要知道自己在什么时候该放下什么该去做什么,而他的动作只要慢上那么一秒两秒,很可能他的所有努力都将前功尽弃。除非有一台电脑将他的每一个行动指令都进行准确编程,否则他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一台电脑?修伊的脑海中突然闪过这么一个念头,难道那个伊莱克特拉也是个穿越者?而且还带着某个可以移植入大脑中的电脑芯片不成?

所以他才发明了终结者2形那样的金刚傀儡?

他随即又为自己的这个想法苦笑起来,不,这绝不可能!

“唉,我真得不明白伊莱克特拉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我仅仅是同时进行三种实验就已经开始手忙脚乱了,可他却能同时进行更多种实验。”

修伊略带无奈的抱怨。

“我曾经的主人似乎从不认为这是一件困难的工作。”六号再度死板而煞风景的回答。

修伊叹息:“现在我终于确信为什么伊莱克特拉会在他的笔记里抱怨你的智慧依然不够,并最终放弃你了。因为你的确还不够聪明。聪明人是绝对不会在新主人面前说旧主子能干的。”

“是的,我的新主人。”

“叫我主人就够了,不必叫我新主人,至于你的前主人,你可以直接称呼他的名字。”

“是的,新主人。”

“……”

修伊终于决定暂时放弃同时进行多项工作。

不再同时进行多项工作,修伊的做事效率反到提高了不少。

他决定先制造傀儡蜂。

傀儡蜂是伊莱克特拉的第三本笔记本里专门介绍到的一种侦察用的小玩意。

尽管修伊已经有了风莺和监视之眼这两中方法可以监控周边,但是不得不承认,这两种方法各有其缺陷。风莺在大部分时候都很有效,但是由于它的魔法等级太低,根本不可能瞒过魔法师的眼睛。

而监视之眼只能对固定区域进行侦测,无法进行多角度的信息搜集。当初修伊就是利用的监视之眼的这种局限性,才能在海因斯的眼皮子底下杀死皮耶的。

对一个逃亡犯来说,反击永远是最靠后的选择,最快速度获取信息和拥有逃亡的能力才是第一位的重要能力。

因此修伊首先选择了制作侦察蜂。

这种蜂并不难做,由于体积小,所消耗的材料更少。

只用了小半天时间,修伊就完成了一只傀儡蜂的制作。

试着将这只傀儡蜂放出去,修伊从水晶球的画面上看到一副不停移动的画面,很显然,这比监视之眼要好用得多了。而且由于外型和一只蜜蜂差不多,就算是被人看见了也完全不会在意。

只是这种侦察蜂仅靠一两只很难观测到大片区域,修伊算了一下,要制作三十只这样的侦察蜂,至少需要四五天时间。

问题是还要制作其他的东西。一架金刚傀儡就至少需要二十天的时间才能完成。换句话说,即使他的计划得到顺利执行,自己最多也只能拥有一台金刚傀儡。再加上伊莱克特拉留下的那具金刚傀儡,仅凭两台魔偶就想抵抗前来缉捕自己的帝国猎犬,修伊格莱尔可没这么天真。

金刚傀儡也不是真正意义的终结者,如果被劈碎了,就是真正的死亡,而不会自动还原。

它不具备不死的力量,仅仅是足够牢固和可以变形而已。

那么如何才能提高自己的工作效率呢?

一想到这个问题,他就头痛不已。

那个时候,他的脑子突然闪过一个念头:既然伊莱克特拉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在进行他的炼金实验,那么他又是如何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打造出他的傀儡军团的?

想想巨魔神那硕大无比的身躯,当初海因斯就能够制造这个大家伙,但是他说过,一架完整的巨魔神,从开始制造到最后完工,至少需要三个月的时间。

这还是以整个炼狱岛的力量为考量单位。

而伊莱克特拉又是如何以一人之力打造出一整支的巨魔神和其他的傀儡军团的?

修伊敏感地意识到,有关于伊莱克特拉的秘密,已经太多太多。这位传奇大炼金师无论是实验速度还是制造生产速度都是属于非人级的。

就在他感叹的时候,实验室突然响起了尖锐的警报。

有敌来袭!

——————————————

水晶球的画面上,映现出莉莉丝的影象。

尽管这个女人很是小心地穿过冬青林,来到那片空旷地上时,还小心地蹲伏于林间的暗影中,但是对修伊来说,这个女人的行踪依然要比街头暴走的魔兽更加醒目。

他有些好奇地指挥那只侦察蜂靠近女人,将画面推进到距离女人不足一米之处,细心观察着女人的样子。

女人的脸部曲线有些刚硬,鼻尖微微沁着汗珠,眼神中闪烁的“坚定”,是修伊在任何女人中都没有见到过的。这是一个充斥着野性美的女人,就象丛林中的豹类魔兽,全身都散发着狂野之力。

她总是习惯性地蹲伏,背部略略弯曲,整个人的身体重心因此有些偏下。

修伊记得帕吉特曾经教导过他:这世上有很多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武士,却同样拥有强大的力量。他们的力量不仅来自于自身的肉体强横,也来自于他们非凡的战斗技巧。

修伊在第一时间确定:这个女人绝对不象她表现得那样是是个单纯的射手。一个弓手是不应该以这种豹类行走的模式尽情潜伏的。这种姿态更适合于突然的逼近,和对手做贴身肉搏。

这说明她绝对是个近战好手!

不了解她的人,在看到她背负的那把长弓后,一旦试图对她进行近身作战,只怕会吃大亏。

想了想,修伊指挥侦察蜂绕到了莉莉丝的后方。皮劲装将女人的臀部包裹得很紧,露出丰满而玲珑的曲线。从侧

面看,那是完美的S型。

一个很能令男人生起诱惑的女人,修伊想。

对于莉莉丝的窥伺,修伊心中其实是相当恼火的。

没有人喜欢自己的秘密被人发现,尤其是这个秘密很有可能关系到自己的生命安全。修伊决定给这个女人一点教训。

莉莉丝很显然并不知道自己的行动给修伊带来了怎样的危机感,但她很快就会知道,让修伊格莱尔愤怒,是怎样一件可怕的事。

她正在小心地靠近片开阔地。看起来那里很安静,修伊格莱尔似乎不在那里。

她正在迷惑中,身后突然响起冷酷的声音:“你是在找我吗?”

莉莉丝愕然回头,一记凶狠的冲拳正打在她的小腹上。巨大的力量痛得她不由自主地弯下腰去。

脑后被修伊狠狠劈了一掌。

女人白眼一翻,晕了过去。

抗起莉莉丝,修伊顺着自己来时的空间通道回到了实验室中。

修伊发现,侦察蜂至少还有一个好处:帮助自己进行空间定位,这使他的虚空斩可以突破只能传送到目光所能及处的局限性。

当莉莉丝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身处于一个秘室之中,双手被一种特殊的绳索紧紧捆绑着。

四周到处都是奇特的工具和设备,修伊格莱尔则坐在一张圆条桌前忙碌着。

看到莉莉丝醒来,修伊停下了手中的工作。

“很抱歉用这种并不礼貌的方式将你带到我的实验室,不过考虑到你同样是以不礼貌的方式闯入我的地盘,我相信我的行为是完全正当的自我防卫。”修伊说着走下了飞翔椅,来到莉莉丝的身边。

“这里是我们的地盘。”莉莉丝愤怒地咆哮起来。

“曾经是,我用四十瓶顶级药剂将它们买了下来。当然,对于强盗来说,可能不存在买卖交易这种行为,但是对于已经发生的事实,你应当学会承认和尊重。”

莉莉丝沉默了。

修伊说着,坐在了莉莉丝的面前:“告诉我,为什么要偷偷闯入我的地方上来?是什么让你认为我会给刺槐镇带来麻烦?难道这里的每一个人不都是帝国不容的人吗?为什么多我一个会让你如此紧张?你对我有多少了解?”

莉莉丝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你最好回答我。”修伊冷冷道:“你知道这个问题并不过分。”

或许是认清了现实,莉莉丝道:“帝国的官方报告上说,修伊格莱尔是一个杀人犯,你杀死了某个帝国重要人物,同时还杀死了空间大法师阿布利特。但是根据我得到的情报,除了杀死阿布利特是事实外,其他都是谎言。你被帝国通缉另有原因,帝国下达的命令是不惜代价活捉你。也就是说,你和我们所有人都不一样。”

“那么你是从哪得到的情报?具体知道些什么?”

莉莉丝冷笑:“你知道为什么这么些年来兰斯帝国对比利亚斯山区的盗匪一直束手无策吗?”

修伊一楞,没想到莉莉丝会反问他这个问题。他想了一会才说:“据我所知,是因为比利亚斯山区足够大,两条大山脉,一片大森林,盗匪们有太多的隐藏之地。此外这里还有大量的原生民,一些兽人和精灵族的族人。虽然他们的人数不多,但是战斗力很强。”

“再强能强得过帝国的力量吗?”

修伊微微楞了一下:“当然不能,那么你的意思是……”

“是因为佛朗克帝国。”

修伊立刻明白了。果然,莉莉丝道:

“这些年来,谁也不知道为什么兰斯帝国的军事实力增长得这么快,给他们的邻国佛朗克造成了重大打击。比利亚斯山区距离边境很近,很多时候我们都能第一时间知道前线的消息。甚至有一些运送给养的车队,也会从这里经过,而我们总是会不客气的将它们抢过来。对于佛朗克帝国来说,保留比利亚斯山区的混乱,对兰斯帝国是一种政治上的削弱。因此每当兰斯帝国试图大举剿灭我们,佛朗克帝国就会及时地出手。有几次兰斯帝国甚至派出了天空武士来围剿,但结果他们同样遭遇了来自佛朗克帝国的高级武士的伏击。”

“这么说你们和佛朗克帝国有合作关系?”

“不,我们并不合作。佛朗克人要利用我们,那是出于他们的利益考虑。尽管佛朗克人希望我们成为一支旗帜鲜明的反抗帝国的力量,但我们并不打算为其他国家卖命,所以我们拒绝了。在这种情况下,佛朗克人对我们的帮助是有限度的,但这不妨碍我们彼此间建立一条消息渠道。因为他们可以通过我们了解到兰斯帝国的军事动向。一般来说,兰斯帝国一旦要对佛朗克人采取大规模军事行动,就必定先会派人来清理一次比利亚斯山区,以保证他们多增加几条后勤运输线。毕竟从凡尔萨群出来的后勤供应,走这条路是最近的。因此佛朗克人需要我们活着,并从中获得关于帝国的军事动向信息。国家的军事情报信息,从来都是单方面提供,多渠道证实。我们就是其中一条证实渠道。而对我们来说,我们也不介意借他们的手保护一下自己。”

“原来是这样,不过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莉莉丝冷冷一笑:“有很大的关系,因为就在前不久,佛朗克帝国派出人来联系了我。他们希望我提供关于你的消息,并开价十万个金维特来找到你。”

修伊大吃一惊,佛朗克帝国找上了自己?

果然,莉莉丝说:“他们说,修伊格莱尔是对佛朗克帝国很重要的人物。只要我们找到你,就立刻支付给我们这笔钱。当然,他们同时也向你承诺,只要你肯加入佛朗克帝国,你将立刻得到一个侯爵封号,同时他们的君主还将划出一个城市作为你的领地!修伊格莱尔,这个天底下从来没有一个罪犯值这么大的价钱。你还想告诉我,你和我们没有任何不同吗?”

修伊沉默了。

毫无疑问,佛朗克帝国已经知道了关于炼狱岛的事。

炼狱岛的覆灭,自己的出逃,导致的是兰斯帝国上下一片惊慌,尽管兰斯帝国一再保守秘密,但是为了捉拿自己,有些秘密终究是无法隐藏的。毕竟猎犬们不可能连自己要捉拿的是什么人都不知道就盲目展开行动。而随着炼狱岛的毁灭,这个地方的保密价值也正在降低,再加上各地疯狂的搜寻修伊格莱尔的动向,无可避免的就会有一些消息走漏出去,知道炼狱岛存在的人,在这种情况下只可能越来越多。佛朗克在兰斯帝国应当拥有某些高级密探,所以得到了这一情报,就算情报不详细,至少也已经知道了修伊格莱尔价值不凡。

结下来的事就顺理成章了,兰斯帝国要抓捕自己,而佛朗克帝国同样希望得到自己,这中间说不定还有乔治亚帝国和其他一些国家也想浑水摸鱼凑热闹。

整个大陆格局,甚至都因为自己的逃亡,而出现了微妙的动荡,现在才刚刚开始,或许还看不出什么问题,但随着时日的流长,一切就难说了。

“大战……只怕要提前爆发了。”修伊突然悠悠说道。

莉莉丝不明白修伊为什么如此说,但是修伊已然确定,短时间内如果还无法抓住自己,兰斯帝国一定会立刻挑起全面战争。

他们必须为修伊有可能逃亡到其他国家做好准备,趁现在他们拥有技术上的优势,立刻将这一优势转为胜势是最明智的做法。否则一旦修伊格莱尔跑到别国去,带给他们的将是会灾难性的后果。

这让修伊有些无奈。

因为这意味着兰斯帝国将不再把希望放在未来的魔灵大军上,而是立刻利用现有的力量争取胜利,也意味着修伊在将来即使发明出了针对魔灵的毒药,也无法改变兰斯帝国很有可能迅速统一大陆的事实。

修伊重新望向莉莉丝:“所以你判定我的价值非同小可,想抓到我送给佛朗克帝国?不,不对,如果是那样的话,你应该会把这件事通知巴克勒。而巴克勒如果知道我的价值是十万个金维特,他一定会重新开价,或者直接翻脸试图抓我。但他没有这样做,这说明你并没有告诉他这件事……所以你的目的不是抓我,而是杀我?对吗?”

莉莉丝一楞,没想到修伊的反应如此敏捷,她点点头:“从小处看,和你合作可能会招来帝国军队的进攻,从大处看,无论是兰斯帝国消灭佛朗克,还是佛朗克打进我国领土,都不是我们愿意看到的。我不希望因为你的出现而给比利亚斯带来什么不安定的因素。对我们来说,维持现状才是最好的选择。如果说以前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有价值,那么至少现在我知道了。一个炼金师……我猜你一定拥有某种可以改变战局的发明。”

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还很有见识,想了想,修伊点头回答:“事实上……不止一种。”

———————————————

对修伊来说,佛朗克帝国的招揽根本就毫无吸引力。

事实他要想过上贵族奢华的日子,他现在就能做到。

他有绝对的把握,只要自己给斯特里克六世去封信,然后和对方谈谈条件,斯特里克六世一定会开出比佛朗克更高的条件对待自己。毕竟只有斯特里克六世才知道,修伊格莱尔到底拥有多少炼金术,对帝国的影响又是如何巨大。而关于具体细节这方面,就未必是佛朗克帝国能知道的。

他甚至可以要求迎娶艾薇儿。

但是他丝毫没有兴趣这样做。

从在灵魂迷宫中走出来之后,他就已经明确了自己想要什么,并愿意为此放弃什么。他不在乎兰斯帝国的追杀,甚至还有些期待。正如他不会主动去报复这个国家,却很渴望通过给追捕他的人一些凶猛的打击来发泄多年来被囚禁的怨愤。

然而佛朗克帝国的插手,使得修伊隐隐感到,自己很明显依然低估了自己的价值。

或许该好好利用一下这一点,他想。

少年的心神完全被自己对未来构思的画面所吸引住,一个又一个计划冒入脑海中,筛减,选择,补充,排序,等等等等,他思考问题有些入神,以至于有些忽略了眼前的俘虏偷偷地小动作。

“你打算怎么处置我?”莉莉丝突然问。

“我还没有想好。”修伊随口道。

“我到替你想好了。”

“什么?”修伊一楞。

“你死,我活。”女人的声音冰冷异常。

修伊的头皮猛然一紧,本能地向身后跳去,与此同时,一把匕首毒蛇般向着修伊的小腹狠狠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