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五章 劫狱(4)
章节列表
第六十五章 劫狱(4)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警报响起的时候,负责把守通往羁押区的内部看守们第一时间做出反应,关闭二道大门,启动内部防御,将整个路口完全堵死。

远方的硝烟弥漫,各种魔法能量编织出的缤纷烟火看得众人目瞪口呆,他们紧握武器,知道这次的麻烦恐怕不会小。

在那弥漫的硝烟中,人们看到一个人影从远处的暗影中逐渐走出,仿佛从黑暗地狱中行走出来的人,悠闲的脚步,却走出令人窒息的步伐。

当那身影脱离弥漫烟雾,金发少年美好而邪恶的形象渐渐出现于众人视野中时,大家终于看清了来人的样子。

“修伊格莱尔!是他,是那个帝国通缉犯修伊格莱尔!”

有人狂声大叫起来。

修伊的嘴角轻抿出一丝冷冷的嘲讽。

“是的,是我,诸位。正如你们所看到的那样,我就是修伊格莱尔。不过遗憾的是,我除了是帝国的通缉犯外,还有一个身份……”

望着对面的一众武士,修伊冷笑道:“就是帝国的死神。”

死神这两个冰冷的字眼,仿佛冰霜之气,席卷了场中所有人。

这一刻,所有的武士同时想起了阿布利特,想起了利厄博格尔,这两个如雷贯耳的名字,正是倒在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剑下的。

而现在,他又来到了斯巴克监狱。

毫无疑问,他不是来自投罗网的。

“小心!”有人放出凄厉的呼喊。

耳边传来微波般荡漾的语声,那是魔法的咒语在空中中震荡,带来的变化。

“风之精灵,请听从我的呼唤——迷雾!”

迷雾,风系三级法术,能够产生大量的迷雾阻碍视野,效果比元素凝聚更佳,是对付近战武士最有效的法术之一。

飚卷的风扬起尘世的俗雾,笼罩了整片区域,雾气氤氲里,视野模糊,再看不清修伊的存在。

“我看不见他了,那个家伙消失了!”有人大喊。

“小心别让他靠近!”

“用斗气趋散迷雾,快!”

苍茫雾气里,隐约的斗气闪光仿佛暗夜中的星火,一闪一闪。

武士们在无意中犯了一个最大的错误——在他们使用斗气破开迷雾之前,他们首先暴露的是自己的位置。

那一团团斗气能量,无情的将他们暴露在修伊的视野中。

“杀!”来自九幽地狱般的声音恕然响起。

轻声的风之呼啸里,一道犀利的光影冲入人群中,划出电般疾光,掠出光之幻影……

“啊!”

“见鬼!那是什么东西!”

“帮帮我!”

一声声凄厉的呼唤在雾气笼罩中此起彼伏。

在没有比这种情况更适合亡灵妖鼠施展自己能力的地方,高速,诡异,灵巧,在充满迷雾的黑暗空间自由的猎杀生命,鲜血如河般流淌,生命之花在妖鼠不停地跳跃中泯灭,消亡。

游走在死亡与黑暗的深渊,金发少年的眼神中流露出凛冽的残酷。

“吼!”一声撼天裂地巨吼突然响彻上空,仿佛无数个闷雷同时在耳边炸响,迷蒙的薄雾被这吼声撕裂出一道光芒,妖鼠在空中诡异滑行的身躯竟平白的顿了一顿,修伊的身心仿佛被重物狠狠撞击了一把,耳鼻间渗出丝丝血水,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一道如阳光般璀璨的斗气光芒以直射苍穹之势席卷而来,将剩余的迷雾一卷而空。

“嘶!”亡灵妖鼠发出一声凄厉的惊悸的尖啸,急速掠进的身影竟被这庞大的斗气能量生生弹了回来。

迷雾散去,地面上横七竖八的倒着多具武士的尸体,但是在那场地的中央,一个如狮子般魁梧壮硕的大汉,屹立中央。

“黑利大人!”幸存的看守武士们同时发出欢喜的呼叫。

“狮王黑利?”修伊望着那满头金色卷发,肌肉如铁块般隆起的大汉,喃喃地吐出了四个字。

斯巴克监狱没有高级魔法师坐镇,却不代表没有高级武士。

狮王黑利,正是斯巴克监狱的坐镇强者之一。

斯巴克监狱的四大强者,疾风阿里隆,暗鳞甲兽部队指挥官;雷电博伊斯,斯巴克监狱惩戒区与极度危险区看守长;毒蝎阿穆尔,斯巴克监狱重犯区看守长;狮王黑利,斯巴克监狱普通区看守长,八级大地武士。

这其中,除了疾风阿里隆是公认最强外,其次的实力最强者应属于雷电博伊斯和狮王黑利。他们两个人一个要负责和最危险的犯人打交道,一个要负责和人数众多的犯人打交道,同时还要负责起对外防御任务。

当修伊格莱尔开始对整个羁押区进攻时,第一个站出来的人,就是黑利。

只要这个人在这里,就没有人能够突破他的防御,攻入羁押区。

挡住了修伊格莱尔的进攻,黑利并没有疏忽大意,而是立刻回身怒吼:“你们这帮废物,全部退回防御线内,启动魔法屏障,把魔能炮推出来!”

魔能炮?一听到这个名字,修伊的耳边一阵收缩。

魔能炮,一种炼金术上强大的杀器。这种类似于现代大炮的武器也是目前大陆公认的最强炼金武器,这种武器一旦使用,就能放射出一种长达千米,粗近十米的能量冲击波,一路所经处,没有任何人能挡得住,甚至圣域都不行。

修伊实在无法想象,斯巴克监狱怎么可能拥有这种武器。

难道这个国家疯了吗?把这种大杀伤性的武器放在一座监狱里?

令他无奈的是,博兰却没有告诉自己斯巴克监狱竟然还有魔能炮。

这也难怪,只怕博兰自己都不知道。毕竟博兰是囚犯,不是看守,他不可能掌握住这里的每一点动静。

黑利的话语迅速得到了执行,一批看守推着一个怪模怪样的小炮出来。

只是扫了一眼,修伊立刻明白,这绝对不是传说中的那种魔能炮,而应该是一种改装后代小型魔能炮。真正的魔能炮体积巨大,耗费能量也相当大,而且需要众多人手操作,只适合于大型战场上有准备的战斗,却不适合于局部地区的战斗。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兰斯帝国一定是费尽心血,才开发出这种小型魔能炮,而且很有可能就是早年从炼狱岛上出来的。这种小型魔能炮毫无疑问在威力上要比真正的魔能炮小许多,但是它到底威力如何,修伊却绝不想以身尝试。

那一刻,修伊有些头痛。

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

“修伊格莱尔?”眼看着魔能炮被安然推出,黑利这才回身望向眼前的少年,眼中不可遏止的怒火熊熊燃烧:“你的胆量比你的能力要大得多,你竟然敢来到斯巴克监狱杀人!”

修伊轻笑:“没什么不敢的,从我杀出炼狱岛的第一天起,我就没打算停止战斗。我听说狮王黑利,号称大地武士中的力量第一人。在我杀死凯文比尔斯和加里克英斯顿之前,我很想知道自己能不能先干掉所谓的最强的八级武士。所以我来了,并且亲自来负责对羁押区的攻击。”

“不得不承认,至少您刚才所展现的力量,强大到甚至不弱于一位天空武士,您的确是一位真正的强者。您的强大让我震惊,同时也让我欣喜。”修伊彬彬有礼道。

然后他拿出一副白手套,扔在黑利的脚下,漫声道:“我向您提出决斗,黑利大人。”

—————————————

世事的荒唐,在于它不合情理。

世事的诡异,在于它确实可行。

修伊的决斗请求,令在场的所有人都深感诧异,然而他却的的确确达到了自己的目标——在怔怔的望了修伊一会后,黑利的目光中终于露出一丝欣赏赞叹之色。

“很好,修伊格莱尔,你不仅狡猾,凶狠,也比我想象的要有勇气,有魄力。我可以同意你的决斗请求。”

“黑利大人!”看守们同时大叫起来。

“闭嘴!一个真正的武者,是不会拒绝任何挑战的!”黑利大叫,然后他怒视修伊:“我知道你杀死过两位六级大法师,但是修伊格莱尔,法师从来不是一个适合于单打独斗的职业,武士却是!如果你以为,你可以象对付阿布利特和利厄博格尔那样对付我,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我或许不具备魔法师那种绚烂的法术能力,但是在杀人上,我比他们更具效率!”

“兽之狂化!”

最后一句话,黑利几乎是仰天狂吼起来。

他全身的肌肉在这一刻澎湃鼓涨,本就硕壮威猛的身体开始奔涌出一轮轮飙扬的怒力,将身上的衣物撑出道道裂纹,怒怵赤烈的肌血夸张地凝胀成团团硬肉,那飙硕的巨体仿佛一个随时爆炸的火药筒,时时刻刻都能让人们从夜的噩梦中惊醒。

狂厉的吼啸中,原本就高大壮硕的狮王黑利仿佛又膨胀了一圈,象一个小巨人般矗立在修伊的身前。

修伊的眼神收缩着,凝固出冷冽的寒芒:“这就是兽之狂化么,果然很有力量感啊。”

兽之狂化,是兽人种族特有的能力。兽人战士们通过狂暴形式,极大的增加他们的作战能力。由于他们天赋的强悍体质,他们完全承受得起狂化之后的虚弱无力,而不会有性命之危。

百年战争中,人类为了掠夺资源,与兽族精灵族进行过多次大战,败后的诸族最终退守到蛮疆荒野,丛林野地,偏守一隅,从此,大陆就很少见到这些种族的存在。

而狂化这种战斗方式,也渐渐消失于人们的视野。

狮王黑利,人类与兽人结合而生的半兽人存在,他很幸运地同时拥有人类与兽人的两种天赋,可以修炼斗气,同时又有着坚强的体魄。

这就是为什么人们称他为大地武士中力量第一人的缘故,他的斗气能量或许还没有突破到天空武士的地步,但是在他狂化后,黑利的力量甚至不弱于任何一个天空武士。

修伊向他发出挑战,无疑是一种找死的举动。

然而修伊的眼中,此刻却只有兴奋。

“恣意倘佯不受拘束的风之精灵啊,倾听我的叙述,赐予我驾驭风的能力——风灵护体!”

在黑利狂化的同时,修伊的口中也轻声吟唱出魔法的咒语,风之元素再度凝聚,现出一个个星星点点,弥漫在空中。

五台金刚傀儡,突兀地出现在修伊的身边,那些星点附着在它们的身上,为其增加了魔法特有的斑斓色彩,使沉重的金属魔偶有了种轻忽飘逸的感觉。

“我是一个炼金师,召唤魔偶作战,并不违反规则,对吗?”修伊笑说。

谨慎地望着那五台从未见过的魔偶,黑利冷冷回答:“是的,我允许你使用魔偶作战,或许你把希望放在了你的这些小玩意上,但是修伊格莱尔,我要告诉你,除非你拥有一支魔偶军团,否则就这样几只魔偶,对我没有丝毫意义。”

“相信我,它们比你想象的更加强大。”修伊轻轻后推了几步。

五台金刚傀儡同时将他挡在了身后。

战斗开始!

—————————————

进攻,不仅仅来自监狱外部,同样也来自内部。

仿佛摩斯电码一样的拍击敲打声,排山倒海般响起,冲撞着每一个人的神经。

克里斯平博兰将自己那支仅存的完好手臂,一下又一下重击在墙壁上,仿佛不是在击打金属制作的囚笼,而是在愤怒的殴击着仇人。

鲜血从手臂上流淌,他却没有丝毫的感觉。

一只独目闪烁出仇恨的泪光,还有即将复仇成功的火花。

在他眼前的那颗水晶球里,映现出的是斯巴克监狱冲天的火光。

七八名看守带着两头魔灵气势汹汹地走来。

他们来到其中一扇铁门前。

“停下,你们这些混蛋?想干什么?”其中一名看守愤怒大喊。

囚犯们置若罔闻。

“打开门,我要扒了他们的皮!”

“这门不对,好象已经被打开了!”有人发出了惊恐的尖叫。

“轰!”一股巨大的力量突然从门内激荡而出,将大铁门生生撞开。

一道豹子般迅捷的身影突然从门内冲了出来。

断裂的两截铁镣正砸中其中两名看守的脑袋上,将两人砸得头骨碎裂。

剩余的看守大惊后撤,只听砰砰砰连续数声巨响。

二十间黑牢的大门几乎在一刹那间同时打开,十余道身影同时冲向看守。

其中一道身影,壮硕如人熊,双臂贲张,将其中一名看守牢牢抱在怀里。两条如铁箍般的手臂同时用力,将那看守挤压得全身冒血,身上所有的骨头发出嘎崩嘎崩的断裂之声。

待到那人熊放手时,看守已经软成一团烂泥瘫在了地上。

另一道人影灵活跳动猿,诡异快速的身型直逼两头魔灵。

魔灵的反应速度显然看守们要强得多。

其中一头魔灵嘶的怪叫一声,挥动双臂斩向那跳动的身影,没想到对方的身形在空中竟滴溜溜地旋转了一圈,手中抛出半截铁链,正缠住魔灵的刀臂,轻轻落在那魔灵的身后,回身一拉,将那刀臂刺入魔灵自己的咽喉。

身后风声陡起,是另一头魔灵攻了过来,那迅捷身影正要闪避,没想到斜刺里冲出一个凶悍囚徒,一把抓住魔灵的刀臂,任由刀臂砍在自己手上,鲜血汩汩流淌,那人却仿佛无知无觉一般,随手一拽,竟然将那魔灵拉进自己的身旁,然后猛张大嘴,对着那魔灵的咽喉咬了下去。

一口咬断了它的气管。

囚犯这才回转身来,对着如猿猴般敏捷的身影呲牙一笑,露出满嘴猩红:“你又欠我一条命,猴子。”

“你还是那么让人讨厌,不过我喜欢你作战时的风格,悍狼。”被称作猴子的囚犯耸了耸肩。

一道破空而过的弧光擦着两人的脸,击中一名正砍来的看守的脸,将那看守的脑袋砸得粉碎,溅得猴子和悍狼满头满脸都是脑浆。

“见鬼!缇娜,你该注意些!”两个人同时大叫起来。

一个如蛇般纤细的身影婀娜着步子走来,从看守的尸体上取回那半截镣铐,赫然是一名姿色不俗的女囚犯,只是脸上却刻着一道深深的刀疤,将原本美丽的容颜无情地切割成分裂的两半。

不远处的人熊巨汉一掌拍死一名看守,望着那飞镣掷人的女囚哈哈大笑:“终于又见面了,缇娜,我可想死你了。”

“我也是,德南。”女囚回答。

那先前冲出的豹般强悍囚徒舔了一下舌头:“我还以为再看不到你们几个的脸了呢。”

“老大说过,只要活着就还有希望,他说得一点没错。先做事要紧!留一个活的给老大,其他人全部杀光。”女人冷冰冰地回答。

“好的!”所有的凶徒同声狂喊。

十余道身影嗽嗽的窜出,一起杀向剩余的看守。

这一幕幕场景吓的剩余的看守浑身发颤,再无斗志。作为长期看管惩戒区超级危险分子的看守们,他们太清楚眼前的都是些什么人物。

而这几个说话的,更是超级危险中的超级危险分子。

惩戒区发出撕心裂肺般的凄厉叫声,一场血腥的屠杀在这刻灿烂上演。

“暴动!暴动!惩戒区暴动!六天王越狱,他们出黑牢了……”

声音戛然而止。

最后的看守翻着白眼珠倒下,克里斯平博兰缓缓从旁边的牢门中爬出,从尸体上取回自己掷出的铁镣。

望向不远处的那几名囚犯,博兰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能再见到你们真好,我的兄弟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