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四章 劫狱(3)
章节列表
第六十四章 劫狱(3)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魔法罩升起后,整个斯巴克监狱立刻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

塔楼守卫的士兵从未遇见过这种情况,一时间全部不知所措。

“你们几个立刻下去,看看控制中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远处一个塔楼上,一个塔楼统领高声大叫。

两名武士带着一群士兵冲下塔楼,向着狱长所在的白色小楼奔去。

一支犀利的劲箭带着冰雪般凛冽的光芒划破长空,刺向为首武士的胸膛。

当箭尖刺入前的那一刻,带着寒冷冰息的白光闪线,大片的冰霜在瞬间弥漫全身,将那武士冻成了一尊雕塑。劲箭破胸而入,直刺寒冰,将人体冰雕击成漫天的齑粉。

“敌袭!有敌来袭!”凄厉的吼叫呼啸苍茫。

警钟在一瞬间鸣响,仿佛九天雷鸣,响彻在斯巴克监狱的上空。魔法能量罩闪烁出灿烂的火花,无情的将所有声音阻隔在能量罩内。

“全体守护!保护塔楼!”有人在歇斯底里的大喊。

固定的思维模式,使监狱看守们犯了一个大错误。

在以往,魔法罩都是用来对付逃逸的敌人,塔楼守卫的士兵的工作,是保护魔法塔楼,防止魔法罩被破坏。长期形成的思维习惯,使他们习惯了在危机降临的时刻,第一反应是保护塔楼,以至于他们完全没有想到,当敌人在内部出现,且目的并非冲出监狱,而是屠杀所有人时,这个魔法罩存在的意义,就已经出现了巨大的变化。

如果他们能及时做出决断,立刻击碎塔楼上的四十二个魔法球,那么他们还有一线生机。然而职责所在,保护监狱不受攻击是每一名看守的天职,使他们做出的反应是立刻反击对方。

修伊算准的就是这一点。

他赌这里的守卫在不清楚敌情的情况下,选择忠于职守。

部分的武士与魔法师因此而选择了留在塔楼上,防备敌人的攻击,另一部分武士带着普通士兵从塔楼中冲出。

隐匿在暗处的莉莉丝,绿色的眼眸中闪烁出兴奋的色彩。

她伸出舌头舔了一下略微干燥的嘴唇,徐徐拉弓,将一支彩色小箭搭在弓上。

箭尖瞄准为首的一名武士,收放之间,一道绚丽的彩虹划过长空。班驳的色彩在这漆黑夜雾里腾飞出一片缤纷的艳丽,仿佛无数朵鲜花自空中洒落,带着凄凉的死亡色彩。

“是彩虹之伤!大家快闪开!”一名武士高声嘶吼出战斗的语音。

彩虹之伤,一种高级附魔术。任何武器一旦附上这种法术,就会施展出大范围面杀伤的攻击效果。由于这种法术的杀伤力太过强大,近战武器根本无法使用,否则就会误伤自己,所以它只会出现在远程武器上。

在百年战争岁月里,长弓手部队最爱使用的就是附上彩虹之上的箭支,无数支彩虹之伤落在敌群中,就象一颗颗炮弹,具有恐怖的群杀效果。然而随着资源的贫瘠,岁月的流逝,彩虹之伤这样的附魔箭支已经越来越少,即使是现在,能够装配部队的也只有寥寥数人,都是军队中最出色的神射手才有资格使用。

大片的斑斓彩光,在空中放射出数以百计的死亡光线,艳丽色彩的背后,是令人心碎的死亡之潮。

一些反应较快的武士还来得及闪躲,或者用斗气能量硬抗这可怕的光之法术,但是普通的士兵则遭到了一次彻底的死亡洗礼。

无数哀号声此起彼伏,在一个瞬间,数十名士兵被这一支附魔箭夺走了生命。

脸上泛出满意的微笑,这支箭并不是修伊为她做的,而是她在学习期间,尝试着用修伊教他的方法和提供的材料,自己为自己制作。

或许是身为武士的缘故,莉莉丝更偏好于武器附魔方面的炼金术。这方面并不是修伊的擅长,好在伊莱克特拉的笔记本里到有些关于这方面的记载。女人自我研究,竟飞快掌握了其中几种高级的附魔能力。

兴趣,永远是天赋的源泉。

你喜欢什么东西,你就是这样东西的天才。

即使莉莉丝自己都不知道,她在武器附魔上的成就,进步快得出奇。

“可惜了,只发挥了六成的效果,否则那几个武士也逃不掉。”莉莉丝喃喃道。下定决心回去后要好好重新研究一下,以提高其威力效果。

“小心!敌人有附魔箭!”远方传来幸存者凄厉的呼唤:“我们需要法师!”

四十二座塔楼,就有四十二个魔法师。

附近的十余座塔楼上,再度奔出一些身影,在武士们的簇拥下拼命赶来。

有两名法师刚一赶到,立刻大声颂念出咒语,释放出光之护盾。

那是抵御彩虹之伤最有效的一种法术。

有了光之护盾,彩虹之伤的伤害力大减,幸存者重新组织起队伍,准备冲击通道。

“就等着你们呢。”莉莉丝喃喃低诉着,将又一支晶莹剃透的小箭搭在弓上。

这一箭,她直接射向天空。

天空中绚烂的色彩未过,无数道星光再度闪现,在漆黑的夜晚,仿佛数以千计的星辰同时降临,在空中陡落出漫天的星光。

“是流星落!”恐怖到歇斯底里的呼唤越发颤栗出人心中巨大的恐惧。

流星落,又一种类似于彩虹之伤的群伤附魔术。

与彩虹之伤的死亡光线不同,流星落带来的是无数空中陨石,如彗星般狠狠撞下。如果说彩虹之伤只能对生命体造成作用,那么流星落则无差别的攻击着一切可以攻击的事物。

一些躲在遮掩物后面的武士,眼睁睁地看着天空中无数巨大的陨石向着自己砸落,只能发出无奈的悲鸣。

“不!”

无数斗气的光芒在闪烁,那是武士们试图运用自己的力量硬抗这可怕的法术,血液在胸腔中沸腾燃烧,整个斯巴克监狱都因此陷入巨大的颤抖中。

然而最凄惨的是过来帮忙的那些魔法师。

斯巴克监狱里,并没有什么高级的法师,绝大部分法师都只有二到三级。毕竟他们的职责是守护魔法球,而不是对外作战。做为一座监狱,无论它如何规模宏大,缺少法师的帝国都不可能放置四十二名四级以上的法师在这里守护,那是巨大的法师资源的浪费。如果真这么做,可能帝国所有的魔法师都用来做监狱看守还嫌人数不够。

然而正是因为这样,在真正的战斗中,这些魔法师所能起到的作用其实很小。

修伊的眼光毒辣而又狠准,他敏锐地察觉到,斯巴克监狱的防御牢不可破之说,是建立在人与设施的紧密合作上。一旦突破这个环节,将它们分割成两个部分,那么所谓的牢不可破的防御力量,其实只是一个笑话。

当暗鳞甲兽骑士被不存在的盗贼团骗走之后,斯巴克监狱的真正可作战力量,其实已经大大减弱,这正是为什么修伊有绝对的信心可以杀死这里所有守卫的缘故。

当那一阵流星雨过去之后,整个现场已经被砸成一片浪籍,除了三名等级最高的武士,已经没有人活下来。

十余名赶来帮助的塔楼法师被彻底砸成碎粉,血肉模糊。

“不!”一名幸存的武士高叫起来。

三支冰霜小箭在叫声中穿透阻碍,在大片冰冻气息中笼向最后的武士。

那一刻,仿佛极地世界的冰雪,覆盖在三名武士的身上,笼罩出极地冰寒,塑造出人形冰雕,并在最后的刹那间化身为漫天破碎的冰块,烟消云散于这个世界。

前后两批人,就这样被莉莉丝用几支附魔箭就彻底杀光。

如果说伊格尔在在安全区的战斗,充满了阴森诡谲,是以暗算为主要手法,那么莉莉丝的截击,却是正大光明的正面迎击,用那华丽的附魔之箭,挡住了所有人的进攻,泯灭了所有的生命,同时也让所有人的心头产生了深深的悲凉之感。

面对这凶狠可怕的打击,四周纷扬起一片惊骇的喧嚣浪潮,塔楼上的守卫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这精彩一幕,梁上闪现出无可弥补的恐惧。

令他们的恐惧加深的是来自远方传来的巨大吼叫声,那是无数魔兽正在呼啸着出笼。

原本应当是协助守卫负责防御警戒的大批魔兽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集体发狂失常,咆哮的冲出囚笼,疯狂地四处强突。可恨的是这些家伙的逃跑方向竟然是布满机关陷阱的陷阱区。

被引发的机关陷阱仿佛节日里最盛大的焰火,风雪雷电交加,魔法能量密布,火焰冲天而起,在天空中织出一片绚丽灿烂的光景,看得人瞠目结舌。魔兽们在陷阱区的强大攻击下发出疯狂的哀号声,刺激得它们越发凌厉的奔跑,同时又引动出更多的陷阱布置。

疯狂涌窜的毒烟笼罩在整片区域上空,闪电陷阱不时的从空中劈下令人发颤的电光,无数支流箭在风暴与能量的海洋中疯狂穿梭,将一只只魔兽钉死在地上。陷阱区的每一处机关,都有它独特的作用,轻易不会被触发。然而攻击者仿佛早就知道这些机关应该怎样应对,破坏的方法简单而暴力,直接而有效。

到底是什么,导致了这一切的出现?

当那一声震天裂地的吼叫声传来时,人们眼中出现一头庞然巨龙的身影,迷底才算揭晓。

人们惊愕地发现,在这场攻击中,竟然还有龙的存在。

而在那个庞然大物的身上,还站着一个身穿火红战袍的中年男子。

他高大的身影就那样屹立在巨龙身上,身上发散出强大的斗气光芒,挡住了一切针对他的攻击。

他的手上拿着一个奇特的能量球,每闪烁一次,就会有一处陷阱被击发——对于魔兽们没有趟过或激发的区域,布莱恩巴克勒和旭亲自出手解决。

这种能量球,正是修伊针对这里的陷阱区制造的能量激发装置。

在漫天烟火和无数哀鸣中,斯巴克监狱两处最重要的防御区就这样被轻松瓦解了。

“再强大的防御,总会有弱点。防御越强,反噬的力量就越大。”那正是伊格尔对斯巴克监狱做出的针对性评价。

仿佛世界末日的降临,斯巴克监狱的上空充满了恐怖景象。

面对这一连串的疯狂打击,监狱的看守们再不知如何是好。

他们无法想象到底是什么人在攻击这座监狱,阻拦者能连续使用出强悍烧钱的附魔箭,而破坏陷阱的人使用的方法看上去简单,却充斥着对炼金术深刻的认识与了解。

难道是佛郎克帝国派来的高手?所有人同时泛出这个念头。只有国家级的进攻,才能出现这样的强敌。

这个错误的认识,使看守们在士气上大受挫折,一时之间,进攻的步伐停止,塔楼上的人逗留在自己的位置上,竟不知该如何是好。

最好的防御,就是进攻,用疯狂的杀伤来震慑敌人,才是阻截他们的最好办法。

莉莉丝弓步搭箭,眼中投射出冷酷冰霜。

小嘴轻轻一抿,凝固出如冰霜般亘古不化的微笑。

“任务完成。”她低声说。

目光穿透深邃的黑暗,落在通向羁押区的道路上。

在那里,修伊格莱尔正带着他的魔偶,一步一步走向通往自由的天堂。

天空中,两只炽焰鸟自由的飞翔着,向着塔楼各处的守卫喷吐出疯狂的火焰。

当对方被迫进入防御状态时,己方的进攻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