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二章 劫狱(1)
章节列表
第六十二章 劫狱(1)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夜晚,永远是阴谋者的天堂。

当天空中的那轮血月再度升起时,黑暗遮蔽的天空,已于声处带来浓浓的杀戮气息。

斯巴克监狱一如往常般寂静,士兵们忠诚的守护在自己的岗位上,典狱长的办公室还亮着工作的灯火。

在惩戒区的最深处,十三号黑牢,克里斯平博兰睁开了他深沉的双眸。

侧耳在地板上倾听了一会,确定牢外甬道里的看守都已经离去后,博兰的右手微翻,三只奇特的小甲虫出现在了他的手心。

“来吧,宝贝,开工了,让我看看你们到底是不是象你们的主人说的那样有用。”博兰喃喃低语着说。

噬金虫,一种风鸣大陆已经极为少见的魔虫之一。

它们生性喜欢吞噬金属,并在吸收这些金属中它们需要的成分后再迅速排出体外,形成的粪便,就是大陆有名的稀有金属黑星铁。用这种金属制作出的魔偶,在材质上远胜一般的魔偶。即使是打造兵器,也是绝对的精良武器。

在那个炼金术疯狂的年代里,噬金虫被疯狂的寻觅,人们用它们来作为原料生产的依托。然而随着环境的退化,本身就繁殖能力不强的噬金虫遭遇了种族灭绝的危机,三百年前噬金海大战,噬金虫最后的栖息地被彻底破坏,至少三十个禁咒级法术将方圆三百里的铁木丛林彻底从地图上抹去。从那之后,噬金虫就在这个世界上销声匿迹。

尽管人们相信,总会有少量噬金虫存活下来,但时至今日,很少有人再发现这种魔虫,直到今天,它们却出现在了博兰的手中。毫无疑问,这是修伊当初从炼狱岛上带出来的。

咒语念动,原本沉睡中的三只噬金虫陡了陡翅膀,对着那用特制的合成金属制作的镣铐大嚼起来,发出难听的金属摩擦声。

镣铐在噬金虫的吞噬下迅速断裂成数段,残缺的身体坐了起来,冰冷的眼神放出灼热的光芒。

小心的将那几只噬金虫收起,博兰的目光盯在了黑牢的大门上。

惩戒区的牢门并没有琐,而是用法阵封锁,只有从外部启动才可以打开。任何人如果试图强行打破大门,都会遭遇上面的魔法攻击。

一些闪烁着幽蓝色光芒的晶莹粉末被博兰洒在铁门上。

粉末上的蓝光不停地闪烁着,光芒越来越亮。

能量粉,一种专门用来吸收晶石能量的特制粉末。也就是当初伊莱克特拉的实验室大门上使用的一种能量供应装置。正是这种可以自动吸附能量的小东西,使得伊莱克特拉的法阵可以经历百年而依然存在。

如果说伊莱克特拉是个发明的天才,那么修伊格莱尔就是个使用的天才,他敏感地意识到,能量粉其实完全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而不是简单的做为恒定法阵的能量供应中枢那样简单。

这世上绝大部分的炼金术机关,无论设计怎样精巧,都有一个最基本的共性,就是它们都需要使用到能量晶石做为源动力。没有了能量晶石动力,所有的机关将会自动失效。

和魔力激发药剂相比,它更安全,更实用,成本也更低廉。

铁门上的能量很快被这些蓝色粉末吸得干干净净。

没有了禁锢法阵,牢房的大门再无法阻挡任何人的进出。

望着通向自由的大门即将开启,即使是最坚强的汉子也忍不住激动起来。

尽管修伊格莱尔曾经一再向他保证,这些东西一定能够发挥出他们应有的作用,但是直到此刻,博兰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那个神秘的炼金师少年所拥有的稀奇古怪的炼金产品,每一样都大出他的意料。

然而,这仅仅是开始。

博兰的手中再度出现了一些奇特的小东西。

斑蝶,一种记录在伊莱克特拉的笔记本上,和侦察蜂并列的可飞行炼金产品。与侦察蜂不同,斑蝶并不具备侦察能力,它是一种多功能的微型魔偶,它的翅膀上带有一种可放出麻醉气体的粉末,在飞翔的过程中将粉末洒下,可使人陷入昏迷,也可以用它们的多功能足做一些其他事情。

漆黑的甬道里,几只斑蝶顺着牢门的缝隙飞出,它们翩翩飞舞着,来到其他黑牢前,挥动翅膀,洒下能量粉末。

蓝色的粉末再度发挥作用,一个个法阵上镶嵌的能量晶石在粉末的吸附下渐渐变得黯淡。

地面上几只噬金虫悉索着爬出牢房,向着其他牢门钻去。

望着这一切顺利进行,博兰的眼中现出浓厚的笑意。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博兰默默等待着,直到那些噬金虫重新回到他的身边。

他举起自己残存的右臂,然后重重地敲打在牢房的墙壁上。

铁牢内开始发出沉闷的撞击声。

“砰!”

“砰砰!!”

“砰砰砰!!!”

博兰一下又一下的敲击着墙壁,仿佛受到了什么鼓励一般,其余各处的黑牢犯人,也发出了类似的回应。

整个惩戒区内,黑牢囚犯们撞击牢房的声音纷纷响起,越聚越大,仿佛远方天际沉闷的击鼓,回荡在这片牢狱之中。

“噢!”一些犯人甚至发出了狼嚎般的狂热吼声,惊得所有看守脸色大变。

迅疾间,这只属于犯人们特有的语言,传遍整个斯巴克监狱,回荡在这一带的上空。

—————————————————————

马车停在了斯巴克监狱的入口处。

一双细长的手从车窗伸出,手里拿的是一份通行证件。

卫兵见过证件后,确认无误,准予通行。

马车便得得的进入监狱。

来到那幢白色小楼前,修伊从马车中出来,扶了下脸上的金丝眼镜,向着狱长办公室走去。

斯特里亚斯伯爵如今正在办公室里工作。

作为帝国最大最牢固的监狱,这里关押的同样是最危险最难缠的犯人。

斯巴克监狱每年都要发生数起暴乱事件,总有一些罪犯试图冲出这座大囚笼,渴望外面自由的世界。

面对这种情况,帝国从来都是予以毫不留情的镇压。

每年的春季,由于材料交易会的存在,是罗约城最为红火的月份,匪盗们在这个时候出动的也就越发猖獗。一些有组织的大型匪盗集团甚至会集体冲击斯巴克监狱。

他们看不去不象是劫狱,到更象是一种自杀性的攻击行为。

不过最近两年,这种现象变得轻多了,比里亚斯山脉的匪盗正在趋向于更加诡秘的劫掠方式,他们轻易不再以大型匪盗团体的面目出现,更多的是零散的集合,却又在必要的时刻以联盟的形式组织起来。

这种随时可以化整为零,又聚零为整的做法,使得山区剿匪的工作变得越发困难。

上面要他做一份对山区盗匪的形势汇报,这让伯爵大人非常愤怒。

在他看来,自己的工作就是看住这些笼子里的强盗,而不是去了解他妈的笼子外的强盗。让一个典狱长去做山区盗匪的评估工作与形势汇报,这种工作简直太离谱了。

斯特里亚斯伯爵完全可以想象这一定又是上层大人物勾心斗角后创造出来的杰作。

这种形势汇报涉及到很多层面,帝国未来的用兵与否,如何用兵,资源分配很可能都从这方面出来。一定有很多人抢着要把活揽到手里,然后做出最自己有利的形势分析。

但最终的结果是,他们将这一切交给了一个典狱长来做。

离谱的事情还不止一桩,七级大法师亚伯拉罕.马利特的到来更是让伯爵大人头痛不已。

伯爵大人一直认为,超级强者的存在,本身就是对社会制度的最大破坏。

除了拥有足够的破坏能力外,他们的存在对社会几无贡献可言。

他们不会根据当地的民生制订政策,不会体察民情,不会解决是非矛盾,行政能力几乎为零,他们对社会对国家没有任何发展上的贡献,恰恰相反,由于他们超绝的武力以及特殊的身份,他们成为制度的破坏者,秩序的毁灭人,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说一个国家的掘墓人。

历史上并不缺乏由于某个强者犯下的愚蠢罪行而导致国与国之间交恶,开战,并最终流血千万,国家灭亡的事件。

除了战争,撕杀,搏斗,这些强者可以说是一无是处,偏偏因为他们强大的能力而又不能不被重视。他们破坏着一个国家生存发展的必须根基,却又被掌权者依为大树,这,就是魔法世界的问题所在。

武士们还要好些,由于骑士信条的缘故,绝大部分武士都是以归属并听命于帝国为荣耀的。但那些个骄傲的魔法师就个个都是麻烦,他们听命于魔法协会更多过于听命于国家,偏偏拿的还是帝国的俸禄,这些个老头子每天喊着魔法高尚,其实为人却无耻之极。

七级大法师亚伯拉罕.马利特,就是这样一个典型的存在。

作为帝国的四大法师之一,每年拿着巨额的帝国供奉,却几乎不为帝国出任何力。相反,他到是颇有闲情雅致的每年都要到斯巴克监狱来转一圈,然后凭借他显赫的身份肆意提审,折磨犯人。

斯巴克监狱有自己的规章制度,在这里,他斯特里亚斯才是唯一的话事人。但是大法师的到来,总是会改变这一切,马利特根本无视斯特里亚斯的权威,从来都是趾高气扬的对他呼喝来去。

而今年,这位令人憎恨,讨厌的大法师又要来提审犯人。

伴随这个讨厌的消息的是令一条同样讨厌的消息——听说有一支匪盗团在罗约城外围出现了。城主府要求暗鳞甲兽部队出动。如果消息证实无误,就地消灭。

“斯巴克监狱就象是强者们的物品寄存处,他们想提就提,想放就放,我自己就是无辜的战斗牺牲品,在政治权谋的角力中成为苦力,甚至连我的人也成为他们可以随意使唤的部队!”

斯特里亚斯伯爵大人咬牙切齿地发出愤怒的抱怨,却只能无奈地接受这份指派。

暗鳞甲兽部队本身就不仅仅是斯巴克监狱的防卫力量,它更多是作为追击力量的存在。

“报告,狱长大人。”

“什么事?”斯特里亚斯没好气的问。

“西瑟达达尼尔少爷求见。”

斯特里亚斯伯爵一楞:“这么晚了,他来找我做什么?”

这个问题,显然只能从对方本人身上得到答案了。伯爵说:“让他进来吧。”

房门突然被打开了,一位少年大步走了进来。

正是修伊。

“很高兴见到您,斯特里亚斯伯爵,深夜打扰,希望您不会介意。”修伊彬彬有礼地说。

令斯特里亚斯伯爵感到诧异的是,今天的西瑟达达尼尔,在形象上与以往似乎有所不同,但他却一时说不出到底是哪里不同。

然而出于礼貌,他还是大笑着离开自己的位置,张开双臂迎向修伊:

“哦,很高兴看到你的,我的朋友。自从那天别过之后,我就一直很想念你,但一直都没有机会再见到你。好吧,西瑟,告诉我你现在来找我有什么事吗?看得出来,你好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

“的确如此,斯特里亚斯伯爵大人。”

“说吧,什么事,非常乐意为你效力。”

“劫狱,大人。”修伊回答。

长剑迅捷刺入伯爵的颈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