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一章 准备
章节列表
第六十一章 准备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山谷的修炼转眼就是一个月时间。

这段时间里,罗约城一直风平浪静。

修伊格莱尔在那个血腥狂舞之夜带来的动荡正在减退,包括城主大人在内的许多罗约城官员对于拉舍尔等人依然滞留此地的行为表示出严重的不满。

但却不敢有丝毫表现,因为前段时间又来了几位大人物,其中有一位正是帝国四大七级法师之一——亚伯拉罕.马利特。

那是桀骜如连凯文比尔斯等人也要恭恭敬敬喊一声大人的人物。圣域不出,没有人能比七级大法师更令人畏惧的了。

灯光璀璨的城主府里,亚伯拉罕.马利特正在喝着从南部大陆千里迢迢运来的极品香茶。这位金袍大法师长的伟岸高大,一头狮子般的乱发,胡须又长又密。他全身的肌肉高高隆起,看上去就象一个神力武士,而非法师。

他的眼睛是红色的,红色的眼眸就象是有火焰在熊熊燃烧,金色法袍的四周,都绘有火焰腾飞的影象,一旦动起来,就好象整个人笼罩在一片火云中。

值得注意的是,亚伯拉罕.马利特的左手只有四根手指。

他没有食指。

此刻这只没有食指的左手正捧着茶杯,茶已到嘴边,却不送入口中。

“这么说来,你们依然无法确定修伊格莱尔是否还在这个城市了?”

他的下首,留着两撇漂亮小胡子的天空武士凯文比尔斯恭敬回答:“尊敬的马利特大师,由于修伊格莱尔离开罗约城时使用了传送阵,我们无法对他进行有效的追踪。目前我们只能根据拉舍尔先生的判断来对修伊格莱尔可能采取的下一步行动做出分析。”

马利特看看坐在另一侧的拉舍尔:“那么你是凭什么判断修伊格莱尔还在罗约城的?”

“凭他不惜代价的杀死博格尔大师。”面对七级大法师的询问,拉舍尔也不得不小心回答道:“修伊格莱尔正在向帝国发起挑战,而要想让帝国难堪,最好的办法就是杀死追击他的人。博格尔大师仅仅是其中的一个,凯文比尔斯大人和加里克英斯顿大人则是另两个他的目标。所以我认为,只要两位大人还在罗约城,他就不会走。”

凯文比尔斯撇嘴:“可惜我每天都在大街上闲逛,却没有遇到任何刺杀。”

“修伊格莱尔从不按照别人的计划行事,你就是给他再好的机会,只要不是他自己创造的条件,他就不予理会。他这个人不相信运气,只相信自己精心编织的陷阱与圈套。他所做的所有的一切,都是他自己争取得来的,而非上天赐予的。这种习惯或许会让他错失一些机会,但也轻易不会落入圈套中,而对一个通缉犯来说,再没有什么比谨慎更重要的了。如果因为他主动挑衅我们,就以为他不是一个谨慎的人,那我们就大错特错了。”拉舍尔悠悠回答。

如果修伊在这里,他一定会大为吃惊。因为拉舍尔的的确确已经看出了修伊行为模式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从不把主动权交给他人,从来只按自己的计划行事。

他从不应招,只出招。

可惜的是修伊不在,所以他也无法想象,这只老狐狸对自己的了解竟然会如此透彻。

“这么说我们只能等在这里了?”马利特有些不满。他到罗约城来不是为了帮这些人抓一个帝国通缉犯的,他的目的是去斯巴克监狱审问那个折磨了他的精神太多年的混蛋克里斯平博兰。

如果这次他还是不肯说出那件东西的下落的话,那么今年就将是他最后的囚徒生涯。

“不必着急,我相信修伊格莱尔很快就会出现。”

“为什么?”

“一种直觉。”拉舍尔回答:“猎人对猎物的直觉。我们所追踪的这只猎物,它凶狠,狡猾,喜欢谋定而后动。但是他还年轻,年轻人总是很有干劲,很有冲劲,而不耐烦于长期的蛰伏。已经一个月没动静了,对修伊格莱尔来说,这段蛰伏期已经足够长。如果他有什么准备工作,也早该完成,接下来就是他行动的时刻了。相信我,马利特大师,修伊格莱尔绝不是一个把准备工作做好后放在那里等着它慢慢发酵的人。他会以雷霆之势出击,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你在夸耀你的对手吗?”

“不,仅仅是做出公正的评价。”

“那么你凭什么抓住他?”

“耐心与等待。”拉舍尔自信地回答:“一个人无论多么聪明,也不可能永远不犯错误。修伊格莱尔的行动次数越多,我对他的了解就越多。总有一天,我会找到他的破绽,然后抓住他的尾巴。”

“也许没必要那么麻烦。”凯文比尔斯冷冷道:“有马利特大师在这里,修伊格莱尔的任何阴谋诡计都不可能得逞。”

“如果他敢来,他就一定有成功的把握。”拉舍尔悠然自得的回答:“所以凯文比尔斯大人,如果我是你,我一定做好最糟糕的准备。要知道您可是他的目标之一啊。”

“你真让人讨厌,拉舍尔。”凯文比尔斯眼中掠过凶狠杀气,反到是那位七级大法师,火焰般的双眸中闪过疑虑的表情。

他总觉得拉舍尔的态度无比奇怪,仿佛他在期待着什么。

——————

克丽丝汀已经连续许多天没有看到修伊了,以至于今天早上睁开眼看到修伊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吓了一跳。

粉红色的软枕砸向修伊,克丽丝汀大叫起来:“哦,你这个混蛋还知道出现?你知道你失踪了多长时间吗?如果不是达达尼尔家族的其他人还在这里,我会以为你已经逃跑了。”

“逃跑?我为什么要逃跑?”抱着克丽丝汀扔过来的枕头,修伊贪婪地嗅了一口,香气饴人。

“因为罗约城又来了一批强力援军,你难道不该被吓得屁滚尿流吗?”克丽丝汀没好气的回答。

“你的口气里充满了幸灾乐祸,我说你这么生气,是因为最近每天早上都见不到我的出现吗?”

“我最好永远都不要见到你。”克丽丝汀撇嘴。

这位伯爵夫人已经习惯了修伊每天用他独特的大手笔向全城昭示着对自己的狂热追求,以至于突然间这种追求不见了的时候,心里竟感觉极为不适应。

修伊走了过来,坐在克丽丝汀的床头边,用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她的脸庞,这个暧昧的动作令伯爵夫人心中狂跳。

修伊缓缓说:“你生气的样子很迷人。真难以想象,你会为好几天没有见到我而生气。”

伯爵夫人怔怔地望着修伊,眼前的少年用很认真的口吻说:

“你正在爱上我。”

哦,天啊,伯爵夫人的脸立刻滚烫起来。

我怎么会爱上他?这完全是不可能的。

“我……我比你大十岁,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夫人喃喃道。

“年龄从不是差距,对吗?”修伊轻轻靠进克丽丝汀,轻声说。

“你……”

一个轻吻已经落在了夫人那柔软的唇上。

她感觉滋味美妙极了。

自从她丈夫死后,再没有一个男人能如此对她。

而事实上即使她的丈夫,也不可能用一个轻轻的吻就让她如此飘飘欲仙的感觉。

那一刻克丽丝汀觉得自己就象是个刚刚陷入初恋中的小姑娘,浑身都散发着青春的萌动。

“我……”她想说什么。

修伊已经止住了她。

手按在她的唇上:“什么都不要说,仅仅是一个吻而已,你大不可必如此紧张。”

克丽丝汀瞪着修伊,样子象极了一只可爱的猫。

“那么你过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从今天起,我们将对外宣布我们的恋情了。”修伊回答。

这个消息让克丽丝汀震撼了一把,她目瞪口呆地望着修伊:“你到底想干什么?”

“就象我们之前约定的那样,我将在你的房间里度过一个愉快而美妙的夜晚。与此同时,罗约城将会有新的大事件爆发。”修伊慢条斯理地回答。

——————————

从克丽丝汀的房间出来后,修伊迅速回到自己的房间。

布莱恩巴克勒,莉莉丝,霍丁以及伊格尔阿什林已经在等他了。

在山谷修炼的时候,巴克勒可以算是他的又一个老师,可以指着他的鼻子大声叫喊,甚至可以把他打得死去活来,但是回到罗约城,修伊顿时成为这里的灵魂人物。

即使是巴克勒也心悦诚服地说:“修伊格莱尔就是个天生的领导者。他不需要张扬的手势和狂暴的怒吼来证明自己的威严,仅仅是简单的几句说话,一个眼神,就能让所有人对他言听计从。令我惊讶的是,这个世界不缺乏天生就有王者威严的人,但是一个在孤岛上习惯了看上面脸色行事的小人物,竟然也能有这种不怒自威的王者风范,就令人奇怪和难以理解了。”

此刻来到众人之中,修伊的口气平静冷淡:“已经和克丽丝汀说好了,她将做为我们的掩护。伊格尔,你那边怎么样了?”

“一切顺利,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已经完成,不过这次行动的风险性依然很大。修伊,我依然保留我的意见,不希望你进入监狱内部。一旦计划失败,你将没有出来的机会。”

“可我的进入,能够把行动的成功机会提高至少两成。”

“是的,可是我要提醒你,斯巴克监狱行动只是你全部计划的一个分支部分。你没有必要为一个分支计划而冒险。”

修伊看老亡灵法师,对方继续道:“修伊你得明白,无论是成功把握怎样大的行动,只要你一直是亲自参与,就总有机会碰上失败几率。你参与的次数越多,你失败的可能就越大!”

微微思索了一下,修伊点头:“你说得没错,伊格尔,但是我还是坚持我必须参加。不仅是这一次,也包括以后的每一次。”

“为什么?”所有人都不明白。

“因为那正是我为什么要与这个国家作对的理由。只有从我的敌人的尸体上,我才能感受那自由的呼吸,以及我死去同伴的安宁。我不可能挑起了战争,却又回避它。或许这是一场没有希望的战争,但是从挑起它开始,我就做好了所有的准备。我们争取胜利,却也准备死亡。”

这一刻,所有人望着修伊都呆住了。

摊开那份斯巴克监狱布防图,修伊用坚定的口吻说:

“那么,我们现在再来温习一遍计划中的所有内容,如果没问题,明晚开始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