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六章 大计划
章节列表
第五十六章 大计划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夜已经深了。

寂静岛大酒店的灯火依然辉煌。

修伊好整以暇地坐在房间里,他身边坐着的是莉莉丝,正抱着旭捏他可爱的小脸蛋,不远处是霍丁在酒柜旁自斟自饮。再远些就是坐卧不安的布莱恩巴克勒了。

他就象是一头关在笼子里的雄师,不停地来回踱步。

“布莱恩,稍安勿躁。”修伊笑着说,他的手里拿着一个水晶球,但是那上面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影象反映回来。

巴克勒怒吼起来:“从你把戒指交给他后他就应该和我们联系了。可是已经整整一天时间过去了,这个家伙还在沉默中。”

“也许他还在研究那个戒指该怎么使用。”霍丁笑道。

“那不可能,在去之前我解除了上面所有的锁定方式,任何人都可以自由使用它。也许他另有缘故需要拖延。布莱恩不要着急,我相信没有人比他更渴望从里面逃出来,他不可能就这样甩掉我们。”修伊依然镇定。

尽管事实上他自己也有些焦躁不安,不过做为这支队伍无形中的首领,他必须比每一个人都沉得住气。

时间在等待中一分一秒地流逝。

午夜的钟声已然敲响。

正当所有人都几乎要放弃希望的时候,水晶球上突然出现了能量的波动。

一层淡淡的烟气在水晶球面上浮现,组合成一个模糊的影象,一只布满血丝的眼珠首先出现,在画面上显露出好奇的目光,显然是在欣赏观察着什么。

“欢迎您,克里斯平·博兰先生,我们已等候良久。”修伊的脸上露出惬意的笑容。

———————

通讯终于建立了,在苦苦等待了一天时间之后。

水晶球中的影象已经完全显现,克里斯平·博兰那张恐怖的没有脸皮的面容看得所有人都心生惊悚。

那是怎样的痛苦刑罚,又需要怎样的人才能承受下来啊。

克里斯平·博兰终于说话了,一开口就是令人惊心动魄的事情:“斯巴克监狱有一套魔法侦测系统,专门用于对监狱内部魔法能量异常波动的侦测。短距离通讯引起的魔法元素波动或许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是随着距离的加长,魔法波动幅度的增大,斯巴克监狱很轻易就可以发现异常状况。我猜你们并不知道这件事。”

他平板低沉的语调阐述出一个惊人的事实——斯巴克监狱的防御设施,远比众人想象的还要强大。

修伊和伊格尔同时震惊,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

白天他们用侦察蜂搜寻监狱内部防御设施,其实是冒了极大的风险。如果不是魔法侦测系统允许一定程度的魔法元素波动,以避免无谓警报,那么修伊很可能会被当场发现。

“那么为什么现在能通讯了?”修伊沉声问。

“魔法侦测系统是炼金术的一部分,确切地说,它是一个法阵。你们应该明白,只要是炼金术,就必然会有所消耗。所以斯巴克监狱对于这个法阵的启用也不可能是无间断的。”

“原来是这样。那么这次我们真得是很运气了。”

“老实说,的确如此。如果不是你们拥有监狱看守根本无法想象的空间戒指的存在,那么白天的行为就是一次彻头彻尾的无意义的冒险。”

克里斯平·博兰的说话,令修伊颇感惊讶。

他很难想象一个人在黑暗的囚笼里竟然还能保持如此的清醒理智。

但是他低哑的嗓音,还有那强自压低的声音还是让修伊感觉到,这个人内心中的愤怒一旦点燃,将会是异乎寻常的可怕。他现在之所以能克制自己,多半还是因为身处狱中,不得不小心说话。

同时也是因为他面对的是一群陌生人。对于陌生人的营救,除了面临自由前的狂喜,还有一份未知危险的慎重与戒备。这一点不会因为对方打算做什么而有所改变。

要解决这种天生戒备其实很简单,就是说出实情。

修伊决定不再浪费时间。

“我们是来救你的,博兰先生。”

“为什么救我?”对于这个答案,克里斯平·博兰并不感到奇怪,他奇怪的是原因何在。对方能拿出一个空间戒指和一个拥有长距离通讯能力的水晶球做为营救资本,这手笔之大,博兰以前可从未听说过。

“亚伯拉罕·马利特大人,我猜你一定很熟悉吧?”

修伊一说出这个名字,博兰的全身都开始颤抖起来。

他之所以能活到现在,挣扎着不死,可以说全部都是因为这个人的存在。他从未放弃过梦想,想要将那个家伙碎尸万段。

为此他忍受所有苦难,在煎熬挣扎求存,寻找一切可能逃离的机会。

人们要在艰苦的环境中活下来,就需要有坚持的动力和生的希望。而这份对马利特的恨,恰恰是他能活到现在的最重要原因。

“你想要干什么?”博兰的声音坚忍而低沉。

“我们是一伙被帝国通缉的罪犯,正计划在罗约城做一件大事。但是这个计划不希望有高级法师的加入,为此我曾经冒了很大的风险干掉一个六级大法师。但运气不好的是,一个七级法师出现了。”

“马利特?”

“是。我们需要有人引开他。”

“所以你们找上了我?”

“没办法。我曾经使用过的方法,对马利特不起作用。我不可能有再和马利特单对单的机会,而且就算是单对单,我也未必能赢他。用你把他引走,是最好的办法。唯一的问题是你是否愿意帮我们。”

克里斯平·博兰毫不犹豫地回答:“如果你在黑牢里住过,那么你就会知道,对一个黑牢里的犯人来说,哪怕是一秒钟阳光,也值得用生命去追求。”

修伊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很好,你毕竟没有枉费我耗费价值连城的材料为你打造一枚空间戒指。”

“问题是我没有腿,我能跑多远?也许我刚爬出监狱,就已经被斯巴克监狱里的人抓了回来,根本就不需要马利特的出手。”

“这个问题你不用担心。如果你能做到我吩咐你做的事,那么我向你保证,你今后可以自由的行走在这片土地上。”

克里斯平·博兰眼中露出无比的震惊:“你说什么?”

布莱恩巴克勒快步上前道:“博兰先生,既然你已经看到了空间戒指,看到了长距离通讯水晶,那么我想你也应该可以想到,在我们这群人中一定存在着一个高级的炼金大师。他拥有着超越了这个时代的炼金术,他的能力你根本无法想象。”

“你是……”

“布莱恩巴克勒,刺槐镇野狼团的首领。既然你是在十年前被关进去的,那么你完全有可能听说过这个名字。”布莱恩充满豪气的回答。

论力量,兰斯帝国比布莱恩强的人还有很多,但是论犯罪的名气,比他强的却是不多。

克里斯平·博兰激动起来:“原来是你,那么谁是那个炼金师?”

“你正在和他通话。”修伊笑道。

“是你?”博兰口中发出不可思议的惊呼。

“我叫修伊格莱尔,很高兴认识您。”

克里斯平·博兰轻轻摇了摇头:“我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你被关进去的时候,我才六岁。”修伊回答。

听到这句话,博兰怔了好一会。

一个十六岁的少年,竟然制作出了帝国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空间戒指和长距离通讯水晶,这个少年一定是个天才人物。或许正是这份天才,使他成为被帝国通缉的原因。

即使不知道炼狱岛,克里斯平·博兰还是迅速地意识到,修伊身上所拥有的技术,或许正是他现在遭遇的源泉。

“我猜你在外面一定很有名气。”博兰嘶哑着嗓音道。

布莱恩巴克勒适时补充:“已经超过了我。”

博兰:“那么好吧,告诉我你打算怎样让我恢复行走能力?”

修伊快速借口:“魔偶是炼金师最拿手的一种技术。炼金师能够做出没有思想也可以行走和杀戮的魔偶,那么为你做一些假肢出来,就更不是什么难事。魔法的力量奥妙无穷,相信我,博兰先生,只要你能按照我们的计划去做,你不仅可以恢复自由,我甚至可以让你变得更加强大。”

博兰倒吸了一口气。

在他被关押的这段岁月里,他每天想的就是如何才能逃出这个充满罪恶的血腥之地,想的是如何才能杀死亚伯拉罕·马利特。但是即使是在最深沉最遥远的梦里,他也从未想过自己有朝一日还能自由的行走在这片大地上。

对他来说,只要能杀死亚伯拉罕·马利特,哪怕下一秒钟立刻死去,他也无怨无悔。

而今天,一个年轻的炼金师告诉他,那并不是难事。

他甚至可以让自己变得更强大。

幸福的感觉来得如此之快,砸得这个超级硬汉一时间也有些昏昏沉沉。

他呆滞了好久,才低声问:“你们的计划是……”

“大营救行动。我要你帮我们放出被关押在斯巴克监狱里的所有罪犯。我是说所有,而不是只救你一个人。”修伊轻描淡写的说出了他那个后来举世震惊的计划。

—————————————————

对修伊来说,要么不做,要么就做个彻底,这是他一贯的方针。

花费偌大的力气与代价去营救克里斯平·博兰,投入与产出太过不成比例。既然不能减少投入,那就扩大产出吧。而对修伊来说,救出斯巴克监狱所有的在押犯人,也的确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

这半年来,兰斯帝国就象只苍蝇般追着修伊不放,拉舍尔这条老猎犬也很不好对付。虽然修伊并不介意和兰斯帝国玩游戏,但他却不喜欢主动权被别人掌握在手里。他在香叶城干掉了阿布利特,带来的后果是一个六级大法师和两个天空武士跟在他的P股后面就杀了过来。他杀死了一个利厄博格尔,一个七级大法师却眼看着即将赶到。正如所有人都知道的那样,无论他能打赢多少场战争,帝国的人是杀不完的。就算他杀完了现有的所有高级强者,只怕新一批的强者也已然出现。帝国的人口众多,永远不担心不会没有后备补充力量。

帝国的武士就算全部站出来排着队让修伊杀,只怕修伊杀的速度也比不上武士们诞生的速度。

所以修伊无论如何做,建立起属于自己的力量和帝国对抗都是最终的,不可避免的发展趋势。

布莱恩巴克勒和他的伙伴,就是这支力量中的一个组成部分。

不过很显然,他们是属于暗处的那部分。他们的任务是打入帝国上流社会,成为那其中的组成部分,从而可以获得情报,资金,掌控官员,控制局势,但是修伊还需要明处的,更加强大的力量。

这支力量依然只能从不为帝国所容的人群中获得,除了山区的盗匪,还有一处目标地就是从监狱中获得。

和征服匪盗不同的是,拯救监狱罪犯,至少在一开始就拥有一个好处——施恩。

尽管修伊不认为施恩的后果一定是所有罪犯都无条件膺服自己,但至少可以让他在人群中获得极大的名望和声誉,并为后来的控制打下良好的基础。

对于能够拉拢利用的,修伊会毫不客气的拉拢利用。对于不能拉拢利用的,也没有关系。

那些监狱罪犯的逃亡,同样会给帝国造成极大的麻烦。

兰斯帝国一定会派出大量人手追捕这些犯人。

和一个国家作对,面对臃肿庞大的官僚机构,拖沓冗长的行政手续,无能腐败的官员属下,你永远不用担心战术上的问题,因为你有太多的空隙可钻,它真正令人生畏的,恰恰就是那持久不绝的持续攻击力量。

而修伊的做法,就是要在后援补充这方面给予敌人沉重一击,使得他们在派人对付自己时,出现兵力捉襟见肘的尴尬,而不再是无所顾忌的随手一拨拉就是一大批高手气势汹汹地杀过来的局面。

至少要让他们在派人追杀自己时,有一种肉痛的感觉。

因此,修伊在得知了马利特的到来后,立刻确定了大劫狱的计划。

他要借这个机会分散帝国的追击兵力,同时为自己组织起一支强干人马,一支人强马壮,更胜从前,让帝国不得不为之头疼的明军。

从这一点上,我们可以看出,虽然修伊拥有如伊莱克特拉那样的炼金术天赋,但他毕竟不是伊莱克特拉。他不会象这位大炼金师那样选择埋首深山,直到建立起一支庞大的魔偶军团再回师作战。

伊莱克特拉是一个纯粹的炼金师,而修伊格莱尔则更多的是一个阴谋家。

水晶球影象里,克里斯平·博兰怔怔地望着修伊,听他讲自己的来历,也听他阐述着自己的计划。

这是他第一次接触到这个金发少年,然而就是这第一次的接触,却令他印象深刻,无法忘怀。

这个金发少年给他的认识就仿佛一个真正的魔鬼,将每一步计划都制订的紧密细腻,不仅拥有战术上的凶狠布置,还具备战略上的眼光。

他从未想过一个人可以将局布得如此凶狠,毒辣,且具备长远眼光,而这一切却还是出现在一个少年的身上。

这令他心神震骇。

斯巴克监狱的皮鞭没能让他屈服,各种残酷的毒刑没能让他害怕,残缺的肢体没有让他失去希望,但是却在遇到这个少年的一刻,博兰第一次感觉到了惊恐,害怕以及深深的无力感。

那是他面对七级大法师亚伯拉罕·马利特时,也未有过的感觉。

那一刻他有种深刻的认识——这个少年的炼金术或许很强大,但他的心智才是真正最令人恐怖的。

“修伊格莱尔,您就是象是从深渊中爬出来的魔王,会令整个世界都为之颤抖。”面对水晶球,博兰由衷地说出了这句话。

“不,博兰先生,我不需要世界为我颤抖,我只需要这个国家的君主对我感到害怕。我不是深渊的魔王,而只是一个复仇的使者。”修伊意味深长地回答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