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五章 斯巴克监狱(下)
章节列表
第五十五章 斯巴克监狱(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当一线阳光透过铁栏杆的缝隙落进黑牢内时,牢里卷曲着的那个身躯就象条大毛毛虫,逐渐伸展开来。

他动了几下,向着那阳光落处爬去。

直到阳光晒在脸上,才发出心满意足的呻吟。

借着那一点微弱的阳光,可以看到的是一张血肉模糊的脸。

这张脸是如此的可怕,以至于每一个初见他的人都要吓得后退数步。

他的整张脸皮,被人活生生地撕了下来,鼻子被人割掉,只留下两个小小的黑洞,微微开合,表示出呼吸的迹象。犯人的右眼窝处只留下了一个深深的黑洞,左眼布满了血丝,对这柔和的阳光显示出极度的不适应,却又舍不得离开。

这里是斯巴克极度危险区的黑牢。而黑牢,又是危险区的重中之重。

每一个被关进这里的犯人,都可说是世界上最凶残最狠毒也最可怕的犯人。

修伊此刻就站在黑牢外,借着那一线阳光,他隐约看到那名囚犯的身体是残缺的。

他的左臂从肘部以下齐根断去,两条腿全部被砍断,只留下了一只完好的右手。

“他就是克里斯平·博兰?”修伊有些难以相信。

他的形象完全与自己从资料上得到的样子严重不符。

修伊甚至怀疑,如果这个家伙被放在普通区,自己会不会就此把他错过。

“是的,达达尼尔少爷。”卫兵很严肃地回答:“克里斯平·博兰,斯巴克监狱最危险的犯人之一。请不要小看他,如果不是马利特大法师曾经有过吩咐,就算是砍断他所有的手臂和腿,敲掉他全部的牙齿,他也依然是最危险的犯人。只要他愿意,他可以在任何时候对您造成伤害,甚至直接威胁到您的生命。”

“有这么可怕?”

“十年来死在他手里的狱卒已经不少于六人,重伤在他手里的狱卒更是多达十二人。十年来他先后进行过三次越狱,第一次我们砍断了他的一条腿,结果他用剩下的那条腿继续越狱。第二次我们砍断了他的另一条腿,他就用手爬着越狱。第三次我们砍掉了他的一只手,他就用另一只手挟持了我们的典狱长试图越狱。那次他成功了,但很快又被我们抓了回来。那之后我们挖掉了他的一只眼睛。在那之后不久,他又用牙齿咬死了我们的一名同事。这个家伙简直就是一台亡命的傀儡,丝毫不知道什么叫痛苦,毫不畏惧死亡。他从不放过任何的,可以攻击我们的机会。就在三天前,他咬掉了我们一个兄弟的命根子。”

“听起来很有趣。”修伊吃吃笑了起来。

一个已经残废到没法再废的废物,竟然还有如此恐怖的威胁,这个人或许是修伊自来到这个世界以来,见到过的最强悍坚忍的家伙了。

“有趣?”卫兵笑道:“我必须承认,达达尼尔少爷,您到是我见过的最有勇气的贵族。曾经有很多贵族对这个克里斯平·博兰充满好奇,他们进来看他,但又很快被他吓得浑身发抖。有趣……这是我第一次从贵族的口中听到这样的评价。”

“的确有趣。”修伊道:“你们就不怕把他折磨死?”

“放心吧,达达尼尔少爷,他死不了。曾经我们也很担心这个家伙会被我们折磨死,那样我们就无法对马利特大人交代了。可这个家伙的生命力坚韧的就象草地里的杂草,无论你怎样对付他,他总能挺过去,活下来。我们一次次加重对他的刑罚,结果他还是活得好好的,并从不放弃对我们的反抗。”

“能把他放出来看看吗?”修伊问。

“这个……”卫兵有些犹豫。

修伊随手拿出一把金维特塞到卫兵的手中:“别忘了我是狱长大人的贵客。有什么事都由典狱长担着。”

“那么好吧,达达尼尔少爷。”

不得不说,金钱是万能的灵药。

卫兵欧文叫来一名看守道:“把克里斯平·博兰放出来,让这位少爷好好欣赏一下那个混蛋的样子。”

看守把头一点,回头大叫道:“你们几个,过来一下。”

四名看守同时向着这边跑来,同时还带着两头魔灵。

这些魔灵眼神凶狠地盯着修伊,显然是对生人天生的警觉。

然而不知为何,两头魔灵只是盯着修伊看了一会,竟同时颤抖着向后退了几步,眼中露出惶恐的神色。

这令所有人都大感惊奇。

“真奇怪,这两个家伙今天怎么了?”一名看守纳闷道。

他们很显然没有意识到这是修伊存在的缘故。

修伊起初也心中疑惑,不过他随即意识到,一定是旭遗留在自己身上的魔龙气息,让它们感受到了某种极为强大的存在,从而产生的畏惧感。

魔灵与魔龙本身同是深渊生命,在深渊的战史中,魔灵从来都是魔龙不屑一顾的卑微存在。这两只魔灵虽然受人类教化,但骨子里依然保持着对强大存在畏惧的本能,因此对于修伊,它们竟是丝毫不敢反狠。

感受到了这一点,修伊向后退了几步,他尽可能的收敛气息,这使两头魔灵立刻感觉好受了许多,迅速恢复了先前的凶狠模样。

“看样子没什么问题。”一名看守说:“咱们还是小心那个克里斯平·博兰吧。准备开门!”

四名看守同时做好战斗准备。

—————————————

铁门在“伊呀”的齿轮滑动中缓缓打开,修伊注意到,这种门厚达近半公尺,在打开的过程中,甚至需要使用绞力。

随着铁门的开启,阳光全面照射进阴暗的牢房,一股扑面的恶臭迎风送来。

房间里没有洗溺池,地面上流着浑浊的黄水,犯人就趴在脏水中,一动不动。

四名看守小心地靠近犯人,如临大敌般将犯人狠狠扣住,一个人摁住他的脑袋,另一个人将他仅存的那只手臂死死绑起,还有两人则严密警戒。眼看对方没有反抗,这才松了口气,将犯人从牢里揪了出来,扔在地上。

“克里斯平·博兰”修伊轻轻念出这个名字。

对方明显有了一丝反应,那只充满血色的右眼冷冷地看了一下修伊,又重新低了回去。

然而就是那一瞥,修伊看到的是无尽的仇恨,以及永不屈服的斗志。

他注意看了一下博兰的身体,这个家伙已经瘦得不成人样,干瘪的皮肤下一根根骨头突起,就象是皮囊里的锥子,锐利凸显。他的身上布满了伤痕,应当是看守们用鞭子抽他时留下的,他仅存的右手指甲已经被拔光,连头发都没了,只留下大片班驳的头皮。

那是严重烧伤后的痕迹。

修伊心中一动,指着博兰的头部问:“这是马利特大师的杰作?”

“是的。”一名看守回答:“马利特大师每年都要来看望这名犯人。他曾经用自己最拿手的火系魔法炙烤这个家伙。他有几次都要被烧焦了,可就是始终硬挺。马利特大师一直没能得到他想要得到的消息,他非常愤怒。我真难以想象到底是什么让这个家伙如此坚持。”

“仇恨的力量,还有爱的力量。”修伊淡淡回答。

即使最严酷的酷刑下也没有屈服的克里斯平·博兰,在听到这句话时,竟然全身都颤抖了起来。

他那只仅存的右眼死死盯着修伊,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神情。

然后他惊讶地发现,这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少年,眼镜地下的那双眸子竟然闪动着一丝奇特的光芒。

有怜悯,有同情,竟然还有……支持与鼓励。

少年在对他微笑,甚至微微的点头示意,充满欣赏。

“我能摸摸他吗?”少年问看守。

“这个!”几名看守都有些犹豫。其中一名看守回答:“这是个极度危险分子,靠近他就是对生命的不负责任。达达尼尔少爷,您没有必要冒这个险。”

“不,正因为如此,我才更要靠近他。想想吧,当我离开这座监狱时,我回去可以告诉国有的姑娘们,我曾经见识过这座监狱中最可怕的囚犯。哦,在我的脚下,他只有苟延残喘的份。你知道姑娘们都很爱虚荣的。一个英雄式的故事可以很轻易的获得他们的芳心。当然,某种程度上我甚至希望他能够有所行动,然后由我,达达尼尔家族的西瑟少爷亲手来制服他。那么这个故事就更加完美了。”

看守们同时呵呵笑了起来:“达达尼尔少爷,您在姑娘们中一定很受欢迎。”

“没错。”修伊做了个优雅的手势。

“那么好吧,达达尼尔少爷,希望您能小心一些。你们几个,把他的嘴包起来,别让他咬到少爷。”卫兵欧文大声下令。

四名看守一拥而上,将克里斯平·博兰的嘴用布条牢牢缠住。

修伊走了过去,在克里斯平·博兰的身前蹲下,仔细观察着他的伤势,口中发出啧啧的赞叹:“真难以想象,一个人怎么可能顶得住这样的伤害而不死去。难道你不懂得什么叫疼痛吗?”

克里斯平·博兰死死盯着修伊,修伊的脸上浮现出冷酷的笑意:“也许我该试试你到底怕不怕疼。”

他的手指猛然按住博兰的一处伤口,用力地按了下去。

“唔!”被堵住嘴的博兰发出痛苦的呼唤,他的额头渗出大滴的汗水,眼神中却充满了不屈不挠的意志。

“原来你还是会痛的。”修伊的声音依然冷酷深沉:“我喜欢硬汉子,你们看他的眼神,丝毫都没有屈服的迹象。”

欧文立刻接口:“没错,这个杂种,你无论怎么打他折磨他,他都不会求饶。不管怎么说,他的确是条硬汉。”

“是吗?”修伊冷笑:“我可不相信这个,我还非要让他向我求饶不可。”

说着修伊突然起身,飞出一脚踢向这名囚犯,将他踩在脚下,一边不停地用力,狠狠地蹂躏着这个家伙的脸,一边冷酷道:“向我求饶,我就放你一马,不然,你就死。”

“唔!”囚犯死盯着修伊。

那一刻他的瞳孔放大,望着瞪向自己的那只右脚,眼神充满了惊奇与不可思议。

少年正满目狰狞地向自己大吼:

“快向我求饶!”

囚犯眼中露出嘲弄般的微笑。

修伊似乎被这笑容激怒了,他高高抬起自己的右脚,一脚又一脚向囚犯的脸踏去。

随着那一脚一脚的扬起,踏落,克里斯平·博兰的独目却越来越亮。

突然,那疯狂踩踏的右脚竟然微微踩偏了一下,正好踢中那封口的布条。

布条松动了一下。

“嗷!”

这个被修伊不停践踏着的囚犯突然仰天发出一声长吼,那封口的布条竟挡不住他口中的气流,被冲飞而出。

囚犯猛然起身,一低头顶着光秃秃的脑袋就向修伊凶狠撞去。

这一撞,吓得所有人魂飞魄散。

然而刚才还仿佛一个纨绔子弟折磨爱犬般不可一世的小少爷,被这一下攻击竟吓得傻了,竟任凭那一撞直撞在自己的小腹上,然后他一抄手抱住这个大脑袋,大喊大叫起来:“啊!快来帮我!”

几名看守同时上去撕扯克里斯平·博兰,只是这家伙的力气当真大,竟是死活不肯放开修伊。

待到好不容易将他拉开时,修伊的衣服已经被这个亡命之徒撕开,连修伊的左手都被他咬得鲜血淋漓。

“混蛋!混蛋!”达达尼尔家的少爷发出了愤怒的大叫。

他捂着自己的左手拼命地用脚踹克里斯平·博兰。

不过这次,他用的是左脚。

忍受着看守们和修伊的毒打,克里斯平·博兰满嘴鲜血却一声不吭。

独目死死盯着修伊踢他的左脚,眼神中终于现出生的希望。

好一顿毒打之后,或许是累了的缘故,修伊终于停下了攻击。

“把他关回去,我再也不想看到这个家伙了!”修伊大叫着,愤怒地回身离开。

卫兵欧文匆匆追上:“达达尼尔少爷,我很抱歉发生这样的事,哦,你的手没事吧?”

“被他咬破了,我得赶快回去好好治疗一下。至于你们,对于你们的保护不力,我要投诉!”修伊捂着自己的左手大叫。

这个纨绔的混蛋,欧文心里愤怒的大骂。早就告诉他那个犯人很凶险,可他却执意不听,现在被咬伤了,却要把责任怪到自己身上。

欧文一脸苦相:“我都说过了,这个家伙非常可怕,他从不放弃任何攻击别人的机会。”

“难道你还想告诉我这都是我的错吗?”修伊怒喝。

“不,不是这样,达达尼尔少爷。”卫兵陪着小心地回答:“我只是想说,您的投诉或许会让狱长认为我们无能……我是说,如果那样的话……我们会很麻烦的。”

修伊冷冷地看着卫兵,稍稍想了一会,重新换起了笑颜:“啊,你是建议我不要把见过克里斯平·博兰的事告诉你们的狱长是吗?”

这个巧妙的概念转换让卫兵稍稍楞了一下,不过他迅速转换过念头,意识到这恰恰是一个机会,连忙肯定道:“是的少爷,要知道您是不可以见克里斯平·博兰的。如果典狱长知道了,又或者马利特大人知道您见过克里斯平·博兰,那对您或许是个相当大的麻烦。”

听到马利特这个名字,修伊的身躯颤抖了一下,然后他点点头说:“好吧,既然这样,那就照你说的做好了。不过其他人怎么办?”

欧文这才松了口气:“我能解决的。”

“那就这么说定了。”修伊满意的点头:“既然这样,警戒所那边的东西你去帮我拿一下吧,我直接出去了。”

“没问题,少爷。”对于这小小的差遣,欧文当然不会说个“不”字。

走出监狱,修伊回到马车上。

老亡灵法师已经做好了自己的活。

“情况怎么样?”修伊问。

“不太好。你也看到了,那个家伙是个废人,他只要一逃出监狱,就会被立刻抓回来。他几乎不可能对马利特产生任何牵制作用。”

“我可不着么想。”修伊笑道:“这个人是我见过的最坚韧的汉子,是一个真正的超级硬汉。一个人手脚废了都没有关系,重要的是他的心有没有废掉。从我观察得来的情况看,他没有。他看到我写在脚底的字,然后毫不犹豫地做出反应,从这一点上看,十年囚禁没有消磨掉他的斗志,恰恰相反,只要给他机会,他可以成为这个世界最可怕的人物。”

“你真得那么想?”

“是的,伊格尔,相信我,克里斯平·博兰所拥有的能量远超乎你的想象。”修伊自信满满地回答:“现在我们走吧。”

“不去跟典狱长打个招呼?”

“没那个必要,我猜他并不愿意看到我。听到我离开这座监狱的消息一定令他大松了一口气。友谊……多么有趣的名词。”修伊冷笑说。

“干得漂亮。”老法师嘟囔了一句,挥动马鞭。

马车在吆喝中,渐渐驶离了斯巴克监狱。

———————————————————

修伊走后,克里斯平·博兰重新回到了阴暗不见天日的牢房中,在经过看守们的毒打折磨后。

伏地倾听着看守们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博兰紧抿的嘴唇轻轻蠕动了几下。

“咳”,伴随一声咳嗽,一大片鲜血从口中吐出。

令人惊奇的是,与鲜血一起喷出的,还有一个看上去平淡无奇的金属指环。

指环掉落地上,发出清脆的鸣响,博兰望着那指环,眼中现出自由的狂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