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四章 斯巴克监狱(中)
章节列表
第五十四章 斯巴克监狱(中)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若是从空中俯瞰整个斯巴克监狱,可以发现这座监狱的布置颇有些象现代某部电影中的圆环套圆环娱乐城。整座斯巴克监狱,就是由无数个圆环相套而成。

在监狱的最中心,也是监狱占地面积最广的部分,属于羁押区,这里关押有大约一万五千名犯人。其中有四成以上是实力相当不凡的武士,甚至还有少量的魔法师。

整个帝国所有有实力的高级罪犯,几乎都会被送到这里来重兵看守,除了那些常规性的防御布置外,这里还驻有一个团队的精英骑士和部分高级武士。

只不过他们的任务是看守监狱,别的事情轻易不会出动。

出入羁押区的路口只有一条,其余地方全部是铜墙铁壁,到处都布满陷阱。

出了羁押区,就是警戒区和缓冲区。

这两个区域是联在一起的空白带,只有少量警卫在附近看守。

在这片空白带后,是又一堵高墙,高墙后就是死亡区,一直延伸到最外端的主墙,整片区域到处都是各种炼金术陷阱以及大量的守卫。

一旦有犯人发起暴动,警戒区会首先发动警报,缓冲区将成为双方对峙地带。大批的骑士将会蜂拥到这一带,将犯人趋赶回监狱。

如果犯人实力太强,无法抵抗,守卫就会退回到缓冲墙后,进入死亡区域,在那里凭借斯巴克监狱布置的四道防御线对囚犯进行阻截和杀戮。由于斯巴克监狱地处比利亚斯山脉一带,死亡区的防御设施除了要针对内部犯人暴动外,还有一个特殊功能就是对付外界大规模势力的武装劫狱。

此外,区域的进入口并不是一条直线相同的。

比如羁押区的进入口是在西面,那么缓冲区的进入口就是南面,而监狱入口则是在东面。

这就使犯人们要想从通道逃出去,必须在这个迷宫一样的监狱中多绕许多远路。

行走在这片迷宫般的道路上,修伊的神情看上去很悠闲。他就象是一个邻家男孩,纯属好奇来观摩这里。他总是一会看看这个好奇,一会又又看看那边有趣。总想上去摸摸,凑近了观看。

卫兵不得不一再提醒他:“小心,达达尼尔少爷,那里不能去。”

“怎么了?”

“那是陷阱区,如果您进入那里,没什么人能救您出来。”

“那么这里呢?”

“哦,这里通向一个魔兽区。每到晚上,我们就会放一些魔兽出来,它们在固定区域里转悠。这些魔兽未必强大,但它们有很灵敏的嗅觉,是非常不错的预警工具。”

“原来如此。”修伊耸了耸肩。

他指指不远处的小门:“我猜那里是食堂。”

卫兵很无奈:“不,达达尼尔少爷,食堂在另一边,你所指的地方通向魔法塔楼,同时是士兵们出入的区域。除了监狱正门外,这里是唯一的可以出入的小门,是专门用于内部人员出入的。当然,也没有正门那样繁琐的检验程序。”

“原来是这样。奇怪,这里看上去很大,可为什么我却没有见到罪犯呢?”

“您现在是在安全区,达达尼尔少爷。斯巴克监狱分羁押区,缓冲区,警戒区,安全区还有死亡区多个部分。最外线的就是死亡区域,任何囚犯一旦冲到死亡区域,我们都会立刻将其杀死。安全区是用来观摩的,这里距离羁押区还有一段距离。需要过了缓冲区和警戒区才能到达。”

“这么说我不能去看那些犯人了?”

“事实上……”卫兵有些犹豫:“这是不允许的。您知道斯巴克监狱并不是一处风景胜地,尽管由于它的名气,每年都会有许多贵族前来参观这里,但除非有必要,否则缓冲区之后的区域不会向任何外人开放。除非获得伯爵大人的特别同意,否则我不能带您过去。安全区的建立,其实就是为了满足部分人士的需要,但是对于内部,客人们是无权进入的。”

修伊点了点头:“必须说,这里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如果说之前的游玩还只是出于无聊,那么现在我到的确把这里当成是一个不错的风景游览区对待了。我渴望听到犯人们在皮鞭下哀号的声音,看他们凄惨的脸色,我很想知道当人在痛苦时会有怎样的表现。或许我该跟伯爵大人说说,看在那幅画的面子上,他也许会破例同意。”

说着,修伊转身回了白色小楼。

没过一会,修伊笑嘻嘻地出来,他的身上别了一个小小的内部通行牌:“你叫什么名字,卫兵?”

“欧文,达达尼尔少爷。”

“那么欧文士兵,你们的典狱长已经同意了我的请求,现在我可以随意出入这里了,你还有什么问题吗?”修伊指指自己身上的通行牌说。

“没有问题了,达达尼尔少爷。不过我希望真能如您所说的那样,您喜欢欣赏里面的一切。希望那不会让您倒胃口。”

“真有意思,你们的典狱长刚才也是这么对我说的。”修伊无所谓地耸了耸肩,随手拿出一个金维特放在卫兵的手中。

一切就如修伊所预料的那样,为了自己的那幅画不被修伊取走,典狱长毫不犹豫地运用手中的权力为修伊大开方便之门。

他当然不会想到,在修伊阳光般笑容的背后,蕴藏的是怎样可怕的计划。

有了典狱长的批准,卫兵自然照章办事。他将修伊带到一处检查所,对修伊道:“这里的规矩,任何外来人员进去之前,都必须将所有武器和炼金物品都交出来。不能带任何可能对犯人有所帮助的东西。”

“没问题。”修伊很随意的点头。

修伊的身上并没有带什么东西,不过警卫们还是很小心,不放过一丝一毫可疑之物。

当检查落到修伊的那枚戒指上时,修伊道:“这是我母亲遗留给我的遗物。我不认为这个东西能够给监狱带来什么样的伤害。把它交给你们我很不放心,请允许我携带它。”

几名警卫互相看了看,有些迟疑。其中一名警卫道:“我很抱歉,达达尼尔少爷,如果这是一枚普通的戒指就算了。可是我们察觉到这枚戒指上有一些魔法能量的波动。按照监狱的规矩,任何带有魔法能量的物品都可以带进去。”

“那是来自远古的祝福,能够让我免受邪恶的攻击。它本身并没有什么魔法能力,不相信的话你们可以试一下。据我所知,魔法攻击和魔法防御能力都是可以测试的。我保证这枚仅仅是受到过祝福的戒指不具备这样的能力。”修伊带着哀求道。

“那么好吧。”警卫同意。

测试过那枚戒指,发现它果然不具备魔法攻击和防御能力后,警卫终于允许修伊带着戒指进入监狱。

进入警戒区后,欧文带着修伊随处参观,谁也没有注意到,不知何时,监狱里突然多了数只小巧的蜜蜂,四处飞翔。它们在空中盘旋了一周,然后向着四方飞去。

老越狱专家此时正在马车里对着水晶球,侦察蜂观察着周围,他在先前得到的斯巴克监狱内部结构图上做出一个个清楚的标记,标明各处的防御力量及轮换时间。

耳边则传来修伊清晰的话语声:“你们一般什么时候吃饭?”

“只能在下班之后。”

“那你们不是得饿着肚子做事?”

“到也不至于,达达尼尔少爷,我们在吃饭的时候换班。”

“那晚上呢?难道还有夜宵时间?”

“是的,斯巴克监狱分四班。”

“也就是说六个钟时一次换班。”伊格尔轻声嘟囔了一句,在地图上做了一个重重的时间标注。

跟随卫兵的脚步,修伊走过安全区,先后穿过警戒区和缓冲区,来到羁押区。

占地面积最大的羁押区,共分为普通区,重犯区,极度危险区三个地方。整个羁押区呈圆形分布,环环相套。作为重犯监狱,斯巴克监狱每年都要拖出去一批因为不服管教而被私刑处死的家伙,他们本来可以不必死,但仅仅因为他们来错了地方,且没有意识到自己所处的环境,结果遭遇的是这世上最可怕的各种刑罚。

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监狱都不是改造人的地方。

假如说羁押区以外,全身武装的警卫给这片监狱带来的是紧张肃穆的气氛的话,那么羁押区之内,就只能是阴凉恐怖的气息。

它就象是一个远隔人世的异域世界,精铁打造的铁笼,带着倒刺的皮鞭,精光闪烁的长矛,还有马靴踏在地面引起的空荡的回响,无不昭示这里残忍冷酷的一面。

走在羁押区外堂那宽敞的过道上,修伊向着四周看去。一个个犯人就那样躺在地上,晦涩的两眼望着天空。在他们的上方,是一个个布满倒刺的钉板,就那样悬挂在头顶。

“作为兰斯帝国最大,羁押犯人最多,守卫也最坚固的一座监狱,在这里即使是普通区的犯人,走出来也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对他们,一定要用最严格的看护,即使是使用魔法囚笼,也不能保证绝对的安全。”身旁是卫兵欧文在为修伊讲解:“笼子上面的钉板,就是用来对付一些顽固不化的家伙的。总有人试图逃跑,有时候他们甚至会装病哄骗狱卒进去,然后试图冲出牢房。对于这样的犯人,斯巴克监狱有足够的权力当场处死。”

“再往前就是重犯区,那里主要由傀儡武士和血肉傀儡把守。这些家伙很不错,可以常年累月的站在这里而不知道疲累,可惜过于死板,只认通行牌不认人。听说以前曾经发生过有人掉落通行牌而被傀儡误杀的事,不过还好,不是发生在我们这里。”领着修伊一路往前走,卫兵欧文不停地向修伊介绍着。

或许是那一个金维特起了作用,他现在的态度极为殷勤。

傀儡武士或许死板,不灵活,但却是最忠于职守的存在,不会收受他人好处,不知疲累,不要薪水,而且永远不会背叛。用他们来看守重犯,显然是相当不错的选择。

修伊的眼神渐渐变得冷酷,他望着那些傀儡武士。所有曾经的回忆如流水般顷刻间涌回心头。

没错,这些傀儡武士和血肉傀儡正是从炼狱岛上出来的。

修伊曾经以为所有的傀儡都被送往了战场,没有想到斯巴克监狱竟然也有一些这样的傀儡武士。

望着眼前的傀儡,炼狱岛上一幕幕的场景在脑海中重现,曾经的岁月,是他永远也无法忘却的。

他再按捺不住心中强烈起伏的情绪,上前几步,将手放在了其中一具血肉傀儡的身上。

“小心!”卫兵欧文忍不住叫了起来:“别惹他们,傀儡被下过反击指令,即使你有通行牌也不能对它随意做出威胁性举动。”

出乎欧文预料的,是那具血肉傀儡没有任何动作,任凭修伊的手落在了他的身上,甚至直抚其脸。

感受着那如沙皮般粗糙的人造皮肤,修伊的眼神充满专注,他怔怔地望着这台血肉傀儡,就象是望着自己的情人一般。

这台血肉傀儡的身体下,藏着的是谁的灵魂?西瑟?撒克?又或者是别的少年?

那一个个叫得出名字的,叫不出名字的少年们,他们的灵魂成为这血肉傀儡中的一部分,然后化身为最冷酷的杀人机器,日夜守护着这戒备森严的大监狱。

这个世界到底谁该被送进监狱里去?

修伊心底愤怒的火焰在燃烧,连续数次的深呼吸,他才渐渐回复了如初平静。

“哦,见鬼,你是怎么做到的?”身旁的卫兵发出了惊讶的呼唤。

修伊的眼神渐渐冷漠了,他对身边的卫兵道:“这台血肉傀儡是三年内送过来的吧?”

“没错,你怎么知道的?”

修伊冷冷回答:“帝国在傀儡武士的制作上从三年前开始有了巨大突破。炼金师在制作傀儡时加入了一种新的指令,可以模糊判断人的行为意图。但这种意图判断是通过固有模式进行的,所以有很大的局限性。下次你要想靠近这些傀儡,记住不要从侧面或者后方靠近,那会让他认为你试图偷袭它。直接从他的正面走过去,把动作放连贯和自然一些,他就会判定你对他没有恶意,不会对你进行攻击。”

“见鬼,你是傀儡武士的制造者吗?这么熟悉这些家伙?”

“曾经有个朋友跟我说过这方面的事,他的手里也有傀儡武士。”修伊随口回答。

说话间,他抚摸血肉傀儡的手已经划到了那台血肉傀儡的腰腹下,借着身体的掩护,一小块金属片就这样划进了那台血肉傀儡的身躯中。

就象是游客在观光时喜欢抚摸一些景物一样,修伊的动作镇定而自然。

一个区域一个区域的看过来,一台台傀儡武士触碰过来,一块块小金属片被安置进那些傀儡武士的身上,转眼间,他们已经来到了斯巴克监狱的最深处。

“达达尼尔少爷,我建议您的参观就到此为止吧。”卫兵再次提出了阻拦请求。

“为什么?”修伊问。

“再往前就是极度危险区。那里的每一名犯人都非常危险,我怕会对您的安全造成威胁。”

“我以为斯巴克监狱是帝国守卫最森严也最安全的监狱。”

“的确如此。”

“那么我们还担心什么?难道你想让我回去以后告诉我的朋友,西瑟达达尼尔在来到斯巴克监狱后,连极度危险区那些关在笼子里的犯人都不敢看上一眼就退缩了吗?”

“那么好吧,达达尼尔少爷,如您所愿。”卫兵很无奈地回答。

走过那条宽敞的通道,修伊跟随欧文来到极度危险区。

与前两个区域有所不同,极度危险区不再是用铁笼羁押犯人,而是用厚厚的铁板打造的密不透风的暗室组成。

每一间暗室,只有上下两个可打开的活动挡板。一个用来送饭,一个用来送阳光。

令修伊感到欣喜的是,在暗室的外面,竟然还挂着身份牌,每一间暗室都标注着居住这里的犯人身份。

负责把守极度危险区的,正是那曾经令修伊恨之入骨的——魔灵。

这些个头矮小,全身长着突出的如锐利刀锋般的刀状骨骼,面目狰狞恐怖的家伙,与刚出生时已经有了极大的改变。在经过人类的驯化后,它们依然嗜血,疯狂,但不再随意进攻任何人,而是学会了听从指令行事。

和站在明处的守卫不同,它们更多时间总是栖息在暗处。由于它们具有躲避斗气搜索的能力,如果不是士兵欧文的提醒,甚至连修伊也很难发现它们的存在。

这使得整个极度危险区在表面看起来平静如常,暗地里步步危机,杀机四伏。

没有人知道有多少魔灵隐藏在这一带,但修伊相信,只要有哪怕一个犯人逃离危险区,就会有一批魔灵从暗处窜出,挥动它们可怕的刃臂,将敌人切割成一片片碎肉。

难怪这么些年来,即使这里关押了再多再强大的犯人,也从未有人能从这里逃出去过。

斯巴克监狱的守卫之森严,令修伊也感觉心惊。

不过他此刻更关心的是,他把整个羁押区都看了一遍,也没有见到他想要寻找到的那个人。

这令他有些不满。

“斯巴克监狱,只有这三个地方关犯人了吗?”他问欧文。

欧文想了想,回答道:“事实上,还有一个地方也关押犯人。”

“什么地方?”

“黑牢,不过我们通常称为惩戒区,专门用来对付一些不太听话的顽固分子。他们是极度危险分子中的极度危险分子。我们称之为……超级危险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