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三章 斯巴克监狱(上)
章节列表
第五十三章 斯巴克监狱(上)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罗约城西南部的一处荒郊,矗立着一座特殊的建筑。

这座建筑的四面用高大的围墙围起,每隔百米距离就有一个半球体的白色魔法塔楼。

总计四十二个魔法塔楼将整个建筑包拢成一个庞大的圆,就象是一条黑线上的四十二颗明珠那样显眼,每个塔楼的中心都有四名武士和一名法师。

围墙外是刀斧密布的卫兵和骑着鳞甲战兽的骑士四处巡弋。

这些骑士论武士的等级或许不算太高,但配上凶猛飚悍的暗鳞甲兽,战斗力便提升了一大截。

这里就是罗约城有名的斯巴克监狱。

由于比利亚斯山脉一带,这里盗匪众多,种族混杂,年年祸乱不休,所以兰斯帝国在这里修建了一座防御超级牢固的大监狱,专门用于收押犯人。

斯巴克监狱拥有多层防御线。第一道防御线是最外围的巡逻卫兵,加配一百头拥有暗鳞甲兽的帝国骑兵团卫队辅助防御。他们的主要职责,就是不许任何陌生人靠近这所监狱,并在必要时负责出动追击有可能越狱的囚犯。

第二层防御线则是那个由四十二座魔法塔楼组合起来的高墙壁垒组成。四十二座魔法塔楼,每座上面都有一个巨大的魔法球,当四十二颗魔法球同时放出能量时,会组合成一道魔法天幕,形成一片巨大的能量光罩,将监狱与外界彻底隔绝,足以抵挡住任何法术的攻击,并支撑至少一整天的时间。

第三层防御线是在围墙的后面。高大的围墙挡住了人们的视野,使人不知那后方暗布的杀机。

如果有谁以为冲过围墙就是海阔天空,那他就大错特错了。因为在围墙的后方,是一片宽达十二米的死亡警戒区。在这片区域里,各种魔法陷阱,机关密布,一但恃强闯入,它强大的血肉吞噬能力可以在瞬间消灭数以千计的敌人。

在过了死亡区域后,还有第四道防御线,那就是由一百台高级傀儡武士,二十名血肉傀儡及四十只魔灵组合在一起的守护。

能够指挥它们的,只有一个人,就是这里的最高长官,典狱长斯特里亚斯大人。

清晨的空气,透着雨后的清新。昨天半夜里下的那场小雨,将地面的青草又拔高了一些。

远处踢蹋的马蹄声响,清脆的铃音叮当不停。

一辆豪华马车向着斯巴克监狱的正门驶来,驾车的是个戴着大斗笠的男人,大斗笠的阴影笼罩下,看不清驾车者的面容,惟露出一双挥舞皮鞭的大手,精瘦如枯骨一般。

马车在监狱的正门口停下。

赶车人跳下马车,将通行证交给监狱看守:“受斯特里亚斯伯爵邀请来见他,这是通行证。”

守门的士兵仔细查看过通行证后,将证件还给对方:“你们可以进去。”

赶车人一挥长鞭,催促着马车前行。

大门打开,马车踏着得得的脚步进入狱中。厚厚的围墙后面,到处是士兵在站岗放哨,一些经过训练的魔兽被当成好用的猎犬,正在士兵们的带领下四处巡弋。

马车在监狱内的一片空地上停下,从里面走出的正是修伊。

他先是扶正了自己的眼镜,整理一下自己的领结,然后才对赶车人道:“你在这里等我一会。”

“是的,小主人。”赶车者低着头,发出嘶哑难听的回应。

坐落在狱中的那栋白色小楼,正是监狱长斯特里亚斯伯爵的办公场所。

在卫兵的带领下,修伊缓步来到斯特里亚斯伯爵的办公室。

斯特里亚斯的办公室不算太大,不过布置得到算清新雅致。胡桃木做成的书桌,上面摆着复层式鹅毛笔架,左手边有一个精致的小烛台,看上去象是紫荆王朝时期的产物,或者比那更久远。

在门口的一侧,有一排待客用的沙发,小茶几是用香木制成的,琥珀色的茶杯看起来象是某种深海秘石制成。

办公室的四周都挂着大幅的油画,与寂静岛大酒店以及兰帕会所不同,上述地点的艺术品都仅仅是一种装饰品,绝大多数是复制品,并无真正的艺术欣赏价值,而挂在这个小办公室里的却是真正的艺术珍品,每一幅都是真迹。

在办公桌的对面,摆放着两张椅子。修伊注意到这两张椅子有着明显的区别,一张是木藤制作,一张是钢铁铸,上面还套着铁环。

这意味着它们分别是为不同的客人准备的。

此刻斯特里亚斯伯爵就在办公桌后办公,他的身后挂着一幅大大的油画。

一个头顶日轮光晕,纱巾笼面的年轻女子,正在夕阳斜照下立高眺望。她站在一处山巅上,脚下是风鸣大地,眼神中流露出淡淡的哀伤,仿佛是在怜悯世人。

在画面的最下方,无数平民对天祈祷,他们的身后,一只狰狞恐怖的魔鬼正挥舞着长鞭从地下窜出,仰天发出疯狂的大笑。

这就是亚历克·多尔特里的名作——《夕阳圣女图》了。

夕阳圣女图,在整个风鸣大陆,可以说都是相当有名的一幅画作。这到不是画这幅画的人本身水平如何出色,关键是它背后所含的寓意。

传说夕阳圣女图的创作者亚历克·多尔特里是一位吟游诗人,有一次他曾经亲眼见到过地狱恶魔从九幽深渊中爬出,肆虐世人。然而恶魔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一位戴着面纱的圣女突然出现,将恶魔击退,然后又再度消失人间。

亚历克·多尔特里认为这是圣女显灵,因此绘下了这幅夕阳圣女图。

从时间上分析,风鸣大陆在最近三百年里,曾经经历过两次时空之门突然打开,恶魔侵袭世间的大事。

亚历克·多尔特里所记录的这一事件,在时间上正吻合第二次异界入侵。

由于时空之门突然打开,又突然消失,因此只有很少量的恶魔有机会来到这里。他们虽然强大,却最终还是被人类强者联手消灭。但仅仅是过来的寥寥数是只恶魔,就已经让这片大陆经受了无法愈合的伤害。

恶魔的强大与恐怖,令人为之惊悚。

末日学说在当时曾因此风靡一时,很多人相信,早晚有一天,通往地狱的大门会完全打开。到那时,成千上万的魔鬼将涌入这个世界,整个风鸣大陆将再无法抵抗,并因此毁于一旦。

末日教派因此诞生,并逐渐成为这片大陆的一大强势宗教。

亚历克·多尔特里所绘的圣女,因此成为虚无传说中人们所渴望的救世主,曾经一度被捧为圣物。

不过末日教派宣扬灭世学说,毫无疑问对当时持主宰地位的圣灵教派极为不利。因此圣灵教派出动神圣骑士团围剿了末日教,这幅夕阳圣女图也因此落入了教派之手。

没有了末日教的疯狂崇拜,夕阳圣女图失去了它本身拥有的特定意义,渐渐便成为富豪绅士们追求的艺术藏品。它所蕴藏的故事之丰富,足以让拥有者为来客说上数天数夜。

几经辗转,它终于落在了现任的斯巴克监狱长斯特里亚斯伯爵手中。

这位伯爵的办公室中弥漫着浓厚的艺术气息,就连修伊看了,也不得不佩服这位伯爵的收藏之丰,身家之厚。

而现在,由于昨天的一个赌约,斯特里亚斯伯爵却要把这幅画让出来了。

修伊猜他一定很不甘心。

“你来了。”看到修伊的进来,斯特里亚斯伯爵头也不抬地说。

他正在奋笔急书,签署一份特赦令。

随手指了一下办公桌前的椅子,斯特里亚斯伯爵道:“请先坐一回,等我忙好手头上的事。”

他指的是那把带着钢环,用钢铁铸就的椅子。

修伊的嘴角边露出轻描淡写的微笑。

在那把铁椅子前站定,修伊说:“监狱长大人,我猜你指错了吧?或许旁边那张才该是客人坐的。”

斯特里亚斯伯爵有些诧异地抬头看了修伊一眼,然后点点头道:“是的,你说得没错。坐吧,我很快就好。”

“事实上,我觉得我没必要坐。斯特里亚斯伯爵大人,您知道我今天过来是做什么的。我觉得如果你有心履行承诺的话,你大可以站起来,然后把您身后的那幅画送到我手里。我向您保证,那并不会浪费你多几秒钟的时间。”

斯特里亚斯伯爵有些恼怒地抬起头,他终于停下了手中的工作。

“我想和你谈谈,达达尼尔家的小子。”

“这么说您是不想履行赌约,把夕阳圣女图交给我喽?”

“你欺骗了我,设计了一个圈套让我钻。”

“哦,这可是很严重的罪名。”

“昨天晚上在会所,你自己公开承认了这一点。”

“我以为以诚相待是获得友谊的最好办法。”

“前提是不用欺诈的手段来骗取他人的财物。”

“为什么你昨天不直接拒绝呢?”

斯特里亚斯伯爵的脸微微一红。他是一个贵族,一个绅士。一个绅士无论如何无法在公众场合做出赖帐的事,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能接受把夕阳圣女图输掉送人的事实,尤其是在对方公开承认了那个小花招之后,这更让他的心理极度不平衡。因此在今天修伊来取画的时候,斯特里亚斯伯爵已经计划好了要给对方一点颜色看看。

但是他没有想到修伊从一开始就看出了他的心思,使得他的计划无法进行下去。

谈判最忌讳的就是一个根本不配合你的对手,很显然,这位达达尼尔家族的小继承人非常明白这一点。

“你需要多少钱?我可以出钱把我的画赎回来。”斯特里亚斯伯爵适时地转换口气。

“这还差不多。”修伊笑了起来:“不过您知道达达尼尔家族并不是一个很缺钱的家族,对我们来说,我们缺的是上流贵族的认可。我们可以砸钱交朋友,却不可能用朋友去卖钱。”

“如果你同意放弃夕阳圣女图,你就拥有了我这个朋友。”典狱长大人很认真的说。

“我认为友谊应该是一种出于自发的感受,它是一种在彼此交往中感觉良好,对对方充满欣赏,并愿意与对方持续交往下去的情感。它并不是一种交易,那仅仅是让彼此认识并保持良好感觉的一种手段。这就好比我可以用一大笔钱买来无数鲜花去讨好某位美女,并最终获得芳心,得到她的身体,但我却不可能直接给对方钱让她跟我上床。友谊也是如此,斯特里亚斯伯爵大人,您不能拿友谊和您的夕阳圣女图划上等号,那会让我觉得您……别有目的。”

斯特里亚斯伯爵的脸涨得通红,他愤怒地瞪了对方一眼,想了想道:“达达尼尔少爷,你要我怎么做才能表现出我的诚意?”

“这个嘛。”修伊的脸上露出了思考:“您知道我并不是非要这幅画不可,说到友谊,我到是有个想法。”

这句话给了伯爵一个希望。他大喜问:

“什么想法?”

“哦,我听说斯巴克监狱是兰斯帝国最牢固的监狱,防卫森严,但正是因为它的这份名声,使许多人以能够进入斯巴克监狱参观一次为荣。听说每年向典狱长大人请求参观这里的人并不在少数?”

“是的,的确如此。”

“但只有很少一部分人能够获得批准?”

“必须是我信任的朋友。”

“瞧,问题就在这。您刚才还说希望能和我成为朋友对吗?”修伊笑嘻嘻地问:“我希望伯爵大人是真的愿意和我做朋友。”

斯特里亚斯伯爵微微楞了一下,精明的小继承人给他出了一道难题,如果他想劝说对方放弃自己心爱的《夕阳圣女图》,那么他就必须先拿出足够的诚意来证明这一切。

稍稍想了一会,他终于叹了口气:“是的你说的对,达达尼尔少爷,你是我的朋友,你已经获得了我的邀请,你可以自由的参观我的监狱。”

敲响桌上的铃,一名卫兵走了进来。

“带我们的客人四处走走,不要怠慢他。”斯特里亚斯伯爵吩咐道。

“遵命大人。”

走出白色的小楼,修伊对马车边的车夫说:“你回到马车上去,我先随处逛逛。”

戴着斗笠的车夫一声不吭地回到车中。

“您准备先参观哪里?”卫兵恭敬地问。

“先在外围转一圈吧。”修伊回答。

“好的,达达尼尔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