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二章 兰帕会所(下)
章节列表
第五十二章 兰帕会所(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这不属于作弊,而是一种智慧。”修伊爽快地付出了一百个金维特给斯特里亚斯伯爵。

“你们在海上就用各种各样的可能或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来打赌?”斯特里亚斯伯爵接过钱饶有兴致地问。

“事实上,比那更复杂。”修伊喝了一口身边的果汁:“我们赌风浪,赌海中的魔兽,赌谁能在海里游得更远,潜得更深,有些时候我们甚至用生命来打赌。比如谁能靠近某头魔兽更近一些,我们赌对方的死或者生。”

“那太危险了。”

“也更刺激,远比现在的一些无聊小赌要刺激得多。”修伊笑道,他望着斯特里亚斯伯爵:“有兴趣玩一把大的吗?”

斯特里亚斯伯爵微微皱起了眉头:“怎么样才算大的?”

“很简单。”修伊把杯中的果汁放在一旁,然后又让侍女再拿来两杯果汁。然后他从怀里掏出一瓶药剂,倒出一点进入其中一个酒杯里。

将药剂收好,修伊指了指三个酒杯道:“我想我要提醒各位的是,刚才我拿出来的是一种很有趣的药物叫颠茄,我相信有很多人都听说这种东西。是的,它是一种很有趣的植物根茎凝炼而成的,颠茄本身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作用,但是当它与一些特殊的介质混杂在一起时,却会产生完全不同的效果。比如如果把这东西滴一些到果汁里,它就会生成一种很奇妙的毒素。人如果喝了它,就会全身麻痹瘫痪,如果得不到即使治疗就会死去。而最重要的是,当它进入这种果汁时,它不会对果汁产生任何影响,无论色泽,还是味道。你喝下去时会发现那就是一杯果汁,没有任何变化。”

那几位贵族都有些脸色发白。

于是修伊笑道:“当然,现在大家都看到我把药滴在哪一杯果汁里了,自然就不会去喝它。那么,如果我们这样做呢?”

修伊突然将三杯果汁放在锡制托盘里,然后用一个圆形的盖子把它们盖起来,顺手转动了一下托盘。

那托盘在台面上转了数圈,当盖子打开时再没有人知道哪一杯是有毒的那杯酒。

修伊笑嘻嘻地看着斯特里亚斯伯爵:“伯爵大人,有没有兴趣再玩一把?我赌我随便选一杯喝下去,那杯都一定是无毒的。”

“这不可能。”斯特里亚斯伯爵的脸色极为阴沉。

“总得试试才知道。”修伊的态度很随意。

“你在那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这正是游戏刺激的地方。”

斯特里亚斯伯爵望着那三瓶果汁,轻轻摇了摇头:“这简直太疯狂了,达达尼尔少爷。”

“海上家族的每一个子民从生下来起就要学会与风浪做搏斗,在死亡中挣扎。我们对生死的态度看得比您想象得要淡得多。”

斯特里亚斯伯爵艰难地咽下了一口唾液,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游戏的中心竟然渐渐转移到了他和西瑟达达尼尔的身上。

而现在,这位少爷轻描淡写的说要从三杯果汁中挑选一杯喝下去,毫不惧怕那可能带来的后果。反到是他自己,却要被对方震住了。

作为堂堂斯巴克监狱的典狱长,斯特里亚斯伯爵也算是罗约城有名的大人物,他可不想被这么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吓倒。

斯特里亚斯伯爵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他叫了起来:“哦,见鬼,我差点被你骗了过去,你有解药,对吗?”

修伊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他开始鼓掌:“简直太棒了,斯特里亚斯大人,您看出了问题的关键。”

“别想在我的面前耍这种小伎俩。”斯特里亚斯伯爵得意地说。

“那么我就再附加一个承诺,如果我挑中了有毒的那杯,我将不会服用任何解药。但如果我赢了,斯特里亚斯伯爵大人,我听说您是一位名画爱好者,你的典藏中有很多名画。有趣的是,我也对收集名画很感兴趣。这些年来,我对亚历克·多尔特里的作品情有独钟,因此到处搜集。我听说在你的收藏里,就有亚历克·多尔特里的一幅作品……《夕阳圣女图》?”

一听到夕阳圣女图这个名字,所有人都开始心惊肉跳起来。

“你想要夕阳圣女图?”斯特里亚斯伯爵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去年有人向我开价八千个金维特我都没卖。”

“那么我出一万个金维特。”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一万个金维特,这要是放在现代,就是二百万的价格。

“你疯了吗?达达尼尔少爷。”一旁的拉杜尔子爵劝告修伊:“你玩得太大了。”

“不。”修伊摇摇头:“拉杜尔子爵,即便是粗鲁野蛮的海上家族,也同样懂得一诺千金的含义。既然我说出了口,那么我就一定要做到。斯特里亚斯伯爵,您愿意与我打这个赌吗?如果我赢了,我要那幅《夕阳圣女图》,如果我输了,我就赔给你一万个金维特,怎么样?就赢面而言,我有近七成的胜率,如果您认为那不公平,我可以再加注。”

“不,这很公平,如果你输了,你输掉的就不仅仅是钱。我可以同意这个赌约。”斯特里亚斯伯爵有些愤怒,他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小子敢如此向他挑衅。既然他如此有把握,那么他到也向看看西瑟达达尼尔到底如何能保证自己不挑出有毒的那一杯果汁来。

“非常感谢您的慷慨。”修伊随手拿起其中一杯果汁喝了下去。

———————————————————

牌局重新开始。

但是每个人的心里都忐忑不安。

颠茄的药效发挥需要时间,在那之前,没人能确定修伊喝下去的是毒药还是果汁。

他们必须等待。

牌局虽在继续,但是每个大人物这刻却都在“小心翼翼地看修伊的脸色行事”。

修伊表现得始终很镇定。

“必须承认,达达尼尔少爷,您是一个非常出色的人。我相信在同年龄段里的少年中,可能再没什么人比得上你了。至少我从没有一个人在不知道自己生死的情况下,还能如此镇定。”斯特里亚斯伯爵发出了钦佩的叹息。

“自从父亲去世后,我的叔叔就全力栽培我。我的身上肩负着家庭的重担,很多时候不得不努力学习。达达尼尔家族要想在帝国拥有属于自己的地位,还需要相当时间的打拼,因此我不敢有丝毫懈怠。”修伊很认真的回答。

“既然这样,你就该对自己的生命更负责任一些。”

“海上的风浪很大,风险很多,海上家族的每一个人从小都在风浪中张大,早学会了看淡生死。在巨大的利益面前,我们更是勇于用自己的生命去冒险。夕阳圣女图对我来说意义非凡,我非常愿意用一次赢面较大的赌博去得到那幅画。”

“可如果你输了……”

“我不会输。”修伊用非常肯定的口气回答对方。

这让斯特里亚斯伯爵有些**。

眼前的少年凭什么确定自己一定能赢?

“我可以告诉您为什么我这么有把握我不会输,但我希望那不会成为您否认这个赌约的借口。”修伊道。

“没有问题。我也想听听,你凭什么确定你喝下的那杯果汁是无毒的。”

“很简单。”修伊回答:“就是这种毒药正如我所说的,在进入果汁之后的确不会产生任何色泽和味道上的变化。那么,我凭什么能确保自己不会选中有毒的那杯呢?”修伊微笑着看看身边的几位大人物:“其实有一个办法,就是先前我曾经单独饮用过其中的一杯。当然,它后来被续满了,从表面看,它和别的杯子里的果汁没有任何区别。但是我们不要忘记一件事。那就是果汁是有沉淀物的。由于这种沉淀物比水重,所以它们通常都会留在杯底。当杯中的果汁被反复饮用之后,那个杯子里的沉淀物就会比刚倒入杯中的沉淀物多一些……”

修伊缓缓举起了手里的杯子,那里面还残留着一些果汁的沉淀物。

修伊继续道:“另外,我使用过杯口上还有点油印,那是唇油膏的印记。我来之前正好使用了一些这种东西,为防嘴唇干裂的。大家都看到了,刚才的毒药我并没有滴进我用过的那个杯子,所以我只要找到我喝过的那杯果汁,把它喝下去就可以了。所以我可以肯定,这就是我先前使用过的杯子,而它是无毒的。”

“哦,真见鬼。”斯特里亚斯伯爵呻吟出声。

在说过这番话后,修伊看着斯特里亚斯伯爵:“这就是为什么我有把握自己能赢的原因,伯爵大人。预言者游戏其实就是一个圈套游戏,我们设计种种圈套让对方往里面钻,无论是赢还是输,对方都不能反悔。当然您也可以设计一些假圈套,而如果被我拆穿,那么输的那个人依然是您。这就是海上家族最爱玩的游戏,我想您现在会喜欢它了。”

斯特里亚斯伯爵的声音很阴沉:“是的,我开始喜欢这个游戏了,它的确很有意思。”

“那么我们的赌约……”

“明天到我的办公室来,我会把画给你的。”

“斯巴克监狱?”

“对,斯巴克监狱。”斯特里亚斯从怀里掏出一个证件放到修伊的手中:“这是通行证,有了它,你就可以来斯巴克监狱找我。”

“没有问题,大人。”修伊恭敬有礼地回答,脸上露出神秘的笑意。

昏暗的灯光下,斯特里亚斯伯爵狠狠盯着眼前的年轻人,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