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一章 兰帕会所(中)
章节列表
第五十一章 兰帕会所(中)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会所三层的牌厅里,修伊和几位绅士悠闲的玩牌。

人们常说,看一个人打牌,就能看出他的性格。

这话是非常有道理的。

绝大多数绅士,都是稳重的人,他们打牌缺乏进攻时的激情,而趋向于稳妥。因此体现在牌局上,叫牌大多不凶狠。很少有人拿到一把好牌就疯狂加注。

然而对于修伊来说,事情却不是这个样子。平日里看上去文质彬彬的少年,一旦上了牌桌,却表现得异常凶狠。

动辄大笔注码押上,手法凶狠犀利,丝毫不留余地。

这让人看得啧啧称奇。

“五个金维特。”这刻修伊再度不动声色的丢出了筹码。

凡打牌凶狠之人,不是大赢就是大输,而一般上来就气势汹汹者,且不管结局如何,起初总是要占些便宜的。

“小伙子手笔就是大啊,我不跟了。”道奇先生遗憾地看看手中的牌,将其全部盖上。

拉杜尔子爵看看手里的牌,苦笑着摇了摇头,也宣布盖牌。

他们和修伊有着密切的业务上的联系,生性的谨慎,使他们不愿意在牌局上和对方做过多的生死肉搏。就算让对方小赢一些又如何?总好过因为一把牌而撕破脸面,坏了交情。

巴尔杰勋爵看了看自己手上的牌,再看看修伊手上的牌,皱起了眉头:“三张黄金组合的明牌,想让我相信你手里的暗牌也是黄金组合?那可有难度。”

兰斯牌,并不是以数字大小为赢面,而是以魔兽组合为主。

整副兰斯牌一共有128张,也就是128种魔兽。这些魔兽等阶不同,具有的能力也不相同,可以相互组合,克制。

这其中就有炽焰鸟。

在兰斯牌中,单张的炽焰鸟只算六级魔兽,但是两张炽焰鸟在一起,就相当于一只九级魔兽牌。这是其中的一种组合方式。所有的魔兽牌都拥有组合能力,但各不相同。且一张牌只能组合一次,且有固定的组合规则限制。最终,谁组合出的兽牌最强大,谁就是最后的赢家。

比如炽焰鸟与炽焰鸟可以组合成九级魔牌双炽焰,与寒冰鸟可以组合成七级魔兽牌冰火鸟,与风鸟可以组成八级魔兽牌风火鸟。

而这些组合出来的牌又可以与其他兽牌再次组合。最高可达到二十级的王牌。

如果双方都组合出王牌,就较量剩下的副牌。

每张牌的组合能力,组合次数,组合等级各不相同。有人曾经做过计算,128种魔兽,可以制造出数千种组合变化。这就使得这种牌的可玩性大大增加。

当然,真实的魔兽是不可能做到如此繁琐复杂的组合变化的,同时也不存在二十级的魔兽。

这刻修伊的手中,除了拥有一张自身等级比较高的九级兽牌外,其他四张兽牌,相互之间并不具备组合性,也就是说,如果他的暗牌没有起色的话,那么他就只能凭借这张兽牌本身的等级来决胜负。

当然,也可能只有一张暗牌,就把所有的看上去不能相组合的其他明牌迅速串联起来。

所谓黄金组合,也就是出现机会最多的王牌组合,已经被公认的组合模式,根本不需要再去一一计算如何组合,就知道结果。

而修伊这刻的五张明牌里,正好有三张黄金组合中需要用到的牌。

“在底牌没有摊开之前,谁也无法确定结果,对吗?”这刻修伊笑道,他招招手,旁边的侍女迅速走来:“给我来瓶果汁。”

侍女应声离去。

“说得对,不过每个有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底牌。”巴尔杰勋爵回答:“五个金维特对吗?我跟了。我不相信你会有这么好的运气。”

巴尔杰勋爵点好筹码推了出去。

那位伊克·杰弗里则放弃了跟牌,他手里的牌明显不好,无论怎样组合,都大不过修伊手中的明牌。

最后是斯特里亚斯大人,他犹豫了一会,终于决定跟牌。

他目前手里的暗牌与明牌的组合,可以凑出一张十四级的兽牌。

这样的牌面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完全取决于对手的实力。

考虑到修伊一贯的凶狠做法,他很有可能是在吓唬人。所以斯特里亚斯认为他更该小心的是那位巴尔杰勋爵。

“还有人需要加注吗?还有最后一轮加注机会。”发牌官按惯例问。

一局牌的正常限注一般不得超过五个金维特,不过如果最后参局各方都无异议,可以进行无限制投注,但必须在对方认可范围内。在各方叫牌之后,主动方可以有一次额外的加注机会。这个时候他可以决定自己是进行无限投注还是上限投注。

修伊笑着说:“没必要弄到无限注,那会伤感情,我就再加一百个金维特吧。”

“我跟。”

“我也跟。”

斯特里亚斯伯爵和巴尔杰勋爵并没有被修伊吓倒。

恰恰相反,修伊的说法让他们相信,修伊手里并没有黄金组合。

修伊迅速将手中的两张暗牌翻开:“碧血睛狮加寒冰魔蝎加风吼加熔岩魔王再加狂暴地龙,四黄金组合之一,二十级王牌,另两张牌组合成十二级副牌。”

“见鬼。”巴尔杰愤怒地把手里的牌砸到桌面上。

他没有想到修伊手中的暗牌真得能够形成黄金组合。

斯特里亚斯也叹息,这小子这次竟然不是在吓唬人。

二百多个金维特被送到了修伊的面前。

修伊算了算,几把牌下来,自己到已经赢了有三四百金维特。

不过看起来这里的豪客们没有几个真正在意的。

牌局再度开始后,修伊的牌风突然不再象刚才那样凌厉。

这让大家有些吃惊。

见好就收吗?这个小继承人到是很沉得住气,他并没有他先前表现得那样咄咄逼人。看起来他的凶猛,犀利,都仅仅是一种手段而已。

他故意作出一套喜欢吓退敌手的赢牌模式,利用这个机会狠赢了对方一把,然后现在又低调了下来。

他比别人想象得更狡猾。

“我真没想到达达尼尔家族的小公子能玩牌玩得这么出色。”那位巴尔杰勋爵说:“据我所知,长期生活在海上的家族,并不擅长玩兰斯牌。”

“是的。”修伊不动声色的回答:“兰斯牌是我在上陆之后学会的。”

“那你学得很快。”

“我的老师曾经告诉我,兰斯牌虽然组合复杂,但无论如何复杂,它都是人类发明的玩物,是为人类服务的。因此,真正的玩牌高手,玩的不是牌,而是人的心理。并不是手里每次都要有好牌才能赢钱,重要的是,即使你拿到了一副烂到没法再烂的打牌,你也能把它打好。”

“说得很棒,你的老师是个聪明人。我能知道他是哪位吗?”一旁的道奇先生。

“巴涅特,我的管家。”

“哦,那位睿智的绅士,他的确博学多才。”

“是的,跟随他我学到了很多东西。”修伊笑嘻嘻地说。

在这个问题上,修伊没有撒谎。

一个优秀的骗子,最擅长的就是从牌局上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一切,这是他们最安全的赚钱方法之一。

在霍丁布置的骗局中,他最喜欢的一套招数就是和对手做豪赌。如果他赌赢了,那么他就可以继续骗下去。如果他赌输了,他就会用他那虚假的名望和伪造的契约去押上一些并不属于他的产业,然后在对方试图收取债务时逃之夭夭。

由于霍丁本身赌术精湛,因此绝大部分时候他都可以为自己带来大笔的财富。

“那么,在达达尼尔家族登陆之前,你们通常用什么方式娱乐呢?”那位拉杜尔子爵问。

“哦,说到这个嘛,事实上海上家族有一种比玩牌更刺激更有趣的娱乐方式。”修伊立刻回答道。

这个回答引起了所有人的兴致。

“一种很简单的消遣娱乐,叫做‘预言家游戏’。”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

这是什么娱乐,他们从没听说过。

修伊立刻道:“这种娱乐其实很简单,在任何情况下都能玩,而且不限人数。游戏的方法很简单,某一方可以预言一件事将会发生,其他的人选择相信或者拒绝相信。拒绝相信者可以提出增加赌注,选择相信者则进入预言者行列。然后就是等待结果,在结果等待期间,任何人不得对其进行干涉,当然,如果你有办法做到不被对方发现,那就另当别论,我们不将其视为作弊,但前提是不得使用任何法术或炼金术的介入。事件在规定时间内一旦发生或者没有发生,那么赢家将向每一个输家收取规定金额的赌注。人越多,输赢就越大。”

“听起来很有意思,具体怎么玩法?”

修伊将手中的牌一扔,来到窗口。

他指指窗外的一辆马车说:“最简单的玩法。一个金维特做为基本赌注,我赌那辆马车的下一个客人将会是一位女士。相信我的人站在我这一方,不相信的人可以站在对立方,并提出加注。”

“加注十个金维特。”那位斯特里亚斯伯爵道:“我赌那辆马车上去的客人一定会是位男士。”

“接受加注。”修伊笑咪咪道。

其他的四名客人分别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道奇先生和拉杜尔子爵选择了相信修伊,而另两位则站在了斯特里亚斯伯爵一边。

马车很快就迎来了客人。

一位女士。

“看来我今夜的运气真得不错。每个输家将向每个赢家支付十一个金维特。”修伊耸肩道。

输的人乖乖掏钱。

“很简单的玩法。”斯特里亚斯伯爵说:“我无法从这上面感到任何乐趣。”

“你完全可以让它变得更复杂些。”修伊笑道:“要知道预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事件本身。比如我们可以直接指定某个难度更大的事件,甚至直接介入进去。”

他的目光落在了牌厅之外,那里有几位女士正在闲谈。

修伊指指其中一个女孩:“瞧舞厅那边,那姑娘真漂亮。我猜她应该是某个大家族出来的。象这种大家族出来的姑娘家教一般都很严,轻易不会和陌生人跳舞。我赌我们中没有人能请她去舞厅跳上一曲。谁要是能做到,我支付给他一百个金维特。”

所有人都摇了摇头,没有人接这个赌。

斯特里亚斯奇怪地看了修伊一眼,想了想后他说:“请稍等一下。”

斯特里亚斯向着修伊指定的姑娘走去。

他来到那姑娘身旁,轻轻说了几句话,出乎大家预料的,是那姑娘竟然真的起身,投入了斯特里亚斯伯爵的怀中。

在舒缓的音乐下,这位伯爵大人搂着那姑娘慢舞了一曲,然后送她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伯爵回到修伊的身边:“我并不想占你的便宜,所以我没有提出加注。但是你还是输给我一百个金维特了。”

“真令人惊讶,能告诉我您是怎么做到的吗?先生。”修伊的表情很吃惊。

“她是我女儿。”斯特里亚斯伯爵不无得意地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