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九章 少年的心
章节列表
第四十九章 少年的心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漫步在翡茵河畔,修伊和莉莉丝仿佛一对贵族男女,步履悠闲,神情从容。

莉莉丝无聊地把玩着手里的小洋伞,不时地拨弄着她腹上的丝带。

“这东西收得我太紧了。”莉莉丝抱怨道。

“如果你把贴身的那些小刀去掉,你会感觉轻松多的。”

“那不可能。”莉莉丝斩钉截铁的回答:“大战就要来临,我必须为失败做好属于自己的准备。”

“你不相信我?”

莉莉丝微微沉默了一下,她扬起头,用浅绿色的眸子望着眼前的少年,想了想后道:“不,修伊,你是我见过的最出色的杀手。在那之前我甚至无法想象你能打败利厄博格尔那样的大人物。当你最初告诉我你的计划时,我几乎要以为你疯了。”

“那么现在呢?”

“现在我相信你有能力做到很多你想做到的事。可是修伊,就算是你自己也不否认一个事实,你不可能永远胜利。没有人能永远胜利的。”

“是的。”

“那么等到失败的那一天,我不会让自己落在敌人的手里。我的生命,只有我自己有资格终结。”

修伊点了点头:“我明白了,你可以保留那些东西,我会想办法为你做一些更适合贴身隐藏的武器,顺便再帮你把的衣服改动一下,让你不至于那么难受。”

莉莉丝笑得很开心:“你还会裁缝?”

修伊耸了耸肩:“炼狱岛没有裁缝。有段时间我经常跟兰斯洛特出去捕捉魔兽,回来后衣服会破损,我就学着自己缝补。无论何时何地,在什么地方,人们都喜欢能干的人,不喜欢给自己带来麻烦的人。”

“除非是你的亲人。”

“是,可你我都没有。”

莉莉丝的眼中闪过一线黯淡。

和修伊一起漫步河畔,谈笑风声,那感觉十分奇特。莉莉丝觉得她面对的仿佛不是一个谈笑杀人,运筹帷幄的可怕少年,而是一个有着丰富情感的成年人。她很惊讶修伊怎么会有着如此成熟的思维,他对人性的认识,对社会的把握,远超过自己的想象。

他有着远超过他年龄的成熟,但他从不刻意表现出这一点,大部分时间,他更愿意让人们认为他就是一个普通的十六岁少年。

这让她很惊讶。

“有件事我不明白。”莉莉丝说。

“什么?”

“为什么你这么坚持要和兰斯帝国作对?以你的才智,本可以有更多的办法和平解决这件事。我不相信你是那种因为仇恨就不顾一切的人,如果是那样,在当初你发现了炼狱岛的秘密后你就该杀出去和他们拼命。”

出乎莉莉丝预料的,修伊竟回答她:“你以为我没有想过?”

莉莉丝愕然望着修伊,眼前少年的脸上突然泛出一抹怒火燃烧时的红晕。

他对着莉莉丝轻声道:“是的莉莉丝,我告诉你,在炼狱岛上我曾经不止一次的想要撕破面具,破除伪装公开和他们大干一场。不为别的,就为发泄我心中的怨气。”

“你以为我天生就是你眼中的那个修伊格莱尔吗?不,我曾经和你一样心中充满阳光。我是个男人,而且年纪还不大,我也有热血冲动的情怀,但却要自己强压自己。你知道那有多困难吗?”

“要知道人的心灵没有枷锁,你的愤怒与复仇的本能与你的克制与隐忍的理智每天都在做着生死搏斗。就象我和帝国的战斗一样,理智同样不能输,因为一旦本能战胜了理智,那么哪怕是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只要稍有流露出我对他们的仇恨,都会让他们警醒。”

“你知道什么叫仇恨吗?仇恨就是那种可以燃烧你的欲望,冲昏你的头脑,混淆你的理智的东西。它往往能让你不顾一切的去冲动。而我,就每天在和这种感情做斗争。”

“四年了,在这种近乎疯狂的自我压制下,就算是火人也变成了冰人!”修伊喃喃道。

莉莉丝震骇地望着眼前的修伊,听他叙述着自己在炼狱岛上四年来所忍受的一切,直到那一刻,她才终于明白修伊到底经历的是怎样的心理挣扎过程。

她终于相信,那绝对是一个非常难熬的过程。

一如她每一次想起凯文比尔斯就恨得咬牙切齿,而当时的修伊,就好比是莉莉丝每天面对一群凯文比尔斯,然后还必须予以奉承的笑,辛苦的劳动。

她自问如果是自己,绝对做不到那样的隐忍。

也许她早就挺身而出和敌人做一个生死了断了。

当然,失败的那个人,必然是自己。

望着有所醒悟的莉莉丝,修伊突然微笑起来,声音中充满感伤:

“是的,我也曾经很想每天对着太阳大声喊叫,叫出我心中的理想,想要好好的生活。可是上天没有给我这个机会!”

尽管修伊的声音很轻,但那话语中充斥着的力量却凶猛的冲击着莉莉丝。

“所以我只能自己改变自己,强行扭转我的性格,欲望,让自己变得更深沉,更理智,做事更具效率。”

“我必须学会分析人,从我见到对方的那一刻起,我就要分析出对方的性格特点,是否有可以被我利用的价值,从一开始就要为将来做打算,并保证计划不能出任何差错。”

“在炼狱岛的时候,我制订了上百个计划,每一个都要经过仔细的推敲,反复的验证,务求不能出一点差错。即使如此,也要准备好种种后备计划以做应变。”

“四年了,莉莉丝,我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我发现我终于不用再强行扭曲自己。因为我重新塑造了自己。按照生存需要最大化的原则来重新塑造。”

“这就是为什么我能活下来的原因。”

说到这,修伊轻轻笑了起来。

“你不是想知道为什么我坚持要和兰斯帝国战斗到底吗?这就是原因。我憎恨他们的程度远超过你的想象。他们让我失去了一段最美好的时光,让我生活在痛苦的地狱中,甚至让我强行扭曲改变了自己的性格。我就象一只野兽,我所拥有的一切都只从生存角度考虑,我自己把自己打造成了一台可升级的战斗机器。象我这样的人,如果没有战斗,就无法体现我的价值。那么我能和谁战斗?”

“只有兰斯帝国。”修伊斩钉截铁说。

“你大可不必如此,你有很多方法来证明自己。”

“是的,但不会比现在更好。知道吗?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叫做火山。在天长日久的岁月中,它们的大部分时间都处于沉睡中。可是当某天它们醒来时,就会产生毁灭天地的力量。比这世上最强大的禁咒魔法还要可怕而强大的力量。”

“莉莉丝,我就是那座火山。我的仇恨已经积聚成一片火海,熊熊燃烧。我需要给它们一个释放的空间,惟有如此,才能让它们不会一下子冲出来,毁掉一切,毁掉我自己。”

“哦,我的天啊。”莉莉丝发出轻声的惊呼。

为了生存,修伊给自己的外部罩上了一层厚厚的冰壳。

可这并不能改变他也曾经是个热血少年的事实。

当他走向自由的那一刻,火山上的冰壳开始融化,心底的火焰则全面燃烧。

那个时候修伊就知道,他心底的仇恨,只有用海量的鲜血才能洗刷干净。

他不想让扭曲的灵魂控制自己。

但是这并不容易。

他需要行走在这个世界上,去感受这个世界的温暖,让更多的阳光照耀自己,以重新温暖他冰冷的心。

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他还需要一条渠道来发泄自己心中的愤怒与仇恨。

选择与帝国对抗,将复仇的目标固定指向,是一个危险而又聪明的办法。

危险在于在这对抗的过程中,他随时可能会失败,会死。

聪明则在于这个方法的确非常有效。

通过被动式的防御反击来杀戮指定目标的敌人,既可以发泄愤怒与仇怨,舒缓心中的压力,又可以让自己不至于迷失于杀戮中。

在复仇的血路中寻找阳光,走出新的明天,毫无疑问是最好的解决之道。

“是的,你听明白了对吗?我并不是你认识的那个修伊格莱尔。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那样的修伊格莱尔,因为那只是一个假象。他既不深沉,也不多智,恰恰相反,这是一个在四年的牢狱生涯中导致了心灵扭曲的变态。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个变态心底还有一线阳光,还有残存的理智。所以他迅速找到了一条出路。”

“所以我放弃和平。因为我需要一条发泄的通道。我不想成为那座积蓄力量并在最后时刻全面爆发,烧毁一切的火山。你想知道我真实的目的,那么这就是真实的。行走世界让我能够感受人生的阳光,相信生活的美好,保持一个人基本的良知与道德;杀戮那些追捕我的人能够给我带来满足的快感,让我拥有复仇的愉悦,发泄我心中的愤怒;强大的对手,生存的危机,则让我时刻保持清醒与理智,使我不至于陷入癫狂与混乱之中。”

“最后一个理由……就是能够让我快速强大起来。”

修伊喃喃述说着,倾吐着心中所有的艰难与煎熬。这些年来,他从未告诉过任何人自己的心里话,在每一个人的眼中,这个少年都是神秘而强大,甚至可怕的。

直到这刻,他终于让莉莉丝看到了在那深沉冷静的另一面,同样也有脆弱的东西,只不过他将其死死地演示住,不被任何人发觉。

莉莉丝心有所感,她把修伊搂过,按在自己那丰满的胸膛上:“你所选择的方法,太过孤独。而现在,我将和你共同承担这份压力。”

“谢谢,那正是我需要的。”修伊轻声道。

小河之畔,两个人紧密偎依在一起,不再象是一对姐弟,到象是一对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