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七章 马利特
章节列表
第四十七章 马利特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山谷实验室里,修伊正在全神贯注地致力于炼金产品的生产。他的双手如蝴蝶般飞舞,在各种材料间穿梭流动,动作流畅自如。

距离上次的那个激战之夜,已经过去了三天,这三天里,罗约城内风平浪静,看起来没有任何异常。

达达尼尔家族如一颗彗星般在罗约城冉冉生起,正在迅速引起许多家族的注意。

新出产的炼金产品在有心人的推动下,很快就引起了一大批人的注意,使得大宗的定单纷纷上门。

许多客商愿意以货易货,用材料换成品,这使得修伊忙得不可开交。

“旭,龙尾草。”

粉嫩可爱的小男孩随手滴下手中瓶中的液体进入修伊手中的试管,修伊快速晃动着,同时嘴里道:“记住,龙尾草不能暴露在空气中太多时间,使用它的时候一定要快速,准确。很多炼金师在炼制需要用到龙尾草这种材料的产品时之所以会增加失败率,就是因为他们很难做到这一点。我现在越来越发现,斗气和法术的修炼,对于炼金术有着莫大的影响。前者让我的手更加稳定,后者可以在关键时刻提高我的效率。”

说着,修伊突然将手中试管内的溶剂甩了出去,单手一指飞溅的液体,它们竟然在空中微微停留了一下,然后接受修伊的指令,一大团水雾飞起,将那调和好的溶液包拢,缓缓落在一个大坩埚中。

“红!”修伊再叫。

炽焰鸟一道火元素喷吐,正吐在那坩埚下,熊熊烈火燃烧,被加热的溶剂迅速出现气化现象。

修伊随手向坩埚中投放一些材料,快速搅拌着,直到它们变得粘稠,才停止了加工,将其小心地取出。

此时,坩埚中的物体已经变成了粘稠的药膏状物体。

小心地将这种药膏取出,修伊满意的点点头。

吸收了博格尔的水系法术能力后,修伊对水的操控能力明显大涨。同系法术对同系介质不需法术就有一定程度的操控能力,修伊因此而发现,在所有魔法中,水系法术对炼金术的作用居然是最大的,尤其是在药剂的制作方面,由于对水的控制能力,使得他可以减少许多炼金术上的步骤,进一步提升自己的效率。

这刻他满意地看着自己迅速炼制好的一大瓶药膏,对身边的男孩道:“学会了吗?”

旭点点头。

教一头魔龙进行炼金术的制作,或许也只有修伊才会产生如此异想天开的想法。不过对旭来说,由于不存在智慧上的不足,要学习炼金术的制作的确不是不可能的事。修伊需要助手,魔偶助手只能为他打一些简单的下手,修伊需要可以信任的人来为他分担更多的工作。目前来说,再没有比旭更合适的了。

“试着先做一些,从少量开始,别怕失败。”

“好的,父亲。”小家伙奶声奶气的回答。

修伊从飞行椅上站了起来,将自己的位置让给旭,望着小家伙有些粗手苯脚,却小心翼翼努力做好一切的样子,他就象是看到了一个正在认真上课,做作业的小学生。

仿佛回到了童年时代,修伊望着小家伙,眼神中充满了温柔。

或许只有这个时候,修伊的内心中才会充满平静。

不过可惜,平静很快就被打破。

怀中的水晶球发出轻微的震动。

是莉莉丝。

“有什么事吗?莉莉丝。”

“贝利来了。”

“我这就回来。”修伊迅速收起水晶球。

———————————

寂静岛顶层的豪华套房的小会客厅里,修伊坐在中间,左边是布莱恩巴克勒,右边是霍丁。在巴克勒的身后,则站着莉莉丝。

从这份排序中已经可以看出,整个行动已经由修伊成为主掌大局的核心人物,即便是桀骜不驯的巴克勒,同样佩服于修伊的才智能力。

贝利站在他们的对面,这刻修伊先深深地望了他一眼,才慢声道:“我曾经告诉过你,没有什么重要的事不要来见我,有消息用我教你的方法联络我们就可以了,为什么这次要这么急着过来?”

他的话语不重,却充满了莫名的力量感,这让贝利有些紧张。

自从再次遇上修伊并被他打败后,贝利对修伊就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眼前的这个少年,实力增长太过惊人。不过这也罢了,最重要的是他有着一双可以看穿他人内心的眼睛,狡猾多智到你永远想不到他下一步做什么打算。他的每一步棋都可能有着深刻的用意,但在他揭蛊之前,你永远都不知道他做的是怎样的打算。

贝利几乎可以肯定,只要自己稍微转一转出卖修伊的念头,下一刻修伊就能立刻发觉。

这个少年就象是一台谎言甄别仪,对于一切阴谋有着天生的抵御能力,同时本身又是最好的阴谋家。

这刻他战战兢兢地回答:“有几件事很重要,我必须亲自过来告诉你。”

“说吧。”

“第一是有人向城主府举报,在城北平民区一带,发现修伊格莱尔出现,和一个叫南茜的女人有着密切的联系。”

“恩。”修伊不动声色道:“然后呢?”

贝利看着修伊冷静的表情,心中略感失望,这意味着他的这份报告并没有太大价值可言。

贝利只能硬着头皮回答:“城主府将消息转到了法政署,当时是我发现了这份情报。”

“看起来城主府并不重视这个?”

“自从您在罗约城出现之后,罗约城无论是城主府还是法政署每天都要收到大量的关于发现修伊格莱尔的检举信,但绝大多数都是伪造的,或者虚假信息。城主府并不具备案件追踪和卷宗检析能力,绝大多数送消息的人目的很明确,就是希望骗到一些赏钱。因此尽管来人口口声声亲眼见到过你,不过他还是连城主的面都没见到,就被打发走了。不过出于对您的重视,任何有关您的消息,都会被第一时间记录下来,并送往法政署核实。”

这个答案令修伊有些惊愕:“这么说他们还需要一段时间来确认消息的准确性了?”

“是的。”

“真见鬼。”修伊嘟囔了一句:“也就是说等他们真正确认消息可靠并准备采取行动,至少也要……”

“三到五天时间。”贝利快速接口道。

“哈。”修伊忍不住怪叫起来:“这真是太可笑了。我把消息送给你们,而你们的人却还要等上几天才能查实?法政署的效率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慢了?”

贝利苦笑:“那么这个消息果然是真的了。”

通缉犯嫌警察的工作效率太低,或许这种事也只会发生在修伊格莱尔这种人的身上了。

“当然。”修伊耸了耸肩:“我借一个我并不喜欢的男人的嘴把消息送了出去。不过贝利,你是怎么确认这个消息和我有关的?”

“那个告密者声称曾经在比利亚斯山区见过你,当时你的身边还有一大堆被你打败的强盗。你和刺槐镇联手的事只有我知道,所以我一看到这件事,就知道那绝不会是胡说八道。”

“很好。”修伊和身边的人对望了几眼,巴克勒问:“有没有必要提醒一下他们注意这份消息的准确性?”

修伊道:“还是先听听其他的事再做决定吧。”

于是贝利继续说:“昨天晚上,兰斯帝国来了一批援军。”

修伊立刻来了兴趣:“新派来的追捕我的人?怎么可能这么快?”

“是的,不过不是新请来的,是惯例的后续补充。不过我不得不说这一次您的运气非常不好。因为在这波即将到来的新援军中,有一位七级大法师。”

七级大法师?这怎么可能?要知道即使是在国家战争的层面,也很少有七级大法师出动。

“一位七级大法师怎么会作为后备援军来使用?”修伊的语气中透着极度的不满。他费尽心思干掉利厄博格尔,就是为了瓦解天空武士与大法师之间的紧密合作,这样才能进行他下面的计划。可是眼下的变故却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让他先前杀死利厄博格尔的行为变得再没有意义。

法师是一个国家的中坚力量,某种程度上来说,优秀的法师越多,这个国家的实力就越强。然而他们同时又拥有着无可弥补的致命弱点——在一对一的战斗下,面对速度型的进攻对手,他们很难发挥自己的实力。

一个六级大法师论身份地位其实比一个天空武士更高,但真正在战斗中,没有武士的保护,他们就是菜。同样的道理,七级大法师就算实力再强,面对修伊诡异莫测的进攻法术,也会非常头疼。

当然,如果让他们躲在武士的身后尽情的施展法术,那么他们所能发挥出的力量远超一百个武士。

修伊在乎的不是七级大法师自身的实力,而是这位大法师和其他人联合在一起所能发挥出的效果。

正因此,他才会在大战开始之前,想方设法先杀死利厄博格尔。然而那位新来的七级大法师却让他先前的努力化为流水。

和国家作对就是如此,你永远不用担心你找不到足够的对手,很多时候即使你不欢迎,他们的援军还是会络绎不绝的赶来。

令人愤怒的是,在此之前,巴克勒他们完全没有收到这个消息。

“哦,那只是一个巧合。陛下并没有派七级法师过来,但是在第二批援军来到罗约城之前,他们正好在路上碰到了那位大师,然后那位大师就和他们一起来了。”

“真见鬼!这真是太不凑巧了。”修伊有些愤怒起来:“他们将在什么时候赶到?”

“就在这两天,具体时间我也不清楚。”

“这么说,我们是来不及立刻执行下一步行动了。”修伊的眉头深深皱了起来。他想了一会道:“先说说现在这批援军吧。”

“大地武士丹尼·杰纳,凯文比尔斯的学生,海洋武士克雷格·肯普,加里克英斯顿的学生。此外还有一位五级水系法师加里·比维斯,是利厄博格尔的学生。我来之前,他正愤怒地咆哮着要杀了你为他的老师报仇。”

“也许他更多的是心疼他老师的宝石戒指吧。”修伊玩味地说了一句,摆弄着自己左手上那三枚新增的宝石戒指,血纹宝石,海蓝宝石和冰魄石。

至于那枚松绿宝石戒指,他给了旭,也只有旭才能最大限度的发挥出自然法术的威力。

“另外安弗利特城主也调来了一位大地武士,两位海洋武士交给凯文比尔斯大人,目前猎鼠行动参与追捕你的人里,仅是七级以上的强者就包括有两位天空武士,三位大地武士,三位海洋武士,一位五级法师,此外就是其他一些高级武士以及受伤断臂的卡希尔。”

布莱恩巴克勒撇嘴:“听起来很强大的阵容。”

莉莉丝发出了不屑的冷哼,修伊则不露丝毫表情。

相对于其他人,他更在乎的是那位七级大法师。

还是霍丁优雅地点了点头,对贝利道:“贝利大人,非常感谢你的信息。不过对我们来说,敌人永远是强大的。面对强大的敌人,正面对决并不是明智的选择,从暗处进行致命的伏击,才是最好的方法。所以你大可不必担心这个问题。”

“那个七级大法师是什么人?”修伊问。

“亚伯拉罕·马利特大人,七级大法师,专长火系法术,攻击威力无与伦比,副修风系和光系法术,拥有光之护体,如果你再想用传送法阵把他传送出去做单独决战,几乎是不可能的。”

“杀人的方法成千上万,已经玩过的套路,我通常不屑于再使用。”修伊冷冷道。

事已至此,愤怒无济于事,修伊的大脑快速运转起来,盘算着如何能在大战开始之前先解决掉这位大法师。问题是他的时间并不多,如果这件事拖得长了,帝国还可能再派来新的援军,那个时候,战场将持续胶着在罗约城。

对于巴克勒等人来说,不能杀死凯文比尔斯,是他们绝对不能容忍的。

贝利继续道:“另外,马利特大人本身也是一位武士。他擅长的熔岩地狱法术,可以制造出大范围的无差别熔岩攻击,没有过人的实力,这样的法术施展下来很可能就会把自己先解决掉。”

“哦?”修伊有些诧异:“他也是一个武士?几级?”

“不是很清楚,但估计不低于五级。”

“很强大的对手。”

“帝国象这样强大的人物还有很多。你正在把他们一个个逼出来。”

贝利说得没错,修伊格莱尔的存在,正在令一位位帝国高级人物走出他们隐居的处所。而随着他一次次战胜强敌,他所面临的敌人也将越来越可怕,越来越难对付。

不过修伊毫不在意这些。

“来多少,我们就杀多少。”这刻他冷漠的说道:“总有一天,当我他们的圣域都杀死时,他们才会意识到坐下来好好谈判,接受我的条件是一份明智的选择。”

一听到圣域这个名词,贝利忍不住颤抖起来。

他没有想到修伊竟然如此狂妄,连圣域都放言要杀。

贝利大叫起来:“你最好祈祷永远不会有圣域来对付你,从来没人能越级杀死圣域。”

“只是以前没有。”修伊沉静而冷漠地回答。

嚣张的话语,冷漠的神情,自信的表态,年轻的少年。

贝利怔怔地站在那里,望着修伊冷酷的面容,他终于意识到,自己为什么会被修伊一再地牵着鼻子走了。

无论如何,仅是修伊眼下的这份豪情壮志,自信满怀,就已经不是他所能比拟的。

对于一个即便是圣域也不放在眼里的少年来说,向帝国权威进行挑衅,的确也算不得什么惊人的举动了。

那一刻他长叹一声:“那么好吧,修伊格莱尔,我只希望你能遵守你对我的承诺。我会尽全力帮助你,而你如果落败了,请务必不要出卖我。”

“在这个问题上,你大可以放心。”

“您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事吗?”贝利小心翼翼地问。从这天开始,他对修伊就再没有放下使用您这个称呼。

“一:我要有关这位七级大法师马利特先生的全部资料。对你来说那并不算太难,对吗?”

“事实上,我已经带来了。”

“二:查克莱的事怎么样了?”

“我已经说服了查理,但是查克莱那边,我试探了一下他的口气,没有太大把握。恐怕需要您亲自出马了。”

“我会解决的,先把资料给我。”

修伊翻开贝利带给他的有关于那位七级大法师的资料仔细查看。

亚伯拉罕·马利特,兰斯帝国四大七阶法师之一。

火系七级,光系六级,风系五级。

再加上自身还拥有一定程度武士能力,毫无疑问,这是修伊自离开炼狱岛以来,遇到的最强大的对手。

考虑到利厄博格尔的命运,修伊不认为自己还能寻找什么机会将对手传送出去以多打少。

“目前的情势下,要杀了这个人并不容易,不过很多事情,杀戮并不是唯一的手段。”修伊喃喃自语,目光在资料上不停地梭巡着,试图寻找可利用的机会,最终修伊的目光落在了一个名字上。

思索良久,修伊终于打定主意,他叫道:

“贝利。”

“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你回去之后,先想办法把南茜的事情压一压,就形势看来,我们的计划需要做一些改变,战斗的时间需要延后了。”

“我会做到的。”

“很好。”修伊丢过去一个鼓鼓囊囊的钱袋:“最近手头有些紧了吧?和你的兄弟出去好好玩玩吧,但别再象以前那样肆无忌惮了。”

“我好象又找回了曾经的感觉。”贝利轻声嘟囔起来。

贝利离去了,客厅里的会议却依然在继续。

喝杯水清了下嗓子,修伊郎声说:“先生们女士们,由于那位七级大法师的突然出现,我们的计划,被迫又要再做改变了。这世上从不会有一成不变的计划,我想我们对此早已经有所准备。那么在战斗开始之前,我们还要先做一件事。”

“什么事?”巴克勒问。

“找一个人。”

“什么人?”霍丁问。

“克里斯平·博兰。”修伊回答:“亚伯拉罕·马利特的死敌,他可以帮我们牵制住那个七级大法师。”

“他是什么人,凭什么能牵制住那个七级法师?”

“一位高级武士,他杀死了亚伯拉罕·马利特的一个侄子,因为那个家伙强 奸了他的未婚妻。而我们的亚伯拉罕·马利特大法师很疼爱这个侄子。亚伯拉罕·马利特用了一年的时间才把他抓到,从这点看,这同样是一个非常狡猾的家伙。而且他痛恨亚伯拉罕·马利特入骨。”

“他现在在哪?”

“罗约城,斯巴克监狱,终身监禁。听说他之所以能活下来是因为他从马利特的侄子身上得到了一样很重要的东西,马利特因此每年都要到罗约城来一趟,目的就是见这个家伙,得到他想要得到的。只是就目前看来,他一直都没有成功。”

“哇哦。”众人同时吹起口哨。巴克勒更是笑道:“这一定是个超级硬汉。”

“那么你打算怎么做?”霍丁问。

“把他从监狱里救出来。我相信马利特一旦知道克里斯平·博兰越狱的消息,绝不会有兴趣再来理我。既然我们的霉运是因为这位克里斯平·博兰先生引起的,那么也该由他来负责解决。”

“是个好主意,问题是你知道斯巴克监狱是个什么地方吗?”

“兰斯帝国号称最牢不可破的监狱,所以这一次就需要我们的越狱专家出马了。”修伊笑道。

所有人同时看向伊格尔阿什林,这个老亡灵法师自从来到罗约城以来,一直低调,很少见外人,但是这一次,他却将要发挥重大作用了。

那一刻,老亡灵法师缓缓道:“对付坚固的堡垒,从内部攻破,永远都是最老套,也最有效的方法。必须庆幸,我们拥有达达尼尔家族的身份,这使我在设计计划时,可以拥有更多的便利。但那意味着我们将投入很多的金钱与精力。修伊格莱尔,你认为那样做值得吗?”

修伊意味深长道:“做生意的一个基本道理就是:如果你无法降低你的成本,那就提高你的价格;如果你无法提高你的价格,那就增加你的销量。如果我们要付出足够的代价才能完成一件事……那我们至少可以争取利益的最大化。”

这话让所有人吃了一惊,伊格尔阿什林惊呼出声:“难道你是想……”

“是。”修伊很坚决地回答:“要干就干一笔大的,咱们把监狱里所有的人都放出来。”

“我的天啊。”

“伊格尔,告诉我你能做到吗?”

“我需要斯巴克监狱的建筑结构图和布防图,上面要有完整具体的布防措施。”

“斯巴克监狱每三到五年要进行一次整体的维修与加固。一定有某家商行与他们有长期合作关系,专门负责帮助政府部门进行房屋修缮工作。霍丁,运用你手中的资源找出这家商行,布莱恩准备派你手下最好的盗贼从那家商行里偷出我们需要的东西。”

“那么布防图呢?”

“那个交给我来。”

“那好,其他具体的需要,要等我拿到布防图后才能做出详细计划……你准备准备怎么得到对方的布防计划?”

“简单,进去转一圈就行了。”

“要进去容易,要出来可就不那么容易了。”

“放心吧,阿什林,我自有办法大摇大摆地进去,然后再大摇大摆地出来。”

“你打算让这所监狱请你去参观吗?”

“没错,我就是这么计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