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六章 圣域之秘
章节列表
第四十六章 圣域之秘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当克丽丝汀从香睡中醒来时,她再度看到了修伊站在她的床前。

如今她已经学会了不再对此感到惊讶。

“我的仆人看来真得很失职,她让你一次又一次轻易地进入我的房间。”斜撑着身体,露出胸前那一大片美好的空白,慵懒的丽人用媚惑的眼神望着修伊:“今天你又为我准备了什么样的惊喜?在你进行了那场可怕的杀戮之后。”

修伊将一大束花插在她旁边的花瓶里,将隔夜的花扔出窗外道:“拉舍尔已经知道了我还在罗约城。”

“真好。”克丽丝汀噘起可爱的小嘴:“是你故意让他知道的对吗?”

“是的,通过一个无耻之徒的嘴。战争才刚刚开始,远未到结束的时候。如果他们不知道我在这个城市,就没有留下去的必要,而我现在还不能让他们离开。”

“真见鬼!”克丽丝汀愤怒地将枕头砸向修伊:“你把我也拖下了水,我本来只想和你达成一笔交易的,可你却利用我杀了三个帝国要员!现在你还打算继续杀人!”

“是两个,还一个只是瞎了而已。”修伊不动声色的回答克丽丝汀,接过枕头,他嗅了一下,做出陶醉的表情。

克丽丝汀无奈道:“那么你还想杀谁?”

“凯文比尔斯和加里克英斯顿。”

“哈!”克丽丝汀翻起了白眼:“你疯了吗?那可是两个天空武士!凯文比尔斯的实力甚至已经接近一位星辰武士了!”

“在我杀死利厄博格尔之前,我猜你同样不认为我有那个能力做到这一点。”

克丽丝汀微微沉默了一下,想了一会,她坐起身来,任由被子滑落,无奈地摇着头说:“没有用的,修伊,你的计划根本就是妄想。兰斯帝国拥有数不尽的人力物力,就算你能够杀死一两个强者,也不代表你能对付一批强者。就算你能杀死天空武士,在他们的上面,还有星辰武士甚至圣域的存在。这场战争,你注定了只有失败,就算你能赢上一百场胜利,你也输不起哪怕一次。尤其是如果你逼得帝国派出圣域级别的强者来对付你的话,那么你就只有死路一条。听我一句,趁早放弃吧,在完成我们的交易后,你还是有多远逃多远,又或者干脆以西瑟达达尼尔的身份安心生活,我会尽力保护你的。”

“如果我拒绝呢?”

“那么你就只有死路一条。我知道你很聪明,很强大,你可以使用种种手段杀死你想杀的人。你可以越级杀死利厄博格尔,可以杀死凯文比尔斯和加里克英斯顿,甚至可以杀死星辰武士,可你永远不可能杀死圣域。圣域的强大是你不可想象的存在。如果真有一天,你把所有你能够打败的人全部打败却还不肯收手的话,那么总有一天,你会把圣域招来。”

修伊有些好奇:“听你的口气,好象你见过圣域?”

克丽丝汀的脸上罕见地现出一丝惊恐,她的目光在那刻变得深邃而悠远,怔怔地望着修伊,她喃喃道:“是的,我曾经有幸见过一位那样的强者。你根本无法想象圣域是怎样强大的存在,那完全超出了人力所能拥有的极限,不是你以智慧能够弥补的。他们已经超脱了力量的限制,成为你无法理解的存在。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阴谋诡计你都无法实现。”

这话让修伊想起了伊莱克特拉。

根据魔龙丽塔所说,伊莱克特拉就是一位圣域级别的强大魔导师。然而丽塔从来没有说过,圣域到底强大在什么地方。因为伊莱克特拉在她的身上下了禁制,使她无法泄露关于这方面的秘密,但是从那时起,他就知道圣域拥有强大的特殊力量,但到底是什么力量,则他也不清楚。

事实上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圣域强者因何能成为这片大陆上无敌的存在。

在修伊的记忆中,风鸣大陆最出名的一次战斗,发生在一百多年前,一位圣域武士在一次战斗中面对十余位巅峰强者的联手,竟然大发神威将对手全部斩杀。这在修伊的认知中,完全颠覆了他对力量体系的认知。

力量,从来是数量与质量的结合,个人之力再强大,也无法与举国之力相抗衡。三到五位天空武士的联手,绝对强过一位星辰武士,同样的,多位大地武士的联手,也可以将一位天空武士轻松的打到落荒而逃。

但是圣域们拥有的战力,却完全颠覆了这种印象,在已知的过往所有战例中,任何一位圣域强者,都没有过输给圣域以下对手的经历,无论对方有多少人。

能够打败圣域的只有圣域,这几乎已经成为一种共识。

除此之外,就是用上千上万的性命去消耗对方的力量,也只能打败而非杀死对方——曾经的紫荆王朝,有过用多达两万名士兵攻击一位敌国圣域的战斗,在那场战斗中,他们付出了一千三百条生命,终于成功逼走了那位圣域,却无法杀死对方。

至于单人越阶杀死圣域的事,历史上更是从未有发生过。

圣域的强大,远超人们的想象。

这也就是为什么超越了十二级存在的魔龙都会输给圣域的原因。

“也许你可以告诉我,圣域的强大到底缘自于什么?”

克丽丝汀轻轻叹了口气:“来自于一种新的力量,超越了斗气和魔法的力量,人们称之为领域力量。”

“领域力量?”

“是的。”

“那是什么力量?”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领域力量很奇特,它代表着某个方面的绝对权威。而每一个圣域的领域力量都有所不同。你无法知道他们具体掌握着什么样的领域力量,因为那对圣域来说是最大的秘密。圣域们轻易不出手,一旦出手,就会杀死每一个知道他们秘密的敌人。由于几乎没有人能够从圣域的追杀中活下来,所以也没什么人知道领域力量到底是什么。甚至连领域力量这个名字本身,也是由数百年前一位挑战圣域的强者在死前说出来的。”

“这么说,凡是敢挑战圣域的人,一个活下来的都没有过?”

“不,凡事总有例外。据我所知能够活下来的人还是有的,只是很少有人会主动承认这一点。而就在不久前,兰斯帝国就发生过一起星辰武士挑战圣域并成功活下来的事情。说起来那个人你还认识。”

“是谁?”

“兰斯洛特。”克丽丝汀樱唇一张,吐出了这个令修伊心惊肉跳的名字。

—————————————

漫步在寂静岛大酒店的后花园中,克丽丝汀穿着一身小洋装,手中还打着一把遮阳伞,花边帽遮住了她大半的俏脸,惟有婀娜的身姿在风中摇摆。

这个女人天生就是为吸引男人而诞生的存在,即使是不看她那绝丽的容颜,仅看她的一举一动,举手投足间都散发出无限的风情,令男人们心生向往。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美丽到妖孽的女人,却无法对身边的少年产生一丝一毫的真正吸引力,尽管少年每天都用疯狂的大手笔来追求着克丽丝汀,克丽丝汀却知道他的心中根本没有自己。

哪怕是一个男人,看起来都比自己要对这个少年有吸引力得多。

这让她心中有些怨愤不平,后悔自己告诉他关于兰斯洛特的消息。

此刻的修伊,的确全身心都投入到了关于兰斯洛特的消息中。他没有想到自己离开炼狱岛后,第一次得知的关于兰斯洛特的消息竟然是从克丽丝汀那里得到的,而且一上来就是如此惊人的消息。

根据克丽丝汀告诉他的情况,兰斯洛特离岛之后,知道自己上当受骗,但他既没有去温灵顿向皇帝请罪,也没有回南方家族,甚至没有去找他曾经深爱过的女子。

相反,从那天开始,他到处行走全国各地,开始一一挑战各地强者。

作为一位巅峰强者,兰斯洛特的名气在兰斯帝国可以说是最名不见经传的,因此起初很多人甚至根本不知道帝国还有兰斯洛特这么一号强者的存在。然而随着他一路走来,不停地挑战各地强者,并一次次取得胜利,他的名字开始在这片土地上传扬。此时,修伊格莱尔的名字同样飘扬在兰斯帝国的土地上,与兰斯洛特一南一北,共同成为帝国这段时间内最响亮的名号。

这位兰斯帝国新生的第五位星辰武士,在两个月前打败了另一位星辰武士之后,一跃成为帝国年纪最轻风头最劲的巅峰强者。

只是在这种情况下,谁也没想到兰斯洛特竟然做了一件疯狂的类似于自杀的举动——向圣域挑战。

谁都知道圣域不是好惹的,就连皇帝看到他们,也得恭恭敬敬地尊称圣者,礼宾以待。而圣域出手,凡是能逼到他们使用“领域力量”的,必定会毫不留情的杀死,任何人都无例外。领域力量是每一个圣域强者最大的秘密,据说为了保护这个秘密,他们什么人都不会放过。

兰斯洛特挑战圣域,是彻彻底底的自杀行为,不奇怪的是他失败了,惊奇的是他竟然活下来了。

这让修伊感到几分欣慰。

别人或许不知道兰斯洛特为什么会有那种疯狂到近乎找死的行为,他却是很清楚的。

他知道,一定是自己留给兰斯洛特的信中,指责他没有“强者的心”,将这个心高气傲的男人刺激到了。他开始尝试挑战逆境,象一个真正的勇者那样去冒险,去在死亡的边缘中挣扎求存。很显然,兰斯洛特受自己的刺激,在不间断的挑战强者的过程中,一定有了许多新的领悟。而为了进一步提高自己,他甚至将生命抛到一边,去主动挑战圣域,以期在与强者的对决中领悟到力量的法则。

那正是一个武者成长的必须心态,只敢欺负弱者的武士,即使拥有再强大的实力,也是不够资格被称为强者的。

“你知道兰斯洛特最近在哪里吗?”修伊突然问克丽丝汀。

“他回到了南方家族。听说他的父亲,南方家族的代理总长伯特洛特为他进行了规模盛大的欢迎仪式,正式承认他是家族的一员。不过兰斯洛特对这一切并没有兴趣,他只想修炼。然而对南方家族来说,家族中出了一位星辰武士,而且是挑战圣域后不死的强者,仅凭这一点,就足以令整个家族名声大振,许多豪门贵族也不得不给他们更多好处,以保持彼此间的亲密联系。”

“想必那位没能杀掉兰斯洛特的圣域强者也出了些力气帮忙吧?”修伊淡淡道。

克丽丝汀大感惊奇:“没错,就是这样。圣域强者奥尔德里克·巴尼斯特,在接受了兰斯洛特的挑战后使用了领域力量却没能杀死他,兰斯洛特成功逃离了巴尼斯特大人的追杀。在那之后不久,巴尼斯特就宣布兰斯洛特从此成为他的朋友。南方家族是这件事最大的受益者,他们不仅获得了一个强力的家族成员,同时还获得了一个强大的圣域盟友。现在南方家族的生意可以说无往不利,几乎没什么人敢找他们的麻烦。可问题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并不奇怪。”修伊神秘一笑:“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转变其实都是出于利益需要,就好象你我之间。好好想一想吧,克丽丝汀,想想那天在酒店我们的见面,你认出了我,发现我最大的秘密,然后结果是什么?”

克丽丝汀一楞,然后她惊呼出声:“你是说……”

“没错,兰斯洛特挑战圣域强者巴尼斯特,并成功活了下来。这意味着他已经知道了巴尼斯特身上关于领域力量的秘密。既然圣域强者们千百年来都不愿意别人知道自己的领域力量是什么,这就说明这种力量一定有着极大的局限性。很可能这种力量并不是真正的无敌存在,而一旦这种力量为人知晓,就会有人能找到打败甚至杀死他们的方法,所以圣域强者们才会不约而同的共同掩饰这种力量的秘密,这是唯一的合理解释。而兰斯洛特,就是这样一个知道了对方秘密的人。当然他很聪明,在发现了这个秘密后,他并没有大肆宣扬。和每一个从圣域手中活下来的强者一样,他选择了合作而非对抗。兰斯洛特用这个秘密保护自己,甚至可以要求巴尼斯特为自己提供一些保护和服务,而他则保证秘密不会从他的口中外传。这应当是圣域们约定俗成的规矩——如果无法杀死对方,那就收买对方,以保证秘密的不会外泄。”

说到这,修伊眼中的精光一闪:“当然,仅仅是收买或许不够。兰斯洛特为了自保,也一定会收藏起这个秘密,如果巴尼斯特试图杀死兰斯洛特,那么后果可能就是……就象贝利和拉舍尔之间一样。”

说到这,修伊嘿嘿笑了起来:“那么从道理上讲,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里,一定存在着某个如帕吉特一样的人或者事物。在那里记录着关于圣域力量的重大秘密。如果兰斯洛特出了什么问题,那么有关于圣域强者巴尼斯特大人领域力量的秘密就会公布天下。所以只要我能找到它,那么我就会了解到关于领域力量的秘密到底是什么。那么将来就算有圣域亲自出手对付我,我也未必就没有胜算。”

克丽丝汀听得目瞪口呆,她怔怔地望着修伊,实在是很难想象修伊的脑袋到底是用什么做的,怎么能从如此简单的事件中分析出如此复杂的内情。

无敌的力量中拥有致命的缺陷?圣域强者并非真正的不可击败的存在?他们到底拥有什么样的力量?又有着什么样的缺陷?这些疑问千百年来从来无人得知,而现在,一个少年已经产生了揭开它神秘疑团的兴趣。

看起来只要是修伊格莱尔想做的事,他就一定会成功。因为下一刻,他已经悠悠说道:“兰斯洛特虽然和我曾经交情不错,但我毕竟曾经骗过他,这样重大的机密,我不认为他会告诉我。所以要想找到这份机密,我就得对他做更多的了解。好在我对他并不缺乏了解。

微微停顿了一下,修伊道:“兰斯洛特是一个真性情的男人,但他并不是一个傻子。他在炼狱岛上生活了整整二十年。二十年的孤独生涯,使他没有可以信任的朋友。他的出身导致了他和他的父亲之间只有彼此利用的关系,而非互相信任的关系,我对他的欺骗与利用,使他更不会再轻易相信任何人。所以与拉舍尔不同,除非兰斯洛特蠢到家,否则他不可能把如此重大的秘密轻易交到谁的手里。这就意味着他应该是将秘密藏在某个特殊的地点。这个地点不能是简单的某个石头下,某个花园地下,否则巴尼斯特如果真杀了兰斯洛特,秘密也很可能随之永远不见天日。就算将来被无意中发现,这位圣域强者可能已经早就死掉。”

“那么他可能会把秘密放在什么地方呢?”

“有可能是某个钱庄,又或者是某家商会,再或者是某个信用机构。应该是不会接触到他的秘密,却又能准确完成他托付的组织,必须要有一定的声誉和信用才行。”

“这样的选择并不少。”

“是的,不过通过对兰斯洛特曾经行踪的调查,或许会有一些线索。此外兰斯洛特也不可能对自己藏好的线索不闻不问,那就需要我们去主动查探了。对了,我们现在所在的大酒店,不正是南方家族的产业吗?看起来,我们要和这里的酒店负责人好好亲近亲近了。也许从他那里,我们可以得到许多关于兰斯洛特最新情况的资料。”

“你打算怎么做?”

“这就需要夫人您的出马了,只有你的魅力,才能让这里的负责人知无不言。我要知道兰斯洛特自从挑战过巴尼斯特后去过哪些城市,那些城市里又有哪些人和兰斯洛特有比较亲密的关系。至于然后嘛……”

修伊微微一笑:“我自有办法知道他把秘密藏在哪里。”

望着眼前少年那一脸自信的笑容,克丽丝汀突然觉得浑身一寒。

下意识里,她心中的那个认识再度强烈起来,那就是永远永远不要和修伊格莱尔做对。否则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将你暗中算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