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五章 家事
章节列表
第四十五章 家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我从没想到会再遇到你,我的天啊,你的样子变化到我几乎认不出来了。”

漫步在街头的小道上,南茜和修伊并肩行走在一起,修伊的怀里还抱着小帕迪,P股后面跟着旭。

“对此我感到抱歉,但是我想你明白,假装不认识你,其实对你更有好处。”修伊很无奈地苦笑道。

事实上他也没有想到,小帕迪竟然会认出他来,哪怕他化装得再巧妙,可是对孩子们来说,他们认人的方式有时更直接,更简单,也更有效。

“没有关系,我能理解你的苦衷。”

“你就不怕我是一个通缉杀人犯吗?”修伊好奇地问。

“曾经怕过,但是现在不怕了。”南茜摇头道,她停下了脚步,将手放在了修伊的脸上,用温柔的眼神看着他,就象是姐姐在看自己的弟弟一样:“在我第一次知道你是修伊格莱尔的时候,我很害怕,但当你送给我宝石,保护了我和我的孩子,让我们安全离开那个可怕的地方时,我就再没有必要怕你。我不知道帝国为什么要通缉你,但我知道这个世界从来都不公平。与其让我去相信世人的传言,我更愿意相信我自己的眼睛。我相信我所看到的,认识的那个修伊格莱尔,他就是一个聪明,可爱,英俊,善良,乐于助人的大男孩,我相信帕迪所相信的。他喜欢你,我也是。”

这让修伊有些感动。

自从他来到这个世界后,从没有一个人象南茜那样用最简单最单纯的眼光去看他。曾经的海因斯,安得鲁,把他看成是有利用价值的工具;追捕他的那些猎犬们,把他列为最危险的犯人;刺槐镇的盗匪们将他看成是世间难得的狡诈罪犯;克丽丝汀被迫将他当成盟友,而那些商人们将他看成生财的机器,甚至歌舞团的姑娘们,对他的迷恋也仅限于英俊的外表和翩翩的风度。

惟有南茜,将他看成是一个大男孩,无论他有着怎样的凶名,都用看待弟弟的眼光来看待自己。

而事实上,这正是修伊想要的,很多时候他也渴望那种温情式的关怀,却可惜那已经离他太远。

“我记得你当初回来是探亲的?”修伊问她。

“是的,带着孩子看望一下我的父母,但是我没想到那会是最后一面。”南茜有些难过地说道:“他们的身体早已不行,一直在等着我回来。”

“真是令人遗憾。”

“没什么,父母亲去后,留下了一个店铺交给我。我的丈夫在来之前刚刚失业,所以我建议我们暂时先不回香叶城,先在罗约城生活一段时间,守着铺子,也能让日子过得好一些。”

“看起来他并不满意这样的安排。”

“他心比天高,总认为他将来有一天能出人头地。罗约城不象香叶城那样繁华,他更愿意回到自己的地方去打拼,但是偏偏他现在又没有事情可做,他只能怨天恨人,抱怨所有他可以抱怨的……这里所有的一切都让他很不适应。”

“难怪他会气冲冲地出去,把你和孩子丢下。”

“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南茜的声音充满无奈。

“我家就在前面不远处,进去坐坐吧。”南茜向修伊发出邀请道。

这让修伊颇有些犹豫,不过看到对方鼓励和信任的眼神,修伊终于点了点头。

南茜住的地方是在普通的居民区。

与罗约城繁华的北区一带相比,平民区的房屋大多矮小简陋,路面狭窄,不易通行马车。

这一带地方有些破败,到处是烂菜叶和四处倾倒的垃圾,使得修伊不得不小心行走,避免污水弄脏了自己的衣服。

南茜的房子是一幢用木藤花做成围栏的白色小楼,周围还有一片草坪,在略显颓败的平民区中属于环境不错的家庭。这或许和她的祖辈曾有过一段时间出色的生意有关,这幢小楼和店铺都是南茜的祖辈留下的遗产。

进了屋子,将小帕迪放在地上,任他一个人爬来爬去,让旭照看好小帕迪,修伊跟随南茜来到客厅。南茜为修伊砌上一壶热茶,然后她坐在一边,用复杂的眼神望着眼前的少年。

“那么,现在的你,应该是一位有身份有地位的贵族了,对吗?”她问。

“是的,我为自己弄了一个掩护的身份。”

“看起来相当成功。”南茜笑道:“不过你不必告诉我那是什么身份。”

她走过来站在修伊的身边,仔细打量了他一会,才继续温柔道:“我还是喜欢原来的那个修伊格莱尔,英俊,帅气,令人着迷。让我看看你原来的样子好吗?”

修伊想了想,终于将伪装卸去,呈现在南茜眼前的,正是当初那个南茜一眼看到的英俊少年。

怔怔地望着修伊的脸庞,南茜伸出手来轻轻抚摸着他的脸,叹息道:“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要让这样一个男孩成为一个通缉犯?”

简单的话语里,带着无尽的唏嘘,就连修伊自己,一时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好。

外面突然传来了开门的声音。

“南茜!你在家吗?”门口传来了布莱克先生不满的呼喊声。

“我丈夫回来了,你在这里稍坐一下。”南茜向修伊挤出个无奈的笑容,然后向外面走去:“是的我在。”

修伊快速站到门后,同时旭也化身成小黑狗的模样,飞入修伊的怀中。这父子俩心灵相通,同一时间做出了迅速的反应。修伊暂时不想让布莱克看到自己。

外面传来了夫妻两人的吵闹声。

听起来布莱克正在质问南茜为什么早早就把店关了。他可能是喝了不少酒,大着舌头的说话声音令人分外厌恶。

争吵的声音越来越大,布莱克先生不停地咆哮着,说什么他娶错了女人,南茜就是一个丧门星,就是因为她,自己才会丢掉工作。而现在,他却还还要留在这个乡下城市里,忍受则烦闷的无聊。

南茜轻声抽泣了几下,这让丈夫越发的愤怒与不满。

在争吵过程中,修伊注意听到了一个词——宝石。

听起来当初在比利亚斯山区,修伊给了他们一颗宝石后,南茜就将这颗宝石藏了起来,一直没有动用。而布莱克先生却很希望能将它卖掉,以换取更加优渥的生活。

他为自己勾画了无数个未来,幻想着自己能通过一颗宝石带来的财富,打造出庞大的商业帝国。

这位布莱克先生心比天高,却志大才疏,南茜显然很清楚丈夫的毛病,所以咬着牙坚持不肯卖。

“我们还没到把所有东西都卖光的地步,总得为孩子留点什么。”她这么说。

丈夫咆哮着怒吼妻子:“快把宝石交出来,让我把它卖了,我们可以用卖掉的钱做大买卖!”

“不,布莱克,我知道你。你会用卖来的钱去买酒,直到把它们全部花光。”柔弱的身体中颤抖出不屈的声音。

真是一位坚强的女性,修伊悠悠地想。

生活的琐碎无穷无尽,无论是在哪个世界,这样的事情才依然是世界的主体。

令修伊感到担心的是,争吵的尽头,往往是动手。这个时代的男人,对女人有着绝对的控制力,而暴力更是他们用来证实自己权威的有效武器。

而对于喝了酒的男人来说,这种现象就更加普遍,这种奇妙的液体所制造的化学效应能够给予最胆小的人以勇气,让他们做出他们以前从来不敢做的事。

“啪!”

一记清脆响亮的耳光传来,证实了修伊的担心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南茜的丈夫显然很擅长于这种情况下发挥自己丈夫的威严。

另这位丈夫感到惊讶的是,他发现自己的妻子并没有大声痛苦,相反却苦苦劝他不要喊叫。他并不知道这是妻子爱护自己的表现,却认为那严重折辱了自己的威严,所以又是一巴掌打了过去。

“布莱克,停手。你喝多了!”南茜叫道:“我不想引起邻居的干涉!”

“哦,是么?邻居?哪个邻居会干涉我们?”丈夫并没有理解妻子话中特别的含义,他不知道即使自己打了妻子,妻子却还在想办法保护他的安全……

这让修伊有些叹息,但显然他必须尊重南茜的决定,此时此刻,自己不适合露面。

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事,就有些出人意料了。

或许是小帕迪看到刚才还陪自己玩耍的旭突然不见的缘故,很好奇地从另一个房间爬了出来,试图寻找旭。

南茜连忙把帕迪抱了起来,同时用哀求的眼神望着丈夫:“孩子在这,别让他看到这个,这对他不好。”

“哦,你是想用孩子来坐挡箭牌吗?”丈夫大叫:“把孩子给我!”

他上前抢过孩子。

或许是他狰狞的形象吓怀了自己的孩子,帕迪大喊大叫起来,不愿意让父亲抱自己,拼命的试图摆脱,想要回到母亲的怀抱。

男人受辱的尊严令这位本就已经醉醺醺的布莱克先生冲昏了头脑,他竟然愤怒地将小帕迪举过头顶,大喊道:“混蛋!就是因为你,让我的妻子不再爱我,让我的财产不属于我,而你竟然还不愿意跟我!我要惩罚你!”

然后他将小帕迪狠狠地丢了出去……

“不!”南茜发出了惊声的尖叫。

————————————————

令人震骇的景象突然出现。

被掷出的小帕迪如一片落叶竟然在空中飘荡着飞翔,仿佛有一双无形的手在下面托着他,让他如船儿般在空中沉浮,小家伙甚至还乐得手舞足蹈地大笑起来。

直到缓缓落地,小帕迪在地上手脚并用,向着客厅迅速爬去。

布莱克先生被眼前的这一幕景象惊得呆了,酒意清醒了几分,他为自己行为震惊后悔的同时,更为眼前这不可思议的事情而晕眩。

反到是南茜,这个可怜的女人几乎被彻底吓坏了。她疯狂地撕打自己的丈夫:“你这个疯子!你是混蛋,布莱克!我不能原谅你!你差点杀死了我们的孩子!”

“哦,我的天啊,我到底干了些什么……”布莱克喃喃道。

走廊的尽头,随着下帕迪的爬入拉出了一道修长的身影。修长的影子将小帕迪的影子笼罩住,缓缓抱起,传来了帕迪咯咯的欢笑声,伴随而来的,还有一声轻微的叹息。

“布莱克先生,我很抱歉打扰了您和您妻子的争吵,如果可以,我本不想那样做,但我终究不能看着你将自己的孩子杀死。”

随着修伊的话语落下,那年轻英俊的面容再度出现在布莱克面前时,布莱克彻底呆滞:“修伊格莱尔?你在我的家里做什么?”

修伊脸上露出无奈的笑容,尽管他对殴打女人的丈夫极为反感,但他同样知道,夫妻家事不是外人可以轻易插手的。

所以这刻他只能用尽可能平静的态度道:“做客而已。”说着,修伊揉了揉怀中小帕迪的可爱小脸蛋:“当然,我没想到会正好碰上这种事情。布莱克先生,做为一个父亲,你刚才差点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儿子。”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布莱克大吼起来:“我不相信你,你是个通缉犯,我没有邀请你到我家里来。你想干什么?勾引我妻子吗?”

然后他转头对南茜大叫:“你真是个**!”

“闭嘴,布莱克,事情不是这样子的。”

“是么?”布莱克冷笑:“我可不这么想。我觉得你当初遇到这个家伙时就不对了,你看中他什么了?长的英俊还是有钱?你这个婊子,怪不得留在罗约城不肯离开,你一直在等他对吗?你是不是暗中给了他什么联系方式?然后约他在我不在家的时候秘密幽会?”

“布莱克,你太过分了。”南茜气得浑身发抖。

那个时候,修伊突然淡淡道:“不必生气,布莱克夫人,当人们做错了事的时候,通常有两种反应。一种是良性的,就是立刻承认错误。一种是恶性的,就是运用种种手段百般抵赖。很显然你的丈夫就是后一种人,他知道自己刚才做错了事,在这种情况下,他选择了诬陷你,从而使你无法再追究他刚才的行为。可惜的是,在阴谋诡计方面,我比他更在行,所以他可以骗过你,却骗不过我。”

南茜不可置信地望着修伊:“这怎么可能?”

修伊耸了耸肩:“大男人的思想作祟,使他们总是不愿轻易承认自己的错误,不过问题是他忽略了一件事,就是——或许我的表现太过斯文了,以至于他忘记了他诬陷的目标,其实是一位鼎鼎有名的杀人凶犯。”

这句话说出来,布莱克全身一颤,惊恐地望向修伊。

只见修伊的眼中突然现出一片冷冽残酷之色,他单手一张,遥指布莱克,仿佛一只无形的大手猛然掐住了对方的脖子。

“不!”布莱克恐慌大叫起来。

修伊冷笑道:“你害怕了是吗?布莱克先生。老实说就在刚才你殴打自己的妻子时,我就很想冲出来把你揍一顿。南茜是个好女人,可你完全不懂得珍惜。如果不是因为她是你的妻子,我不适合出面干涉,我早就把你扔出去了。但是你对自己的孩子的所作所为却迫使我不得不出手。而我这个人一向奉行的,就是要么不管闲事,要么就干脆管到底,半途而废可不是我的作风!”

“放……放开……我”布莱克捂着嗓子大叫。

“别担心,你的命运并不取决于我,而是取决于你的妻子。”修伊冷冷道。他望向南茜:“您希望我怎么处理他?把他扔出去?还是折断他的一只手?又或者干脆杀了他?我可以做到没人发现这事和你有关。”

“我……”南茜张了张嘴。

“在你做出决定之前,我希望你想想他刚才对你所做的一切,还有对你孩子差点造成的伤害。”修伊道。布莱克试图喊叫,可修伊只是略一用力,他便喊不出来,一张脸憋得通红。

南茜想了想,终于还是叹口气道:“谢谢你,修伊格莱尔,你又帮了我一次。不过他终究是帕迪的父亲,是我的丈夫。放过他吧……”

“很好。”修伊点点头。

一甩手,他将布莱克丢了出去,撞在对面的墙上,摔得他头脑发昏。

修伊冷冷道:“今天我就放过你。但是从今天起,你的妻子和你的儿子将接受我的保护,如果你还敢对他们动手,别怪我对你不客气。”说着他看看南茜:“你觉得这样合适吗?”

南茜怔怔的点头,此时她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我以后没事会常来看看的,如果他还敢打你,你就告诉我。”

说完这句话,修伊扬长而去。

—————————————————

夜晚的罗约城,远离了白日的喧嚣,寂静无声。

自从修伊格莱尔在罗约城大开杀戒之后,罗约城的夜晚就很少有人敢上街了。

坐在一处塔楼的钟顶上,修伊默默地望着下方,眼神中一片肃穆。

视野的远方,那一幢用木藤花围住的小楼,在夜色月光下显得安宁,平静。

修伊很有耐心地等待着,时间在静默中一秒一秒地流逝。

直到一个黑影,在那白色小楼前出现。

黑影四周望了望,确定四周无人,借着夜色的掩护,向外面跑去。

“红,跟着他,看看他去哪里了。”修伊双手抱头,靠在背后塔楼的悬柱上,悠闲的说道。

红一拍翅膀,顺着塔楼向下飞去。

片刻后,红飞了回来,仰天叫了几声。

“爸爸,旭说那个布莱克去了城主府。这个家伙果然去告密了。”

“并不稀奇,不是吗?”修伊冷笑道。

“可是我不明白。”旭瞪大眼睛问:“为什么你要这样做?你本可以白天就杀了他的。”

“那会让南茜伤心。旭,这正是我要教你的东西,你已经拥有了人类的智慧,但是你还学会理解人类的感情。感情这种东西很奇怪,它让人看不清现实,无法分辩是非对错。对于南茜来说,布莱克是她的丈夫,无论她的丈夫做了怎样的事,她都会对他抱有期望。非到万不得一的时候,她不会对自己的丈夫死心。所以即使白天布莱克做出了那样的事情,她还是愿意选择给自己的丈夫一丝机会,哪怕这个选择只会给她带来痛苦。我很想告诉南茜,象她丈夫这样的男人,从来都是不值得信任的人,跟着他未来只会是一片黑暗,但她不会相信,而我更没有权力强行赶走和杀死她的丈夫。我不能以为她好的名义做出任何伤害她感情的事。”

“所以……”

“我是没有权力处置别人夫妻间的家事的,可那不代表我不能处置试图伤害我的人。从布莱克决定告密开始,他的命运就捏在了我的手里,从这刻起,我有充足的理由可以杀他。”

“果然是这样么。”旭用小手顶着下巴想了一会:“很奇怪的做法,魔龙的世界从没有这样复杂过。”

“是的,的确很复杂。智慧让人类的行为变得复杂,诡异,难以揣测,赋予单纯的行为以无尽的意义。南茜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她是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知道了我的身份而没有害怕我和躲避我的女人,她单纯而善良,就象一个姐姐,从她的身上我能感到一种温暖,但可惜的是她所嫁非人,我不想伤害她。所以我给了布莱克选择的机会,希望他能珍惜自己的妻子。但显然他不在乎,他完全不在乎自己的告密会给自己的妻子带来怎样的伤害……她很有可能被以通敌罪论处,但这个男人却根本不管不顾。”修伊淡淡道:“这是一次利用,也是一次考验,很遗憾布莱克先生没能通过这次考验。既然他不在乎自己妻子的安危,不在乎自己家庭的完整,那么我也没必要留他在这世上,因为他的存在只会给南茜带来痛苦。这世上总有很多人选择自取灭亡的道路。布莱克只是其中之一,我也是。不过和他不同,我有足够的准备去承担一切后果,而他没有。”

小家伙低着头想了一会,然后抬头道:“我明白了,爸爸,那么如果他没有选择告密呢?”

“那么我会委托巴克勒给他们最好的照顾,不过现在显然没必要了。”说着,修伊站了起来:“好了,既然我们的布莱克先生已经完成了我赋予他的使命,那么接下来,我们可以准备自己的行动了。”他的眼中,放出坚定的光芒,低沉的声音回荡在这塔楼之顶:

“就让我们的天空武士大人去步那位大法师的后尘;让兰斯帝国再度品尝失败的滋味;让斯特里克六世和他的臣民们,在震惊与恐惧中颤抖;让整个帝国在即将到来的飘摇风雨中倾斜甚至崩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