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四章 再遇
章节列表
第四十四章 再遇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飘渺的烟雾渐渐散去。

修伊的眼前,出现了一个样子大约五六岁,面红齿白的小男孩。

他光着P股蛋子,这刻正好欣喜地看着修伊,表情纯真,看上去肉嘟嘟的可爱极了。

“哦,见鬼,我忘记了给你准备一套衣服。”修伊一把将小家伙抱起。

“魔龙是不需要穿衣服的。”变成人形的小家伙旭奶声奶气的说,天知道当他成为龙形时,比一只成年的猛犸兽还要巨大。

“可是人需要。知道吗?爸爸盼着和你说话已经很久了。”修伊笑着刮了刮小家伙的鼻子。旭可爱地皱起了眉头,他被刮得很不舒服。

想了想,修伊有些奇怪地问道:“为什么你直接就可以这么流利地说话,我以为你只是具备了发声的功能,但是语言的能力应该需要重新学习才对。”

“因为你啊,这段时间我一直跟随着你,我早就会使用人类语言了,但是在我拥有变形术之前,我无法调整我的声带结构,所以无法发出人类声音。”

“声带?”修伊有些诧异这个用词。

“从你那里学到的。”小家伙很认真的回答:“什么样的父亲就有什么样的儿子,从你那里我学到和理解了很多东西。”

“你说话的口气可一点不象两岁的样子。”

“魔龙的智慧可不是随着年龄增长,而是随着力量增长的,而力量才是随着年龄增长的。爸爸你让我跨越了这时间的障碍,我提前觉醒了部分能力,所以我的智慧也成长了。现在我已经是一个大人了。”小家伙骄傲地回答。

“是么?”修伊很认真的看他。

小家伙有些心虚,低下头想了想,然后回答:“差不多是。”

“哦……”修伊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那么告诉我,魔龙力量的第一次觉醒,正常情况是在几岁?”

小家伙很不情愿地回答:“六岁。”

“哦,六岁就想冒充大人了。”修伊哈哈笑着又刮了一下他的鼻子。

“当然!”旭毫不客气的回答:“我要快快长大,然后帮爸爸去杀光那些想害你的人。我现在充满了力量,我可以帮你做更多的事了。”

出乎旭的意料之外,修伊的脸色突然沉了下来。

他吻了一下旭的可爱脸蛋,然后轻声道:“不,旭,从今天起,我不许你介入到我的战斗中去,我是说任何情况下,你都不要插手。”

“为什么?”旭很惊讶地问。

修伊望着旭迷惑的表情,轻轻叹了口气:“必须承认,这是我的失误。在那之前我只想到让你尽快拥有强大的力量好帮我,但是我没有注意到,你其实还是个孩子。你还小,而且你已经拥有了人类的智慧。我是说,你不再单纯是一头只懂杀戮的魔龙,某种程度上,你是比人类更高贵的生命。你拥有人类所拥有的,也拥有他们所不拥有的。但无论如何,你都只是个孩子。”

修伊将旭放了下来:“在你没有变身之前,虽然你已经有了和我心灵相通的能力,但是我更多将你看成是我的宠物。可是现在,你已经长大了,你拥有人形了,会说话了,会喊我爸爸了。你知道作为一个孩子的父亲,应该是怎样的吗?”

旭茫然地摇头。

修伊蹲下来,对旭很认真地说道:“应该去关心他,去爱护他,而不是利用他。爸爸未来的日子,充满了凶险,充满了杀戮。旭,我不想让你和我一样,在杀戮中迷失。你注定了将是这世界最伟大的生命存在,不该做依附于我的打手。所以,我希望你能拥有一个天真而美好的童年,而不是血腥的。”

“可我是一头魔龙,魔龙的生命意义就是战斗。”

“但不是现在。现在的你还是个孩子,需要的是父母的呵护,而不是利用。所以我不许你再插手我的战斗,你听明白了?”

小家伙低下头想了一会,好象有些明白了,他眨巴着眼睛问修伊:“那如果我变回本体的话呢?是不是你就允许我帮你战斗了?”

修伊一时有些语结。

当旭变成人形时,他就是一个孩子,一个可爱的还带着些天真的孩子。

但当他回到本体状态时,魔龙的力量便会主导一切,此时他就成为它,思维上更接近于高级魔兽特有的弱肉强食的野性状态。如果强行压制它的欲望,不让它战斗,反而对它的成长不利。

正是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反差,才造成了修伊思维上的冲突,以至于这刻当旭问出这个问题时,修伊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不过对旭来说,他已经明白了。

他搂住修伊的耳朵轻声说:“那么爸爸,我答应你,不用人形形态和人战斗,好不好。”

修伊茫然起来。

思考良久,他终于点头道:“好吧,不过要是这样的话,没有爸爸的命令,我不许你随意变回魔龙形态,对我来说,我更喜欢你现在的样子。”

“恩。”小家伙拼命的点头。

“那么,我先带你上街去买件衣服穿,然后我们再去吃点好吃的怎么样?就算是对你新生的庆祝?”修伊笑问。

他清楚地看到小家伙的嘴里啪啪地流下口水。

“哦,不,你这个小谗鬼,不许你把作为魔龙的习惯带过来。”修伊笑了起来。

————————————————————

尽管经历过修伊格莱尔在那个不眠之夜的暴风雨般的洗礼,罗约城的白天依然平静详和,并没有草木皆兵的景象。

或许是知道传送阵可以将修伊格莱尔传送到任何地方去的缘故,因此绝大多数人不认为修伊格莱尔还会继续留在罗约城。那个夜晚疯狂的杀戮,更多内容是作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正午的阳光和煦明媚,修伊牵着旭的手,走在罗约城繁华的大街上。

这是他们难得有机会静下心来欣赏这一带的风光。

旭已经穿上了衣服,他穿着一件小背心,里面还套着件小夹袄,一双黑色的小牛皮鞋,颈间还挂着一个玉环,样子象极了邻居家的宝宝,被大哥哥带出来逛街。春寒陡峭,旭的小脸蛋红扑扑,不知情的会以为那是冻的,却不知道那是小魔龙第一次以人形来到这个世界,看着这大千繁华的景色,心情激动所导致。

他的手心里还抓着一块当地特制的用净米烧制的糯糍糕,味道香甜,小家伙吃得舒服极了。

罗约城的春天,还是相当美丽的。

作为一个山区城市,这里有许多当地的土特产。与繁华的商业大都市相比,罗约城的热闹或许有限,但是胜在气候宜人,风景优美。整个城市其实并不是建筑在平地上,而是倾斜性的存在,由南向北,城市的位置呈梯形上升趋势。其上升角度大于15度角,以至于站在城市的北端,就能清楚地看到南端。

安弗利特伯爵的城主府就坐落在罗约城以北,这里也是整个罗约城最繁华的地带。除了寂静岛大酒店从接待生意的角度考虑,选择了位置偏南的方向以外,绝大多数豪门贵族,富甲商旅都集中在北区。

修伊格莱尔在北区的一场大战,连带着一些商家也跟着遭了些殃,不过真正对他们造成损害的,却不是修伊,而是当时那些中了埋伏后到处乱跑乱撞的探员和武士。

一些人在慌不择路的情况下冲进了附近的店铺,引发了大火,造成了当地店铺的惨重损失。

当然,法政署责无旁贷地将一切责任都推到了修伊格莱尔的身上,声称是他干的。但是许多贵族商家并不那么好糊弄,他们注意到修伊的雷火阵虽然是摆在了道路的两旁,但攻击的中心却是向着路心而非路边。

法政署的说法就好比是从枪里打出去的子弹没能打到敌人,反而倒退着回来打在了自己的脸上。

因此一些商家很不客气地冲进城主府寻找安弗利特伯爵要求他给予一个说法。

除非是那个重农抑商的时代,绝大多数的时代里,拥有足够的财力的商家,通常都与贵族豪门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当他们联合起来时,代表的势力之强,即便是城主也不得不顾忌几分。因此安弗利特伯爵被迫向这些商家保证,罗约城将会对此事进行负责。

当然,话是这么说,真要到掏腰包的时候,安弗利特伯爵毫不犹豫地把责任转嫁到了拉舍尔身上。

抓捕修伊格莱尔是国家级行动,地方城市作为配合,尽足了义务,现在造成的损失总该有个说法吧?上面若不拿些钱过来,这事可是很说不过去的啊。

拉舍尔很是不客气的两手一摊:本人现在已经不负责猎鼠行动的指挥任务,要赔偿?你找凯文比尔斯大人他们吧。

凯文比尔斯和加里克英斯顿毫无疑问都是帝国中权柄赫赫的大人物。

可是他们的权威是建立在强大的个人武力基础上的,与他们的指挥能力,策划能力,后勤支援供应能力基本没什么关系。

社会的组成固然需要强大的力量,可仅靠强大的力量,同样也做不好什么事。

因此当安弗利特伯爵来向他们要钱时,他们也抓瞎了。

也就是从那时起,这两个人开始意识到要抓捕修伊格莱尔,他们要对付的可不仅仅是一个通缉犯那么简单,事实上他们还要应对各种人物,考虑各种局面。

而这种事显然不是他们所擅长和所能应对的。

不过对于修伊来说,这一切都只是附带的奖励,现在的他,只需要带着旭好好欣赏这里的风景。尽管大战后的硝烟刚刚散去,地面上还残留着当初的激烈惨象导致这里的热闹繁华也大受影响,但是对于换了个身份旧地重游的人来说,这份感觉却更加充满了刺激有趣。

“爸爸,我想吃那个!”旭用胖嘟嘟的手指指远处的小吃叫道。

顺着旭的手指望去,不远处有一个小店铺,正在贩卖罗约城当地的一种特色小吃,叫“列塔”。

罗约城一带,盛产燕麦,这种燕麦制成的燕麦粉可塑性高,韧性好,可以制作各种精美小吃。力塔,就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一种。人们先是将燕麦制成面粉,然后揉成面团,用特制的模具塑形后进行煎制。在煎制时用小刷子刷上兽油和奶酪,有时会涂以蜂蜜或黄酒,制作出来的力塔芬芳溢人,香甜可口。

也有烤制的做法,那便是“列塔”。

此刻旭所指的就是列塔,一种在炉灶内用炉火烤制成熟的食品,味道相当不错。

“好吧我去给你买一块。”

“要十份。”旭更正道。

“你这小家伙,你已经吃了很多了,竟然还想吃那么多。”修伊笑道。

“魔龙的胃口与众不同。”小家伙摸着肚子回答:“我正在发育期间,你不能虐待儿童。”

修伊无奈的笑了起来:“那么走吧,吃列塔还得喝点小米粥,我们进去坐一会。”

店铺的环境还算优雅清净,店面并不算太大,在周围到处都是豪华商铺的地方,这样一处小店面显得有些扎眼。

正当修伊四处梭巡着接待人员时,店后突然传来了激烈的吵闹声。

一个男人的声音大吼道:“我再也受不了这样的日子了!我不干了!”

话音落下,里面冲出来一个男人怒气冲冲地向店外走去。

这个男人的身影令修伊心中一震,他盯着那离去的背影,身后响起一把温柔的女子声音:

“客人需要些什么?”

回首身后,修伊看到一个抱着孩子的女士。

是她?

南茜.布莱克,那位在公共马车中曾经相处多日的女士?

—————————————

人生总会有一些巧遇,说不上什么时候就会发生。

发生的过程有时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会带来怎样的后果。

那一刻,修伊望着南茜,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南茜也同时注意到了修伊,同样微微失了一下神。

眼前的这个少年,竟与修伊格莱尔颇有几分相似。

“客人……你,需要些什么吗?”想了想,南茜小心地问。

“啊。”修伊回过神来,点了点头道:“是的,我需要十份列塔,两碗小米粥。”修伊说着拿出一个金维特放在南茜的手中,他注意到女士的脸上还挂着泪水。想了想他说:“不用找了。”

“啊,尊贵的客人,这可不行。”南茜慌忙道。

“没有关系。”修伊淡淡道:“我只是看你带着孩子很不容易。看起来你刚和你的丈夫吵了一架……恩,我想刚刚出门的那位是你丈夫对吗?”

“……是的。”南茜低着头回答:“让客人见笑了。”

“没什么。”

列塔是早就烤制好的,因此很快就端了上来,小米粥到还需要再熬一会。令修伊惊讶的是,南茜还是为他找了零钱。

“难得见到一位不贪财的女士。”修伊笑道:“其实你大可不必客气。”

“我的父母教育我,不要去得到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勤劳的人可以用双手去创造财富。”

“很好的家庭教育,象您这样的女士应该得到幸福。”

南茜的表情微微有些黯淡:“可惜,很多时候女人的幸福是建立在男人身上的。”

“或许仅仅是因为她们自己不愿意争取罢了。”修伊若无其事道。

他注意到尽管南茜一直在忙碌,但是时不时地却总是会偷瞄他几眼。或许在她的心里,也在将他与修伊格莱尔对号吧?不过修伊并不认为让南茜发现自己的真实身份对他有什么好处。

就让这次巧合性的碰面,消失于无形中吧。仿佛海洋中的一滴浪花,它不该掀起任何风浪。

可惜,事实总是与愿望相悖逆。

或许是抱着孩子工作很不方便吧,南茜将孩子放在了不远处的台子上。

小家伙安静的睡着,却不知为什么,这个时候突然醒了过来,大声的哭喊。

几个月不见,他已经会喊“妈妈”了。

南茜匆忙地将孩子抱起来,送给修伊一个歉意的眼神:“恐怕您的粥还要再等一会了。”

修伊笑道:“没关系,我并不是很着急,你可以先照顾孩子。”

“谢谢您的谅解,您真是一位大度的客人。”

“大度是一种美德。”修伊回答。

“可并不是所有人都拥有这种美德,尽管我曾经有幸遇到过一次……”南茜无限感慨道。对她来说,或许曾经的遭遇,是她一辈子也无法忘怀的。

或许是眼前的少年与那个曾经相识的修伊格莱尔颇有几分相似的缘故,使得南茜心中对少年的亲切感大增。她收起失落的心神,对修伊:“尊敬的客人,或许你可以帮我抱一抱这个孩子,他有些怕生,您需要抱着他走走,他不喜欢别人站着抱他,除非是熟人,否则他会哭个不停,把自己的嗓子都哭坏掉。我这就去把您要的粥做好,还有几道工序必须完成,不过请相信我会很快做好的。”

对一个母亲来说,发出这样的请求实在是很无奈的事。

修伊微微犹豫了一下,终于点头答应了。

小心地将孩子放到修伊的手中,南茜做了个歉意的笑容,然后转身而去。

没有了孩子的干扰,工作很快就顺利地完成。

当她端着粥碗回到里间时,令人惊奇的一幕出现了。

修伊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小家伙却一反常态的没有哭泣。恰恰相反,他怔怔地望着修伊,裂着嘴咯咯笑了起来。

然后他张开双臂向着修伊的颈子搂去,亲密无比地投入到修伊的怀抱中,仿佛遇到了亲人一般。

“哦,我的天啊!”南茜望着修伊和自己孩子,再不敢相信眼前的情景。

“啪”的一声,粥碗落在地上摔了个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