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三章 能力剥夺
章节列表
第四十三章 能力剥夺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当黎明的曙光重新照耀在大地时,中心广场和十四大道的尸体与鲜血,早已被法政署及城市卫队的士兵清理干净。除了那些破败的房屋,还有因为巨大的爆炸导致的凹凸不平的地面,人们已经很难再找到昨夜那场生死搏杀后留下的遗迹。

然而消失的痕迹并不能掩盖悠悠之口,有太多人在昨天晚上看到了那令人震惊的一幕。

兰斯帝国失去了一位四级法师的双眼,一位五级法师的性命,甚至还有一位六级大法师至今下落不明。修伊格莱尔出现了,帝国的士兵和探员却并没能将这个“凶徒”绳之以法。

凯文比尔斯等人的声望因此大受打击,因为就是他们,在最后关头负责起对修伊的抓捕,同样也承担起这份责任。

拉舍尔很幸运地逃过一劫,在他的报告中,他毫不客气地指出,就是因为凯文比尔斯等人的傲慢与拖延,才导致了道金斯的死,而同样是凯文比尔斯依仗自己天空武士的身份,夺去了他的指挥权,导致了修伊格莱尔的逃脱和博格尔的落入陷阱。

面对狡猾的敌人,不够机警的猎人遭遇的注定只有耻辱,以及同伴的落井下石。

当然,这一切与那个新来的暴发户家族达达尼尔家族看起来没有任何关联。

同样是在昨天晚上,他们获得了一次巨大的成功——用六十万个金维特,换来了一笔价值高达十倍的炼金材料。

这意味着从现在起修伊再不用担心材料不够用了。

当然,相应的代价就是达达尼尔家族因此背负上了一笔巨大的债务,接下来的日子,修伊格莱尔可有得忙了。

天还未亮,修伊就把自己传送到秘密山谷。

如果不是有空间戒指,仅仅是搬运这些材料就是一个浩大的工程,不过即便如此,看着渐渐堆成山的材料,修伊亦有一阵头皮发麻的感觉。

“看来我们有好一段日子要忙了,我选择的路注定让我无法空闲下来。”修伊无奈道,但口气中却没有丝毫的不满。他热爱炼金术,对他来说,这样的忙碌其实正是他梦寐以求的。

“不过在这之前,让我们先解决另一件更重要的事吧。”修伊道。

他看向身后的地面,可怜的水系大法师博格尔正被他牢牢的固定在实验台上。

浑身上已经被扒了个精光,露出一身干瘪的皮肉。

来到博格尔的身前,修伊的眼中露出冷酷的笑:“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博格尔大师。你在想,你的身上除了那几枚记忆宝石之外,还有什么东西值得我冒着风险留下你的生命。”

“看来你打算告诉我答案了是吗?”

“我更愿意让你自己去猜测和理解。”修伊笑道,举起了手中的试管,那里面是一份已经调制好了的魔药。

轻轻地取出一根银色的闪着透明的金属光芒蛛丝,修伊小心地将它串在了一根用梭鱼脊骨制成的骨针上。骨针的中心是空的,银色的蛛丝一头进如骨针中空处,另一头则落入了试管中那蓝色的药剂中。

一点幽蓝顺着蛛丝延伸,直到那骨针中腹处。

“那是……”博格尔充满惊恐地叫了起来。

“魔药。”修伊冷冷道:“正如你所看到的那样,海因斯大师穷尽一生心血试图研制的魔药。这是其中一种配方,正是海因斯大师发明的,不过却已经被我改良了。我用来制作魔纹,叫能量转移魔纹。”

能量转移魔纹,一听到这个名字,博格尔终于明白了过来。

“你想掠夺我的法力?”博格尔终于明白修伊想干什么了,他惊恐的大叫起来:“这不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博格尔先生。还记得阿布利特这个名字吗?”

“阿布利特?我的天啊,难道当初阿布利特……”

“没错。”修伊点点头:“我就是用能量转移魔纹吸收了阿布利特的空间能量,使自己成为一个空间四级法师,必须承认那是非常冒险的行为,但是对我来说,要想在短时间内提升实力,就必须冒险。”

“可是那是将攻击能量吸收转化的一种魔纹,只要我不攻击,你就抢不走的我的力量!”博格尔大叫起来。

修伊的眼中露出淡淡的嘲讽:“是么?你认为我不惜代价也要活捉你就是为了面对你的能力束手无策吗?”

博格尔一滞,修伊冷冷道:“能量转移魔纹之所以只能吸取攻击性能量,那是因为它是正常情况下唯一的得到方式。但是对于一个俘虏来说,所有的顾忌都将不复存在,我完全可以用更加简单的方法,直接从你的身体内部得到我需要的能量,来完成我的计划。相比被动的接受攻击获得力量,事实上我现在所采用的方式更加安全也更加有效。至于说我如何做到这一点么,就必须感谢当初我从阿布利特那里得到的第二本关于伊莱克特拉的笔记本了。我曾经以为那本笔记本是我所有收获中最不值钱的一个,因为它只是简单的讲述了一些关于魔纹制作与运用的原理。但是好在我并没有因此放弃对它的研究,也正因此,我很轻松的就理解了魔纹的运行奥妙,从而才能对其做出改变。更好的魔纹我或许还研究不出,更简单一些的我还是能做到的。所以我把能量转移魔纹和奉献魔纹两种魔纹结合起来,发明了一种全新的魔纹,我把它叫出……能量付出。”

“所以请相信我,我是可以做到我想做到的事的。我将把这个能量付出魔纹用在你的身上,然后如我所愿地将你的能力剥除下来,唯一可惜的是……这种被我改良后的魔纹会造成一些能量上的损耗,我恐怕不得不舍弃一些才能得到一些了。”说着,修伊举好那杯他已经调制好的魔药和骨针,来到博格尔的身边,冷冷地看着他:“而对你来说,镌刻魔纹将会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

“哦,我的天啊。”博格尔浑身都渗满了汗水。

他绝望地望着修伊:“不,你不能那样做。你已经拥有多系法力了,修伊格莱尔,如果你掌握的法力再多一些,早晚会造成你体内魔力流的紊乱,形成魔力反噬。而且我的魔法能量,也不是你所能承受的!”

“正常情况下的确如此,但是魔力反噬定律对我无效。”修伊冷冷道:“而且我从来也没有说过你的力量将会全部由我来接受啊。”

博格尔一呆,修伊已经嘻嘻笑了起来:“是的你没有听错,不仅仅是我……”

嗽的一下,旭窜了出来,用恶狠狠的目光盯着博格尔。

博格尔吃惊地望着眼前的小家伙,喃喃地道:“它……这不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博格尔大师,旭是一头魔龙,它本身就拥有火系,空间和自然三种法术能力,可惜的是它的年纪太小,身体里的天赋能量还没有觉醒,不过这一次,就要借助您的力量,来帮助旭至少觉醒它身体里至少三分之一的能力了。”

“噢!”旭仰天发出一声得意的长吼。

对于不劳而获这种事,任何一个孩子都是充满了期待的。

修伊带着邪恶的微笑,将那枚骨针刺在了博格尔的身上,巨大的痛苦瞬间淹没了他的全身。

“不!”博格尔发出了凄厉的惨嘶。

———————————————————

满溢的能量充盈着修伊的全身,让他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前所未有的强大感觉令修伊几乎要陶醉在力量的美梦中。

身体里那个同源异流的容器,明显增长了一大截魔力基础,此外还多了一条粗厚的魔力导管,水系法术。

五根魔力导管在修伊的身体中以一种能量形式存在,只存在于修伊的感觉中,却清晰无比。

这是修伊自杀死阿布利特之后,实力增长最为明显的一次,阿布利特只给了他一次能量风暴带来的空间能量,博格尔却几乎全身的能力都被他剥夺。如果不是能量付出魔纹在转移能量的过程中会造成相当程度的损耗,而且修伊本身又不具备水法术天赋,或许修伊已经成为一个六级水系法师了。即便如此,修伊也已经一下子拥有了五级水系修为的能力。不过可惜的是他对水系法术的修炼严重不足,事实上在那之前他根本就未曾修炼过,因此现在还放不出一个水系法术。

他还是得从头学起。

这让修伊颇感无奈,他对空间法术的技能尚未完全掌握,现在又多了水系法术的技能需要修炼。他对技能的掌握永远比不上他魔力的增长速度,就好比有着浑厚的内力,却缺乏可运用的招式。

好在魔力的同源分流,使得修伊即使暂时不能使用水系法术,但是对其他法术而言,也有着巨大的作用。

他现在可以游刃有余地连续放出四个虚空斩,也就是说,他可以在一个指定区域内做到多个地点的无间歇连续传送。

然而对修伊来说,这一切不过是附带的。

他做这一切的真正目的,其实是为了旭。与修伊不同,旭天生就拥有自然法力的天赋,博格尔的魔力进入它的身体,不会有任何浪费,恰恰相反,它将帮助旭提前拥有更加强大的力量。

而旭的进步,将是修伊所无发比拟的。

下一刻,旭缓缓转身望向旭。

此时的旭,身体的外部已经结了一层厚厚的绿色茧壳。

那是力量蜕变时必然的现象。

很快,茧壳中出现了一条绿色的能量光芒,透过茧壳照向外部。

绿色的能量光芒渐渐形成一道光柱,然后演变成数条,数十条,仿佛茧壳中有一个太阳在冉冉升起,直到光芒万丈形成一股巨大的能量冲击波,将茧壳如破絮撕碎,飞裂在空中。

修伊的眼前,一个巨大的身影突然出现,那是仿佛巨兽般的存在,身躯庞大,肌肤上密布黑色的鳞甲,背后生生长出一对薄薄的肉翅。

它的后肢粗壮有力,前肢则略微萎缩,这使它可以人立而起。那条粗大的尾巴,就象一条巨大的锁链,几乎塞满了实验室的大半个空间,高大的个头直顶天花板,龙头上还顶着尖尖的犄角,形状狰狞。

曾经的可爱小狗形象已经当然无存,屹立在修伊面的是一条彻底的龙形生物。

那只庞大的龙首缓缓转过来,望向修伊。

龙嘴突张,“吼!”一声巨大的龙吟震颤着整个山谷,惊得兽走鸟飞。

强大的龙息带来的威压逼得炽焰鸟都忍不住高飞起来,发出了连声的尖鸣。

修伊倍感震撼地望着眼前这高大的魔龙,一时间心中也有些恍然。

这,就是拥有了三分之一能力的童年魔龙了吗?

它看上去可比原先的旭要威武多了。

是的,比起他的母亲他的确还要小许多,但是即便如此,他也已经长得比自己还要高大强壮了。

被剥夺了能量的博格尔望着眼前的一幕,发出了喃喃的惊叹:“我的天啊,修伊格莱尔,你到底干了什么?”

修伊微笑回答:“只是让它快快长大而已。非常感谢你的贡献,博格尔先生。”

手中寒光一闪,锋利的长剑割断了老头的咽喉,修伊望向魔龙的眼神却充满着温柔。

他走上前去,体贴的抚摸着这头魔龙那粗厚的鳞甲,轻声道:“感觉如何?旭。”

“简直棒极了,谢谢爸爸。”龙空中吐出了清脆的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