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二章 不眠之夜(6)
章节列表
第四十二章 不眠之夜(6)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寂静岛大酒店,达达尼尔家族举办的舞会已经进入了尾声。

作为家族族长的布莱恩巴克勒面带微笑地欢送着每一位客人。

“达达尼尔家族感谢您的光临,期待与您的再次见面。”

“希望您玩的愉快!”

“一路走好!”

罗约城城主,德比·安弗利特伯爵走过来对巴克勒道:“时间差不多了,我也该走了,达达尼尔先生,在走之前,我得说一句,恭喜你,达达尼尔家族有一位出色的继承人。”

“非常感谢您的赞誉。我很抱歉西瑟此刻正在处理关于炼金术上的一些问题,无法亲自来送您。”

“没有关系,对此我完全能够理解。”

道奇商行的奥康曼.道奇,巴伐利亚家族的拉杜尔子爵等亦纷纷向布莱恩巴克勒道别。

“请代我向您的继承人问好,道奇商行很高兴与他的合作。”

“本人谨代巴伐利亚家族向达达尼尔家族予以最诚挚的问候,祝西瑟少爷愉快。”

众人纷纷向布莱恩巴克勒道别,今天晚上,至少在这场舞会上,达达尼尔家族已经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但是在暗中进行的行动,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得到任何消息。

当人们已经离去的差不多的时候,霍丁在巴克勒的耳边轻声道:“我们的人发来了信息,修伊已经把利厄博格尔带走了,时间过去了差不多半个钟时。”

“他不是说他有绝对把握在可以在一对一的情况短时间内干掉任何一位圣域以下的强者的吗?”布莱恩巴克勒皱眉道。

“是的他是这么说的,不过事实显然并不那么顺利,强者的光环不是油彩涂抹出来的,而是用敌人的鲜血与尸体。修伊看来并没有那么顺利。”

“希望他能活着回来,否则一切的顺利都只是虚幻而无意义的。事实上如果半个钟时内他还不回来,也许我就要准备跑路了。”

“我相信他。”

“哦?”

霍丁淡淡道:“如果一个人准备和一个国家作对,却连一个六级法师都无法搞定的话,那么他就是一个有妄想症的疯子。很显然,修伊不是。”

不远处,一辆马车停在了寂静岛大酒店的门口。

当拉舍尔从马车内走出的时候,巴克勒皱了皱眉头:“他怎么又回来了?”

“看来是来看我们的西瑟少爷在不在的。”霍丁回答。

“该死!”巴克勒跺了跺脚,回头低声对雷勒耶萨道:“立刻去修伊的房间,通知他们做好准备。我们的拉舍尔大人还真是个麻烦人物。”

走出马车,拉舍尔的脸上洋溢着热情的笑容。

他来到巴克勒的身边:“很抱歉,达达尼尔先生,在舞会的时候不打招呼就擅自离开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可遗憾的是我不得不如此。出于对达达尼尔家族的敬重,所以在我解决了手头上的事情后,我又立刻回来了。我希望能用实际行动而非空洞的语言来表达我的歉意。”

“我听说一些关于今夜城里发生的事情。真是太可怕了,那个恶魔修伊格莱尔出现在了罗约城是吗?”

“是的。”

“希望你已经抓到他了。”

“事实上我们没有,不过请放心,我们很快就能抓到他的。没有人能逃离帝国的追捕。”拉舍尔笑嘻嘻道。巴克勒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头:“希望如此。”

“那么……”拉舍尔拖长了语调,然后看看四周道:“我能向西瑟少爷做一次离别前的问候吗?说起来我的一个侍卫还在他那里陪他玩牌。我希望他不会给我输得太多。”

“是么?我不是很清楚这件事。巴涅特,你带拉舍尔先生去看看少爷。”

“好的,族长。”霍丁面带微笑地对拉舍尔道:“请跟我来,拉舍尔先生。”

走过宽敞的舞会大厅,向着修伊的所在一路前行,拉舍尔和霍丁有一句没一句地随意闲聊着。

“巴涅特先生,我可以请问,您跟随达达尼尔家族有多久了吗?”拉舍尔貌似随意地问道。

“哦,那可有段时间了。”

“听您的说话还有其他人对你的评价,很明显您是一个饱读诗书的人。很难想象象达达尼尔家族这样的海上冒险家族,竟然能够拥有您这样知识渊博的人做管家。”

“的确,达达尼尔家族并不具备读书的传统,但正因为如此,也使得他们对读书人格外尊重。我想这或许正是当初为什么我选择了达达尼尔家族的原因,因为在这里,我可以得到在其他地方所没有的。您知道有时候金钱不是唯一的可以让人投靠的选择。”

“说得对,很多时候我们做事更多的动力来自于兴趣。就好象我,对我来说,能够抓到那些难以抓捕的狡猾的罪犯,所带给我的成就感将是无与伦比的。”

“那么假如您没有抓到他呢?”

“那么我会继续努力。轻易得到的成功,所拥有的成就感终究有限,不是吗?”

“拉舍尔先生,必须承认您是一位非常睿智的人。”

“相比你们的家族少爷,我觉得我还差得很远,他才是一个真正的天才。”

“是的他的确很有天赋,但是他还年轻,依然缺乏经验,而有些经验是天赋所无法代替的。”

“所以他就需要你这样出色的人物帮助。”

“尽我所能而已。”

“看得出来他很尊重你,甚至超过你的族长。”

“不要这么说,拉舍尔先生,族长只是因为他兄弟的去世,所以心灵受到了很大的伤害,不愿意再管事了。”

“也许他现在就该把家族交给达达尼尔少爷管理。”

“哦,总该有个过度期,凡事不可急于求成。”

“说得对。”拉舍尔轻轻嘟囔了一句:“凡事不可急于求成。”

这两个人,一个是精于计算的老狐狸,每一句说话都暗藏杀机,话中有话,字字陷阱。另一个则是老于欺诈的当世第一诈骗犯,同样的精通人心诡计,油滑得仿佛一条鱼,不给人任何把柄。

在谎言的侦测与反侦测之间,历来是前者的难度大于后者,因此当两个实力相若的对碰时,通常总是撒谎者获得最后的胜利。

因此在这次的试探中,拉舍尔没有获得任何机会。霍丁轻松的将所有拉舍尔试图得到的资料化为无形,这让拉舍尔大为不满。

穿过大厅,他们来到长长的走廊上,再往前就是会客厅与卧室。

“我们先去会客厅看看吧。”霍丁说。

“我没有意见。”拉舍尔道。

就在那时,走廊口突然出现了一个女孩。

女孩见到拉舍尔时,眼中放出了明亮的光辉:“哦,拉舍尔先生,原来你在这。我已经找了你好久!”

女孩向着拉舍尔走来。

正是那个向拉舍尔邀舞的姑娘,桑迪。

这让拉舍尔有些尴尬。

“哦,桑迪,我没想到你在这,我以为你已经离开了。”

“我没有看到你。在和你跳过了几场舞后你就消失了。哦,拉舍尔先生,你怎么能这样抛下一个姑娘不理就走了呢?这太不礼貌了。”

霍丁的眼中露出浓浓的笑意。

“我很抱歉,桑迪。”拉舍尔无奈道。

“我不管,我要你赔偿我。”

“赔偿?你要怎么赔偿?”

“我要你陪我再跳几场。”

“现在?”

“对,就是现在。”

“这可不行,舞会已经结束了。”

“那就陪我单独待一会,你不愿意吗?还是拉舍尔先生你讨厌我?”小姑娘的声音充满柔情与痴缠,就象是女儿遇见了父亲,有种依依不舍的情怀。

“哦,当然不是,不过我还有事要做。”

“你还有什么事?”姑娘问。

霍丁立刻道:“拉舍尔先生要向少爷道别,不过我想这不是什么大事,你们完全可以先找个地方玩一会,我可以去通知少爷出来。”

拉舍尔长长吸了一口气,他往往少女那“纯真”的眼神,“无邪”的表情,再看看霍丁那笑嘻嘻的样子,终于无奈的点点头:“好吧,霍丁先生,你赢了,就照你说的做。”

那句“你赢了”,就象一根针刺入霍丁的心中,他的笑容不变,只是彬彬有礼地向拉舍尔施了一礼道:“那就这样吧。”

说这,他向通道的尽头走去。

望着霍丁的背影,拉舍尔的眼中闪过一丝冷光,嘴角边抿出浓浓的笑意。

—————————————————————

拉舍尔从不相信这世上有馅饼会掉下来。

如果有,那么它一定是带毒的。

如果说之前桑迪的邀舞还只是小姑娘避免年轻男士的骚扰的表现的话,那么此刻小姑娘对自己的等待和痴迷,就让他感觉到了一种阴谋的味道。

他有种感觉,就是尽管西瑟达达尼尔邀请他来参加自己的舞会,但事实上,他并不真心希望和自己做过多的接触。

事实上他总也忘不了在修伊格莱尔启动传送阵前那一刻的眼神。

充满了自信,神秘,令人无法揣摩的神采。

他拥有一种普通少年根本不具备的特殊气质,丝毫没有一个少年本应有的稚嫩与天真。

就仿佛一个成年人的灵魂安装在了一个少年的身上。

那种气质,他只在一个少年见到过,感受到过,那就是西瑟达达尼尔。

“拉舍尔先生,你又走神了。”耳边传来桑迪轻声的低语,带着一丝薄博的嗔怪。

舞厅外的小阳台上,桑迪抓着拉舍尔的手,眼中充满了柔情。

拉舍尔用抱歉的口吻道:“我很抱歉,桑迪,你瞧,我的年纪大了,很多时候都不懂得该怎么去关心身边的姑娘了。这几十年来我一直都是一个人,我是说,我孤独惯了。”

“也许你应该给自己找一个伴侣。”

“不,象我这样的人,不适合有伴侣。”拉舍尔摇摇头。

“为什么?”

拉舍尔笑着轻轻搂过桑迪的肩头,将她搂进怀里,然后轻声道:“因为象我这样的男人,对于任何一个对我表示好感和善意的女人,都会保持天生的警惕,我甚至会……伤害她们。”

桑迪的脸色大变。

拉舍尔的手指在桑迪的颈后轻轻一按,她嘤咛一声昏了过去。

轻轻将小姑娘放到地上,将自己的外套扯下为她盖上,拉舍尔喃喃道:“抱歉了,小姑娘,希望你能做个好梦。”

掀开阳台的窗帘,拉舍尔注意到四周无人。

他顺着通道迅速向里摸去。

会客厅里静悄悄的连个人影都看不见,或许是客人都已经走得差不多的原因,连仆人都见不到。

拉舍尔注意到不远处的沙发里好象躺了一个人。

他走过去看了一眼,发现正是贝利。

他满嘴的酒气。

“该死的蠢货。”

这个混蛋竟然喝醉了,他以为他是来干什么的?

拉舍尔转回头向卧室那边走去。

拉舍尔蹑手蹑脚地靠近卧室。

将脑袋靠近门上,拉舍尔仔细倾听着。

里面传来一对男女的说话声。

“情况怎么样了?”

“他没有上当。”

“那可糟了,要是被他发现就麻烦了。”

“也许我们该加大诱惑的力度,不管怎么说,得给少爷足够的时间。”

“我再想想办法。”

声音充满焦灼。

拉舍尔的眼中泛起一团神光。

他从怀里掏出通讯水晶,轻轻道:“查克莱,准备调集人手包围这里,我想我找到修伊格莱尔的老巢了。”

话音落,他收好通讯水晶,突然打开房门冲了进去,高叫道:“我想你们没必要再白费功夫了!”

下一刻,他彻底呆住了。

———————————————

霍丁和莉莉丝趴在地上。

在他们的身前还放着一大块肉骨头。

他们盯着不远处的大衣橱,从下方隐约可以看到一个毛茸茸的影子,在衣橱下面的缝隙里钻动。

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珠谨慎的盯着外面,而霍丁正和莉莉丝一边谈话,一边对旭叫道:“嘿,宝贝出来吧,快出来吧。”

拉舍尔的冲入让霍丁和莉莉丝同时抬起了头,两个人一起惊讶地看向他。

霍丁惊讶地问道:“拉舍尔先生?你怎么进来了?”

莉莉丝则直接愤怒地叫了起来:“这个人是谁?这简直太没有礼貌了,你怎么能不打招呼就冲进来!你刚才说什么?”

拉舍尔也呆住了。

“啊!我很抱歉,我是说……我想我走错了房间。我是想见一下西瑟达达尼尔少爷,向他说声道别。看样子……我感到万分抱歉。”

“你是在找我吗?”卧室旁的浴室门突然打开,露出了西瑟达达尼尔的半个身体——他的上半身裸露着,头发上还裹着浴巾。

“达达尼尔少爷?”拉舍尔的脸上露出惊喜的笑容:“原来您果然在这,你知道我一直在找你。”

“我刚刚洗好澡,正打算给我姐姐的狗也洗一个澡,不过小家伙从来都很讨厌洗澡,他一点都不配合。每次洗澡他都要躲起来,而且就喜欢往我们够不到的地方躲,弄得自己一身脏,好象不这样他洗起来就会亏本一样。”

修伊笑着回答,扶了扶脸上的眼镜:“嘿,巴涅特,你们还没把他哄出来吗?我已经把热水都准备好了。”

莉莉丝没好气地回答:“本来他都已经出来了,可是这个没有礼貌的家伙突然推门进来,把他又吓坏去了!西瑟,你从哪交来的这些野蛮的,毫无礼节的朋友?”

修伊看看拉舍尔,眼中露出询问的目光。

拉舍尔摊了摊手:“啊,我很抱歉。真得,我非常抱歉,为我的失礼。事实上我只是打算开一个玩笑而已。那么,我现在就离开。”

说着拉舍尔匆匆退出卧室,背后传来莉莉丝愤怒的吼叫:“西瑟,你最好记住达达尼尔家族正在努力成为上流贵族,做事要讲究礼节。作为家族的继承人,你不可以随意结交这种没有修养的人,那会败坏家族的名誉,让我们所有的努力都毁于一旦。作为你的姐姐,我不允许你和这种人再交往!”

该死!拉舍尔愤愤地跺了下脚。

他匆匆掏出通讯水晶道:“查克莱,取消行动,等我下来。”

回到会客厅,拉舍尔一把抓住被灌得醉醺醺的贝利愤怒叫道:“你这蠢货,让我丢尽了脸!”

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向外面走去。

————————————————

水晶球里的画面,直到拉舍尔上了马车才告结束。

“他走了。”修伊冷冷道。他收起水晶球,将缠着自己头的浴巾扯下,露出那满头的金黄。

从浴室里走出来,修伊只穿了一条短裤,大腿上遗留的伤尚未完全愈合,到处是激烈战斗过后留下的疤痕。

大衣橱底下,旭嗽地窜了出来,扑进修伊的怀里。

它的身上半黑半白,那是药剂没来得及全部涂上的结果。

霍丁道:“我去看看桑迪怎么样了,莉莉丝,你照顾一下修伊,他刚经历一连串艰苦的战斗,需要有人照顾。”

“好的。”莉莉丝回答。

霍丁出去了,房间里就剩下了莉莉丝和修伊。

望着修伊身上的伤,微微沉默了一会,她终于道:“很艰难?”

“总有预料不到的地方。一次完美的行动,百分之五十靠计划,还有百分之五十,就得靠随机应变与运气。必须庆幸,我们总算渡过了第一关。”修伊淡淡地回答。

“那么拉舍尔会相信我们吗?”莉莉丝开始给修伊的伤口重新上药,一种顶级的药膏,可以帮助修伊去掉所有的伤疤。

“不。”出乎莉莉丝的预料,修伊摇头道:“拉舍尔依然会怀疑我,怀疑我们,在这件事上,其实我们没有办法。”

“为什么?我以为这是一场非常出色的表演。”

“是的,的确很出色。但是拉舍尔同样是一个优秀的猎人。你知道优秀的猎人靠什么去捕捉猎物吗?”修伊问莉莉丝。

莉莉丝想了一会回答:“丰富的经验。”

“还有敏锐的直觉。”修伊补充道:“一个出色的猎手必备的两种能力。我们可以骗过猎人的眼睛和耳朵,通过种种手段让他的经验无效,但我们无法欺骗猎人的直觉。那是一种对危险的本能,是对猎物天生的嗅觉能力,无论我们怎样做,都无法遮住对方的直觉。所以即使我做得再好,拉舍尔也依然会怀疑我。”

“那岂不是说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无用得了?”

“不,怎么可能会没有用?要知道一个经验丰富的猎手,虽然有着敏锐的直觉,但他们更多的却是依赖于经验。他们不是凭借本能行事的人,直觉只会给他们提供方向感,却不会给他们做事的方针与计划。猎人对猎物的直觉就好比眼与脚的关系。直觉是眼睛,帮助他看到他想看到的,经验是脚,帮助他碰到他所寻找的。”

说到这,修伊笑了:“现在拉舍尔的眼睛依然有效,依然能够捕捉他试图捕捉的东西,但是他的脚却在不听使唤地向着另一条方向前进。他不断地往前走,视线却总是停留在自己的背后,带来的结果就是……他早晚都将撞墙。”

莉莉丝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比喻很有趣,修伊。”

“你喜欢就好。”修伊淡淡道:“不管怎么说,拉舍尔上当了,从现在起,我有充足的理由不再接近他,避免更多的露馅可能。谢谢你,莉莉丝,你表现得好极了。”

这是莉莉丝第一次从修伊的口中得到肯定的夸奖,这让她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刁蛮任性,自以为是的大小姐?”莉莉丝问。

想了想,修伊点头笑道:“是的没错,刁蛮任性的大小姐……你的确很适合这个角色。”

莉莉丝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两个人的眼神对望着,那一刻,所有的芥蒂与不快,在这刻终于烟消云散。

下一刻,修伊从床底下把博格尔拖了出来。这位昔日风光无比的大法师,如今戴着禁魔环,手脚被绑,嘴里还塞着一大块破布,已经彻底成了修伊的俘虏。

望着一脸恐惧的博格尔大师,修伊的嘴唇抿出了一丝得意的微笑。

“做个好梦吧,博格尔大师。这或许会是你最后的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