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一章 不眠之夜(5)
章节列表
第四十一章 不眠之夜(5)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在欲望之海中沉沦,在万物静寂时复苏,虚无的意志掌控一切……迷失之舞!”

“光明的力量,对抗邪恶的意志,净化污垢的心灵,让光明重返大地,让心灵得到洗涤,解救被黑暗围困的生灵,粉碎黑暗的野心——水界净心咒!”

随着修伊的话音落下,两个人同时吟唱出法术咒语。

博格尔的身周,出现了一层淡淡的水纹光圈,迷失之舞的攻击就象是石子投入湖面,只泛起了一层微波涟漪,修伊微微有些愕然,博格尔那化熊的巨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他用他粗大的手指轻轻晃了几下道:“没用的。”

兰斯帝国之所以会派出博格尔来对付修伊,并非随意指派。在所有的魔法系别中,水系法术的防御能力或许不是最强大的,却毫无疑问是最全面的。

对于大部分四级以下的法术而言,水系法术都拥有克制的办法,其中甚至包括了无坚不摧的真空之刃,和无视等级差距的灵魂法术。

自从修伊格莱尔杀死了阿布利特之后,拉舍尔就曾经向兰斯帝国做出一份详尽的汇报。在汇报中他经过分析认为,修伊格莱尔的等级虽然不高,但同时具备多项法术能力,而且具备足够的天赋和智慧将其进行组合,拥有将低级法术发挥出类似高级法术的能力。对于这样的对手,不能仅仅根据其等级判断其实力。

事实上,法政署有自己的一套甄别对手的方法,他们同样将目标人物划分等级,但不是根据他们的战斗强度,而是根据他们的危险程度和狡猾程度。

在拉舍尔递上去的报告中,修伊格莱尔被评价为极度危险,同时难缠度被认定为:最高。

在这种情况下,兰斯帝国根据修伊格莱尔的能力特性,选派了六级水系大法师博格尔,就是因为他的水系法术,恰恰可以全面克制修伊格莱尔的多体系,低等级。

猩红的光芒在这刻炸现,在挡住了修伊的迷失之舞后,博格尔指尖遥控的血之箭向着修伊急射。与此同时,亡灵妖鼠,炽焰鸟以及旭同时向博格尔发起了攻击。

“吼!”一声愤怒的狂吼,博格尔手中的冰魄石再度闪烁,一道冰霜结界将炽焰鸟的元素洪流阻截下来,同时他的左手向着不远处山谷中的水潭一招,那潭中的水竟逆空卷起,在空中织出一道新的水之屏障,将旭的真空之刃再次阻截。

而另一边,修伊的身形如电般急退,手中的长剑狂舞,一道道风之旋涡从剑尖处飚卷而出,噬血之箭在狂风怒吼中却依旧如影相随……

无论是修伊还是博格尔,他们都很清楚,单打独斗的凶险性就在于如果你犯了错误,你几乎没有转圜的余地,因此以最快速度打倒对手是生存唯一的保证。

对博格尔来说,自然法师与所有其他系别的法师最大的不同之处就在于,通过变形术他们可以使自己孱弱的身体获得巨大的力量和旺盛的生命力。他有把握和对方以伤换伤。而对修伊来说,身为炼金师再加武士的自己,同样拥有比一般的魔法师更加出色的伤害承受能力,因此两个人同时选择了对攻。

在这种情况下,两人一交手就是毫不留情的放手猛攻,你死我活的局面。

“扑!”一声闷哼传来。修伊的左臂被血之箭刺出了一个小洞,阴毒的血水开始迅速腐烂修伊的伤口。修伊面色不变,快速拿出一瓶解毒药剂喝下,原本俊秀的脸上,在这刻出现一抹潮红,又迅速消失。对于高级法术的威力与强大,他心中亦暗暗吃惊。自己刚才连续使用了风之障壁,风灵护盾,再加守恒结界和疾风击的闪躲竟然都没能挡住博格尔的血之箭。

伴随着修伊的受伤,一道寒光于无声无息中袭向博格尔,骨刺扎穿博格尔的手臂,痛得他仰天怒吼起来。

双目因极剧的痛苦而放出狰狞的凶光,伤口处的鲜血飚溅,仿佛一汪血色喷泉。

博格尔的身形急速后退,躲避着几个难缠家伙的进攻,喷溅的血水在他的身前形成大片的血雾,他伸出左手虚空划抹:“在我滚烫血液中跳动着的红色幽灵啊,将你们的愤怒化为利剑消灭敌人吧……血巨人的召唤!”

喷射的血雾响应着博格尔的呼唤,在空中渐渐凝结成一个血色巨人,狰狞丑恶的面容,浑身上下都是血浆在滚动。

血系法术,每一次施法都要用自己的鲜血作为媒介,鲜血越多,法术的威力就越强大,因此一直被称之为越受伤越强大的法术。

从一开始的侵蚀血雾,到后来的血光之遁,血之箭,还有现在的血巨人,博格尔献祭的血液也越来越多。

在水之四系分支中,博格尔最擅长的,也恰恰就是血系分支,他之所以还要修炼自然法术中的变形术,也就是为了血系法术提供支援。也只有大地之熊这种强悍的身体,才能支持他连续使用这种强悍术法。

“杀死他!”博格尔一指远处的修伊格莱尔,对着刚刚成形的血巨人发出如下指令。

血巨人仰天咆哮一声,向着修伊挥动血色重拳。

————————————————————————

巨足踏落地面,连大地都为之动摇,赤红的血液在身上疯狂的流淌,贲张的血脉喷薄出力的狂澜。瞪着一双铜铃大的炙怖血眼,血巨人满嘴的獠牙伸缩出狰狞的锐芒,它突然抱起身旁一棵水桶粗的大树,猛力一拔,竟连根拔起,然后以万钧之势狂猛地向着修伊的身躯投掷而去。

疾风漫卷出轻灵的舞步,修伊的步伐在对方疯狂的排山倒海般的攻击中依然保持着特有的节奏,仿佛怒洋之上迎风起伏的孤帆,乘风破浪。

剑尖在空中炸现出万千点晶亮的火花,映射出修伊孤清冷漠的面容。长剑刺破长空,身形轻淡犹如一缕模糊青烟,沿着那疯狂击来的树干,修伊的长剑灿烂出一抹日轮般的光辉,照亮黑暗,刺向血巨人。

他很想知道,以自己四级武士的实力,能否和一个召唤生物做一番对抗。

血巨人双拳高举,一片血色狂潮疯狂喷涌,以漫卷苍穹之势扑向修伊,重拳与修伊的长剑做了一次无花假的对撞,修伊只觉得一股巨大的力量从剑上传来,被魔法加持过的长剑竟然发出不堪负荷的断裂声,修伊当机立断弃剑,回身后撤。

废弃的长剑被重拳击成一片粉末,血巨人的余势不减,一拳击打在地面上,大地震动,地面竟如水纹般泛起涟漪,一丝血色浪潮沿着地面向修伊的脚下追去。

人在空中,修伊高声念颂:“风聚为形,激冲成刃,挥舞吧……飓风之刃,逆十字冲击!”

冷酷的双目放出凛冽的星芒,微张的口中吐出冰冷的咒语,修伊对着那血之巨人轻轻扬了扬手,两道苍厉炙烈的飓风之刃从他双手食指的指尖喷射,仿佛一下子便将空气割成两半似的,形成了一道十字交叉的光墙,向着血巨人迅猛划去。

十字交叉的飓风之刃,组成一道X形的死亡光波切过血巨人的身体,瞬间消失于无形之中。打出这一记重拳的血巨人,顷刻溅射出大量的血浆泡沫。血巨人发出了疯狂的怒吼,在血沫飞溅中,被切为四半的身体竟然又渐渐重新组合在一起。

不过它制造的血纹冲击波,却也因此消失,修伊安全的落回地面。

一次交手,血巨人和修伊竟同时都吃了点亏。

“这是什么法术?”博格尔失声惊叫起来。在那之前他从未听说过有飓风之刃和逆十字冲击这样的法术。

“一种自创法术而已。”修伊歪了歪头回答:“风系法术和空间法术的结合,不过还不是很成熟。”

自从修伊领悟了双法术的运用后,他已经一直尝试着突破双法术同系使用的限制。然而运用不同系法术制造出新的法术,从来都是知易行难。

可是魔力同源分流现象出现后,却让修伊看到了一丝成功的曙光——他不用再担心魔力混淆反噬的问题了。

飓风之刃,正是他在这个基础上尝试的将风刃和真空之刃结合起来运用的一种法术,虽然不具备真空之刃无坚不摧的强大,但却比普通风刃要强上许多,消耗的法力却和风刃相差无几,再使用武士的技巧进行十字冲击释放,这是修伊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创造出属于自己的法术。

不过可惜,逆十字冲击的初次登场,并没能带来期待中的华丽效果,血巨人强大的恢复能力同样超出了修伊的预料。这使得修伊有些遗憾,他微微皱了下眉头,扬声高呼道:“红,绿,这个大家伙交给你们。”

在确定了血巨人力大无比,至少可以比拟六级武士的战力后,修伊果断的放弃了与其硬拼的想法。用火系魔兽克制血系法术,修伊迅速把握住了对方的弱点。

“没那么容易!”博格尔疯狂高叫起来,他双手高举:“冰凝成形,冻刃化枪,赐予我极上之力……虚空冰枪!”

博格尔的手中,一支奇特的冰霜长矛逐渐显形。

很显然,相比曾经的阿布利特,博格尔的水系法术更加强大,也更加有效。

月光下的虚空冰枪,闪烁出锋利的寒芒,博格尔粗大的熊掌握着它,大吼一声,向着天空中的炽焰鸟投去。

一道真空之刃冲向空中的冰枪,将那冰枪从中间切为两断,但是冰枪冲击之势不减,妖鼠的骨刺打在枪上,竟也只溅出一片冰花。

修伊的眼中闪过愤怒的惊惧,博格尔的顽强和强大,显然还是超出了他的预料。

左手轻轻向空中一挥,“护盾形态!”掺杂着魔力的低呼震荡在博格尔的耳边。一面闪亮的金色盾牌凭空出现,阻挡在冰枪前进的道路上。

冰枪刺入护盾,大片的冰雪之力迅速向整面护盾蔓延,然而修伊的低哼再度传来:“第五形态。”

护盾陡然消失,一根掷矛凭空出现在空中,博格尔直到这刻才看清楚,那在空中突然出现的赫然是一具尽管闪闪的傀儡武士。

“掷!”当修伊的第三声命令传来时,博格尔已知不妙,他狂起来:“荆棘屏障!”

右手上的松绿宝石再度闪烁,博格尔的身前升起大片的荆棘丛,将那根飞掷而来的金色的掷矛挡在屏障之外。

“看你还有多少瞬发法术。”毕竟年少气盛,修伊被博格尔层出不穷的瞬发护身法术也刺激得有些怒了。

又是两具金刚傀儡出现在博格尔的身周。

“1号,大剑,劈!3号,冲撞刺甲,击!”清朗的语声再度响起。

两具金刚傀儡配合着旭和亡灵妖鼠同时向博格尔发起攻击,而另一边,炽焰鸟则和血巨人战在了一起。火元素的洪流将血巨人喷薄出片片白气升腾。

这个血巨人不具备飞空的能力,被炽焰鸟打得嚎叫连连,不停地从地面拔起大树,向空中投掷。

面对再度突然出现的两具金刚傀儡的袭击,博格尔左手的海蓝宝石闪烁:“水龙咆哮!”,然后他单手一指那刚才用来吸收真空之刃的水之屏障。

这道水之屏障是用这里水潭中的水引来,这刻在博格尔的法术操控下,猛然变形成一条粗壮的水龙,长长的龙尾将博格尔一下卷起,送往远处,躲开了金刚傀儡的攻击同时,龙口大张向着四方喷吐出数百道水箭。

三具金刚傀儡,再加旭和亡灵妖鼠同时被数以百计的水箭笼罩,甚至连修伊自己都无处容身。

水龙召唤是六级的高阶法术,一旦召唤成功,拥有施展五级以下法术的能力,而且具有范围攻击的效果,只是召唤时需要大量的水作为媒介,而这片山谷的水潭,恰恰就给了博格尔这个机会。

这一刻他得意的大吼道:“修伊格莱尔,我承认你很聪明,可惜,你选错了战场!”

“是么?”对面传来修伊吃吃的低笑声:“我的确不知道你有记忆宝石这种瞬发法术的好东西,不过我要是连和一个水系大法师作战,不能在有水的地方进行都不知道,就未免太可笑了吧?”

博格尔一呆,只见无数的水箭突然凭空消失,变成大片的水花落在所有的攻击目标上。

修伊他们甚至连躲都没躲。

“这……这是怎么回事?”

回答他的是一道划破长空的寒光,带出一串凄艳殷红的血花,很快便碎散在空气中。

疾掠的身影回到原地,修伊的手中已经又多了一把魔法长剑,而在他身前不远处,博格尔的胸膛鲜血狂飚。

刺出这一剑,修伊才懒洋洋道:“没什么,这里是我的地盘,所以我做主。”

单手一指那仍在咆哮的水龙。

轰!

水龙化为一滩清水,泼洒在地面上。

“你……你放了元素桎梏药剂?”博格尔终于醒悟过来。毫无疑问,修伊格莱尔一定是事先在水潭里洒上了可以破坏元素力量的元素桎梏类药剂,从而导致了自己的水系法术受到极大影响。元素桎梏药剂通过破坏媒介而使得法术无效。先前博格尔使用的水之屏障,虽然也是依靠水潭中的水完成的,但它们并不是媒介,就象博格尔先前用海蓝宝石使用出水之屏障一样,没有水也可使用,是受其召唤而来,因此元素桎梏对水之屏障影响不大。但是水龙咆哮不同,越是高级别的法术,对媒介的要求越高,向水龙咆哮这样的六级法术,没有大量的水媒介,这种法术根本就不可能使用出来,因此受元素桎梏的影响也就越大。

这刻被博格尔倚为压箱底法术之一的水龙咆哮,竟是被修伊轻松的破去,使他白白浪费了一个宝贵的法术。

站在博格尔的面前,修伊冷冷道:“你还有几次瞬发法术可以使用?你的冰魄石和海蓝宝石各用过两次,应该已经没了吧?血纹宝石和松绿宝石也各用过两次,估计还有各一次的使用机会。不过你最多只能放出血纹宝石中的法术了,现在用出来吧,你我最后决战一次,趁着你现在还有鲜血可流。”

不远处,血巨人在炽焰鸟的攻击下,已经渐渐化成了一片浓稠的血浆,消失于无形中。不过同样的,红与绿,也已经无法再进行火元素的喷吐了。它们变成两只小鸟,和已经没有多少骨刺可喷射,又受伤太重无法近战的亡灵妖鼠一起退出了战圈。

这刻围住博格尔的,是三具金刚傀儡,旭以及修伊。

博格尔冷冷地望着修伊,他点点头:“好,那我就让你见识一下六级血系法术的厉害。”

大量的鲜血在这一刻从博格尔的体内狂喷而出,博格尔的身体就仿佛一个露血的筛子,将他的周围激荡成一片迷离的血雾:“以我的生命呼唤你,血魔之变身!”博格尔狂嚣道。

随着博格尔的法术使用,越到后期越强大,就连拥有记忆宝石的他,也需要借助于媒介或咒语才能激发,而在听到血魔之变身的名字后,修伊的脸色变得无比古怪。

他怎么也没想到,博格尔的血纹宝石最后记录的,竟是这个法术。

下一刻,博格尔身周的血雾凝结成一片血色铠甲,附着在博格尔的身上,在他的身周同时生长出无数条血色尖刺,这些尖刺全部具备腐蚀毒性。他的双目化成一片血红之色,甚至连牙齿都疯长出口腔之外,背后则生出了血色双翼。

“原来是这样么?”望着博格尔的变化,修伊微微点了点头:“先变身为拥有强壮生命力和巨大的力量的大地之熊保护自己,如果还不能解决对手,在最后关头就使用血魔变身,通过大地之熊的强壮生命力来发挥血魔的高速度强攻击性。很有趣,你为自己设计了一套很适合于现在目前这种状况的战斗方式。”

锋利的獠牙中吐出阴森冰冷的声音:“身为一个魔法师,和一名武士对战,最大的无奈就是很多时候我们根本没有时间使用法术。有许多高明的魔法师不是死在强大的法术之下,而是死在卑鄙的偷袭之中。我的老师,就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死去。从那时起,我就知道即使我的身边永远都有高级武士的保护,我也不可能保证自己以后就不会面对单打独斗的情况。你的狡猾,我早已深知,阿布利特的死,就是最好的证明。所以我特意调整了我的记忆宝石的记录顺序和内容。必须庆幸,事实证明我的准备不是无用之功,否则我已经死在你的暗算之下。”

“大地之熊再加上血魔变身,博格尔大师,您已经拥有了接近一个高级战士的实力,在这种情况下再配合魔法作战,考虑到您还有尚未用出的底牌,我此战要胜你,的确不太容易。”出乎博格尔的预料,修伊竟然点头承认了此刻博格尔的强大。然后他淡淡道:“所以,我也只能把我最后的底牌拿出来了,尽管我本来不想把它用在您的身上。”

说着,修伊缓缓伸出了自己的左臂,手腕上,一个小小的玉环荡漾出能量的微波。

当博格尔的眼神落在那玉环上时,他浑身巨颤:“那是什么东西?”

一道无形的灵魂能量已经冲击向博格尔。

“噢!”他怪叫一声跃起,背后双翼舒展。

水界净心咒的护法效果尚未消失,但是博格尔已明显感觉到自己绝不可能依靠净心咒的效果抵挡这道灵魂能量的冲击。

“灵魂魔器?”人在空中,博格尔已经发出了惊恐的尖叫。

“是噬灵之环。”修伊冷冷地回答,风卷身起,人跃空中,长剑挥舞出一片激荡的光潮再度刺向博格尔。

这两个人在这刻再不藏着掖着,纷纷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就此展开,修伊惊愕于对方的强大的同时,博格尔也同样为这个小子的难缠程度而震惊。

作为一个实力更在阿布利特之上,又佩带了四枚魔法记忆宝石戒指的大法师,他竟然被一个法术等级最高不过四级的小子弄得浑身带伤,甚至连血魔变身都逼着用了出来。

然而就算这样,他竟也没能将这个小子杀掉。

眼前的小子,各种法术战技层出不穷,明明都是低级法术,却总能将其发挥出最恰当的作用。心思深沉,准备充分,他所使用的傀儡武士,更是博格尔从未见过,也是罕有的强大。

要知道博格尔可是帝国少有的六级大法师,象他这样的人物,走到哪里都是让人望而生畏的存在,只有让人俯首膜拜的份,没想到一个小小的炼金师竟能打得他这么狼狈。

甚至连他身边的一条狗都能让他吃惊不已:这是什么品种的狗?竟然能放出人类的空间法术。

不过博格尔的血魔变身同样令修伊也感到极为难过。他之所以敢把博格尔拉过来单打独斗,就是因为在武士和魔法师的战斗中,一旦让魔法师失去了使用魔法的空间,那他们就脆弱得和普通人没有两样。然而博格尔先是瞬发法术破灭了他速战速决的念头,然后是诡异而强大的血系法术令修伊大吃苦头,血魔变身后,博格尔变得更快,拥有了自由飞翔的能力,也就越发的难以对付。

只是修伊的心志也极为坚毅,为了杀死博格尔,他把自己所有的底牌差不多都拿了出来,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他跑掉的,因此面对强大的对手,他的进攻反而更加狂暴猛烈。

曾经温文儒雅的少年,这刻表现得却真正象一位战士般勇往直前,无所畏惧。

一道又一道剑光劈向博格尔,迎来的是对方的连连怪叫,飘忽的身影如鬼魅般琢磨不定,锋利的长爪在修伊的身上割裂出一道道血口,他恍若不觉。

尽管没有血翼,但是在蓝的帮助下,修伊硬是在空中和博格尔展开了一场生死拼杀。以血魔变身后博格尔拥有的速度,原本他可以轻易的打败修伊,但是噬灵之环释放出的灵魂冲击,却使得他不得不小心应对,因此而形成了胶着状态。

激战中,修伊急风劲卷的身躯突然踢出诡异的一脚,正踢向博格尔的前胸。

“嘶!”博格尔发出尖利的长啸,诡异的血色在那一刻弥漫全身,仿佛一缕轻烟,博格尔的身躯竟然变得如烟雾般没有实体。

修伊只觉得自己明明一脚踢中了他的胸口,却象是踩了个空,轻飘飘全无感觉,心中骇然,本能地收腿回避,那如烟如雾般朦胧着的博格尔突然间影象又清晰起来,他一爪挥下,从修伊的腿上连皮带肉地撕下了一大块。

“恩!”修伊闷哼一声,摔向地面。

獠牙暴长,博格尔狂笑着拍飞双翼扑向修伊。

血魔变身后,博格尔拥有飞翔,雾化,高速和吸血四种能力。这使他的攻击方式变得诡异无比,还可以通过吸食对方的鲜血来补充自己的消耗。

“你死定了!修伊格莱尔!”他尖叫道。

修伊手中的噬灵之环黑光再闪,博格尔尖啸着躲避这令他惊惧的灵魂魔器,变身后他的速度快如鬼魅,就连能量追击的速度也不如他,不过修伊却借此机会终于安全落地。

眼前那片血红的影子象一只血色大蝙蝠,张开双翼再度俯冲而来:“我要吸干你的血!”

“去吸铁汁吧。”修伊的左手一抬,又是两具金刚傀儡出现在自己的身前。

高速移动中的博格尔做梦也没想到修伊竟然还有金刚傀儡,来不及“刹车”的博格尔一头撞在了两具金刚傀儡上,他没来得及雾化自己,这一下冲击就好象飞机不经减速直冲跑道,巨大的反作用力将他撞得头昏眼花。不过两具金刚傀儡也被他撞飞出去。

“噢!”博格尔痛苦的狂叫起来,他伸出唇外的两根锋利獠牙竟被生生撞断。

“风聚为形,激冲成刃,挥舞吧……飓风之刃,逆十字冲击!”

修伊的自创法术逆十字飓风之刃向着博格尔狂冲而来,在平地上掠出两道极光。博格尔长啸着向天空冲去,躲避过修伊的这一手攻击,耳边响起少年清脆冷酷的声音:“4号,锁链,缚,5号,铁钩,扯!”

一条凭空生成的锁链,突然从博格尔的脚下升起,如蛇般沿着他的脚向博格尔的全身盘卷缠绕,与此同时,一把精亮的铁钩仿佛从天际飞来,钩住了博格尔的另一只脚,将他向下拉扯。

博格尔心头大骇,背后血色双翼拼命扑闪,试图向空中窜跃,少年的冷酷之音再度响起:“3号,鞭,绞,2号,掷!”

先前的两具金刚傀儡,由于战斗发生在空中而无法参战,这刻同时向着天上的博格尔发起攻击。一道黑色的金属鞭重重地抽打在博格尔的背上,痛得他嘶上狂叫,那只已经被回收的金色掷矛则以划破虚空之势,由下而上,洞穿了博格尔的一只血翼。

紧接着是一道无形的真空之刃悄无声息地划过博格尔的右腿,那是向来阴险的旭终于一击建功。

“噢!”血翼被洞穿,右腿被切断,博格尔发出了自作战以来,最痛苦的尖叫声,他的身体被锁链牢牢固定在空中,动都动不了,四具金刚傀儡同时用手中的武器将他向下拉扯,受伤的血翼再支撑不住这巨大的力量,博格尔被拉回了地面。

博格尔再不顾一切,右手的松绿宝石放出一点翠绿的光芒,博格尔仰天大吼:“生命礼赞!”

然后他把右手的宝石向着自己左手心中划着的的那个法阵印去。

—————————————

生命礼赞!

自然法术七级法术。

这种强大的法术可以瞬间让重伤濒死之人恢复全部生机,治疗一切伤势。

因此这个法术,并不是用来攻击敌人的,不过对修伊来说,费尽如此心血才将博格尔伤到这种地步,如果再被他恢复到全盛时期,修伊真就不可能再是博格尔的对手了。

要知道此刻的他,也已经是伤痕累累,魔力迨尽。

修伊不知道博格尔凭什么能越级使用出超过自身等级的法术,不过对他来说,无论如何是不可能让博格尔完成这个术法的。

“锁链,收!”修伊高呼。

3号金刚傀儡化成锁链的右臂猛然向后拉扯,博格尔的身躯打了一个趔趄,他正努力要将松绿宝石印在自己的法阵上,但是长鞭和铁钩同时赶到,从左右钩连住他的手臂,将他双臂向两侧拉扯,不给他使用法术的机会。

“熊力膨胀!”愤怒的博格尔狂吼起来,大地之熊的身躯暴涨,一块块坚实的肌肉在锁链的束缚下勒出道道血痕,却无法阻止那力量的蔓延。博格尔双臂一挥,将四具金刚傀儡同时扯动着向天空中飞去。他此时的力量之大,就连金刚傀儡都拉扯不动,不过他的眼耳口鼻处也汩汩地流出鲜血,显然这种激发自身潜力的行为极伤元气。

罩着血色铠甲的身体扭曲成一片残余的光影,博格尔雾化的身躯脱离了锁链的掌控,鬼魅地飘向远方,雾化的幻影重新凝聚,博格尔举起右手下着自己左手心的法阵再度印去。

然而修伊的身形竟也同时加速,诡异的身影先一步闪现在博格尔的身边,竟是早早就算准了博格尔可能会出现的地点,预先等候在了那里,待博格尔闪避来到时,他手中的长剑用力下劈。

“扑!”一蓬灿烂的血花荡漾。

“啊!”博格尔发出了绝望的痛呼。

在松绿宝石印在法阵上的同时,博格尔的一支左臂被修伊生生砍了下来。

掉落地面的左手心中,光芒一闪而逝,博格尔寄予厚望的生命礼赞竟果然如修伊所言般,没能使用出来。

“这不可能!你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知道我向哪里移动的?”博格尔大吼。

修伊格莱尔冷酷的声音传来:“博格尔大师,你犯的最大错误,就是你忘记了你终究是一个魔法师,而不是一个战士。你空有力量,却不懂得如何使用,空有速度,却不知道该如何作战,你根本就不懂得战士作战的基本道理,一切都是凭本能行事,所以即使你的力量再强大十倍,速度再快百倍,也还是只有败亡的结局。你的右腿已断,血翼破损,在这种情况下你的闪避,受到了你身体的影响,而不是冷静的分析与判断,因此我要判断出你的落点,其实并不困难。”

口中喷吐出大片的血沫,博格尔的眼中一片失神。

他躺在地上,再没有了战斗的能力。

血魔与大地之熊的变身渐渐消散,最终只剩下一个枯瘦的老人躺倒在血泊中。

他的浑身都是伤,左臂与右腿又已离体而去,这刻望着修伊,眼中露出无限的绝望:

“修伊格莱尔,你赢了。那么,你杀了我吧。”

修伊的脸上露出神秘的微笑:“如果我要杀你,其实有更简单的办法,又何必如此麻烦和你作战?”

“你,你说什么?”

修伊凑到博格尔的耳边轻声道:“我说我没打算杀你,至少现在不打算。”

“你……你想要干什么?”博格尔呻吟起来。

“你会知道的,博格尔大师。”

——————————————

跟大家说一声,在鲁院十天归来后,心中感触良多,一时兴起,写了篇《鲁院十天回忆录》,如果大家想了解我们这帮作者是怎么生活的,我们是什么样的人,不妨去看看,17有点名气的作者,基本算被我一网打尽,而且形象也基本被全面糟蹋光了。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