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章 不眠之夜(4)
章节列表
第四十章 不眠之夜(4)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时空的溯流在眼前形成一片班驳陆离的光与影,就象是无数色彩的重叠,拖坠着那一片朦胧的霞光。

这是利厄·博格尔第一次进行空间传送,在那之前,他甚至从来都没想过拥有空间法师那样的能力。他仿佛身处在云端里,坐落于云霞上,梦游于幻境中……

不过就在那一刻,他已经知道自己上了修伊格莱尔的大当。很显然修伊格莱尔早就在做好准备让自己出手。他的目的就是把自己单独传送出去,这样就可以形成一对一的局面。

而要做到这一点,就需要博格尔通过法术将自己和修伊联系成一个整体——修伊格莱尔根本就是故意在等待博 格尔抓住自己,并在最关键的那一刻启动法阵。

他成功了!

尽管利厄·博格尔是一位六级紫袍大法师,但他很清楚如果修伊格莱尔渴望与自己进行一次单独的决斗,那就意味着在这场战斗中,对方已经拥有了至少九成的胜算。

当梦幻般的虚境已然消失,现实的曙光重新出现在利厄·博格尔的眼前时,他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他的左右双手,血纹宝石和松绿宝石同时闪现出血光与绿芒。

一滴鲜血,从利厄·博格尔的指尖滴落,尚未落地,已经形成一片灿烂的血雾。

血之法术,血雾侵蚀。

与此同时,利厄·博格尔的身躯在瞬间壮大,相比卡希尔的钢铁咆哮,瘦小枯弱的利厄·博格尔的变身更具有视觉上的震撼效果。

他的浑身上下在瞬间长出浓密的黑毛,手指尖长出了锋利的锐爪,甚至连头颅都随之变大,仿佛一只凶猛的巨熊,大口一张发出愤怒的咆哮:

“吼!”

自然法术,大地之熊。

令人惊奇的是,整个施法过程,利厄·博格尔只用了短短一秒钟的时间便告完成。

也就是在这一刹那间,一道璀璨的银光划破天际,刺向博格尔的咽喉,那是修伊剑尖处发出的亮光。

与博格尔相同,修伊也在传送完成的一刹那间发起了对对手的进攻,并趁着博格尔施法的间隙,迅速接近对方。

然而修伊还是没有想到博格尔的施法速度

致命的寒芒刺向博格尔,大片的血雾迷蒙飘洒着笼向修伊的全身。

修伊闷哼了一声被迫退后,他知道这种侵蚀血雾的厉害。只是在他后退的同时,亡灵妖鼠向着博格尔射去了一枚骨刺。

骨刺穿过血雾,附着上一层红色的妖冶,那可以腐蚀血肉的侵蚀血雾对它毫无影响,向着变熊的博格尔狠狠扎去。这一下快如闪电,眼看着博格尔避无可避。

博格尔的眼中流出一丝血线,左手拇指血纹宝石再度闪耀出血光,博格尔大张的熊口中吐出清晰的人语:“血光之遁。”

血光腾跃中,博格尔的熊躯竟突然消失。

再度出现时,竟是在修伊的面前。

“吼!”伴随着巨大的吼叫声,博格尔巨大的熊掌向着修伊狠狠拍下。

修伊的身上斗气能量闪烁出灿烂的白光,熊掌击打在他的身上,就象是击中一块巨石,将他重重地拍飞出去。

炽焰鸟同时悲鸣着向博格尔吐出火元素洪流,博格尔左手中指的冰魄石再度闪烁了一下,熊口中蹦出冰冷的四个字:“极地冰雪!”

一道极明亮极冰冷的寒光,从博格尔的手中破空而出,直透夜宇,扩展成一束巨大的圆形冲天冰柱,堪堪抵挡住炽焰鸟喷射的火元素急流。

水系法术或许是分支最多的法术,除水法术之外,还有三个衍生分支,分别是冰系法术,雷系法术和血系法术。而身为六级水系大法师的的博格尔,至少精通其中的三个分支。

修伊格莱尔没有想到利厄.博格尔竟然拥有不需要念咒快速施法的方法,很显然,他手上戴的四枚宝石正是其中的关键。

犀利的破空之声传来,那是旭发出的真空之刃正横向切割博格尔的手臂,尽管修伊的自身实力不是博格尔的对手,但他的宠物和傀儡之多,却让博格尔头痛无比。

左手食指的海蓝宝石这刻再度闪烁,博格尔仰天大吼:“水之屏障!”

一道汹涌的水帘出现在博格尔的身周,形成了逆卷的瀑布。真空之刃在飞入水帘后消失无踪。

不过被炽焰鸟和旭这么连番阻挡了两次,博格尔已经错过了击杀修伊的机会。

当修伊落回地面时,伴随着一道尖利的嘶鸣声,一道狂风将修伊彻底包卷起来,使人再看不清他的踪迹。

博格尔因此没有发现修伊嘴边流出的那一丝血迹。

“必须承认,博格尔大师,您的实力甚至更超过了阿布利特,我没有想到您竟然会拥有可以快速施法的宝石戒指,我本以为在我把你带到这里之后,你可能连使用法术的机会都没有,就会死在我的剑下。可是您却差点反过来将我杀死。必须庆幸我还是一位四级武士,否则仅仅是您刚才的一掌,就足以要了我的命。看来我的情报工作做得还是不够细致,竟然连这样重要的事都没能查出来。唔,这也难怪,这应当是您的保命能力,当然不会轻易让别人知道,对吗?”

修伊的声音飘忽而来。

突袭的一击无功,反而被博格尔的快速凌厉的反击打伤自己,修伊不得不承认,六级大法师博格尔果然足够强大。既然没能一下子拿下博格尔,他到也不急着快速干掉对方了。

此刻亡灵妖鼠,炽焰鸟和旭同时回到修伊的身边。

直到现在,恶斗后的利厄博格尔才有机会重新审视自己所处的环境。

原来这里竟是位于一处空鸣寂静的山谷之中。四周到处都是奇特的花草,不远处还有一道流泉飞瀑,瀑布下有个水潭,四周是高山环绕,脚下碧草悠悠。

修伊格莱尔竟然把他带了荒野山林中去!

博格尔望着卷在风中的修伊,心中的怒火顿时上涌。

修伊不知道,他却是再清楚不过。这四枚宝石,每一枚都拥有记录法术的功效,可以帮助他瞬发法术,而不用念咒语,但问题是宝石记录的法术不可以重复使用,而每一枚宝石能记录的法术却是有限的。

对于魔法师来说,没有武士的保护,又失去了与对手的距离,没有从容施法的时间,他们的战斗力一下子就会降低许多。他被修伊强行带到这陌生的地方,然后立刻施以突袭,如果不是他还戴着四枚瞬发宝石戒指,只怕刚才就已经被修伊给干掉了。

即便如此,他还是被迫使出了多达五种用于保命的瞬发法术,心中的窝火可想而知。

仰天怒吼一声,博格尔没有理会修伊的说话,他大声吼叫道:“沐浴在极光中的血之精灵啊,我用生命的力量呼唤你的回应……”

他的舌尖喷出一大片血雾,在空中凝结着一支红色的小箭。

血系法术,血之箭。

用手指指挥箭尖瞄准了修伊格莱尔,博格尔这才松了口气道:“修伊格莱尔,必须承认你的心思狡诈到令我震惊。你竟然能用这种方法形成和我一对一的局面,而且丝毫无惧于对抗一位强者,对你的勇气和智慧,我表示佩服与尊敬。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你就拥有胜利。正如你说的那样,这四枚魔法记忆宝石是我花了很长时间和代价才搜集到的,要不是它们,或许我就真得被你给暗算了。”

“原来是魔法记忆宝石。”修伊点了点头:“我知道那东西,据我所知魔法记忆宝石根据品质的不同可以记录一到五种法术。你的宝石是可以记录多少种的?”

“那得你自己来猜了。”

“至少两种。”修伊回答:“你的血纹宝石使用出了两种血系法术,其他的各使用了一次。但是这并不代表其他的宝石品质就一定和你的血纹宝石相同,也许品质会低一些,也许会高一些。我注意在刚才的说话中,你用的是搜集这个词,这也就是说你不可能去选择性的得到某种宝石,对于魔法记忆宝石这种稀罕的东西来说,在搜集的过程中,你不可能拥有挑剔的权力。考虑到你两次都是优先使用血系法术,那么我想我可以这样认定,你的血纹宝石才是品质最高的那个,很可能拥有至少三次记忆能力。所以你的其他宝石……我估计最多拥有再使用一次法术的能力。”

博格尔的脸色微微有些变化,他没有想到修伊格莱尔能从一个简单的词语中就分析出他记忆宝石的品质。

盘旋的风略微小了一些,风卷中露出修伊清朗俊秀的面容,他的脸上露出了狡猾的笑容:“事实上我不仅看出了这方面。在中心广场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你的左手戴着三枚宝石戒指,而右手只戴了一枚宝石戒指,当时我不知道这些宝石戒指有什么用,所以只是感到奇怪而已。但是现在我明白了,于是我很好奇为什么你要如此佩带这四枚戒指,它们看上去太不协调了。如果是别人或许会认为这是因为法术体系不同的原因,但我可不认为水系法术的宝石戒指有什么理由就一定要和自然法术的宝石戒指分开佩带,除非那枚松绿宝石还有什么其他的特殊作用。我注意到你的左手手心里刻着一些奇特的纹路,看上去象魔纹,不过我从没见过那样的魔纹,所以我认为那应该是借鉴了部分魔纹技术的法阵。而在这个法阵的中间有一个宝石印记。所以我想我或许可以这样认为,您拥有某种特殊的法术,会在必要时将您的右手宝石戒指印在那个法阵上,为了避免混淆,您就只能让自己的左手戴三枚戒指,而右手只戴一枚。如此繁琐的使用方式……宝石的作用不应该是快速施法吗?这样的使用方式完全颠覆了记忆宝石的存在意义,所以我认为那应该是某个非常强大的法术,强大到您的松绿宝石根本不足以完整记录,只能再通过左手的半魔纹式法阵进行补充。所以那应该是您最后的压箱底法术了。真令人惊讶,作为一个水系六系法师,你的底牌竟然会是自然法术。不过从这方面考虑,作为一个五级自然法师,你的真正底牌是什么,我想我大致可以猜到一些了。”

听了修伊的这番话,博格尔的全身都不由颤抖了起来。

战斗还没有完全开始,自己的底牌却已经被人知道了,在气势上,博格尔已经大大输了一截。

修伊笑得更开心了,但在他盛放的笑容中,他的眼神却变得渐渐凛冽:“瞧,这就是为什么我喜欢在战斗中和敌人谈话的缘故,通过一些必要的聊天,查看对方的反应,然后对方就总能提供给我一些我需要知道的信息。这对接下来的战斗很有好处。所以请相信我,我绝不会给你使用出这种法术的机会。”

重新扬起长剑对准利厄博格尔,修伊的脸上露出无比的强大信心。

“必须承认,要杀掉你比我想象的要困难一些,但你最终还是将死于我手。”

————————————

爆炸后的现场,一片狼籍,所有人都在忙碌着打扫现场,拯救伤员。

凯文比尔斯和加里克英斯顿面色沉重地望着已成一片废墟的中心广场,心情沉重。

本以为对付一个修伊格莱尔是轻而易举的事,没想到出师未捷,反到被他给利用己方的法术将一名大魔法师给传了出去。

如果是在往常,比尔斯有绝对的把握,再来两个修伊格莱尔也不可能是博格尔的对手,但是在见过修伊的手段后,他终于不得不承认,面对一位有准备的炼金师,很多时候只怕你根本就没机会发挥出自己的力量。

作为从炼狱岛上出来的少年,修伊的手里有太多的牌可以打。只要他愿意,他可以玩出各种花样来对付那些追捕他的人。

看起他丝毫不在意材料的损耗。

这是那一刻包括拉舍尔在内,所有人共同的认识。

那时,拉舍尔忍不住又想起了那位西瑟达达尼尔少爷。

要说目前罗约城谁最拥有的炼金材料最多,恐怕就得数他了。

用幸灾乐祸的眼神扫了一眼如丧考妣的两位天空武士,拉舍尔退离漩涡的中心,拿出通讯水晶联系贝利。

“贝利。”

“是的我在。”

“西瑟达达尼尔在吗?”

“是的他在。”

“我希望能和他说几句话,你把通讯水晶给他。”

“……这个,贝利大人,他现在有些不太方便。”

拉舍尔眉头微微皱起:“出什么问题了吗?”

“事实上……他在洗澡。”贝利回答。

“那么我等会和他联系。”拉舍尔收起通讯水晶,眉头蹙得越发紧了。

他低头思索着。

“出什么问题了吗?”查克莱向他走来。

“不。”拉舍尔摇了摇头:“没什么。”

“我还以为又有什么糟糕的消息了呢。”

拉舍尔用嘴努了一下远处的狼狈景象,冷笑道:“不会比那更糟,至少今晚不会了。”

“说得没错。”查克莱点点头:“真奇怪,为什么对于修伊格莱尔的逃跑,我既不惊讶,也不愤怒,甚至都不失望呢?”

“和你同感。”拉舍尔耸了耸肩:“对手太弱岂不是很无趣。一个白痴可不值得我为他付出自己所有的心血去全力应对。当然,也有可能我们憎恨傲慢的盟友多过憎恨难缠的敌人。至少敌人并不是时时在我们身边,而那些傲慢的盟友,则无时不刻不在让我们生厌。”

“有道理,那么我们现在去哪?”

“回舞会怎么样?达达尼尔家族的舞会还没有结束,那个小姑娘没准还在等我,我发现今夜我是个有魅力的老头,你不觉得这很有趣吗?”

“不觉得。”查克莱淡淡回答。

“你真是太无趣了,查克莱。”

两个人一起背着手随意闲聊着离开现场,对于这里的一切,他们再没兴趣去操心,就让那两位大人物去头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