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九章 不眠之夜(3)
章节列表
第三十九章 不眠之夜(3)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十四大道,道金斯的尸体前,三个男人就那样静静的站着。

为首的一个男人,穿着一身火红色的战甲,身材修长,嘴唇上留着两撇克拉克盖博一般的小胡子,嘴边还总是带着邪恶的微笑。

在他的左侧站着一个身穿银色战甲的武士,面目英俊,看年纪要比中间的男子略微年轻一些,不过面容严肃,紧抿的嘴唇透露出一丝微微的愤怒。

而在火红战甲男人的右侧,一个穿着紫色法师袍的老头同样严肃地望着眼前的尸体。与曾经的紫袍大法师阿布利特相比,眼前的这个老头看上去要华贵许多,他的紫色长袍用得是最华贵的绸缎制作而成,左手的拇食中三根手指上带了三枚耀眼的宝石——血纹宝石,海蓝宝石和冰魄石,右手中指上则带了一块松绿宝石。

他的手上没有法杖,但是在左手手心处,却刻画着一个奇特的符纹图案,那应该是某种法阵的构成,看上去与魔纹到是有几分相象。

此刻这三个人望着道金斯的尸体,又望了望伊达诺勒那缠满了绷带的双眼,流露出的是三种截然不同的情绪。火红战甲武士嘲讽,银色战甲武士愤怒,紫袍法师则微微带了些严肃与谨慎。

在观察了好一会之后,火红战甲的武士发出了啧啧的赞叹:

“不得不说,我们的小朋友还真是很会使用阴谋伎俩。瞧瞧他做得这一切,简直可以作为经典的反追猎案例写进教科书中。”

“凯文,在这件事上你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是你的拖延导致了我们的延误。”旁边银色战甲武士加里克·英斯顿有些不满道。

“算了。”紫袍大法师利厄·博格尔扬了一下自己的左手:“我们的到来在这方面并不能改变什么。我敢肯定这个小子拥有多套计划,修伊格莱尔偷听到了关于我们的动向,所以他出现在这里。如果我们及时赶到,或许他又会拿出另一套计划来杀死他想要杀的人。从他杀死道金斯的手段来看,他的目的不过是想通过一场战斗给我们留下他想要留下的东西。它可以是一瓶药剂,也可以是在战斗中无意失落的某个物品。总之,在我们发现他的阴谋之前,只要我们还打算使用时光逆流追溯他的过往经历,就必定会无可避免的中他的陷阱。而最糟糕的是,他用一种特殊的方法警告了我们所有人,恐怕从今以后,我们都无法对他使用这种侦察方法了。”

说到这,老法师喃喃道:“或许这才是他的目的。”

留着两撇英俊小胡子的天空武士凯文比尔斯轻轻笑了笑:“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死了一些废物而已。对手太弱,岂不是很没有意思?”

这句话让不远处所有的追猎行动参加人员羞愧不已。

查克莱低下头轻轻对拉舍尔道:“你说得对,我现在开始渴望这几个家伙在修伊格莱尔的面前碰得头破血流了。”

他的声音很轻,但是那一刻,凯文比尔斯的耳朵微微一动,仿佛捕捉到了什么信息一般,他突然转过头来,望了一眼查克莱。

那一刻的眼神如针,狠狠刺进查克莱的心中。

查克莱的心神微颤,凯文比尔斯已经动了。他突然离开原地电射查克来,在空中划出一道红色的残影,查克莱大惊,运足斗气向后退去,但是凯文比尔斯比他更快,呼啸的风声凌厉而来,他一拳重重击打在查克莱的黄金战甲上。

查克莱仰天吐出一大口鲜血,右手长剑怒挥,连续数道“冲击刃”斩向自己身前空地,身体再度后撤。火红色的身影仿佛灵活的游鱼般在查克莱的冲击刃中扭动了几下,在发出了轻轻的一声“咦”之后,迅速回到了先前站立的位置。

刚才这几下出手,只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生,凯文比尔斯的速度奇快,人们眼角的视觉残影甚至尚未完全消去,他就已经完成并结束了自己的攻击。

站在道金斯的尸体旁,凯文比尔斯的两撇小胡子抖动了两下,露出浓浓的笑意:“查克莱,你的身手进步了许多嘛。看来你在境界上有所突破。”

查克莱捂着胸口喘息了几下,终于点头回答:“比尔斯大人,最近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它让我对力量的理解有了新的领悟。不过可惜,在您的面前,我依然脆弱得不堪一击。”

“那并不稀奇。”凯文比尔斯耸了耸肩。

作为天空武士,凯文比尔斯不仅仅在力量上完全压过查克莱一头,重要的是他在境界上也远远高于对方,和布莱恩.查克勒一样,凯文比尔斯同样是少见的斗气与境界双九级的人物。正是这份实力,使他即使在同级战斗中,也具有压倒性的优势。尤其凯文比尔斯最擅长的就是速度,和他交手的人,如果不能在一开始挡住他的高速而诡异的进攻,下场将极为凄惨。

为了抓到修伊格莱尔,斯特里克六世也算是下了重注,修伊可以对付一个海洋武士再加五个六级武士,甚至丝毫无惧于再加一个大地武士,但是这些人加起来,也未必及得上一个凯文比尔斯。更何况他的身边还有两个同样强力的伙伴,天空武士加里克英斯顿,紫袍法师利厄·博格尔。

如此豪华的阵容,就连拉舍尔都想知道修伊打算如何对付。

不远处一名法政署的探员匆匆跑了过来。

他跪倒在几位大人物的面前叫道:“找到他了……”

“他在哪?”利厄·博格尔沉声问道。

“中心广场。”

凯文比尔斯等几个互相看了看,眼神中流露出诧异之色。

加里克英斯顿问:“他在那干什么?”

对这个简单的问题,探员的脸上却露出了苦色:“我不知道我该怎么说,几位大人最好亲自去看看就明白了。”

—————————————————

中心广场。

这里是罗约城最大的广场区,位于罗约城最繁华热闹的市中心。

既然已经暴露了自己有备而来的事实,修伊就再没有必要假装突围离城,所以他又杀回城中去了。

不过和先前有所不同……

修伊和他的宠物就站在中心广场的那片空地上,距离修伊百米之外的方圆四周,数以千计的法政署探员,城内卫士,调来的武士,甚至还有部分城防官兵将整个广场围了个水泄不通。

但是没有人敢靠上前去。

修伊的脚下,刻画着一个奇特的法阵,法阵的中心闪烁着红色的能量波浪,即使是最外行的人,也能感觉到这个法阵上充斥着的巨大能量。

没有人知道那是什么,但是修伊自信的表情明确无误地告诉所有人,这个法阵所能带给人们的结果不会是美妙。

今天,修伊格莱尔已经充分向大多数人显示了一个炼金师的强大与可怕。

当凯文比尔斯和拉舍尔他们赶到这里时,拉舍尔一眼就认出了修伊脚下的法阵:“是传送法阵。”

“不仅仅是传送法阵。”炼金师迪姆补充道:“在这个法阵的外围还有一个法阵。当传送法阵启动时,巨大的能量聚集会造成周围魔法元素的急剧波动,可以对其他的法阵造成诱发效果。我不知道他布置的附属法阵到底是什么,但我可以肯定,那一定是个攻击性很强的法阵。”

“也就是说,当我们冲上去抓他的时候,他只要启动法阵离开,那么等待我们的将是一次无差别高强度的法阵攻击,而他本人,则已经趁机逃跑,丝毫不受影响。是这样吗?”凯文比尔斯脸色难看地问迪姆。

迪姆咽了口唾液:“是的大人,我想没有比这更好的解释了。”

“该死的混蛋。”几位大人物同时发出愤怒地咆哮。

仿佛是在回应众人的愤怒,远处的修伊吃吃笑了起来。他扬声道:“又来了几位大人物。这几位想必就是凯文比尔斯大人,加里克英斯顿大人和利厄·博格尔大人了吧?不过很遗憾,看来我们没有交手的机会了,因为我就要走了。正如你们所看到的那样,我来了,我又去了,而你们,你们这些追捕在我P股后面的猎犬们,今夜注定了将要失望而归。”

修伊的笑声肆意而张狂,无情的讽刺着追捕他的武士们,这让所有人的脸色都颇为难看。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还留在这里?”拉舍尔问。

修伊耸了耸肩:“总有理由的,对吗?”

拉舍尔正想再说些什么,没想到一只大手落在了他的肩上:“拉舍尔,回到你的位置上去,从现在起,这里由我们指挥。”

说话的是凯文比尔斯。

拉舍尔脸上的怒气一闪而过:“凯文比尔斯大人,也许我该提醒你一下,猎鼠行动的指挥长是我。”

“如果是那样的话。”凯文比尔斯指指修伊身旁的妖鼠傀儡:“那只老鼠归你,修伊格莱尔归我,怎么样?”

“你!”

凯文比尔斯的脸色一沉:“修伊格莱尔不是一只老鼠,是一只可怕的魔兽,追捕他会带给我们伤害。你什么时候见过老鼠咬死我们两名法师的?”

拉舍尔点点头:“我明白了,比尔斯大人您说得对,这里就交给你了,谨遵您的吩咐。”拉舍尔说着向后退去。

“很好。”凯文比尔斯满意的点点头。

在人群的后方,查克莱低声对拉舍尔道:“我以为你会有想办法对付他呢。”

拉舍尔沉声回答:“不,恰恰相反,那正是我的目的。”

“什么意思?”

“这次的行动我们已经失败了。”拉舍尔回答:“我不认为我们现在能拿修伊格莱尔怎么样。既然有人愿意帮我抗黑锅,那就最好不过。”

“啊。”查克莱恍然大悟,这个狡猾的老狐狸,原来他早就准备让这几位大人物顶上去了。

“你确定修伊格莱尔还有杀手?”他问。

拉舍尔轻声回答:“如果他要走他早就可以走了,这个小子从不做无意义的事,不是吗?”

“说得对。”查克莱点头。就安全角度考虑,查克莱也不希望修伊就这样落入凯文等人的手里。

果然,如拉舍尔所预料的那样,远处的修伊缓缓举起右手,露出三根手指:“三个。我今天来,是要解决三个麻烦。很高兴我已经解决了两个,而现在,我还剩下最后一个目标。”

自信的语调,强大的杀气,从少年的身上传出,冲击着在场的每一个人。

对于这个可怕的少年,还有他诡异的杀人手段,每一个人心中都深深忌惮。以至于当这刻修伊说出他还有一个人要杀的时候,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

看起来修伊不象是被追捕的逃犯,反到是那些追捕他的人,成为了他狩猎的目标。

“修伊格莱尔,也许我们可以好好谈谈。”凯文比尔斯缓缓向前走了几步:“我奉皇帝陛下的命令来找你,我是说我们之间未必只有战争,而不能和平。”

修伊冷冷回答:“凯文比尔斯大人,我知道你的影子攻击术很厉害,你的速度也非常快,但我建议你最好别再往前走了。相信我,你的速度不会比我启动法阵更快。”

凯文无奈地停下脚步,他摊摊手:“好吧,既然你不相信我,那么也许你该相信另一个人。还记得小公主殿下吗?她托我给你带了些话。我觉得你也许有兴趣听听。”

“凯文比尔斯大人,您的名声我听说过,如果艾薇儿想要托人跟我传话,那么那个人绝不会是你。你是个肮脏下流的家伙,你身上散发的臭味足以让十里外所有的女人都被熏跑。你再赶往前走一步,我就启动法阵。”

说着在那个法阵形成的能量气浪上走了几步,就仿佛是漫步在平静的水面上一般,踏出一圈圈的水纹。天空中炽焰鸟已经扬起了它们的尖喙,而那只亡灵妖鼠更是对着凯文比尔斯竖起了自己的鞭尾。

面对有所准备的对手,凯文比尔斯狠狠瞪了修伊一眼,无奈地向后退去。

“你还打算杀谁?”问话的是另一位天空武士,身穿银色战甲的加里克英斯顿。

“过一会你们自然会知道。在我杀人之前,我会给你们一些时间想清楚该怎么对付我。”修伊悠然自得的回答。

天空武士加里克英斯顿的脸上,现出一股潮红,那是愤怒已极的表现。

从来没有人在他们的面前如此狂妄。

加里克英斯顿低声问迪姆:“你有办法解决那个法阵吗?”

“不靠近它不行。”

“那就是没有办法了。”

一旁的紫袍大法师利厄·博格尔低声道:“比尔斯你站在我前面掩护我,英斯顿,你用话语拖住他,我来把这个小子从法阵上弄下来。”

魔法师之所以比武士高贵,除了因为他们人数更少更难得之外,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魔法并不仅仅只能用于战斗上。尤其是在一些特殊的场合下,魔法所能发挥的作用显然远远强于斗气。

这刻利厄·博格尔站在凯文比尔斯身后,用他高大的身型遮挡住自己,然后轻轻念动咒语。他右手的一根手指突然如茎蔓般伸长,向着地下延伸,直没入地底。

自然法术,可以说是所有魔法中最神奇也最为诡异的一种。利厄·博格尔所擅长的,正是自然法术中的变形术分枝。高等级的变形术,可以将自己的身体部位变化形状,产生如动物,植物等多种生命形式的特征,甚至具有它们的功能作用。

这刻利厄·博格尔所使用的,就是变形术中的缠绕荆棘,一种束缚类法术。

由自己的手指变形生成的缠绕荆棘在凯文比尔斯等人的掩护下,穿过广场地表,没入地下,然后一路向着修伊格莱尔所在的方向延伸,就象是土中迅速生长的茎蔓。

与此同时,英斯顿则极有默契地对修伊进行时间拖延。

“修伊格莱尔,我建议你不妨再考虑一下凯文的意见。帝国对你并不是非杀不可,你的炼金术对帝国有很大的作用。为什么我们不可以选择合作呢?”

修伊冷笑:“合作?兔子和老虎是没有对等合作的权力的。我毁了炼狱岛,杀死了海因斯,我不认为你们会这么大方的既往不咎。我更愿意相信当我放下抵抗时,你们会抢走我的所有,然后用鞭子和屠刀威逼着我为你们做事。我将失去自由,失去一切,而这就是你们选择的合作方式。”

“那你要怎么才能相信我们?”

“与其让我相信你们,到不如让你们相信我。想和我合作?很简单,放弃对我的追捕,从此以后,我修伊格莱尔可以自由的行走在这片土地上。如果兰斯帝国需要什么,可以,直接派人找我来谈。你们出钱购买。”

“这太荒谬了!”英斯顿大叫起来:“你所拥有的一切,本来就是帝国的!”

“瞧,这就是问题的关键所在。这是我唯一能接受的和平方式,而你们却希望我无偿交出所有。我想在我们达成共识之前,我们还有许多战斗要进行。直到某天我失败死亡,又或者我让斯特里克皇室见识过了我的厉害,被迫接受我的条件。但我不保证到那个时候,我是否还会有新的要求。”

“为什么就不能有折中一些的做法呢?比如我们出半价?同时你再向我们提供传送法阵和空间物品的制作技术。”

“胃口不小。”

“那本就是利用帝国的资源研究的。”

“没有我,再给你们一百年也研究不出来。”

“可你不能因此否认帝国的付出。”

“那么你所谓的付出是否包括了我那些无辜死去的伙伴们呢?”

“……”

“……”

谈判在无聊的对话中渐渐进入扯皮阶段,无论是修伊格莱尔还是加里克英斯顿,双方都有自己的算盘在打。他们彼此都没有意愿真心和对方谈判,但是却都做出了希望和平的表态。

这使得广场上出现了一种诡异的气氛,一位天空武士面对一个举国通缉的罪犯,竟然堂而皇之的和对方做起了交易,甚至商谈交易的价码,让所有旁观者听得面面相觑。

整件事听起来就是修伊格莱尔打劫了兰斯帝国,现在正在要求兰斯帝国出赎金赎回自己的东西,同时还不得对他有任何追捕行为。

这使众人看向眼前这个金发少年的眼神格外充满恐惧。

从没有一个人敢如此做过。

这也使他们忽略了在那表面温和的背后,各自双方对阴谋诡计的算计能力。

利厄·博格尔的缠绕荆棘已经从地下穿过了修伊布置的法阵,从修伊的后方生长出来,露出一小段绿色的藤曼,看起来就象是修伊的背后长出了一根小树苗。

而面对几位近在眼前的巅峰强者,修伊格莱尔显然已经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对方身上,丝毫不敢后顾。

没有人能在面对两位天空武士和一位六级大法师的情况下还左右张望的。

那根缠绕荆棘渐渐脱离地面,越长越高,即将与修伊齐平。

它带着倒刺的末梢,仿佛长着眼睛般,轻轻地向着修伊的腰部缠去。

—————————————

从对话开始,拉舍尔就一直在表情严肃地望着修伊。

他注意到修伊的脸上始终洋溢着自信的笑容。

不知道为什么,他对修伊格莱尔始终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就象是自己不是第一次见到他,而是在那里已经和他见过面,且熟悉得一如多年老友。

他的心中有一种没来由的感觉,来自心底的一份认识告诉他,现在所发生的一切,依然都在修伊格莱尔的掌控之中。

他在等什么?

拉舍尔有些不明白。

他注意到修伊的目光突然停留在了自己的身上。

他锐利的眼神中,竟浮现出一抹笑意。

那是对他明智地退出指挥的欣赏。

这个认识惊得拉舍尔浑身颤栗。

查克莱注意到拉舍尔的情况,低声道:“你怎么了?”

“这个混蛋一直在观察我,我差点要以为他想杀的是我!”拉舍尔沉声道:“但现在看来他似乎是在提醒我什么。”

“这不可能。”

“不,就是如此,他好象是在给我答案,他在告诉我他想杀的第三个人是谁。”

“是谁?”

“先别急,让我们想想,查克莱,好好想想。尽管我怎么想也想不出这里还有谁能对他造成威胁的。诺勒瞎了,道金斯死了,真正对他的行踪会产生威胁的人已经不存在了,他还想杀谁?而且他甚至希望我退出对这场围剿的指挥权,他到底想干什么?”

“也许他想杀的是迪姆?”查克莱望了一眼不远处的炼金师。这刻他正在到处搜寻修伊格莱尔可能在四周布置下的炼金术陷阱。

“不。”望着修伊的眼神,拉舍尔眼前突然一亮:“绝对不是这样。我想我们漏了一个关键。”

“什么?”查克莱一楞。

拉舍尔望向查克莱:“我们忘了一件事:修伊格莱尔根本不怕我们找到他。从一开始他就不怕,否则他就不必主动现身。”

“是的,可那又如何?”

“这意味着他真正在乎的未必是我们的侦察能力。因为对他来说这是一场宣战。即然是宣战,就势必要战斗!如果我是修伊格莱尔,我真正想杀的人,未必是诺勒和道金斯,他们可能只是一个幌子,用来让我们相信他只能使用阴谋诡计来对付我们,用来让我们相信他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更好的逃避而已。可事实是他的目的不是这个,他是想杀死我们!那么对他来说,这里所有人中真正威胁最大的是谁?”

查克莱愕然道:“武力最高的人。我的天啊,你是说他想杀的是比尔斯,英斯顿和博格尔他们?”

“没错。”拉舍尔望向站在最靠近修伊位置的那三位大人物,喃喃道:“他想杀的人不是我们,我们的人只是他引诱凯文他们出动的诱饵而已,否则的话他在塔里就可以干掉我们了。他很欣赏这场追猎游戏,他想要继续下去,这不正是他的性格吗?所以他要我活着,所以他在塔留了一线生机,所以他希望我退出指挥,因为他真正要要杀的凯文他们……他们三个才是真正的目标。而今天,修伊格莱尔至少要杀死一个。”

“这不可能!修伊格莱尔只要一走出传送阵,随便哪一个人出手都能把他干掉!他凭什么和凯文他们对抗?”查克莱低声叫道。

此时,远处修伊格莱尔的身后,那根藤蔓已经无声无息地如灵蛇般缠在了修伊的腰间,只要绕上那么一两圈,就能趁他不注意时将他扯出传送阵外。

利厄·博格尔的眼中已现出得意的光芒。

拉舍尔怔怔地望着这一切,突然道:“查克莱,在两个天空武士和一位六级法师之间,如果让你选择,你会先杀哪一个?”

查克莱毫不犹豫的回答:“法师。一个天空武士加一个六级法师的组合,远远强过两个天空武士的组合。”

拉舍尔的脸色微微一沉:“那么如果他有办法和博格尔一对一的进行搏杀,并且事先做过准备的话呢?”

“那就难说了,博格尔怕是死定了。”查克莱脱口回答。

拉舍尔脸上露出了神秘的笑容。

他终于明白修伊格莱尔的计划是什么了。

就连查克莱都有些明白了:“你是说……我的天啊,你不打算提醒他们一下?”

“别犯傻,查克莱,修伊格莱尔可是在帮我们,今天晚上的事情,必须有人替我们背黑锅。让他们死一个更好,他们的责任将更加的无可推卸。”

说着,拉舍尔望向修伊格莱尔,他遥遥向着修伊鞠了一躬,做了一个奇怪的手势,两个人竟然同时交换了一个赞赏的眼神。然后拉舍尔和查克莱远远地站在后方,再不发一言。

刚才还在和英斯顿讨价还价争执不休的修伊格莱尔,望着拉舍尔的那个手势,面上笑意更浓,拉舍尔果然理解了自己的意思。

于是他长笑扬声道:

“诚意,是和谈的基础,很遗憾,你们的诚意不够,所以,我将继续我的下一步计划……解决第三个麻烦。”

英斯顿一楞,尚未反应过来,修伊的脚下,红色的气浪骤然狂卷,一轮如火红太阳般强烈的光芒在法阵的上空升起。

光芒笼罩住修伊格莱尔,在他的全身闪烁出劈啪的火花。其中一道火花在修伊的身上游走了一圈,竟然顺着已经缠绕住修伊的那根藤曼延伸开去,直没入地面,在地下疯狂如电般窜行,如一条电龙吞噬了正准备将修伊拉出传送阵的六级大法师利厄·博格尔。

“不!”两名天空武士看到这一景象,心中同时生起一丝不妙的感觉,狂喊起来。

凯文比尔斯的反应最快,迅速抓向身后的利厄·博格尔。

眼看着即将碰到博格尔的同时,对方的身影却骤然消失,比尔斯的手从博格尔留下的残影中穿过。

他一把抓了个空。

轰!

身后是剧烈的爆炸声响起。

先前修伊所站立着的那个传送法阵,发出了一片强烈的能量冲击波,席卷四方。

就象是一轮朝阳升起,在一瞬间照亮了整片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