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八章 不眠之夜(2)
章节列表
第三十八章 不眠之夜(2)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十四大道。

这里是罗约城北区的最繁华的商业街。

在白天,它是罗约城最热闹的地方,而今夜,这里将成为又一片血腥屠戮之地。

拉舍尔并不知道修伊为什么选择在这里约见他们,但是对于帝国的追捕者来说,来自猎物的邀约,无疑是最大的挑衅。这说明他们的猎物根本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恰恰相发,他正大光明的站出来,向他们发起挑战。

尤其这一切是发生在一位四级风系侦察法师刚刚失去他最重要的一双眼睛之后。

此刻大批的法政署队员蜂拥着向十四大道奔来。

领头的正是海洋武士卡希尔以及他的五名伙伴。而在他们的后方四十米外,查克莱不紧不慢地跟随着,冷若冰霜的一张脸没有丝毫表情。

在十四大道的丁字路口处有一个大花圃,花圃中摆放着一尊雕塑。雕塑的原形,是当年的玫瑰君主麾下的十二战将之一,乌特雷德·达尔林普尔将军。

当年乌特雷德·达尔林普尔就是在那里,领着他的三千火焰军挡住了四万敌人的大举入侵。那场战斗或许是兰斯帝国建国以来遇到的最惨烈的一场战斗,是役,乌特雷德·达尔林普尔当场战死,最后存活下来的仅有十四人。

也就是从那天起,这里被命名为十四大道,而乌特雷德·达尔林普尔的雕塑则从此屹立其上。

不管后人如何堕落,开国英雄的辉煌总是令人神往和崇敬的。

雕塑上的乌特雷德·达尔林普尔一身铠甲,右手高举长矛,跨下还骑着战马,工匠将乌特雷德·达尔林普尔的形象刻得栩栩如生,人们甚至能感受到他那怒张的大嘴中蹦出的强烈音调。

是冲锋?还是拼死顶住?死战不退?又或者是别的什么豪言壮语?

这一切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屹立在这里的是一种精神,一种永不言败的精神。

修伊此刻就站在雕塑前,离他数百米之外,数以百计的敌人正向他涌来。

“小心他有埋伏,不要一起冲过去!”前方有人在高叫。

修伊的脸上露出神秘的笑容:“是要小心。”

英俊的脸庞流露出冷酷的残忍,修伊的口中缓缓吐出一连串神秘的字符。

道路的两旁,突然冲出无数道炽烈的火焰,仿佛节日的焰火,点亮了天空。

整条街道在修伊的咒语中发生着天摇地动般的震颤,一声又一声的爆炸撕裂了夜的宁静。

突如其来的攻击,将法政署的队员打得晕头转向,谁也搞不清发生了什么事,爆炸引发了混乱,火光在熊熊燃烧,一些被烧灼的队员发出悲惨的哀鸣声,奋力扑打着身上的火焰。两侧的楼房纷纷倒塌,有数十人被埋进了废墟之中。一些慌张的队员用弩弓胡乱地放箭,流箭射中了自己人,引发了更大的混乱。

弥漫的硝烟降低了视野能见度,火光扭曲着视线,炙烤着人的神经,到处都是大声的哀号,一片末日降临的景象。

漫天火光里,一道流星似的光华如电光急射,扑向修伊!

正是海洋武士卡希尔,他全身的斗气能量高涨,就仿佛一个能量护罩,将所有火焰阻挡在体外。

斗气实体化,这正是武士达到七级之后所独有的,强大的实体化斗气就象是武士们可以自由指挥运用的魔法能量,可以运用它们发挥出各种强大的战斗力,保护自己免受伤害。

“时光与空间的交集……”修伊的双眼微闭,一连串咒语再次念出。

激荡的剑气在空气中荡漾出一片微波,卡希尔的眼神专注,如一发炮弹般射向修伊。他有绝对的信心,自己可以在修伊念完咒语之前,先一步刺中对方。

对于修伊的虚空斩,他已经从拉舍尔那里有过一些了解,一旦让他可以自由的瞬间移动,接下来的战斗就会变得麻烦。

就在他即将刺中修伊的那刻,原本闭住双眼的修伊突然睁开了眼睛——一双冰冷寒怵的血怖双眼。

卡希尔心中一颤,那一刻他清楚地听到修伊的口中吐出几个字:“迷失之舞。”

轰!

卡希尔只觉得大脑就象被某根锐利的针刺了一下,眼前一片晕眩,手中的长剑也登时停顿。

“不是虚空斩。”卡希尔知道要糟。

半空中一道黑色的身影急掠,利爪在空气中割裂出五道诡异的波纹,向着卡希尔的面门狠狠抓来。

卡希尔狂叫一声,将所有斗气提升至极限。

兹!

仿佛碎云裂帛般的声音传来,利爪划破海洋武士的斗气屏障,重重击打在卡希尔的身上,卡希尔怪叫一声,向后方急退,胸前现出五道淡淡的爪痕。

什么东西?竟然能撕裂七级护体斗气?卡希尔心头大骇。不过好在他的实体化斗气不仅仅形成了外部防御,同时也使他的皮肤坚硬如铁,这一下攻击,他受伤并不算太重。

击中他的黑影尚未落地,在空中直接打了个旋,一条长长的锯齿般的鞭尾已经向着卡希尔腰部疯狂抽击。

卡希尔的长剑回首,正挡住鞭尾,铿锵的金属交鸣声中,无数火花炸现,巨大的力量将卡希尔再次击退。

此时,那只攻击它的怪物才落在地上,四爪抓地,鼠首微抬,一双妖异的双睛死死盯住卡希尔,放出乖戾死亡的气息。

卡希尔骇然。

亡灵傀儡他不是没有见过,但是他从未见过如此强大的可以与海洋武士匹敌的亡灵傀儡。

身后的火海中,五道身影急速冲至,正是跟随卡希尔而来的另外五名六级战士。他们的斗气还未能达到实体化程度,因此不能完全无视四周火焰,虽然可以安全脱身,但是一个个多少都带了些狼狈,其中有几人脸上更是被烟灰弄成了大花猫。

“卡希尔大人,您没事吧?”一名武士看到卡希尔胸前的伤口,骇然问道。

“我还活着呢。”卡希尔愤怒大叫:“那个亡灵傀儡很麻烦,我缠住它,你们去解决修伊格莱尔,尽量抓活的。”他举剑向着那头亡灵傀儡冲去。

对于卡希尔愤怒的吼叫,修伊的脸上再次露出胜利的笑容:“相信我,那并不容易。”

左手微微抬起,又是一连串咒语轻轻念出:“大气的精灵啊,响应我的召唤,给予不敬者以严厉的惩罚……”

五道身影同时扑向修伊,和卡希尔的想法一样,他们并不想给对手放出法术的机会。

天空中突然传来清脆的鸟鸣声。

两道火元素洪流自上而下阻挡在了武士进攻的道路上。

“是炽焰鸟!伊布!”一名武士大吼道。

五名前冲的武士中,突然有一名停下了脚步。

他弃剑,手上变戏法般出现了一把黑色短弓。

那名叫伊布的武士,其实并不是一个近战武士,他真正的身份是拥有六级斗气能量的射手。拉舍尔之所以把他找来,目的就是为了对付炽焰鸟。

“冰裂箭。”伊布的手上闪现出一把银色小箭。

黑弓银箭,正瞄准天空中的向下喷吐着火元素的绿。

一道真空之刃无声无息地划向那名武士。

波动的空间轨迹看得伊布大骇,他再顾不得射出手中箭,急速后撤。

一道黑色的身影狂啸着冲向伊布,正是进入第二形态的旭。

由于炽焰鸟的阻挡,四名武士冲击修伊的速度微微停滞了一下,修伊此时已经完成了他的召唤法术。风精灵蓝出现在众人的视野前,“啊!”她凄声长叫,抬手就是一串风刃穿过火元素洪流向四人射去。

————————————————

十四大道街区,大火依然在熊熊燃烧着。

没有冲入火海的法政署队员,被格挡在了外围,他们没有高级武士那样的实力,可以无视大火焚身。

不过在火海的中央,还有一个人,丝毫不受大火的侵害,那就是查克莱。

他漫步在火光腾跃的死亡区域,目光穿透凄迷的烟雾,撕裂那迷蒙的夜空,死死地盯着眼前的战斗场景,身上的斗气在烈焰的冲击下一闪一闪,不时地发出班驳的脆响。

眼前的战场被分割成了三个部分,亡灵傀儡和卡希尔战成了一团,看起来暂时难解胜负。一只奇特的黑狗和伊布在战斗,由于伊布换弓弃剑,这刻明显落于下风。然后就是元素精灵蓝在炽焰鸟的帮助下和四名六级武士的混战。

修伊拥有的实力之强大,实在令查克莱感到震撼。

凭心而伦,他很想上去干掉修伊格莱尔,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底有一个念头在告诉他,千万不要冲动,那可能会铸成大错。

这些年来,查克莱对修伊的了解甚多,他对修伊最大的了解就是:这个人从来不做无意义的事。如果他要做一件事,就一定有着他特殊的目的,并且有着相当程度的成功把握。

除非是半路偶遇,查克莱一直认为,要和早有准备的修伊格莱尔作战,其危险程度可能比自己对上一位天空武士更大。而就在刚才,伊达诺勒完了。这更加坚定了查克莱的想法。

有准备的炼金师是无敌的。

修伊格莱尔有备而来,十四大道是他的主场,他早就有了埋伏。

最重要的是他事先知道这里有什么人。

所以查克莱几乎可以肯定,现在的修伊格莱尔,绝对还有隐藏的杀手。

这个杀手是什么?查克莱不知道,但查克莱绝不想用自己来试探出来。

所以他情愿等。

“水之精灵啊!请倾听我的呼唤……”查克莱的身后,一道深沉的咒语突然响起。

天空中下起了倾盆大雨。

街头的火势终于渐渐被减弱了。

这是四级水系法师丹德终于赶到了。

与那些大火一样,雨水同样无法浇到查克莱的身上,处在水与火之间,查克莱气定神闲地望着远方。

火势的熄灭,使得许多法政署的队员得以死里逃生。

丹德扬声道:“你们不要再过去了,那里的战斗,不是你们这种人上去就有作用的。你们的任务就是守住各个路口,不要让平民过来。”

然后他快步走到查克莱的身边。“你不打算上去帮卡希尔他们一把吗?”

“我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查克莱冷冷回答。

奔跑的脚步声从后方传来,那是拉舍尔带着道金斯和迪姆也赶到了,甚至连受伤失明的伊达诺勒也被带了过来。

望着眼前的一片狼籍景象,拉舍尔倒吸了一口气:“迪姆。”他叫道。

“是雷火阵。”迪姆快速回答:“一种战场上常用的法阵,不过消耗很大。修伊格莱尔这个家伙挥金如土,单是他在塔上用的法阵和在这里布下的这个法阵,就至少要花掉价值两千个金维特的材料。”

“能不能看到他是否还有别的布置?”查克莱快速问道。

迪姆立刻放出显影砂雾,看了一会他摇摇头:“没有了。”

“没有了?”查克莱微微皱起了眉头。

他绝不相信修伊格莱尔会没有后手。

下一刻,卡希尔突然发出一声愤怒的狂吼,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

战场的左侧,卡希尔已经忍无可忍。

这只亡灵妖鼠速度奇快,反应敏捷,既没有亡灵傀儡的迟钝木讷,又具备钢铁般坚硬的骨头,攻击手段五花八门,甚至还能撕裂护体斗气,卡希尔甚至从没听说过这世上有如此强大的亡灵傀儡。

如果兰斯帝国能够组织起这样的一支傀儡军队,帝国早已横扫天下。

但是不管怎么说,一个堂堂的海洋武士,竟然无法打败一个亡灵傀儡,对卡希尔来说,这是他最大的耻辱。

自由武士的尊严,不容亵渎!

“嗷!”卡希尔突然将手中的长剑抛离,仰天狂吼起来:“战技,钢铁咆哮!”

伴随着这一声怒吼,卡希尔的身躯开始壮大,浑身的肌肉一团团的向外贲张,就象是一个个铁块般凸出体表。硕壮威猛的身体开始奔涌出一轮轮飙扬的怒力,将身上的战甲都撑出道道裂纹。巨大的力量漩流以卡希尔为中心向着四方扩张,庞大的气场开始笼罩整片区域。

武士在进入七阶之后,斗气实体化,使他们拥有了创造高级战技的能力。这种战技与以前修伊所使用的横切,重斩等完全不同。前者的战技,确切地说是战斗技巧,后者的战技,确切地说,是战斗技能。两者在称呼上相同,本质上截然不同。

钢铁咆哮,正是海洋武士卡希尔的独创战技,通过斗气无所不在的能量,全面强化自身肌体,使其拥有可媲美钢铁的力量。

武士达到七级层次,每一个都可以拥有属于自己的独特发展方向。卡希尔走的是力王战士的路线,当他使用出钢铁咆哮之后,就算是巨魔神在他的面前,他也可以用肉拳和对方硬轰。

“品尝钢铁重拳的滋味吧!”卡希尔怒吼犹如巨雷轰鸣,周身密布的能量光潮炙烈得让人无法逼视。

“嘶!”亡灵妖鼠回应以尖锐的破空风声,快速移动的身躯虚化成一片模糊的光影,利爪狂搅出的风潮在这无边暗夜中仿佛挟掠出一轮死亡太阳,向着卡希尔狠狠抓去。

扑!钢铁重拳穿透绚丽的光芒,怒绽在空中,火花在空中迸现,亡灵妖鼠的身影已在翻滚的流风中抛卷而出。

它就象一个被击飞的坦克,带着庞大的金属骨架重重地落在地面,长爪刺破地表,插入地中。

它左爪上的三根利爪被卡希尔的重拳打得弯曲倒卷。

卡希尔的钢铁咆哮拥有的力量的确惊人,就连亡灵妖鼠那强化后的骨刃,竟然都有些承受不住他全力的一击。

望着险些被自己一拳打散架的亡灵妖鼠,卡希尔轻抚自己那血胀的铁拳,那上面三道深刻的刺痕带出大片的血肉模糊,他炙热的目光塑出搏击的造型,充满热烈的眼哞盯着亡灵妖鼠:“我从没见过如此坚硬的傀儡,那么来吧,你这不死的亡灵!看大爷我拆碎了你,把你揉成一个铁球!”

他大踏步向着亡灵妖鼠走去,浑身钢铁般铸就的肌肉就仿佛有着生命力一般不住的鼓动着,夹带出强大的气魄。

这才是一个海洋武士真正的实力。

妖鼠的眼中,闪过一道凄厉的红芒,它身上的骨架突然发出淡淡的光芒。

第一个察觉有所不对的,是光系法师道金斯。他厉声大叫起来:“小心,卡希尔!那个傀儡有问题!”

卡希尔微微一楞,然后他愕然发现,眼前亡灵妖鼠的身形突然消失。

“它在你的后面!小心!是虚空斩!”查克莱凄厉的呼声传来,他再不敢做壁上观,拼命地向着卡希尔跑来。

卡希尔无法看到背后的景象,他却看得清清楚楚,修伊格莱尔的确没有再在这里布下其他法阵,但事实上他早在这之前,就先使用过了虚空斩。

只是他打通的空间通道,竟然不是给自己用的,而是给他的亡灵妖鼠准备的。

当亡灵妖鼠通过空间通道瞬间移动到卡希尔的后方时,奇长的鞭尾化鞭为矛,顺着卡希尔的左臂向他的身体内部刺去,同时做出剧烈的旋转,试图绞碎卡希尔的内脏。

耳边是修伊格莱尔低沉的冷笑,卡希尔知道不好,将所有斗气能量再度运足至全身,身体肌肤如铁甲般坚硬。

“丁零!”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在耳边,那是锐利法阵启动之声。

“刺!”钢刀入肉的声音随之而来,就象是钢锥扎进了硬石中,亡灵妖鼠的鞭尾疯狂旋转着,在卡希尔的手臂上钻出一蓬鲜艳的血花。

巨大的痛苦在一瞬间顺着卡希尔的手臂神经传至大脑,同时传来的是查克莱绝望的大吼:“卡希尔快跑!”

他本能地俯头前冲,穿过他手臂向着身体急射的钢刺高速旋转着向着他的内腑扎去。

“冲击刃!”查克莱厉声狂叫,手中长剑力劈。

一道白色的斗气能量在空中划出一道半月般的波形轨迹,狠狠地撞向亡灵妖鼠。

蓬!

鞭尾脱离,血花飞溅。

“嗷!”卡希尔发出痛苦之极的吼叫。

在他的头顶上空,亡灵妖鼠再次被击飞空中,一根长长的鞭尾在空中晃荡着,抖落下无数碎肉血块,在月光下发出清冷的寒光。

那风中的怒汉卡希尔,一只左臂下半截已经完全消失,腰间还开了一个口子,仿佛被人狠狠地掏了一把,甚至能看到里面内脏的跳动。

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查克莱长剑再挥,又是两道冲击刃劈向亡灵妖鼠。

风起。

一股灼烈呼啸的飙扬之力席卷而来,就象是龙卷风潮呼啸而过。

修伊发出的数道风刃叮叮当当击打在查克莱的冲击刃上,迟缓了一下查克莱的攻击。

完成了致命一击的亡灵妖鼠借此机会再度后撤,及时躲过两道凌厉的冲击刃,在空中打着滚的落向后方,瞬间隐没在黑暗中。

它被查克莱劈中一剑,又中了卡希尔的重拳,战力也已然大减,在进行修复之前,暂时不宜再战了,至少它的近战能力已经大受影响。

查克莱抓起卡希尔,向着后方抛去:“迪姆快救他!”

然后他怒视修伊格莱尔。

不远处的战场上,修伊的金发飘扬,望着查克莱的目光充满了挪逾之色。

“很生气对吗?查克莱大人。”

倒提长剑,修伊依然是那样的意气风发,全无身处重围之中的自觉,声音还略带着少年特有的清脆。

这一刻,他才是整个场面的主宰。

“修伊格莱尔,你让我很头疼。”查克莱咬牙切齿道。“你为什么要出现?你本可以从此销声匿迹的。”

“因为我喜欢光明正大的生活在太阳底下,而不是象一只老鼠般整天躲在阴沟里。不过最重要的是,在炼狱岛上,我不欠帝国任何东西。无论是我还是帝国,我们彼此所得到的一切,都是双方应得的。”

查克莱长长地吸了一口气:“好,很好。修伊格莱尔,你说得对,在炼狱岛的问题上,是帝国欠你的,你所做的一切都无可厚非。不过很遗憾,你选择了一条错误的道路,你不可能抵抗得了一个国家的力量的。”

“那正是我想尝试的。”修伊笑道:“不过在那之前,我要先做另一件事。”

他从怀中取出一瓶治疗药剂:“我很抱歉打伤了卡希尔,我从我查到的资料中得知,卡希尔并不是一个混帐的武士,所以我本来没打算杀他。不过可惜他不该使用钢铁咆哮,要知道锐利法阵一旦启动,就只有一击的机会,我命令妖鼠全力施展,结果重伤了他。这瓶药剂你给他喝下去,断掉的手臂是长不回来了,不过命应该可以保住。”

修伊将药剂放在了地上。

这个举动令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查克莱望着修伊:“你到底想干什么?”

“没什么,卡希尔不是我这次要杀的目标,我没打算让他死,就那么简单。”修伊回答。

“那你要杀谁?”

修伊神秘一笑:“你会知道的。”

说着,修伊突然向后退去。

“嘘!”他发出一声尖锐的口哨。

尚处在战斗中的旭和炽焰鸟以及蓝同时向后飞退。

众人正惊愕迟疑间,修伊却已经从怀里又拿出一个小小的圆球状物体。

查克莱一看这东西,脸色大变,厉声狂叫起来:“大家小心,快躲开!”

“蓬!”

那小小圆球突然炸裂,大片的烟雾一下子弥漫了全场。

“是腐蚀云雾!不要呼吸!退开云雾笼罩处!”查克莱厉声狂叫,所有人纷纷退避。

查克莱四处张望着,他有斗气实体化护体,是唯一可以不惧怕这种可怕毒雾的武士,这刻眼看着修伊和他的宠物一起笼罩在云雾之中,他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立刻明白修伊要走了。

他大吼着挥剑追上,云雾缭绕中,修伊低低的冷笑传来:“查克莱大人,您刚才的谨慎到哪里去了?你应该知道,打,我是打不过你,但杀,我却还是能杀得了你的。”

一道呼啸的厉芒在云雾中向着查克莱劲射。查克莱长剑光芒一闪,将那厉芒劈落,却是一根飞射的骨刺。

是那亡灵妖鼠射来的,这个东西竟然还能远程攻击?查克莱心中一寒。

云雾缭绕中,修伊的冷笑声越来越低沉,随着云雾范围的扩大,渐渐趋无。

查克莱长叹了一口气,知道仅凭自己追上去,怕是对付不了同时有炽焰鸟和亡灵妖鼠帮手的修伊格莱尔的。

他终于放弃了追击。

———————————————

十四大道的丁字路口,到处是一片狼籍。

修伊格莱尔已经不在这里,他从另一条路上撤走了。

大批的法政署探员重新尾随追击,不过这一次,没有人敢追得太紧。

留在现场的,如今只有拉舍尔和他身边的几名法师及武士。

炼金师迪姆化验了一下空气,摇头叹息道:“不是腐蚀云雾,只是普通的烟雾,修伊格莱尔把我们都耍了。”

拉舍尔撇了撇嘴。

刚才的战斗,他完全帮不上忙。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武士和炼金师之间的大战,修伊格莱尔层出不穷的炼金道具,诡异强大的魔偶,还有那强大的法阵,令他印象深刻。

他来到呆呆地站在路口的查克莱的身边,拍拍他的肩膀道:“有什么想法就说吧。”

查克莱冷笑:“想法?我的想法很简单。这个家伙是个魔鬼,他正在变得越来越强大。你已经看到了,仅凭我,还有卡希尔几个,我们对付不了他。光是他身边的那些宠物和战斗魔偶就已经非常麻烦。真该死,那只黑狗竟然也有战斗力。”

“不,不,我不是指这个。从一开始我也没指望卡希尔他们就能把修伊格莱尔拿下。让我奇怪的是另一件事。”拉舍尔道。

“什么事?”查克莱有些不明白。

拉舍尔没有回答他,而是先从地上拿起那瓶药剂,交给炼金师迪姆。

迪姆嗅闻了一下,然后向拉舍尔点点头:“药剂是真的,没有问题。”

“那就给卡希尔用吧。”拉舍尔道。

他看着迪姆亲自喂已经昏迷的卡希尔服下药剂,卡希尔的伤口开始出现快速愈合的症状,然后嘀咕道:“神奇的药剂,神奇的炼金师。”

一旁的光系法师道金斯拿着那瓶已经空了的药剂瓶走过来对拉舍尔道:“我刚才看到这瓶药剂不是修伊格莱尔从戒指里拿出来的,而是从他的身上掏出来的。如果你允许的话,也许我可以对它使用时光逆流法术。我们可以看看在过去的一天里,修伊格莱尔到底都做了些什么准备。这样等我们追上他时,也可以避免再中他的陷阱。”

“说得没错。”拉舍尔点头道:“既然这样,你开始吧。”

道金斯将那个药瓶放到地上,炼金师迪姆则开始往那个药瓶上放置媒介物。

时光逆流是一种极其消耗法力的法术,需要三名法师联合起来才能使用一次,且一次就能将三名法师的所有法力全部耗空,而且还需要一些强力的媒介才能做到。

好在风系侦察法师伊达诺勒虽然双目失明,不过人还活着。时光逆流法术以道金斯为主,伊达诺勒和丹德只是辅助。

这刻迪姆已经在那个药瓶上画好一个精致的时光逆流法阵,

道金斯本人左手划出一个六芒星阵图,口中喃喃念动咒语,右手心放出一道能量光束落在那药瓶上。

丹德和伊达诺勒则各将一只手放在道金斯的后背,另一只手腾空。

道金斯的工作就是把这只药剂瓶曾经经历过的一天时间的所有影象全部进行追溯,伊达诺勒负责调整时间进度和画面角度,不过瞎了眼的他,现在只能利用风之灵觉调整时间进度了。丹德则负责将道金斯在诺勒帮助下看到的画面用水系法术显影,以保证其他人也能看到。同时,诺勒和丹德还将为道金斯提供法力上的支持。

“诺勒,你没问题吧?”这刻道金斯关切地问自己的伙伴。

“没事,就是伤口很疼。”双目缠着绷带的诺勒发出痛苦的声音:“不过只要能找到修伊格莱尔,杀了那个小子,再大的代价我也愿意付出。”

“那么……我们开始吧。”道金斯叹了口气。

摆放在逆流法阵上的药瓶,在法阵的作用下,显现出淡淡的白光。在水系法师丹德释放的水幕苍穹下,一副副画面开始出现,那是修伊格莱尔在战斗中出现的场景。

时光逆流术,就是将物品经历过的时光倒流,所以最现出现的就是刚刚发生过的画面。伊达诺勒在迪姆的提醒下不断调整时间进度,就象电影倒带一般,或快或慢。

望着修伊格莱尔在大战中好整以暇的姿态,拉舍尔轻轻叹了口气。

这个世界从来不缺强大的对手,但是从来没有一个对手,能够如修伊格莱尔般,视追击他的人如无物,甚至发动如此凌厉迅猛的反击。

仅凭此点,拉舍尔觉得他就值得尊敬。

画面的推进速度,正在不停的加快,画面上修伊格莱尔正在以快速倒退的方式离开十四大道,向着他最先出现的贝蒙德街区退去。

要找到答案,势必还要再等上一会。

那个时候查克莱终于忍不住道:“你还没有回答我,你说你刚才到底在奇怪什么?”

拉舍尔回答道:“哦,这个嘛,我是在奇怪一件我想不通的事。查克莱,以你对修伊的看法,他从来不做没有意义的事,对吗?”

“是的。”

“那么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他要在十四大道和我们打这一场?”

查克莱一楞:“这个我到没注意,或许是为了给我们些教训?”

拉舍尔冷笑起来:“教训?杀几个法政署的探员也算给我们教训?”

查克莱只能摇头:“我不知道,他说过他的目的是要杀一个人。”

“是啊,我也听见了。可问题是他要杀谁?他成功了没有?他没有说,然后他就这么逃跑了。很奇怪不是吗?”

“我不知道,拉舍尔,我不知道他要杀谁,不过看来他成功了,所以他才会走。”

“也许我们该查查死去的那些个探员里面,到底有谁和修伊格莱尔有过过节的。”拉舍尔头痛道:“但是我很难想象那些死去的小人物中有谁值得让修伊格莱尔冒这么大的风险,付这么大的代价,用这么大的排场去杀死。”

查克莱望着眼缠绷带的伊达诺勒,他若有所思:“也许我们可以从另一方面去推测修伊格莱尔的目的。我记得他的原话是卡希尔不是他这次要杀的目标,那是不是意味着,他有着多个目标?而伊达诺勒从一开始就是他的第一个目标呢?”

拉舍尔微微一楞,他想了想道:“应该是如此。既然修伊格莱尔知道我们会在塔里出现,就意味着他知道伊达诺勒以及他的能力。诺勒能够寻找到固定范围内所有的目标,他的风之视觉的确非常好用。很显然这对修伊格莱尔来说是个大麻烦,所以他才做出了那样的布置,他的目的应该就是针对诺勒来的。”拉舍尔回答。

查克莱点点头:“那么如果……我是说如果,修伊格莱尔还没有干掉他的第二个目标,那么在我们这些人中,谁对他的威胁最大呢?”

拉舍尔不假思索道:“那还用问?当然是道金斯,他的时光逆流法术可以追溯到修伊格莱尔曾经做过的一切……”

拉舍尔话未说完,声音便戛然而止,查克莱与拉舍尔同时对望了一眼,看向正在对那药瓶使用时光逆流法术的道金斯。

那个药瓶……

那一瞬间,两个人全身发麻,心情冰凉至湖底。

“不好!”拉舍尔狂叫起来:“道金斯,快停下施法!”

查克莱一个箭步冲上去,试图将那药瓶抓起。

轰!

强烈的爆炸声传来,巨大的气浪将查克莱倒卷飞起。

破裂的药瓶,细小的碎片,在风中卷起一片锐利的洪流,夹着数十道急电怒光,顺着那能量光束狠狠地扎向了道金斯,将他打得满身血洞……

咽喉中插着碎瓷片,道金斯口中咕嘟咕嘟地冒着血沫,似乎是想说什么,却最终什么也没说出来,就这样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