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七章 不眠之夜(1)
章节列表
第三十七章 不眠之夜(1)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3        返回列表
夜晚的罗约城,被一片风声鹤呖的紧张氛围所包拢。

大批的武士在街头现身,骑着战马的法政署高级治安官则在指挥手下沿街布防,封锁各地要道,好奇的居民们被赶回家中,不许上街。

一些高级武士也渐渐出现在罗约城北区的各个角落,等候长官的任务指派。

远处传来奔马的蹄声,那是拉舍尔和查克莱等人终于赶到。

“情况怎么样?”拉舍尔刚跳下马就大叫道。

一名治安官大声回答:“报告拉舍尔大人,我们已经将北区各个路口全面封锁,靠近城门一带布下了六道封锁线,整个北区各路口已经被一千二百名士兵,四百名法政署武士围拢。但是我们目前我们不是很清楚里面的状况,还不能确定修伊格莱尔的具体位置,我们唯一能肯定的是,他就在里面,并且没有出来。”

查克莱立刻问:“为什么不派人进去抓他?”

“查克莱大人,我们已经有三支夜间执法队死在了他的手里。象修伊格莱尔这样的罪犯,大人,不是我们能对付的。我们需要高级武士和魔法师。而且北区里住着很多人,大量士兵的进入很可能会导致整个北区都乱起来,一旦平民乱跑,仅凭我们的人手不够解决问题,反而会给修伊格莱尔制造趁乱逃逸的机会。”那治安官不卑不亢地回答。

“你做得没错,小伙子。对于这样的对手,我们应该采取一击必中的做法。”拉舍尔拍拍那治安官的肩头:“我的人来了吗?”

“是的大人,他们已经在那边等您了。”治安官指了一下身后不远处的一座高塔。

拉舍尔向塔中走去。

塔中的顶层如今有十个人,分明是六名高级武士和四名法师。正是上次兰雅大剧场事件之后,拉舍尔特别向帝国申请借调的专门用来抓捕修伊格莱尔的人,也是整个猎鼠行动的专署人员。

其中五名六级武士,一名七级武士,一名五级法师,两名四级法师,以及一名炼金师。

五级光系法师道金斯,精通时光逆流法术。

四级水系法师丹德,精通水系影象再现类法术。

四级风系法师伊达诺勒,精通风系侦察法术。

以及炼金师迪姆,精通法阵布置,搜查踪迹。

拉舍尔进入塔中后,沉声喝道:“诺勒,找到修伊格莱尔了吗?”

“拉舍尔大人,您终于来了,我们找到他了。”

回话的是年轻的魔法师就是伊达.诺勒。与修伊格莱尔一样,他也是一名风系法师,不过他所擅长的是风系辅助法术,也就是被修伊放弃的风之视觉,风之听觉等等。

这是一种专门借用风之元素进行侦察的法术,但比风莺更出色,最大的好处就是不用担心引起魔法波动,导致被察觉或者屏蔽。

正是依仗这份能力,伊达诺勒成为法政署中最出色的侦察法师,只要有他在的地方,方圆十里范围内,没有他找不到的人。

“他在哪?”拉舍尔沉声问。

“北区伯劳街,一个人,身后跟着一个奇怪的魔偶,一只黑色的小狗,金色头发,很帅,天空中有两只炽焰鸟。”年轻法师的双眸展现出一种妖异的红芒,如果仔细看他的瞳孔,甚至可以看到有人影在其中晃动。

“他在做什么?”

诺勒用怪异的语调回答:“散步……我想是在散步。”

拉舍尔和查克莱互相看了看。

“继续观察。”

“是的大人,他看上去很悠闲,不象是在逃亡……他停下来了,有个乞丐向他乞讨,他给了他一枚金维特……他出手可真大方。”

拉舍尔的眉头越发蹙得紧了起来。

想了想他大叫道:“道金斯,我需要你的帮助。把诺勒看到的影象印在水晶球上。”

“好的。”一名苍老的法师沉声道。

双手挥动出奇特的手势,低沉的咒语回荡在耳边,若远古的呼唤,一束光从老法师的手中发出,射向那个正在使用风之视觉的年轻法师诺勒,然后发射到水晶球上。

这个法术叫光之连接,可以将人看到的影象直接通过它映射到水晶球上。

下一刻,水晶球上现出清晰的画面。

拉舍尔清楚地看到,一个金发少年正漫步在罗约城北区的一条街道上。

他看上去的确很悠闲,当一名街头流浪鼓手在无聊地拍打着小手鼓时,他甚至驻足听了一会,然后才转头离去。

“是他吗?”拉舍尔问查克莱。

望着水晶球上那英俊的面容,还有那金色的头发,查克莱微微点了点头:“是的,就是他,修伊格莱尔。”查克莱的语气中带着几分苦涩。

他终于出现了,就这样光明正大的出现在罗约城,出现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

查克莱心中颇有种唏嘘之感,杀了他,自己的噩梦便将消失。

“卡希尔,凯文比尔斯大人他们到了吗?”拉舍尔又问。

一名身躯高大的武士回答:“已经通知过了,但是比尔斯大人他们说要过一会才能来,因为他们正在吃晚饭,并且还没有吃好。”

拉舍尔气极反笑:“很好,果然是大人物。那么好吧,等他们吃好晚饭再说,我们先做我们的,祝他们的胃口好。”

卡希尔无奈地耸了耸肩。

“丹德,把这一带的地形详图印在水晶球上,看一下他要往哪里去,准备过去堵截。”拉舍尔继续下令。

另一名水系五级法师念动咒语,只见水晶球上渐渐显现出一道道纵横交错的轮廓,正是北区一带的地形图在上面的显示。修伊格莱尔行走过的地方,形成了一条红色的轨迹,在地图上划出一条细细的曲线。这种将个人影响和地图重叠配置的技术,同样是法政署的高级法师所特有的能力,它可以让人更加清楚而直观地观察到目标在什么位置,且将往哪里去。

拉舍尔所带来的四名法师,每一个都具有一些特殊的能力。他们并不是战斗法师,但是在侦察,寻找形迹等方面,各有自己出色的一套。

对于拉舍尔来说,战斗从来不是他感兴趣的内容,找到对手,粉碎敌人的阴谋,那才是他热衷的。

不过今天看来,修伊格莱尔的表现令他失望。

他甚至还没有使出全力,修伊格莱尔就自动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这个对手总是那么与众不同,他似乎从没有身为一个通缉犯的自觉。

拉舍尔死死盯着水晶球上修伊格莱尔的样子,脑海中,这个身影与另一个人,西瑟达达尼尔的身影相重叠……

他们还真得很象呢,拉舍尔想。

就在拉舍尔盯着修伊格莱尔看得时候,画面上原本悠闲漫步的修伊格莱尔突然抬起头来。

他这一抬头,使得自己的脸正对准拉舍尔等人。

只见修伊那英俊的脸上突然现出一丝诡秘的笑容。

然后他做了一个手势,右手拇,食二指伸出,其余三指并拢,向着天空中轻轻点了一点,这一点仿佛正点在拉舍尔的眉心之上。

拉舍尔微微一楞,正在使用风之视觉的伊达诺勒大叫起来:“他知道我在看着他!”

下一刻,水晶球内突然烟雾蒸腾,现出魔法能量大量聚集的景象。

拉舍尔大吃一惊,失声高叫起来:“快闪开!”

所有人同时向四方闪避。

然而已经晚了。

轰!

正在使用的水晶球突然炸裂,巨大的魔法能量形成一股汹涌的气浪在塔高层的房间中四处冲击,同时夹带着无数的水晶碎片。

强大的能量冲击就象是一片奔驰的风电,将整个房间裹入,强大的破坏力几乎摧毁了这里的一切。所有的武士同时扑向身边的法师,身体上的斗气能量发出大量的光芒,用身体硬生生挺住了这股强大的冲击波。查克莱本人更是抱住拉舍尔,将他死死压在身下。

片刻之后,如海啸般席卷而来的魔法能量,又迅速消失中茫茫天空,只在这里留下了一片狼籍。

所有的人或多或少都受了些伤,如果不是那些武士反应快速,身体孱弱的几位法师只怕就会当场死在这突如其来的能量大爆炸中。

一声凄厉的惨呼撕破了短暂的宁静:“啊!我的眼睛!”

伊达诺勒,那个使用风之视觉的年轻法师正在高声哀鸣着。

他捂着双眼倒在血泊中滚来滚去。指缝中渗出点点血水,至少十余片水晶片在炸裂时直接飞入了他的眼中。

这并不是一个巧合,光之连接使得水晶球在炸裂时有了一条指引的通道,而这通道的尽头,就是这位法师的双睛。

伊达诺勒是承受伤害最深的一个。

尽管有一位武士及时将他扑倒,但是顺着光之连接飞来的水晶碎片还是废掉了他的双眼。

拉舍尔在尘烟弥漫中站起来,怔怔地望着已经失明的诺勒。

他再忍不住心中怒火,愤怒狂吼起来:“怎么会这样!?水晶球怎么会炸开?修伊格莱尔又怎么会知道我们在窥视他?啊?”

他虽然是一个高明的探员,但遗憾的是他终究不是一个魔法师,有许多问题不是他能理解的。

先前使用过光之连接的法师道金斯立刻道:“恐怕这不是一个意外。这是一个陷阱,一个炼金术陷阱,迪姆,也许你能给我们答案。”

那个叫迪姆的炼金师先是仔细地看了一眼地上打滚的诺勒一眼,遗憾地摇头道:“他的眼睛保不住了。”

“我才不在乎他的眼睛呢!我要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拉舍尔怒吼道。

“给我时间,或许我能找到答案。”迪姆回答。老炼金师缓缓地从身上掏出一瓶药剂,里面盛放着一些灰色的粉末。

倒出一些灰色粉末,炼金师将它们洒向空中:“这是显影砂雾,可以帮助我们发现一些能隐形的小东西。”

整个房间在显形砂雾的作用渐渐变得清晰起来,所有人都惊孩地看到,在这高塔顶部的房间四周,竟然插着数根监视之眼。

而在地板上,竟然还刻画着一个奇怪的阵图。

令人惊讶的是,在那上面竟然还写了四个大字:十四大道。

拉舍尔目瞪口呆地望着这些东西,问迪姆:“这是怎么回事?”

迪姆也彻底傻了眼:“这是……一个能量负荷法阵,就是它让水晶球中的魔法能量突然负荷过大,导致炸裂。”

“我不是问你这个!”拉舍尔怒叫道:“我是问你,为什么你们选择的地方会有这些东西?这是什么东西你以为我不知道吗?这是他妈的监视之眼!是炼金师用的东西,是修伊格莱尔插在这里的!可问题是他怎么会知道我们会在这里,并且事先在这里做好准备!妈的混蛋!当我们在监视他的时候,他其实早就把我们的动向也看得清清楚楚了!”

“只有一个原因。”叫丹德的法师突然接口道:“修伊格莱尔也是风系法师,他知道风之视觉需要在高处才能发挥出最大的作用。由于……”

拉舍尔点点头:“由于这一带最高的地方就是这座塔,所以他能猜到我们会来这里对吗?也就是说他不是被咱们的人逼得到处乱跑才跑到北区的?也就是说他也不是因为什么莫名其妙出现的几个地痞流氓给逼得现形的对吗?他是故意现形的,并且事先做好了所有准备。他算准了我们的出动时间,然后主动从贝蒙德街区一路大摇大摆来到北区,使我们只能选择在这个他事先做好了陷阱的塔上对他进行窥视和寻找对吗?他甚至事先知道在我们的人中至少有一位精通风系侦察法术的法师。所以他在会做下这一切等着我们上钩好毁掉我们的眼睛对吗?!”

拉舍尔歇斯底里的狂叫起来。

所有人都沉默不言,对他们来说这个打击实在是太沉重了。

那个炼金师迪姆有些灰头土脸:“我很抱歉,我本该在来到这里之后就先用砂雾侦察一下这里的……”

“不,不。你不必道歉。”拉舍尔挥了挥手:“该道歉的是我,我早就知道这个小子狡猾无比,他既然来了,就不可能没有准备。是我太大意了,我错误地将注意力转移在了别人的身上,忽略了这个小子在暗中的布置。迪姆,你不可能把你所走过的每一寸土地都用砂雾侦察的,这不是你的错……”拉舍尔到是迅速恢复了理智,所有人都意识到这个家伙至少有一个好处就是他从不委过于人。

“回答我一个问题,迪姆。”拉舍尔道。

“什么?”

“如果修伊格莱尔早就知道我们会在这里,那么他有没有办法使用更厉害的法阵对付我们?”

迪姆点点头:“您知道有准备的炼金师是最强大的,在理论上,只要准备充足,他们甚至可以杀死圣域。”

“也就是说,他饶了我们一命。”拉舍尔冷冷道。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拉舍尔环顾四周,所有人都在望着他,他愤怒地大叫起来:“还在看着我干什么?那个家伙现在就在北区的街头!卡希尔,带着你的人去那里准备阻截修伊格莱尔。”

“去哪?我们现在看不见他。”

“十四大道,他已经给了我们位置。”拉舍尔无奈道。他指指地上的那几个字:“修伊格莱尔一定在那里布下了陷阱,你们最好小心一些。”

“好的,指挥长大人。”七级武士卡希尔将自己背上最后一块水晶碎片拔出,扔在地上,然后狠狠地将其碾碎。对于一位海洋武士来说,这样的伤势实在算不上什么,但是如此被一个通缉犯戏弄,使得他的尊严大受折辱。

尤其是当迪姆说,修伊格莱尔本可以将他们全部杀死的时候。

拉舍尔回头看了一眼查克莱:“你也去,去做你想做的事吧。”

查克莱点点头,向塔外走去。

但是此刻的他,没有丝毫即将抓到修伊格莱尔的兴奋感。

刚才的爆炸令他心寒,他不知道修伊格莱尔还有多少手段没用,并且正在等着对付要来抓捕他的人。

眼望着众人离去,拉舍尔随手从墙壁上拔出一根监视之眼。

他望着那活动的小眼球,将自己的脸缓缓凑在上面,然后对着那监视之眼恶狠狠道:

“修伊格莱尔,如果你在看着的话,那么记住这张脸。这张脸的主人叫拉舍尔,杰森.拉舍尔。我发誓,从来没有一个罪犯能够从我的手底下逃脱。你也不会是例外!你注定了将要为你今天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拉舍尔对着那监视之眼狂吼起来。

————————————

望着拉舍尔在中因为愤怒而极度扭曲的面容,修伊轻轻笑了起来。

老实说,对于拉舍尔,他颇有几分欣赏。

这个家伙狡猾,谨慎,多疑,自负,但同时也颇有能力。

可惜的是拉舍尔没有想到,帝国腐败的上层,早早就把他带来的人的详细资料卖给了巴克勒。当得知拉舍尔手下有一个精通风之视觉的风系侦察法师后,修伊就知道那对自己将是一个极大的麻烦。

所以修伊第一个要解决的就是伊达诺勒。

至于其他人,他们完全是托庇于拉舍尔才能保住活命。

对于一个在逃的通缉犯来说,要和一个庞大的帝国对抗,杀死对方多少人,其实没有丝毫意义。一个逃犯,只要他还活着,那么无论他活得怎样凄惨,对于追捕他的人来说,他都是是胜利者。只有在活着的基础上,才具备反击的意义。否则即使杀死再多人,只要自己被帝国追捕到,就意味着失败。

要知道国家的人力资源无有穷尽,一个人的力量永远也别想灭掉一个国家,你就算给他再大的打击,兰斯帝国也随时可以一次又一次地组织起精干队伍继续对修伊格莱尔的不停围剿。对于斯特里克六世来说,修伊格莱尔身上的财富太过重要,即使损失再大他也势在必得。

所以今天修伊或许可以把塔里的所有人一口气全部干掉,但是明天,帝国就会又有新的人手来接替这份工作。且新来的人能力未必就比拉舍尔差,反到是修伊,必须重新花大价钱去收购关于对手的情报。

就战略意义上说,杀死追捕自己的拉舍尔,其实没有任何好处。

相反,留下拉舍尔一条命,有贝利在他的身边做自己的眼线,从此以后,这只精明的老狐狸的一举一动再不可能脱离自己的掌握,这显然比杀死他要好上太多太多。

拉舍尔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对修伊的疯狂追捕,正在成为修伊最好的防身道具。而有了贝利这支暗棋,修伊才有可能发动更加可怕的反击。

毕竟谁也不能保证,拉舍尔死后,新任的指挥长会继续重用查克莱贝利等人。杀死拉舍尔,等于是降低自己棋子的价值,同时还降低自己的安全程度。

因此修伊无论如何要保住拉舍尔,他不仅要保住拉舍尔的命,甚至还要想办法保住拉舍尔的官!

这刻解决了诺勒这个能使用风之视觉的法师,修伊拍了拍旭的脑袋道:“好了,下面我们去解决第二个麻烦。”

他向着十四大道走去,眼中的杀气愈发凌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