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六章 光与暗(5)
章节列表
第三十六章 光与暗(5)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走出商铺,来到罗约城的大街上,空旷的街道一片寂静。

或许是贫穷的关系,罗约城的夜晚从不繁华。

人们常说,要知道一个城市的富裕程度,只需要看它夜间的灯火。

这句话用在魔法时代同样是真理。绝大多数的人家已经早熄灯睡觉,商铺也已经关门。除了少数一些地方还在灯红酒绿中欢声笑语,大多数地区属于寂静女神。

夜晚的风吹归罗约城的上空,修伊仰天怔怔看了一会,这里星空,无比璀璨。他低下头,快步想贝蒙德街区走去。

如果说,寂静岛大酒店是罗约城最繁华的地方,代表着光明,美好,富裕,华丽的上层生活,那么贝蒙德街区就是这座城市的阴暗面。它代表着贫穷,肮脏,混乱,野蛮,是罪人们的集中之地。

这里拥有的是最原始的本性。为了生存而不顾一切。这里是最野蛮落后的社会,暴力强权是最高的统治者。

修伊相信,这里可以成为他撼动罗约城平静的起点。

走在遍地污水的地面上,昏暗的灯光在夜色下一闪一闪,不时地发出野猫的叫声,修伊四处张望着。

他看到的是一张张麻木的脸。那上面写着对美好生活的渴望,但却把希望全部寄托于上帝,而非自己的双手。

一个小男孩抢了邻家女孩的面包,拼命地狂跑中,撞到了一个衣衫褴褛的大汉身上。那大汉给了他一巴掌,然后顺手把面包抢了过来。

男孩和女孩都怔怔地望着那块面包,眼看着越来越小,最终消失至无,甚至连骂一句的勇气都无,复又静静地坐在地上,等着好心人的施舍。

几个街头**在和路边的男人讨价还价,最终以30个银维特的价格和两个女人成交。她们就在旁边的小巷里办事,那男人同时对付两个**,就象把一根吸管**两瓶可乐之中,一会喝喝这杯,一会再喝喝那杯。

又是几个男人走了过来。其中一个贴墙站着的**高喊道:“想玩玩吗?再加10个银维特就够。”

于是,又一个男人加入进来。

这一切都发生在那小巷中,修伊几乎可以清晰地看到那**不堪的一幕,却是面沉如水,心中古井不波。

对这贫民窟中的每一个人来说,这一切都是为了生活,无需解释。

如果寂静岛是天堂,那么贝蒙德就是地狱。

一个小男孩跑到修伊的身边,可怜巴巴地伸出双手,正是那个刚才抢面包的小男孩。

修伊顺手丢了一个金维特给小男孩。小男孩贪婪地看着手中更多的金光闪闪的金钱,在接过钱后鞠了一躬,也不说话,就直接跑了回去。修伊再看那小巷中的表演时,男人已经变成了四个。

第一个男人办完事了,他掏出说:“就20个银维特。这三个家伙和我一起干的,他们有责任为我一部分。”

“你这个吝啬的混蛋。”一个**嘟囔着叫骂。

修伊把头转向了另一侧。

他看到一个正在邋遢的家伙,一边把小男孩的钱接过来,一边听着小男孩的诉说。

只见小男孩指了指自己这边,于是,那颗丑陋的脑袋奋力地晃动了几下,便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地向修伊走去。

修伊连叹息都省了。

他就那样静静地站着,直到那家伙站在自己的面前。

他说:“嘿,小子,把钱都交出来。”

“贪心是一种罪。”

“我同意。生活在贝蒙德的人,每一个都是他妈的罪人。”那男人说着,手中亮出了一把小刀:“你最好看清楚我手里拿的是什么。我可不是在开玩笑。我要钱,所有的,你的钱。听明白了吗?”这家伙的声音急促,显然有些急不可耐了。

“是的我明白,但是我很担心我的朋友不同意。”

“什么?”男人一下子没明白过来。

修伊的脸上露出了孩子般纯真的笑。

他举起手,指了指男人的后方。

男人愕然看向身后,一道黑影风一般掠过,扑倒在他的身上。

“啊!”凄厉的惨叫声撕破夜的寂静,回荡在贝蒙德街区的上空。

大批的汉子从各个角落里窜出来,留给他们的,只是一具被啃食得不成人形的尸体。

“发生了什么事?”一名领头的大汉大叫道。

“一个少年,一个金发少年,是他杀死了比尔。”先前从修伊手里拿过那个金维特的男孩大叫道:“他给了我钱,可比尔想要更多!”

“他在哪?”

“他往那边走了。”男孩一指远处。

隐约间能够看到一个孤单的身影在行走。

“跟我来。”大汉领着人追去。

“他有一个可怕的大家伙!”男孩大声叫喊。

朦胧的远方,男孩只看到无数人向着那孤单黑影冲去。

他瞪大眼睛,模糊的视线中满是人影在跳跃,晃动。

一道又一道暗红色的液体在他眼前飙射,耳边不时地传来人们凄厉的惨叫声。

男孩张大嘴巴,吃惊地望着那片虚无黑暗处,小片刻功夫后,所有晃动的黑影都停止了晃动。

画面变成了暗红的血色,男孩甚至能看到有血液在向着他这边流淌。

一道人影从黑暗中走出来。

赫然正是那个打赏了他一个金维特的那个金发少年。

黑色的马甲上看不到半点血迹,惟有他身后跟着的那只形状恐怖全部由骨头拼成的爬形生物,仿佛从血浆中捞出来一般,暗红的眼眸盯住男孩,散发出强烈的死亡气息。

男孩颤抖起来。

金发少年来到男孩的身边站定。

“你叫什么名字。”

“哈……哈尔。”

“哈尔,知道吗?你是个天生的坏坯子。不懂感恩的人,是不值得同情的。”

“是……”男孩的牙齿打颤。

“我不杀你,是因为你还小。但是我认为,应该给你些教训,让你在今后记住,做人,要学会感恩。这或许对你的成长有帮助。”

“啊!”男孩的身体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掉进了一个垃圾场中,只露出两只脚在外面扑腾。

转回头,修伊的背影一步步消失在黑暗中……

——————————————————————

寂静岛大酒店。

拉舍尔搂着那位叫桑迪的姑娘在舞池中高速旋转着。

“你跳得棒极了。”叫桑迪的姑娘眼中露出崇拜的目光。这让拉舍尔感觉很满意。

“我已经老了,好久没跳这种舞了,它属于年轻人。”拉舍尔笑道。

“我一点都不觉得你老,事实上你这个年龄是最有魅力的年龄。”

“是么?这真让我受宠若惊。”

“也许是因为我总觉得那些男孩子太嫩了,他们什么都不懂,却自以为是。妈妈说我有严重的恋父情结。我总是喜欢和上了年纪的人在一起,那让我有安全感。”小姑娘喋喋不休道。她望着拉舍尔眨眨眼睛:“你很象我父亲。”

“他一定是个很慈善详和的人。”

“不,事实上他是个酒鬼。”小姑娘捂着嘴笑。

被耍了一把的拉舍尔只能无奈地摇头:“哦,也许我们该休息一会了。我们都已经跳过三场了。”

“好吧。”小姑娘耸了耸肩,无所谓道:“但是过一会我还会来请你。”

“饶了我这把老骨头吧。”拉舍尔笑道。

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查克莱和查理已经回来了。拉舍尔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问:“贝利那家伙呢?”

查克莱回答:“达达尼尔家族的仆役送来了消息,说他正在和那位小少爷打牌。”

“打牌?”拉舍尔有些吃惊:“和西瑟达达尼尔?”

“是的。”查克莱很肯定道:“他们在打牌。”

“真令人惊讶。”拉舍尔晃了晃脑袋,想不通怎么自己才刚跳了几支舞,情况就出现如此巨大的变化。

“也许他能帮我们从西瑟达达尼尔那里得到更多的资料。在炼狱岛的时候,他和修伊格莱尔是最熟悉的。”查理道。

“如果西瑟达达尼尔真是修伊格莱尔,那么他无论做什么都绝不会去和贝利打牌。”拉舍尔很肯定道。“看来是我多心了,去把贝利叫出来,我们走吧。没有必要再留在这里了。”

“我还以为那姑娘让你舍不得离开了呢。”查克莱冷冷道。

拉舍尔瞪了他一眼:“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比工作更重要的。”

怀里的通讯水晶突然出现了颤动。

拉舍尔迅速拿了出来。

上面出现了一位法政署官员的面孔:“拉舍尔大人,刚刚得到的情报,修伊格莱尔出现了。”

“什么?!”三个人同时叫了出来。

“修伊格莱尔出现了,在贝蒙德街区,他杀死了至少十四个人,全是当地的流氓恶棍。看样子好象是有人招惹到了他,修伊格莱尔被迫出手,所以现形了。”

“能确定是他吗?”

“起初不能确定,因为描述里只是一个金发少年。但是你知道贝蒙德街区是什么样的地方。那里的人并不强壮,却是出了名的凶悍,不怕死。修伊格莱尔在那里捅了漏子,所有人都和他拼命,他差不多是一路杀出来的。看样子他一开始并不想让人知道他是谁,所以起初他只使用了一个很奇特的魔偶。”

“魔偶?”

“是的,一个先前我们从未听说过的魔偶,由于是黑夜,我们无法确定那是什么,但是很强大,速度非常快。后来夜间执法队赶到了,有几名四级武士,修伊格莱尔被迫动用了炽焰鸟,所以他的身份暴露了。不过我们损失了两支执法队队伍,死了二十多人。”

“他现在在哪?”

“正在向北区城外走,看来他是打算离城了。”

“立刻通知城主府,请凯文比尔斯大人他们出动,然后调动城防官兵,下令封锁全城。”

“这需要城主大人的手令。”

“先照我说的去做,城主大人就在这里,我会请他补发命令的。”

“是!”

通讯水晶上的影象消失。

拉舍尔把头一抬:“你们都听见了?”

“早就说过了,我们在这里是浪费时间。”查克莱冷冷道:“拉舍尔,还等什么?”

拉舍尔想了想道:“查克莱你去要手令,我去向那位西瑟达达尼尔先生道别,顺便把贝利叫回来。”

快步来到小会客厅,门口守侯的仆役正是先前收了拉舍尔十二个金维特好处的范辛。

“我有紧急事情要离开一会,需要向你家小主人告别。”拉舍尔道。

范辛斜着眼瞅瞅对方,然后用傲慢的口吻回答:“小主人正在打牌,他在打牌的时候从不见客人。”

“我必须要见他。”

“对不起先生,我希望你明白,不管您有多么显赫的身份,在这里您是客人,我的主人才是说话算数的人。除非经过他的允许,否则我不会放任何人进去。”

“我的人也在那里面。”

“我可以帮你喊他出来。”

“那么好吧。”拉舍尔无奈点头。

范辛转身进入会客厅,顺手把房门关上,险些撞在了向里面探头探脑的拉舍尔的脑袋上。

过了一会,贝利悠闲地从里面走了出来:“什么事,头?”

“你怎么会和达达尼尔走在一起了?”

“达达尼尔家族的少爷喜欢打牌,正好他缺一个牌搭子,你不是说要多观察一下他吗?牌桌是个好机会,所以我自告奋勇。”

“结果怎么样?”

“赢了些钱。”

“该死,我问的不是这个。”

“只有这个。”贝利摊了摊手:“他不是修伊格莱尔,至少到目前为止,我没有任何更多的发现。”

拉舍尔点点头:“刚刚得到的消息,修伊格莱尔在城里出现了。准备跟我走吧,我们去抓住那只狡猾的老鼠。”

“我去跟达达尼尔家的少爷打个招呼,真可惜。”贝利嘟囔着回身进房间。

拉舍尔的心中突然一动。

他想不通事情怎么会这么巧,就在自己怀疑这位少爷的时候,修伊格莱尔就突然在罗约城出现了。而且看样子他的出场方式并不高明,完全是一场拙劣的意外导致的。

会不会是一个圈套?

拉舍尔自问自己从不会小看任何对手,尤其是一个能在炼狱岛上做出那样的案子,又敢于向帝国发出挑战的对手。修伊格莱尔,他同时具备疯狂与智慧两种品质,毫无疑问是他见过的最难对付的对手。

“也许有鬼……”拉舍尔喃喃自语,他很想冲进去看看里面坐着的到底是不是西瑟达达尼尔,但是他也知道,一旦他未经允许冲进去,后果一定会非常严重。

贝利很快就走了出来:“西瑟很遗憾,他又要重新找人打牌了。”他嘟囔道。

拉舍尔想了想,对贝利说:“也许你可以不必过去。”

“为什么?”贝利有些诧异。

“听我说。”拉舍尔靠在贝利的耳边轻声道:“你现在有了一个新的任务,就是盯住那位达达尼尔家的少爷。在我抓到修伊格莱尔之前,不要和他分开。明白吗?”

贝利想了想点头:“我想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我可以继续回去打牌了?”

“是的。”

“如果我输钱了呢?”

拉舍尔恨得牙痒痒:“只要不是输太多,我给你负责。”

“谢谢。”贝利得意地笑道。

拉舍尔将一个通讯水晶塞到了贝利的手中:“拿着它,我会和你联系的。”

不远处查克莱已经从城主那里拿到了封锁全城的手令走了过来:“德比·安弗利特伯爵不希望我们把事情闹得太大,他希望在舞会结束之前,我们要么抓住修伊格莱尔,要么驱逐他,总之尽量不要打扰到这里的气氛。”

“看起来对他来说,再没有什么比材料交易更重要的了,对吗?”拉舍尔不满的问。

“是的。”查克莱点头:“抓住修伊格莱尔是你的责任,不是他的,他不希望因为一些混乱的治安事件将他好不容易促成的大买卖告吹。记住现在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是大人物,你或许惹得起他们中的一个,但你惹不起他们背后的家族。你惹得起一个家族,也惹不起所有人所有家族。包括我都不行,所以你最好收敛一些。”

“真好,他妈的,我们拼尽全力地搜捕帝国要犯,而他们却在歌舞升平还不允许我们打扰他们的兴致。”拉舍尔愤怒地向门外走去:“也许我真该把修伊格莱尔逼到大酒店来,借他的手把这里所有人的全部屠杀干净,然后再抓住他,这样那些白痴和白痴家族就会反过来感谢我,而不是恼恨我把事情做得太大。”

“这就是为什么你有能力却总是无法升职的原因,你的脾气太糟糕了,拉舍尔。”查克莱跟在他身后回答。

“你说得对,查克莱。”拉舍尔道:“通知城防署,封锁全城,但是不要拉响警报,让行动保持在秘密状态中进行,就象是摸上他们家情人的床一样轻手轻脚地进行!这可真令人讽刺。”

远远望着他们离去,贝利回头看看背后的莉莉丝:“你没必要那么紧张,我们已经在一条船上了。”

莉莉丝瞪了他一眼,然后拿出通讯水晶道:“小心点,修伊,他们要来了,天空武士也已经出动。”

“期待已久。”另一头传来修伊冷漠的声音。

放下通讯水晶,修伊望向身后。

在罗约城的另外一条街道之上,厮杀已经进入尾声。

亡灵妖鼠轻松地干掉了第三支夜间执法队成员,整条街道已经化成了一片血色汪洋。

横七竖八地尸体歪倒在各个角落,他们的死状恐怖,一些人甚至只剩下零碎的肉块。

即使成为亡灵傀儡,这只妖鼠依然不改它生前残忍嗜杀的本能,它喜欢用自己锋利的骨节撕裂一切血肉组织,将它们变成一团无意义的肉泥。

一道道看不见的灵魂能量,从死去的人身上逸出,然后进入噬灵之环内,修伊能够感觉到噬灵之环对灵魂能量的贪婪与渴求。

“不要着急。”修伊喃喃到地抚摩着手中的魔环道:“今天晚上,你可以饱食一顿。”

修伊冷冷地扫了一眼这令人恶心的场景,起步向着更远处走,他的脚步依然稳定,不急不慢。

自从走出噬灵之环后,修伊就知道自己变了。

他变得更加坚定,也变得更加残忍。

今夜,罗约城注定无眠。